第四十二章:告别师门

    大奎沉默良久才抬起头道:“俺也要走了,麻烦师侄把红云牵来。”慧清答应一声出门去了,大奎与杨小虎二人出了房门。大奎环目四望这清虚观,心中留恋不舍,黯然神伤。

    过不多时,慧清牵了红云过来。红云见到大奎显然也很高兴,小跑着过来将头顶到大奎的胸膛挨蹭着。大奎抚摸着红云道:“随俺下山吧,俺也想你了。”红云打个响鼻状似很高兴。

    杨小虎笑道:“大人,这马真漂亮。”大奎道:“这马跟我好久了,我等有今天的地位,红云居功至伟。”大奎将铁枪与包袱交给杨小虎,又去自己房里取了鞍蹬来给红云上了。

    这才对慧清道:“师侄,我这便走了。”慧清忙道:“师叔你等等。”说着跑进房拿出了大奎当年的钱袋道:“这是当年你留下的钱袋,师叔带上吧。”大奎笑笑,还好慧清记得。不然自己又要去吃白食。

    大奎接过钱袋从里面取了二十两银子放在怀里,其余的又递给慧清道:“这些钱留给观里吧,也好备办些柴米油盐。”慧清接过钱袋望着大奎问道:“师叔此去什么时候回来啊?”

    大奎笑笑道:“等我忙完了事情自然会来,你在观里照顾好师祖啊。”慧清答应着,脸上竟然流下泪来。大奎笑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哭?”

    慧清道:“师祖说你这趟回来后要好多年才再回来,慧清舍不得傻子师叔。”大奎仰天大笑道:“我出去只要办完事自然会来看你,我也想念几位师兄啊。”大奎一顿道:“好了,不说了。我们走了。”

    说完,大奎牵了红云领着杨小虎出了清虚观,慧清一直送到山门外。

    大奎给观里又留下了一匹马,临走对慧清道:“这马留给观里,如要下山也好代步。”慧清流着泪点点头。大奎不再留恋,带着杨小虎牵马下了山。

    走在山路上,杨小虎道:“大人,你这铁枪也不是凡品啊。”大奎道:“恩,这枪和包里的铠甲都是当年小明王所赠。”杨小虎一听小明王忙问:“大人,你认识我爹吗?”大奎点点头道:“认得,我们亦师亦友。”

    杨小虎闻言急问:“他有提起过我吗?我爹长什么样?”大奎默默的走,并不回答。杨小虎再次大声的问道:“大人,你倒是说嘛。”大奎当先走着,只说了一句:“世上父母没有不念自己孩子的,你爹是个英雄。”说罢接过包袱挂在鞍上,又把铁枪挂在鞍勾。翻身上马道:“以后你会明白的,从今以后我收你做义子,我要让你名扬天下。”说罢当先策马向北疾驰而去。

    杨小虎眼中闪着泪光,翻身上马一声厉喝“驾”策马扬鞭紧紧跟随大奎一路绝尘而去。

    大奎与杨小虎一路赶回隆平府,因杨小虎的马是寻常战马故此大奎不敢全力驱驰,因此用时两天方赶到隆平地界。等到了城门前已是傍晚,大奎带着杨小虎进了城,一路去了隆平客栈。

    距离客栈还有一段路,大奎骑在马上远远看到隆平客栈门前有两人站在那里。却是黄世杰与黄莺,大奎一惊连忙停步。杨小虎见状问道:“大人为何止步不前?”大奎道:“休要多问,你去隆平客栈找冯师爷,就说我从后门进入”。

    大奎说罢调转马头绕向后街,寻到了隆平客栈后门下马等候。过不多时院门打开,冯师爷与杨小虎迎了出来。大奎将马缰递于杨小虎,闪身进了客栈后院,冯师爷跟随其后禀道:“嘉禾县令庞志栋已斩首,正通镖局的黄世杰与其女儿前来所为的是探望罗大海,属下按大人的意思已经将罗大海单独看押。”

    大奎一边走一边道:“恩,许元他们有消息了吗?”冯师爷道:“还没回来。”顿了顿又禀告道:“属下觉得大人如此隐瞒黄家父女终归不是办法,大人还是见他们一面吧。”大奎走进客栈天井顿足转身道:“我们一旦见面,便要回应天完婚。如此一来耽搁日久岂止数月?”

    大奎站在那里冥思苦想,过了片刻大奎嘿嘿笑道:“俺有主意了...。”

    冯师爷见到大奎胸有成竹,不禁问道:“大人有何妙策?”大奎笑道:“这个你不必多问,去传话吧。叫黄世杰父女二人去看望一下罗大海,但只可远观不可靠近言语。”冯师爷躬身抱拳领命而去。

    大奎带着杨小虎一路去了上房,田风周凯二人早在房门前等候,见了大奎躬身施礼道:“张大人。”田风周凯伸手开了房门。大奎‘嗯’了一声,步入房内。杨小虎一手拎着铁枪,一手提着包袱紧跟其后。

    大奎走进室内将龙泉剑递给田风,随后在桌旁坐下,田风去挂了宝剑便紧跟过来倒了茶:“大人一路辛苦,请喝茶”。大奎笑道:“你我今后相处日久,何必如此拘谨?”田风笑道:“大人贵为二品,属下不过五品侍卫。尊卑有别不敢放肆。”大奎呵呵笑了笑道:“以后在外我们有高低,在内不必过分拘束。”田风笑道:“大人平易近人,属下遵命。”周凯从杨小虎手中接了包袱与铁枪进了内室。

    杨小虎环目四望大加赞叹:“大人住的房子真漂亮。”大奎微笑不语,田风道:“张大人在应天府有一座吴王所赐的官宅,比这客栈要大十倍不止,奢华无比。”杨小虎惊得目瞪口呆。

    大奎道:“小虎是我故人之子,如今本官已收他作义子。”田风闻言拱手向杨小虎施礼道:“原来是公子,属下失礼了。”杨小虎呵呵笑着摇手:“这位大哥客气了,客气了。”

    大奎道:“别寒暄了,叫店家备好一桶水。本官要沐浴更衣。”田风领命出了门。大奎喝着茶对杨小虎道:“小虎啊,饿了就去前堂吃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啊。”杨小虎点头道:“恩,我去帮大人提水。”大奎笑着阻止道:“不必你去,这些事有店家伙计料理。我一会洗个澡换换衣服要出去一趟,你在这里也好和其他人熟悉一下。也洗洗澡换身衣服。”

    杨小虎上下看看自己的身上,还是在驿站时的一身兵士服饰,灰衣灰裤打着腰围。手腕上的黑布护腕都已破线,脚上的黑布靴也是破旧不堪,杨小虎忍不住呵呵笑了。从一个驿站兵士一跃成为当朝二品大员的义子,身份已是天地之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