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为黎民做官

    大奎接过腰牌及钱袋,将腰牌放入怀中,又从钱袋里拿出约三两银子走到那店伙跟前道:“本官非是欺民之辈,说好赊账绝不赖账,拿着吧。”

    那店伙挨了一巴掌还在个晕上,见大奎递过银子便伸手来接。范忠齐见了走过来一脚将其踹翻在地:“你这狗才,通政使大人驾到,赵县令也需迎驾十里。些许饭钱自有本校尉结算,通政使大人的钱你也敢接?”说着扬起手上马鞭便要抽打,大奎见状连忙拦阻。

    大奎劝道:“哎,些许小事范将军息怒。”说罢对着众人道:“都起来吧,都是本官的错,与你等无干。”说着又去扶起那个店伙,并将三两银子塞到他手里。

    大奎回身将钱袋还给范校尉道:“多谢范校尉替本官解围啊。”范校尉摇手道:“这点银钱留给大人做盘缠吧…。”大奎将钱袋硬塞还给他笑道:“我即刻便到了地头无需盘缠。”

    范校尉无奈只好接过钱袋道:“在下即刻派人告知县令赵大人…。”大奎道:“本官只是有闲暇回来探家,不必劳师动众。”说罢一指杨小虎道:“这个人本官欲收为随从,还请范校尉回去办个借调。”

    范校尉满目艳羡道:“这小子真是好命,能给大人做亲随。大人放心,此事在下一定办妥。”

    大奎道:“如此本官告辞了。”说着一拉傻在一边的杨小虎道:“备马。”杨小虎一个机灵,忙去牵马。

    范校尉见大奎要走,便献着殷勤道:“在下刚好巡查至驿站,伍长将大人的事一说,在下便带人赶了过来。不如大人少留片刻,在下略备薄酒为大人洗尘。”

    大奎笑笑道:“这倒不必,范校尉放心,等本官见了常将军一定为范校尉美言几句。”范校尉闻言大喜,连忙拱手作揖道:“小将能出头,全仗大人提携。”这时杨小虎牵过了马匹,大奎笑着翻身上马拱手道:“如此本官告辞。”

    范校尉忙拱手还礼:“恭送通政使大人。”

    大奎与杨小虎策马向天台山疾驰,又行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天台山脚下。

    二人下马伸手牵着了马缰,沿着山路而上。

    山路两侧绿树红花,景色宜人观之欲醉。

    杨小虎惊叹道:“这里可真漂亮啊。”大奎笑道:“恩,等本官告老便在这里安家。”杨小虎笑道:“大人如在此安家,不妨带着属下。”大奎呵呵笑道:“好,带着你。”

    “哈哈哈哈”二人爽朗的笑声青山回荡。

    清虚观山门前,大奎与杨小虎停下脚步,大奎将手中马缰交给杨小虎道:“你在这里等候,俺去叫门”。

    大奎举步到了山门前,伸手拍门‘啪啪啪’。意料之中,慧清来开了山门,一见大奎便惊喜道:“傻子师叔,你回来了…哎,师叔当官了?呵,你这身衣服可真体面。”大奎笑道:“俺回来看看师父。”慧清闪身让在一边:“师叔快进来。”转眼看到杨小虎,慧清忙问:“师叔,门外的是谁?”大奎道:“这是我的随从杨小虎,你且带他到客室奉茶,不可怠慢”。

    大奎说着向观内走去,眼看门旁古松依然如旧,蜿蜒苍翠枝繁叶茂。

    大奎到了灵智上人精舍门前,躬身道:“师父,弟子来看你了。”灵智上人的声音由室内传出:“进来吧。”大奎依言推门进入室内,反手关了房门。转身走上靠墙的蒲团,一撩袍服盘膝而坐。

    灵智上人扶须笑道:“你的际遇为师已猜的**分,你所来可是为解心中疑惑?”大奎点头道:“还望师父教我。”灵智上人道:“你由江北而来江南之际已是名满天下,吴王招贤纳士自不会错过你,如你不被其所用吴王必杀之。”

    灵智上人顿了顿又道:“为师当初叫你下山,一是叫你历练,二便是叫你有此际遇。以贫苦之身可看透世间百态体恤民情,有此官位方可尽你所能造福百姓。”

    大奎点头道:“师父所言极是。”但转瞬问道:“师父,弟子有一事不解。弟子乔装去了贵州行省顺元城一趟,那里遭了蝗灾。十余万百姓受灾,如今饿殍遍野苦不堪言,如此大事为何吴王置之不理?弟子该怎么做?”

    灵智上人呵呵一笑道:“为师为方外之人,本无心俗世,然出家人慈悲为怀,不忍生灵涂炭。吴王已尽取江南各地,当下屯兵号称百万。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出师北伐必穷尽江南之力而为后援。你看到百姓受灾心中不忍,必在江南富庶之地征粮。如此一来便与吴王南辕北辙。”

    大奎点头问道:“请师父为弟子指点迷经。”灵智上人道:“为君者江山第一。你即为官,当心中有个方向。你是为百姓做官还是为君王做官?”大奎丝毫不作他想道:“大奎为百姓做官。”

    灵智上人道:“恩,为师估计那顺元城应该粮秣充足,但要接济十余万百姓却不能够。因此吴王便会在顺元城布下一颗棋子,一旦民变只需将棋子拔除开仓放粮,民变自会消除。此计为缓兵之计,就要看百姓能挨多久了。”

    大奎恍然大悟,还要再问。灵智上人举手打断大奎道:“以后凡事自己多思量,为师阳寿将尽不会再给你一一解惑。切记你今日之言,你是为百姓做官。你去吧…。”说完,灵智上人闭目入定,再不理会大奎。

    大奎闻听师父如此说,心中悲痛万分。双目泪光盈盈,郑重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头站起身走出房门。

    秋风瑟瑟中已是黄昏,大奎走出师父院外到了自己的卧房。取了紫金兽面铠及皮囊用布包了提在手上,又在门后提了镔铁乌龙枪出了门到了客室。杨小虎正在与慧清攀谈,见到大奎进来便站起了身。

    大奎道:“俺还有要事,红云在哪里?”慧清道:“红云在偏院的马厩里,你走后我师父特意给红云搭了个马棚。”大奎问道:“俺怎么没见到四位师兄啊,他们去哪里了?”慧清道:“他们受师祖之命各自带着徒弟下山游历了,现在山上只有我和师祖在。”

    大奎不由想到,师父算准了阳寿将尽,才故意遣散门下弟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