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囊中羞涩

    大奎见到王西元囧态,顿时觉察到自己的口误,当下忙致歉道:“俺是粗人不会讲话,王大人莫怪啊。”王西元呵呵笑道:“张大人行伍出身却能平易近人,下官佩服。如此最好,老王就老王,只是吧字去掉。”

    大奎见王西元如此风趣不由哈哈大笑,王西元也一并大笑。身边的冯师爷及四名侍卫一干衙役见到两位大人相谈甚欢,不由得也都面上带笑。

    大奎笑声一落,又与王西元对饮一杯。放下酒杯大奎问道:“罗大海一案可是王大人亲自审理?”王西元道:“非也,是由嘉禾县庞县令审理。”大奎沉吟片刻道:“既如此我等当去嘉禾县走一趟了。”

    王西元道:“那是自然,后日午时便是刑期,明日赶往嘉禾县还来得及。”大奎呵呵一笑道:“如此有劳王大人一同前往。”王西元拱手道:“下官份内之事不敢言劳。”大奎‘恩’了一声道:“公事谈完,我们吃饭吧。”当大奎把注意力放到桌上顿时傻眼,桌上八道菜肴每道菜皆是十分精美。奈何量小,这些大奎都吃了也不顶饿。

    大奎不由有些不快,王西元见到大奎脸色不善,便怯怯问道:“张大人对这些菜肴不喜?张大人想吃什么我即刻着人备办”。大奎扬声道:“俺是二品官,自然要吃些高雅的,叫店家来。”桌边衙差闻言,一人去了楼下叫来店家老板。这老板闻听通政使大人对酒菜不满,不由战战兢兢心里七上八下的上楼来到桌前躬身而立。

    大奎指着桌面正中一道汤问店老板道:“这盆浆糊是什么?”店老板躬身回道:“大人,这是鱼翅汤。”大奎一瘪,鱼翅他没吃过但也听说过,没成想是盆浆糊。又指着一盘看上去像大肠但上边带些斑点的菜问道:“这是什么?凭的难看。”店家道:“这是葱爆海参。”

    大奎顿时傻了,鱼翅海参都是极品海味,想必其他菜肴也都是难得的珍品。大奎不敢再问,便吩咐道:“这些都不合俺的口味,你记着…。”店家忙躬身聆听。

    大奎道:“去炖一只大肘子,再来一只羊腿,一斤白饭。”店家傻了,大奎问道:“怎么?没有?”店家忙道:“有有有,大人还要什么吗?小的这就去办。”大奎挥挥手,店家去了。

    满屋子人不由皆是心想‘猪肘子,羊腿,白米饭算高雅吗?’

    大奎这才心满意足的道:“俺吃饭不讲究排场,你这一桌要花多少钱啊?”王西元不由得汗流浃背,这一桌菜可是花了他将近半年的奉银。(注:明朝官员四品月奉二十四石,约二十四两白银,大家以为很多?有人说五两银子够一个平民吃两年!君不见官员家里养着仆人丫鬟,出门要轿夫,官员来往要吃喝等等,一桌上档次的酒席就要约五两银子。您还认为二十四两银子多吗?)

    大奎身后的冯师爷走上前道:“王大人,我家张大人为人随和,于酒宴应酬上不是很在意。大人何必如此破费?”王西元不由得连连点头称是。

    大奎听冯师爷这么说,好奇的问道:“这桌菜要花多少钱?”冯师爷看了看桌上的菜肴,道:“回张大人话,这桌菜肴最低值一百三十两银子”。大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俺那娘啊,一顿饭花一百三十两银子,吃了待死啊?”

    大奎见王西元有些局促,便打圆场道:“花也花了,不吃多可惜啊,来来来,王大人咱们边吃边聊。”王西元陪着笑,和大奎又喝了两杯。

    多不多时,大奎要的饭菜到了。大奎这一通风卷残云,把屋子里的人都吓傻了。王西元眼珠子差点掉地上,心道:‘听说这位张大人曾是后宋的神威大将军,没想到吃饭也如此神威啊。’

    大奎一边吃一边口中呜呜道:“俺到了黄老镖头的镖局就没吃饱过,你们别笑话俺啊。”王西元陪着笑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只一盏茶的功夫,大奎已经把桌上东西扫荡干净。

    正当这时,店老板带着一个端着小铜盆的伙计上了楼。店老板本想问问这位张大人对这水晶肘子与烤羊腿还满意否,到了近前眼都直了。吃完了?

    大奎见到伙计端的铜盆,不由赞道:“还是你们店里想得周到,俺正觉口渴。”刚要起身上前,冯师爷附耳道:“张大人,那是净手的。”大奎一瘪,改口道:“俺口渴,续茶来吧。”

    店老板转身下楼了,店伙计将铜盆端到大奎面前,大奎洗了手接过巾帕将手揩拭干净。转头对王西元道:“行了,事也谈完了,饭也吃饱了,俺这就回去了,”说着起身要走。王西元忙道:“大人留步。”一边的衙役端过一个托盘来,上边是大奎的龙泉剑,印信及两个金锭。

    王西元道:“这是张大人当初寄存我处的东西,请张大人点收。”大奎嘿嘿笑道:“你不说俺还忘了。”身后许元走过来拿了剑及印信银锭。大奎对许元道:“两个金锭就留给王大人吧。”王西元忙摇手道:“这可使不得。”大奎劝道:“哎~老王见外了不是?难道你不认俺张大奎这个朋友?”

    冯师爷插话道:“我家大人与王大人诚心相交,王大人就不要推辞了。”王西元见如此说,便拱手道谢:“那下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奎哈哈笑道:“就应该这样,不然俺还真要生气了。”王西元躬身道:“下官恭送张大人。”大奎笑呵呵的当先下楼,一直到了酒楼门外相互拱手致别。

    这一顿饭吃完天已擦黑,回到隆平客栈。大奎便问冯师爷道:“我朋友罗大海如今身陷嘉禾县大牢当如何解救?”冯师爷沉吟道:“大人说的那个罗大海误伤人命证据确凿,如张大人执意解救恐有徇私之嫌。”

    大奎不禁皱眉道:“这下可怎么办啊?”冯师爷道:“我们明日赶赴嘉禾县,将事情弄清楚,或许此事尚有转机也未可知。”

    大奎道:“也只好这样了。”冯师爷道:“大人早些安歇吧,小人告退。”许元将宝剑印信放在室内桌上也一并出了房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