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情至深处

    大奎与黄莺策马并鬃走在镖队的后面,大奎有心事闷闷不乐,黄应有顾虑郁郁寡欢。

    出了顺元城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大奎打破沉寂首先问道:“黄姑娘有什么心事?为什么闷闷不乐?”黄莺低头沉默良久方才回话道:“我爹说这次回去,也许就能见到那个江南通政使张大人了。”说罢螓首低垂默声不语。

    大奎听到黄莺如此说,虽是满心欢喜。但依然一副劝慰的口气道:“黄姑娘,也许咱们有缘无分,是俺傻蛋没福气。”

    黄莺幽幽的道:“起先我一直以为你就是那个张大人,可我爹说你绝不是。你如果是该有多好啊!”

    大奎笑道:“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叫俺张大人啊。”

    黄英被逗笑了:“看你那个傻样,还张大人?”顿了顿道:“在顺元客栈的事…。”

    大奎忙打断黄莺道:“黄姑娘,你放心。俺绝不和人说。”

    黄莺再次看着大奎决然道:“我不会嫁给那个张大人的,死也不嫁。”

    大奎得意道:“以前光听别人说,俺还不信。看来俺真的是英俊潇洒啊。”

    黄莺又笑了,虽然戴着斗笠罗沙但大奎能想到黄莺笑的样子。能让黄莺每天高高兴兴的,大奎会觉得无比的幸福。

    黄莺沉思一会问道:“张大哥,你家是中书省济州的,那你怎么会到江南来啊?”

    大奎半真半假的说道:“俺原来在家是个砍柴的,后来俺娘得了病走了。当时俺才十六岁,后来遇到俺师父把俺带到江南的。”黄莺又问:“你师父是谁啊?”大奎嘿嘿笑道:“俺师父叫张顶天,以前怕你担心骗你的。”

    黄莺笑道:“我就知道,我爹说张顶天是江湖前辈,如今已经有七老八十了。”大奎佯装伤心道:“俺顶天师父过世了,从此俺就四处流浪,俺去偷过吃的,要过饭还…。”说到这已经说不下去了,竟双手捂着脸哽咽起来。

    或许女人都是感性的,黄莺见到大奎伤心忙劝慰道:“张大哥,对不起。我不该惹你伤心,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啊。”

    大奎低着头,实际一滴眼泪都没有。为了装的逼真,悄悄把双手小指放在口中沾了口水抹在双眼下,等大奎抬起头已是满脸是泪真跟死了亲人一般。

    大奎戚戚然问道:“俺只是个穷要饭的,你不会看不起俺吧?”黄莺决然道:“我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你对我好。再说咱们在顺元客栈都那样了…。”说着黄莺竟声音小的跟蚊呐一般。

    大奎正色道:“黄姑娘,你放心。无论何时何地俺都保护你照顾你,只要你一句话叫俺上刀山下油锅也中。”黄莺听到大奎这句话,心里跟灌了蜜一样。

    有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仇人眼里出稀屎。

    此刻的两人正陷在郎情妾意中不能自拔,对方的所有一切都是好的。两人暂时忘却了心中烦恼,一路卿卿我我融融恰恰。

    回去的路要比来时好走,因为车马已无重负,大家不再全神戒备。大奎有黄莺相伴,黄莺有大奎相陪,一路传情达意纵情谈笑,此时两人的心已紧紧纠缠在一起再难分开。黄莺暗暗下定决心,回到隆平与母亲道别后就随自己的张大哥远走他乡再不回来。谁说江南女儿柔?只是未到动情时。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敢爱敢恨,用大奎的家乡话说就是:“俺那娘,太粗克了。”

    镖队晓行夜宿又行一月回到隆平正通镖局,大家刚刚安顿好,便有人到镖局来找大奎。

    大奎在门外见到了来人,这人其貌不扬衣着普通大奎却没见过。

    来人见了大奎首先道:“还请张镖头借步说话。”大奎也不以为意,随他到了街角僻静处。

    来人见四下无人,才一拱手道:“小人田风见过张大人。”大奎不解的问:“你是?”田风再次拱手道:“小人乃张大人侍卫,大人离开应天府邸已有数月,冯师爷不放心便与我等于上月来了隆平,现下冯师爷与我等侍卫共五人皆在隆平客栈落脚”。

    大奎想想也是啊,堂堂二品大员孤身在外连个侍卫都没有岂不是很没面子?

    随即大奎吩咐道:“你等且在客栈等候,我还有些许事物需处理一番。”田风拱手道:“如此,属下告退。”

    大奎见到田风走远了,这才回了镖局。这一路也确实累了,大奎想好好睡一觉然后详细计划计划如何给黄莺一个惊喜。

    谁知到了以前自己的铺位,趟子手李四便一脸恭敬的笑道:“张镖头如今是镖头,怎么能和我们下人住在一起?”大奎有些不耐烦:“镖头怎么了?黄老镖头还未给俺找地方,俺先在这里住着。”说着自顾上了铺,躺在那里想自己的事情。

    正在这时,门外跑进一个趟子手。这趟子手见了大奎竟气喘吁吁道:“张镖头,出事了。黄老镖头叫你去黄府议事。”大奎一个机灵起身下地穿了鞋,便直奔黄府。

    等大奎进了客厅,见几位主事的镖头都在,黄世杰及黄莺也在,却不见罗大海。大奎自找了座位坐下,黄世杰见人已到齐便开口道:“大海从临安回来的路上,在嘉禾县吃了人命官司。如今看押在嘉禾县大牢,听说不日便要问斩。”室内众人闻言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黄世杰又道:“那嘉禾县属隆平府管制,我已经去找了府尹王大人。但王大人却说…”讲到这里黄世杰看了看黄莺,此时黄莺担心二师兄的安危连忙催促道:“快说啊爹,王大人怎么说?”

    黄世杰叹口气道:“王大人说江南通政使张大人于上月到了隆平,如今这件事他也不敢通融。”站在身后的黄莺听到这句话惊得脸上竟毫无血色,紧握着双手,咬着下唇。双眼直直的看着大奎。

    大奎见到黄莺如此,不由一阵心疼。他知道,冯师爷此来必是见了王大人。两人对大奎微服出行都是心知肚明,但大奎曾交代要秘而不宣,所以王大人只能说江南通政使已经到了隆平,毕竟冯师爷带着官差已经到了隆平,这件事路人皆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