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骗得真情流露

    黄世杰沉默半响才道:“看来两位执意要持强凌弱了,如此老夫便舍去这条性命陪尔等过几招。”说着便要催马上前,身旁蔡镖头一把抓住黄世杰坐骑缰绳,并扬声道:“老镖头且慢,在下在镖局历年来受老镖头厚恩,如今便让在下先行一步了。”

    大奎明白,不管是老镖头黄世杰还是蔡镖头,上去的后果是一样的。与其同伴受死,不如自己一力担当。

    就在蔡镖头要纵马前奔的时候,大奎厉喝一声:“是我。”说着大步从人群中走出来,手扶胸口道:“俺一人做事一人当。”说着背对着黄莺道:“你很欣赏英雄吗?俺不是英雄,俺傻蛋今天便充一回英雄。”说着步履阑珊走向徐志鹏及岩桑。

    王安齐被打残的那天晚上大奎蒙着脸,今天大奎素面朝天。但是声音徐志鹏还是记得的,见到大奎出来不由一惊。但看到大奎手捂胸口,步伐飘忽便放下心来。‘我哥俩合力不信除不掉他’

    老镖头一见大奎走出去,策马赶上拦住大奎道:“张镖头切不可妄动,你身上带着伤如何能与他二人动手。”大奎双手一拱道:“多谢老镖头”说罢回身道:“那位借我兵器坐骑一用。”黄莺下了马牵着自己的白马走到大奎身边道:“张大哥,小妹的马送你了,还有我的剑。”说着递过了缰绳和连鞘长剑。

    大奎接过马匹和长剑悄声问道:“这算定情信物吗?”黄莺低下头以蚊子一样的声音道:“小妹已有婚约,张大哥莫开此玩笑。”大奎笑了笑道:“此去俺会将他们引开,咱们也许就是阴阳两隔。难道黄姑娘心里对俺傻蛋就没有一丝眷恋吗?”黄莺毅然抬起头哽咽道:“我有的选吗?”大奎微笑着深情地望着黄莺道:“俺不会叫你为难,俺只要你一句话,就是死了也会含笑九泉。”

    黄莺带着罗沙,大奎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可以看到她身子在抖。大奎见到黄莺这样,颓然牵马转过身:“黄姑娘你不用说,俺明白了。”说着翻鞍上马,一只手捂着胸口轻轻地咳。

    身后传来黄莺幽幽的一句话:“从我见了桃树的时候我便喜欢你。”接着就是黄莺嘤嘤的哭泣声。

    大奎长叹一声:“哎,为什么你不早说。”大奎此时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但还是装的意志消沉纵马一直向前走去。黄世杰向着大奎一抱拳问道:“老夫最后问张镖头一句,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大奎仰天长叹:“孤剑白马黄泉路,相思随风各东西。我乃傻蛋也”。大奎心里暗道‘套我话?我就不告诉你。’

    大奎策马一步一步走向徐志鹏及岩桑,到了近前勒马停住道:“我受了内伤,万难再和两位交手。在下临死前有一个心愿,不知二位能否成全?”徐志鹏与岩桑对视一眼,徐志鹏道:“说吧,只要我哥俩力所能及。”大奎道:“你们杀了我以后能不能放过其他的人?如果你们要钱,我这里还有二百两银子权当奉送。”

    徐志鹏与岩桑再次对望一眼,岩桑道:“你也算有情有义之人,我们就当做回好事答应你了。”他心里在想‘有二百两银子也不算白忙活’,大奎又道:“你二人也是江湖中人,须知言而有信,我要你们对天发誓。”

    徐志鹏及岩桑不胜其烦,各自举起右手伸出三指开始发誓。却都暗暗戒备,一旦大奎策马冲来便第一时间出手,但直到发完了誓也没见大奎动静。二人不由放下心来,‘刚刚的机会错过,看来他是真心求死啊’。

    徐志鹏缓缓举起左手的剑,正要拔剑。大奎伸手一拦道:“等等。”岩桑不禁破口大骂:“你还真是生的啰嗦,死的麻烦。还要怎的?快说。”大奎道:“你们杀了我,已经发了誓不伤害我的同伴,但你们的手下却没发誓。我要你们有言在先,叫你的手下也不能动手。”

    徐志鹏本打算在杀了大奎以后便叫手下一拥而上,将其余人剁成肉泥。但大奎一句话便打消了他的念头,徐志鹏一咬牙喝道:“所有人听着,谁都不许动镖队的人一个手指。”喊完问大奎:“可以了吗?”言语间已是急不可耐。

    大奎点点头,岩桑策马扬刀就要过来。大奎手再一拦:“等等。”岩桑怒喝一声:“你还要怎的?”大奎伸手解下腰上的布包道:“这里是二百两银子,你们收好。”说罢要将布包扔给徐志鹏,徐志鹏伸手一拦道:“不必,我们过会自会取来。”大奎点点头,收回布包道:“也好,容我和他们再说一句话。”

    大奎转过头喊道:“你们听到了吗?俺一人的性命保了大家周全,俺走了。”镖队前,黄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张大哥,黄莺和你一起走…”幸亏黄世杰下马死死拉住,才没让黄英跑过来,最后黄莺竟生生的急晕了过去。

    大奎右手暗暗伸入怀中,摸到了十香软筋散的瓶子。此刻他正站在上风头,而徐志鹏及岩桑却站在下风头。大奎大喝一声:“来吧。”话音一落,右手带出一片粉末,被风一吹很快消散在空中。

    大奎策马向徐志鹏及岩桑奔了过去,眼看要从两人中间穿过。岩桑挥刀兜头便砍向大奎,徐志鹏拔剑刺向大奎胸腹。此时三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三匹马并列在一起,大奎竟在二人中间硬生生的停住,也不拔剑。只是连剑鞘一并向前去挡徐志鹏的长剑,同时一低头。这时发生了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一幕。

    徐志鹏及岩桑只觉一阵头晕,大奎左手剑鞘挡住长剑的同时,右手拇指食指电光火石间捏住徐志鹏的长剑向右一送,徐志鹏不由自主的身子向大奎倾斜而来。岩桑这一刀力若千钧,哪知大奎低头避让的同时徐志鹏竟把头伸了过来。岩桑想收招无奈招式已老,加上头晕目眩,只听‘噗噗’两声,岩桑的大刀砍在了徐志鹏的头上。

    而徐志鹏的长剑却刺入岩桑右肋,远远看去就像二人隔着大奎自相残杀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