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流云寨劫镖

    本来有人提议大家庆祝一番,无奈大奎和李镖头受了伤不能饮酒,只能看着别人喝。这一对难兄难弟只能以茶代酒,倒也喝的不亦乐乎。吃喝间,黄世杰望着大奎正色问道:“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老夫有一事不明,还望张镖头直言相告。”大奎心里一紧,心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且听你问些什么。”

    黄世杰正色问道:“我想张傻蛋之名乃张镖头所用的假名,张镖头一直不肯以真名示人却是为何?当然,今天在座的都不是外人,张镖头不妨直言相告。”大奎心里盘算了一番,先是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然后叹气道:“俺的恩师在江湖中颇有些名望,而俺这个作徒弟的却着实不争气,俺确实难言苦衷,还望老镖头不要为难俺了。”

    黄世杰呵呵笑道:“既然如此,老夫也不便再问。来,张镖头。老夫敬你一碗,多谢张镖头搭救之恩。”大奎双手端了茶碗道声请,仰头喝下碗中茶。心里不住的嘀咕‘你问俺也不说。’黄世杰却在暗想:‘先前所料应该不差,那个张顶天说不定便是他的师父。’

    这顿饭便在敷衍和猜疑中结束,大家早早各自休息。因为此地距顺元城已不远,如此速度再有三五天便可到达。

    第二日,镖队早早出发一路向西。黄莺仍是骑马落在队伍的最后,和大奎的马车并驾齐驱,赶路实在是太闷了。有大奎和他聊天给她讲笑话,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

    大奎聊着聊着不经意的问了黄莺一句:“黄姑娘,如果你要嫁人会希望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因为和大奎混的熟络了,黄莺也不避讳:“自然是文武双全的英雄好汉了,我不求他有多富有有多英俊,只要心地良善就好。”说罢又问大奎:“张大哥,你心中的媳妇是什么样的?”

    大奎逗笑道:“自然是要漂亮的了,像黄姑娘这样刚刚好。”黄莺笑道:“那你是做梦,本姑娘可是名花有主了。我的夫君是大明江南通政使,官居二品。而且是前宋的神威大将军。”言辞间得意非凡,大奎知道黄莺是存心试探,也就继续装傻逗趣道:“你又不曾见过他,万一是个丑八怪看你不哭死。”

    黄莺气道:“那也总比你这土里土气的傻蛋强,哼!”说罢竟策马奔向前队,再不理会大奎。大奎好笑的摇摇头,自顾闭目养神。

    镖队又走了一个时辰,已进入山区。山路不平,镖队行的便慢了。如今已进入顺元地界,此地正处云南行省与湖广行省交汇处,传闻此地多有山贼草寇出没,故此大家都格外小心。一路前行路旁时有小兽鸟雀惊走,大奎心里莫名一沉,预感到有事要发生,又走了半个时辰,前方车马突然停住。大奎一收马缰停住马车,大奎身为镖师只是因为有伤在身这才赶马车。如今前方有事,大奎却是义不容辞。唤过一名趟子手接了马车缰绳,大奎快步赶到队前。

    山路上两骑拦住镖队去路,大奎一见不由一惊,这两人却是在永州王安齐府内见过的徐志鹏与岩桑。

    老镖头黄志杰策马向前两步,在马上向着徐志鹏与岩桑拱手道:“小老儿隆平正通镖局黄世杰,初经贵地不曾拜山。望两位好汉行个方便,小老儿厚礼奉上愿交个朋友。”徐志鹏骑在马上冷冷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黄老镖头既是一心走镖却为何砸了我兄弟的饭碗?”

    黄世杰疑惑道:“好汉此话何解?”徐志鹏阴阴一笑道:“我兄弟二人本在这燕云岭流云寨落草,后来听闻永州王安齐重金招募高手护卫这才前往投奔,想不到小小的一个镖局竟也卧虎藏龙。前几日你镖局里有人趁夜去废了王安齐王公子,其间一掌将衡山散人胡海清震死,如今王公子已是半死不活。我兄弟二人现在无所依靠,特向黄老镖头讨个说法。”

    徐志鹏此言一出,黄世杰大惊失色。‘竟有人夜闯王安齐府邸重伤王安齐,那王安齐可是湖广参政的独子。平日里倚仗权势为非作歹,这些黄世杰在永州便已打听明白。更惊人的是这人竟将衡山散人胡海清一掌打死,那胡海清可是湖广一代声名鹊起的**高手。如此说来这个刺客的武功岂不是已臻化境?’

    黄世杰回头看了看大奎‘不会啊,这张傻蛋年纪也就三十出头,怎么会有如此高的修为?’想归想,但还是拱手施礼道:“两位怕是搞错了,我们走镖的虽是会些拳脚武艺但也稀松平常,一定是另有其人从中作梗。”

    徐志鹏哈哈一笑道:“那个高手就在你们镖队中,但他已受内伤。我劝黄老镖头把他和你们押解的镖车留下来,我兄弟绝不为难黄老镖头。”

    黄世杰见事已至此,不由口气一变:“如此说来,二位是决意留难了?”徐志鹏笑道:“然也,我们是人也要货也要。”身旁的岩桑一声唿哨,山路两旁立时人头攒动,看样子匪众竟不下三五百人。

    大奎对这些匪众倒是不放在心上,他所担心的只是徐志鹏与岩桑两个高手。如今自己身受内伤,不能久战。只有尽力拿下徐志鹏及岩桑二人,方能保的住镖队的安全。

    大奎正在筹划计策,身旁的张镖头骑在马上抽出长刀喝道:“且看我拿下匪首。”竟策马挥刀冲向对面的徐志鹏及岩桑二人。大奎急忙道:“张镖头不可。”话音没落,张镖头已冲至徐志鹏马前挥刀便砍。

    一道白色剑芒如乍现飞虹,徐志鹏动作如风拔剑收剑一气呵成。张镖头与徐志鹏两马错镫间犹自举着长刀,接着身子便颓然栽下马去激起一圈风尘。黄老镖头大惊失色,如此快剑谁人能挡?

    对面的岩桑嘴角带着冷笑,徐志鹏更是面目冰冷。似乎刚刚不是杀了一个人而只是随随便便宰了一只鸡般。

    镖队一片混乱,见到徐志鹏如此武功皆是噤若寒蝉。大奎唇边带起一抹微笑,他看的清清楚楚,徐志鹏用的是撩剑式。剑法虽简简单单,但胜在速度快捷,可见这徐志鹏剑术造诣实在惊人。

    岩桑喝道:“还有来送死的吗?”镖队里一片寂静,好似驾车的马儿也被吓住竟不发出一点声音。秋风吹过林间,树叶沙沙作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