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适时安慰

    一群人进了客栈这管家就径直到了柜台处问掌柜道:“听说你店里来了一些走镖的外地人,在哪里啊?”掌柜连连躬身道:“不敢隐瞒候管家,这位就是他们管事的。”说着一指黄世杰。

    候管家上下打量了一下黄世杰笑道:“你叫什么?你们从哪里来啊?”黄老镖头拱手道:“小老儿黄世杰隆平府人氏,我们是隆平镖局的”。 候管家哼了一声又道:“你们镖队里有人打伤了我家公子,我们是来跟你要人的。”黄世杰佯装不解道:“候管家说哪里话,我们是走镖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平白伤人?”说着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塞到候管家手中。

    候管家见了银子,笑道:“恩,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你把打人的和一名黑衣女子交出来,这件事就算作罢。”黄世杰低头思量道:“候管家说的黑衣女子确是我们镖局的,但今早与两位镖师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候管家上下看了看黄世杰道:“既如此,我便搜上一搜,来人。给我搜。”

    十余汉子立时动作起来,逐一房间搜查将所有房客皆赶到院中,候管家叫当事的家奴出来指认却是一无所获。候管家收了银子不便对黄世杰动强,只得拱手道:“既无所获,我等便回复我家公子。告辞。”说罢带着一干人出了客栈扬长而去。

    黄世杰长吁一口气,略一思索便唤来一名周姓镖师。这姓周的镖师是黄世杰好友的内弟,办事谨慎老练,黄世杰对他颇为信任。黄世杰嘱咐道:“此事绝难善了,你即刻带上三百两银子到官府上下打点。一旦我等身陷囫囵也好免去皮肉之苦。”说罢带着周镖师去房里拿了银子,亲自送他出了客栈。

    黄世杰送走周镖师,便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思虑对策。岂料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客栈外竟又冲进三十余名官差。领头的捕头进了客栈大院便向着周围房客等人大喝问道:“谁叫黄世杰?”黄世杰朗声道:“老夫便是。”那捕头走过来厉声道:“来人,拿下。”两名官差拎着枷锁走过来不由分说便将老镖头黄世杰锁了起来,捕头道:“我等奉府尹大人之命前来搜捕行凶疑犯,把这主事之人带走。”……

    大奎等人冲出永州城一路向北奔了约百里,又折转向北奔行约五十里。才在一处小镇寻了一家客栈落脚。

    蔡镖头与张镖头将黄莺扶上床时,黄莺仍在昏迷之中。两位镖头安顿好黄莺出了的房门,大家在另一间客房中坐定,大奎这才问清原由。听蔡镖头道出实情,大奎直气的怒火万丈七窍生烟‘又是这个王安齐!’大奎暗暗拿定主意无论如何一定要办掉这个王安齐。

    蔡镖头为难道:“如今我等困在这里,黄老镖头那里也不知怎样了。”张镖头道:“黄老镖头久历江湖,想来不会有事。等小姐醒了我们再一起商议对策。”大家别无他法,只能坐在房里干等。直到天近傍晚才听到隔壁动静,蔡镖头与张镖头急忙起身去了黄莺房里,大奎担心黄莺便也跟在后面。

    黄莺已经醒了,许是药性过烈醒来有些头痛,手扶着头坐到床上。看到蔡镖头进门,黄莺迷茫的问道:“蔡镖头,我怎么在这?我怎么了?”蔡镖头等三人进了房,来到床前。

    蔡镖头将事情经过简单的讲述了一遍。黄莺不禁急问:“那我爹现在怎么样了?”蔡镖头忙宽慰道:“小姐莫急,明天我便进城打探消息。到时再做定夺。”张镖头道:“明天还是我去打探吧,蔡镖头与他们打过照面恐被人认出。”黄莺只得道:“也好,那明天就有劳张镖头了。”

    张镖头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小姐早些歇着吧,我们出去了。”三人转身出了房,此时已是黄昏时分,五人在店里草草用了些饭便各自去休息。

    大奎给黄莺也送去了饭菜,但黄莺心里惦记着爹爹一口也吃不下。大奎看着黄莺如此,不由一阵心疼。

    第二日天一亮张镖头便骑上马进了城,直到近午时方才回来。

    黄莺急切的问了消息,当得知黄老镖头被官府抓去顿时急的直哭。张镖头劝道:“小姐莫要着急,黄老镖头在此之前已着周镖头去官府上下使了银子。如今虽陷牢狱,但还不至于有危险,我等需从长计议。”说是从长计议,但大家说来说去都没有什么对策。

    一直到了夜晚,大家都休息了。大奎却是睡不着,来到院子里时却看到黄莺坐在自己房门的门槛上抬头呆望着星空残月。

    大奎走了过去问道:“黄姑娘还没睡啊?”黄莺幽幽的道:“睡不着。”大奎望着黄莺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心中大疼,短短两天黄莺已经瘦了一圈。

    思虑片刻大奎下定决心道:“俺倒有一个办法救出黄老镖头。”黄莺闻言眼前一亮:“张大哥有什么好办法?”大奎神秘的问道:“俺若救出了黄老镖头,黄姑娘怎么谢俺?”黄莺疑惑的问:“张大哥想要什么?”大奎道:“只要黄姑娘安下心回去睡觉即可。”黄莺幽怨道:“张大哥莫要在此时开玩笑。”大奎微笑道:“俺从来不开玩笑,三天之内定有消息,黄姑娘只管放心等待。”说完毅然转身便走,黄莺站起身追上来拉住大奎的衣袖道:“张大哥千万莫要去做傻事啊。”

    大奎心里一暖,看了看被拉住的衣袖道:“黄姑娘,你我初见时你便是如此这般拉俺衣袖,如今黄姑娘又是如此。”大奎自作多情道:“黄姑娘心意俺明白,俺没事的。”黄莺一听慌忙放了手斥道:“难怪你叫傻蛋,你就是个傻子。你又不会武功,如何去救我爹?我不许你去!”大奎轻笑道:“初见时,你和你的两位师兄要不是俺出手相助,如何能逃脱两广三丑的魔掌?”黄莺惊异道:“你真的会武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