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落日残阳

    大奎带领数百红巾将士护着小明王一路南逃,又折转向西取道天长县。所幸一路上再没遇到元兵,将进天长县地界,却来到一处山谷。大奎不敢大意,命人前去打探。过不多时探子回报此谷并无伏兵,大奎扬声道:“随是打探过了,我等亦不可大意。当速速通过此谷,跟我来!”说罢一马当先冲进峡谷。

    身后众红巾兵将护住小明**马紧随其后,蹄声得得吓得山谷两侧百鸟惊飞小兽奔走。转眼大奎带人出了峡谷,不想前方突然现出数千人马。远远地看不到是何方兵马,大奎不作他想吩咐道:“护住明王陛下,我去看看!”

    说罢大奎策马提枪直奔前面的数千人马,心中不由暗暗打算:‘一旦是元兵人马便当先取了敌主将首级。’想到这里,大奎催马更急。转眼到了这数千人马阵前,一见之下不由大喜过望。对面这数千人马个个头裹红巾,却是自己人。

    大奎来到阵前扬声问道:“对面的是那路人马?请带军的将军出来说话。”只见一骑分开众人来到大奎近前,大奎一看此人年及而立却与自己不相上下。虽是身着铁甲头裹红巾却不知是何官职。

    对面的将领在马上拱手道:“在下江南红巾前锋将军廖永忠,对面的可是枢密使神威大将军张将军?”大奎一听顿时喜出望外,但依然扬声问道:“可有信物?”廖永忠伸手从马鞍囊里取出一方令牌抖手扔给大奎,大奎伸手抄住拿到眼前仔细观看。

    令牌上的字大奎不认得,但是这令牌上的花纹图案却和自己的有些相似。殊不知大奎的令牌是从一品,而廖永忠的却是三品,也只能是花纹相似。因为大宋的官制不同,所以各文官武将的信物样式花纹也不一样。

    大奎见了令牌这才笑道:“吓俺一跳,俺以为又遇到元兵了呵呵呵呵。”说着回身一招手,峡谷口的众人这才护着小明**马奔了过来。

    廖永忠一见小明王却在人群中,不由翻身下马屈膝便跪:“末将廖永忠参见明王陛下!”小明王如今还是惊魂未定,见到廖永忠行大礼只是挥手道:“廖将军请起。”廖永忠站起身形道:“末将受吴国公委派前来接驾,吴国公吩咐定要将明王陛下安全送到滁州,陛下请上路。”

    说着,廖永忠回身上马,当先带着两千人马开路,其余人马押后。小明王便恰在这兵马正中。大奎由此方放下心来,此去滁州路途虽远但好歹皆是靠近长江,尤其是天长县及滁州已为吴国公朱元璋所得,路上已无凶险。

    队伍进了天长县城,大家在红巾军营美美的洗了个澡吃了一顿饱饭,便各自去歇息了。谁都不会再胡思乱想,因为此时连想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路的血雨腥风早将这些人的体力耗尽,有的人在浴桶里便已经睡着。

    队伍在天水歇了两日便继续向西行进,因为已无险阻所以队伍一直是徐徐行进,路上走了十余天方才到了滁州。进了滁州城,明王便在城西一处别院落脚。这院子占地极广分为五进,廖永忠派了百名丫鬟仆役伺候着小明王起居,大奎及数名偏将校尉便住在外宅。

    转眼过了两个月,已是入秋了。安丰方面传来消息,刘福通及安丰红巾守军约七万人尽皆战死,吴国公派遣的两路援军赶到时安丰已破城数日。红巾两路援军领军大将为右路将军常遇春,常遇春与张士诚部将吕珍交战数日,吕珍败走,常遇春顺势占领安丰。

    刘福通战死的噩耗传来,小明王嚎啕大哭。刘福通乃是大宋的柱石,如今身死安丰已叫小明王痛断肝肠几经昏厥。数日之内小明王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大奎及众将劝解多日却不见起色。廖永忠得朱元璋号令,欲接驾小明王前往应天。不想小明王一病不起,就此缠绵病榻。

    时光如梭,转眼过了年。小明王的病情这才渐渐好转,廖永忠规劝小明王过江赴应天,那里还有红巾的半壁江山在,当可东山再起。

    小明王听从劝告,由大奎等一干将校护卫前往滁州境内的长江码头。

    码头上舟船齐备,廖永忠在前引路当先上了一艘雕花大船,小明王及众将校随后上船。大奎牵着红云刚要上船板,廖永忠伸手拦道:“张将军,前船已满,容不下马匹,请张将军独自上船。”大奎不解的问:“那俺的马怎么办?”廖永忠道:“自然上后船。”大奎看了看廖永忠心想:‘小明王有众将校在,料来无事。自己又不善言辞,还是不上前船的好。’想到这便道:“那俺和俺的马一起上后船。”说着自牵了红云上了后船。

    廖永忠又招呼船上随从下船将所有马匹都牵上后船。这船虽大,但近百匹马上来再加船夫舵手十余人。所余空地已是不多,大奎只好提着铁枪站到船头。

    待两船拔锚起航,大奎坐到宽敞甲板上仰身便倒。如今的大奎只感到身心俱疲厌倦军旅,想着安顿好小明王自己便辞去官职埋名他乡。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到周围乱糟糟的。大奎急忙睁眼坐起身,这才听见身边有船夫在喊:“前船有人落水了。”大奎闻言向前面的船看,只见有人不断的向江里跳,似是抢着去救什么人。便忙问身边船夫道:“这位大哥,前面发生什么事了?”船夫道:“船行的好好的,突然见到前面的船有人落水了。”大奎想,‘谁会落水那?定是撑船的船夫,船夫都会水。不碍事。’

    但随即发现前船竟然停在那里不动了,只见一群将校站在船边脸上一片焦急,心知大事不好。转头忙叫船夫靠上去。

    等到两船靠拢,大奎跃上前船去。此时那些往日相熟的将校已是满脸焦急,皆站在船边急得直跺脚。大奎上去一把抓住一名将校的胳膊问道:“出什么事了?”这将校一见大奎便痛哭流涕:“张将军,小明王落水了。”大奎如遭晴天霹雳,呆了半响厉声喝问:“小明王在船舱内,怎么会落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