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奇袭汴梁

    汴梁西门‘吱呀呀’连声响处,已被十余名红巾士卒打开。贾三带着一百兵卒冲上城防梯,去夺城门楼。

    转瞬城上铜锣急响,喊杀声一片。大奎充耳不闻,只是带着五十名骑兵守在城门前。城上元兵的抵抗只维持了片刻便销声匿迹,贾三带人在城上放了吊桥,接着手里高高举了火把连连晃动。目光极处,一大片黑影蜂拥而来,一时间蹄声阵阵气势夺人。

    当先入城的是杨永怀及冯彪,其身后紧跟五千精骑兵。大奎扬声下令:“冯彪速带两千人马去夺城守府,但有反抗者杀无赦!”“末将得令”冯彪在马上一摆金刀喝道:“红巾儿郎,跟我冲!”说罢当先直奔城中,身后马蹄急劲紧跟两千红巾骑兵。

    大奎随即道:“杨永怀将军速带两千人马去夺南门,不得有误!”“末将得令。”杨永怀一声令下带着两千人马奔南门而去。

    大奎身后尚有一千骑兵,只要死死守住城门,等后续大队人马到来便可一举拿下汴梁城。只因若是大队人马提前到来必然声势浩大引起汴梁元军提防,刘福通命杨永怀及冯彪带着五千骑兵当先赶到占领城门,自己亲率七万大军随后赶来。

    西门如此大的动静,已经让汴梁变为沸城。只听见满城街道上铜锣急响,应该是那些逃散的元兵跑去报了信。

    大奎冷冷看着长街远处奔来的大队元兵,人数足有数千人。夜色撩人下,却是刀枪闪光杀声震天。大奎一摆铁枪指向迎面冲来的元兵:“跟我冲!”说罢当先策马前冲直奔敌群。身后一千骑兵也纷纷策马,速度由慢变快,最后竟是仿若雨落震鼓蹄声如雷。

    大奎离那数千元兵已经越来越近,敌兵中有两员大将格外醒目。大奎催马直奔那马上的元军将领而去,红云奔势如电,大奎身若赤虹。转瞬冲进敌群,随之铁枪一记横扫带起一片惨呼。

    身后一千骑兵转瞬杀到,枪刺马踏硬生生扎进敌群。大奎纵马向前,手上铁枪使得泼风一般,敌群中两名元将见到,各挺兵器直奔大奎杀来。身边人山人海,大奎正愁如何靠近这两名元将,不想竟自己送上门来!大奎心下暗喜,只要将这两员大将毙于马下,元兵自无战心。想到这里大奎又向前杀出数丈,身周元兵死伤掺重。

    两名元将转眼已到近前,各持兵器杀向大奎。大奎的绝技泼疯挡,便是五六人围着也能抵挡,可况区区两人?‘当当’两声大响,两名元将兵器被格开,心中不由已是大惊。二人连逃跑的念头还没想起,大奎已挺枪向左边的一名元将。

    那元将忙横起兵器招架,哪成想大奎的突刺生猛非常,这元将倒是挡到了大奎的铁枪,就是没挡开!‘噗’的一声,心口一凉。这元将心口已被大奎一枪刺个对穿。要知道,古时战将的甲胄是带护心镜的,护心镜虽为铜铸但也坚固非常。大奎一枪竟能将这元将刺个对穿该是何等的神力?

    另一元将见状大惊,连忙拨马掉头向来路逃窜。刚刚两人合击大奎,被大奎挡回,此刻这元将两臂还震得发麻,却如何还敢恋战?

    大奎抖手拔出铁枪,对面的元将这才翻身落马,大奎见另一名元将拨马要跑,厉喝一声:“休走!”说罢一磕马腹,红云猛窜而出。大奎一招击杀一名元将,众元兵早惊破了胆,一见大奎前冲便纷纷让路。大奎转瞬赶到那元将身后,抡起铁枪便砸。

    元将马前的元兵人善人好,却哪里冲的过去。觉得身后有异不敢稍怠,竟翻身滚下马去。大奎一枪下来竟砸到马背上,耳边只听‘啪’一声闷响,那元将的坐骑一声悲嘶便倒毙于地。大奎纵马向前正要结果那名元将,身后却传来一片喊杀声。

    大奎诧异的回头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城门方向不知何时已有数千元兵包抄了过来,大奎见状拨转马头大喝一声:“杀回去!”

    一声喝毕,大奎身先士卒纵马向前急冲。身周元兵早吓破胆了,哪里还敢拦阻。红巾兵马见到主将回头也纷纷拨转马头,紧跟其后向城门方向冲杀过去。大奎心里暗暗着急,一旦被元兵再次抢回城门,那么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远远看到城头上刀光闪烁,贾三带的一百步卒应该也与元兵交了手。大奎不敢耽搁,眼望元兵中当先一员大将便直冲过去。如今的大奎但凡作战都有一条原则,那便是擒贼擒王。只要是敌方大将被他瞄上,基本就是判了死刑,自从亳州大战以来大奎还从未遇到过一合之将。而擒贼擒王的这个原则最大的好处便是拿下敌首,敌方兵卒便是群龙无首一片散沙!

    转眼间,大奎已经冲到敌军十余丈处,只听到那元将正吆喝道:“弓箭手……。”大奎哪里会给他放箭的机会,连连抖手抛石之下,对面一片惨叫。元将虽是身着铁甲,但兵卒却是皮甲,尤其事出仓促许多元兵竟是连头盔都没带。大奎一路疾驰一边飞石而出,转瞬冲到那元将跟前,铁枪一记泰山压顶怒砸而下。

    那元将手中大刀连忙上架抵挡‘当‘一声大响,那元将虎口迸裂大刀脱手。大奎抽枪一记突刺,正扎到这元将咽喉。‘噗’一声闷响,元将翻身落马扑在地上。

    这一下真是起到了震慑效果,元兵一见主将一招间便已经死于非命,不由军心大乱四散奔逃。大奎身后转瞬骑兵杀到,冲进敌群便一阵砍杀,此刻已是单方面的屠杀,元兵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便躺下数百人。

    大奎正带着红巾骑兵剿杀残敌,城门处又是一片喊杀。大批红巾骑兵冲进城来,大奎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大队人马终于赶到了。当先入城的骑兵和大奎的骑兵形成夹击之势,将这数千元兵堵在大街中。骑兵的几番冲杀之下便将这数千元兵剿杀干净,数里长街之上此时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红巾军首先掌控了四个城门,然后重兵剿杀城内的守备元军。幸亏大奎提前令冯彪攻占了守备府,如今汴梁城空有数万元兵此时已是一盘散沙。

    一场大战竟持续了两天,等到尘埃落定再看汴梁各处街道已如阿鼻地狱一般,四处可见尸体横陈血染长街,遍地都是丢弃的衣甲兵器旗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