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里应外合

    二百余人要想不引人注意的中隐于市并不容易,大奎与贾三及五名校尉在城北集市边上的民宅区租下了两处民房住下,其余人便依然扮成镖队在集市边上的一处客栈落脚。由于车上有硫磺火药及兵器,放在车上不方便。夜幕降临后,大家吃了饭便一起动手将东西皆运进民宅。为今之计只能等着城外的兵马一到,便里应外合拿下汴梁。

    天不遂人愿,大奎这些人竟等了半个月还不见城外有消息,不由的都有些焦急。平日里都关在屋子里谁也不出去,大奎实在有些憋闷便在院子里与几个校尉摔跤玩。可怜这几个校尉在战场上都是个顶个的好汉,在大奎手上竟如几个孩子一般。倒不是存心想让,关键是大奎不许拳打脚踢只能靠摔。

    大奎的跤技颇有章法,这五个校尉都上竟也不是对手。大奎不断的游走,不给他们合围的机会,不管谁上来只要一扯一绊即刻放倒。贾三站在外围看的眼都直了,要说大奎力大倒也罢了,可是他这一手快跤却是非比寻常。

    大家正玩得高兴,院子外进来一个人,却是留在客栈的兵士。这兵士进了门对着大奎抱拳道:“张大哥,家里来信了。”临近城大家早已约好,大奎是张大哥,贾三是贾三爷。其余几名校尉按着年龄大小分别是四五六七八的排列。

    这兵士呈上书信,大奎接过来从信封里抽出信笺展开看了一眼便对兵士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兵士领命告退。

    大奎将书信交给贾三道:“玩也玩够了,都进屋吧。”众人领命进了房间在桌边围坐了。

    大奎对贾三道:“给大家念念信上写的什么。”贾三情知大奎不识字也不说破,随即展开信签念道:“张将军台鉴:我军已于汴梁城三百里外扎营,元帅知你等已入汴梁,即定于本年四月底攻城。攻城之时定于西门,并以火箭为号,勿望谨慎从事为盼,末将杨永怀禀告。”

    大奎听完信上内容不由有些挠头,便转头问贾三道:“元帅为何不即刻攻城?”贾三道:“我等二百余人虽分路进城,但一旦攻城势必引起怀疑,我等潜身汴梁越久则越安全。”大奎不禁又问道:“如今距四月尚有一月有余,总不能干等吧?”贾三笑道:“大哥如要觉得闷,可以泡在桶里湿等!”屋里顿时一片笑声,倒也其乐融融。

    就这样,众人平时处斗室蜗居却也只能练武消遣。不到半月,汴梁便风声鹤唳四门紧闭。既然约定于四月底动手,大家也不是很急,但对于城内的情况也是每日派人打探。

    四月下旬,大奎众人便早早安排准备。相约一旦接到城外信号,大奎便与贾三带精兵一百五十人强攻西门。其余校尉便各带十人到城中四处放火,借此引起骚乱。

    大奎仰望夜空,只见月色如水,云淡风轻。将要大战,身边红云却是略显烦躁,不住的原地踏步打着响鼻。一百五十名精兵齐聚大奎身后,个个刀枪雪亮皮甲在身。客栈老板早已被控制,五花大绑用抹布堵了口扔在房里。大奎众人只要打开西门,拿下汴梁便是探囊取物一般。

    贾三一身利落手持单刀,站在客栈屋顶,两眼紧紧盯着西门方向。眼下已交二更,算算城外也该发信号了。贾三久经阵仗,虽是心急脸上却是平淡如水。

    突然西门城外升起一抹焰火,升到极处突然化作点点星光洒落。贾三一见,转头向着客栈院里一声唿哨。大奎厉喝一声:“上马!”说罢带头翻身上马,一旁士卒递过镔铁乌龙枪,大奎只手接过,双脚一磕马腹红云向前直窜而出。大奎身后五十骑兵紧紧跟随,其后是一百步卒跟着冲出了客栈。

    大奎一马当先直奔西门,远远见到一队约百人的巡城元兵迎面而来,带队的却是个骑马的校尉。大奎也不搭话,策马迎头冲了上去。

    此刻已是二更,城内街上早无行人,万家灯火已熄。这带兵的元兵校尉远远见到一骑奔来,其身后尚有影影绰绰看不清多少人,心下不由疑惑:‘今夜当值怎么换岗这般早?’这个念头还未打消,借着月色已看清来人模样:一身紫金甲身罩虎纹赤红披风,头裹红巾胯下赤红战马,手提铁枪。

    “红巾乱党!”这元兵校尉一声惊喝间,大奎已策马冲到身前一声厉喝:“纳命来!”铁枪带着虎虎风声拦腰扫到。‘啪’一声闷响,直接将这元兵校尉扫下马去。大奎一招得手毫不停留,策马冲进元兵队伍中。持枪抖手刺出点点寒芒,数名元兵手捂咽喉扑倒在地,其余元兵惊骇欲死不由一阵大乱。

    大奎不敢耽搁,策马直奔西门而去,身后恰好红巾骑兵赶到,又是一番砍瓜切菜般的屠戳,这时元兵方才醒悟却为时已晚。不消片刻这一百元兵死的死伤的伤仅剩三五人却哪里还敢恋战?发一声喊纷纷四散逃命。

    西门在望,大奎远远看到守门的元兵仅有十余人,嘴边不由带起一抹冷笑。

    大奎冲到城门前十余丈时,这十余元兵正围在一起闲谈,一名元兵听到马蹄急劲不由转头来看。这一看直惊出一身白毛汗,怪叫一声爬起来便跑。其与元兵尚在疑惑,也转头来观看。不想大奎已冲到身前闯进人堆。

    ‘嘭’一声闷响,两名元兵口喷鲜血被撞飞出去。大奎在马上挥枪一记横扫,耳边只闻‘噗噗噗噗’接连的枪头刃口入肉的声音,数名元兵连人带甲被划得血溅七步倒毙于地。大奎舞个枪花待要再杀,其与元兵“妈呀。”一声乱叫便四散奔逃。

    待到五十名骑兵赶到,城门前除了大奎已经空无一人。这时城上有元兵探出头来:“干什么的?”大奎抬头扬手飞出一石,飞石带着厉啸正击在那城上元兵咽喉。那元兵不及惨叫咽喉中石,翻身摔下城来。大奎迎空一摆铁枪喝道:“开城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