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智取徐州

    冯彪见连输两阵不由气馁,大奎道:“还有第三阵,继续比过。”岂知大奎这是在虚张声势,自从参军他便很少习练过弓箭。如若真比未必是冯彪对手。岂料冯彪道:“不比了,我输在你手上心服口服。”实际不是冯彪武艺不精,大奎在亳州时每日练功早将步伐练得精熟无比。况且大奎又是身轻如燕来去如风,冯彪如何胜他?

    这时天上飞过一群鸟雀,大奎取石连连甩手。三颗石子带着劲风而出,啪啪啪三响打下三只鸟雀,一时群匪动容。这是杨永怀临走告诉大奎说:“要想叫这些盗匪心服,必要使出些本事方能镇住。”大奎依言而行,果然镇住群匪。

    大奎也不言语,只是微笑着看着冯彪。冯彪单膝跪地一抱拳道:“我冯彪即刻举寨下山,今后愿为张将军持鞭坠蹬赴汤蹈火。”群匪一见寨主降了也都纷纷单膝跪地表示屈从。大奎问:“你们二寨主怎么不见人?”冯彪叹口气道:“哎,得知张将军神勇无敌,二寨主情知我不是对手会跟张将军下山。他便带了几个心腹下山走了。”

    大奎又问:“宿州城抢来的民女在哪?”冯彪道:“当年将那女子抢上山就是二寨主的主意,那女子不堪其辱当夜便自尽了。”大奎怒道:“你们那个二寨主什么时候走的?往什么方向?”冯奎道:“走了半个时辰了,去哪里了我却不知。”大奎气道:“都起来吧,收拾一下跟我下山。”大奎气的七窍生烟,可惜叫那刘一水走脱了。

    冯彪立即叫这帮盗匪回到住处收拾东西。四千盗匪浩浩荡荡跟着大奎下山,个个拎包抬箱牵马拽驴,一时间好不热闹。待回到宿州城已是傍晚,传来新军偏将安排枫林寨众盗匪住处。

    一夜无话,直到第二日清晨传讯兵卒来报亳州来人了,大奎与杨永怀急急迎接。来的是毛贵及几位文官,大奎一见面就道:“俺想去拿徐州,可这宿州无人可守。这下好了,有人看门了。哈哈哈。”毛贵及众文官不由一头冷汗‘我们来看门的?’

    拿下宿州以来,或收降或招募,宿州红巾军已跃至十万有余。大奎及杨永怀邀请毛贵等六人入了留守府,一起商讨如何去夺徐州。

    公元1356年二月底,大宋上将张大奎副将杨永怀率宿州红巾兵马六万直取徐州。宿州交由毛贵及一干文官留守。

    当再次兵临徐州城下,徐州守备古力特惶惶不可终日。

    听说宿州救援兵马在来路被红巾军设伏,五万兵马损失殆尽,主将巴谷尔战死。红巾军趁势拿下了宿州,如今又来取徐州。这便如何是好。徐州守备府中古力特急得团团乱转,派去大都求援的人如今迟迟未归,周边又再无援兵,无奈之下古力特命四门紧闭兵士日夜巡城坚守待援。

    大奎与杨永怀再次屯兵徐州城下,命人日夜赶造攻城器械,准备不日攻城。徐州守备古力特闻听这个消息更加坐立不安。‘红巾乱匪近日便要攻城,一旦城破我这身家性命如何得保。’

    正愁苦间,一阵香风吹来,一只芊芊玉手搭在肩头。身后一个柔媚入骨的声音嗲声道“老爷,为什么事犯愁啊。”这是古力特最宠爱的小妾‘香儿’,原是徐州勾栏最有名的花魁,往日恩爱缠绵今日古力特却是没有半分兴致。古力特转过身搂着香儿的纤细腰身哄道:“我这不是正为徐州防务忧心吗,你且先回房。我也好静下心好好思量思量。”

    香儿撅着樱桃小嘴气呼呼的转身走了。古力特叹一口气继续在房内转着圈,这时门外传报:“禀将军,大都援兵两万人马已到徐州北门。”古力特一听如闻仙乐乐不可支:“快快备马,本将军亲自去迎。”

    徐州北门大开吊桥落下,古力特亲率众将及一千兵士出门来迎。远远看到两个方阵的元兵旌旗招展列阵以待,阵前是二千余骑兵,带队的是一员白马金刀的元军大将。这大将一身甲胄头顶番帽,帽两侧各有一根狐裘随风微荡,此时这大将抬头望天一派骄傲神色。

    古力特心想‘恩,大都来的都这德行。’心里不由信了三分,但还是恐防有诈,叫过身边一名伍长道:“过去看看。”这伍长领命,策马奔向援兵阵营。伍长到了援兵阵前与那带兵将领聊了几句,便结伴向城门处策马走来。一路竟相谈甚欢,古力特见了不由好奇,相距甚远听不到他们聊什么。

    但过来的除了本军伍长仅此带兵将领一人,古力特也不疑有他。

    渐渐地二人近了,古力特仔细一看来的这名将军竟是好一副凶恶嘴脸。浓眉入鬓环眼似铃,酒糟鼻子大嘴岔,满脸横肉目露凶光。待走得近了,古力特不敢怠慢,满脸堆笑问道:“敢问将军怎么称呼?”“我叫冯彪,是从宿州来的。”话音没落,没等古力特反应过来,冯彪掌中九环金刀带着劲风一记横斩。‘啊’一声惨叫,身边那名伍长翻身落马。

    与此同时身后远远传来一片喊杀声,原本站着不动的两千骑兵策马前冲,得得蹄声震得大地仿佛都在震颤,骑兵后两万步卒随后掩杀过来。古力特早在冯彪动手时已经调转马头嘶声大喊:“快拦住他”身边五六员元将一声应诺策马各提兵器迎上冯彪。冯彪不待元将围上来便策马前冲,紧跟古力特追过来。本来二人距离就不远,古力特又是掉过的马头再策马,而冯彪是直接前冲。

    不等古力特钻进人群冯彪瞬间已追到古力特马后,手起刀落‘噗’‘啊’ 古力特一声惨叫,被加肩带背劈成两段。

    城门前的元兵元将见主将一死,丢下旗帜兵器转身便向城里奔逃。冯彪也不客气,见人就杀逢人便砍。追到吊桥上挥刀斩了吊索又直奔城门,这时身后骑兵已到,带起一阵风冲过吊桥占住了城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