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运筹帷幄

    刘福通道:“左路将军毛贵。”

    “末将在。”

    “你自带本部人马一万在亳州北二十里黑鹊山以北设伏,待元兵来到不可妄动。见黑鹊山上狼烟起,便向黑鹊山峡谷冲杀,不得有误。”

    “末将遵令”。

    刘福通又道:“右路将军李武,后备将军崔德。”

    “末将在。”李武崔德出列领命。

    “你等自带本部兵马两万在黑鹊山峡谷左右两侧设伏,多备弓弩滚木礌石。元兵进入峡谷不可妄动,只等中军回头便放狼烟并一同击之。”

    “末将遵令”

    刘福通再道:“前锋将军白不信。”

    “末将在。”白不信出列领命。

    “你自带本部兵马一万在黑鹊山北二十里野猪岭设伏,只等元兵败退便截杀其败兵。”

    “末将遵令”

    刘福通顿了顿道:“中军众将听令。”众将齐齐应诺。

    刘福通续道:“我等自带中军两万人马在黑鹊山以北三十里迎敌,此战许败不许胜。直至将元兵引至黑鹊山峡谷内,我等在峡谷以南会齐后便率军回杀。务必将元兵先锋部队全歼于黑鹊山”。

    众将齐声应诺“末将遵令”.

    刘福通最后道:“众将依令行事吧。”众将齐齐应诺后,便散了大帐。

    大奎扶着屁股一瘸一瘸向外走,刘福通叫道:“张将军留步。”

    大奎不解的转过身来,刘福通道:“此战张将军就不要去了,会同其他几位将军带领新军留守亳州。你也好养养棒伤。”

    大奎闷声道:“本来俺也能去,还不是叫你打的。”

    刘福通笑着拍了拍大奎的肩膀,道:“去养伤吧。”说着叫来两个军卒把大奎扶了下去。

    大奎躺在帐中,默默看着营中兵士开拔,心里很是不好受。人都走了,谁扶俺溜达啊。就是溜达到外面四下无人也是无趣啊。想起后厨的几个老军,他们肯定没走。大奎不由嘿嘿直笑……。

    黑鹊山以北三十里,是一片广阔的平原。此时红巾军两万将士在此整齐的列成四个方阵,距离红巾方阵两箭之地是黑压压一片元兵,元兵摆着箭矢阵与红巾军遥遥相对。

    秋风吹起,吹得战旗猎猎作响,偶尔几声战马轻嘶。

    元兵阵中奔出一匹黑马,马上战将手持长柄大斧来到阵前大喝一声:“我乃千夫长骨特,可有人敢与我对战。”红巾军阵中也奔出一匹黑马,马上之将大喝道:“偏将张兴邦来会会你。”

    说着舞动手中大刀策马冲将上去,两人转眼便在阵前战在一处。

    这骨特生的膀大腰圆孔武有力,在贺兰巴鲁的帐下素有前锋虎之称,手上一柄开山斧使得虎虎生风极具威势。这骨特力大招沉武艺精湛,张兴邦与之相敌却有些招架不住,两人又打了三十几个回合,张兴邦败下阵来。

    骨特一见张兴邦虚晃一招拨马向回跑,不由得心中贪功心切策马紧追不舍。骨特将将追到红巾阵营前,斜刺里却被红巾阵营中策马冲出一员虎将拦住去路。骨特一惊之下急急勒马,仔细一看面前这员红巾将领虽是身着皮甲头裹红巾,却是气势非凡绝非等闲之辈。骨特不由喝问道:“来将通名。”“偏将杨永怀。”话音一落,杨永怀策马挺枪直取骨特。转眼间,两人各舞兵刃战在一起。

    杨永怀其人,老家山西凤阳人。如今三十余岁却是武艺高强一身本领,尤其家传梨花枪已练得炉火纯青神出鬼没一般。其祖上能人辈出,最出名的便是北宋威名赫赫的杨家将。而杨永怀便是杨家将中,杨六郎杨延昭的整二十代后人。杨家枪技法多为舞花攒刺,舞动时枪樱摆动乱敌心智宛若梨花飞舞,故又名梨花枪。

    骨特自也非泛泛之辈,这一下可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自打两人策马近前却并不错蹬而过,皆是立马原处就此动手。杨永怀出枪如电闪雷鸣,骨特抡斧若风卷残云。两人兵器并不相互硬碰,只要见到对方兵器袭来皆以马上身法闪躲或已兵器拨开,随之挥舞兵器进击。

    武术有句谚语:不招不架就是一下,也就是说二人皆是欲以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制敌机先。这一战可谓凶险非常,杨永怀转眼刺出二十几枪皆被骨特堪堪闪过。杨永怀心中不由暗惊,如此缠斗却是如何是好?

    骨特心里也暗暗心急,手上不由加紧动作,手中大斧更如泼风一般挥舞。

    这回两人可谓旗鼓相当,打得难解难分。直到一百多回合还没分出胜负。双方阵中战鼓齐鸣,都在为自己人助威。

    阵中刘福通站在战车上见到不觉嘴边带起一抹冷笑,挥动令旗号令全军压上。古时战阵中武将单挑时,是讲究单打独斗的。如果一方武艺高强,可允许另一方再出一将。但如此一来出两名武将的一方便是承认不敌对方。刘福通之举已是大反常规,但主帅号令已出红巾军中号角声顿起。

    两万红巾军呐喊着如一道洪流压向敌阵,可怜元将骨特被红巾士卒一拥而上乱刀砍死。元兵先锋大将贺兰巴鲁远远看到,气的大骂。但此时也只能号令全军冲上去与红巾军厮杀。双方人马如激流对撞般冲在一起,霎时间喊杀声响遍四野。

    众所周知,元兵是以骑兵见长。但此处大战的双方皆是以步兵混战,刘福通心知对方必是暗藏伏兵。红巾军是贫苦农民组成的队伍,军中马匹多是耕马改作战马用。可元庭骑兵确是清一色的蒙古战马。早在对战之初刘福通便看出元兵精兵未出,对阵的元兵不过四万人左右。

    果不其然,双方大战不足半个时辰。战场左右两侧便杀出两队骑兵,各有五千余众。刘福通见时机成熟,急令鸣金撤兵。红巾军向南一路败逃,溃不成军。元兵大将贺兰巴鲁一声冷笑道:“此去亳州尚有五十余里,红巾多为步卒。我看你等如何逃出我铁骑追杀。”说到这里,大喝道:“命全军追击,有活捉刘福通者赏黄金百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