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牢狱之灾

    狱卒听到喊声便拎着饭桶走了过来,边走边道:“喊什么?喊什么?能吃你就使劲吃,倒时好有力气挨板子!”说着走过来给大奎添饭,大奎直吃了五碗白饭又喝了些水这才作罢。

    原来红巾军攻占亳州以来,对民众却是秋毫无犯。原亳州大牢中的囚犯多是贫苦农户及商贩,因交不起租与苛捐杂税故此被囚。红巾军占据亳州,开仓放粮并将牢中囚犯尽皆释放。

    大奎来到牢里,却是自亳州光复后的第一个大牢主顾,无意间竞得了头彩。今天牢中因来了新人,便早早备有饭食。这下便宜了大奎,饱饱的吃了一顿。待到大奎吃饱喝足,狱卒进来收了碗筷食盒,大奎趴在地上又开始犯愁。如此下去该如何是好?总不能就这样困死在这里吧~!

    想着想着眼皮便开始打架,大奎小心翼翼的又再次侧过身来,牵动屁股上的棒伤直疼的大奎呲牙咧嘴。过了一会大奎便昏昏睡去,这一觉竟不知不觉睡到了第二天。大奎挣开惺忪睡眼环顾四周,牢里除了自己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本以为兵卒会来提自己去过堂,等了半天却也不见动静。

    大奎想要坐起身,屁股却是钻心的疼。无奈之下大奎只得就此侧躺着,等待着再次过堂。大奎有些怕,怕自己没找到要找的人便就此被那个王朗打死。心下不由暗暗诅咒:“王朗,你这个死老头子,生儿子没**,上茅厕没有纸!”

    (据《天工开物》记载:盛唐时鬼神事繁,以纸钱代焚帛,北方用切条名曰板纸。故造此者名曰火纸,此纸十七供冥烧,十三供日用……由此可见唐宋时期古人入厕已用纸。)

    大奎心里骂归骂,他还真就惧怕打屁股,这可能是从小落下的毛病。大奎从小老实憨厚,向来不惹是生非,但就因这个也被小伙伴们经常算计。一旦大奎做了错事,被小伙伴告到母亲那里,大奎便少不得挨一顿擀面杖,母亲哪里都不打却专打屁股。照大奎现在的体格,如是打上五十背花谅也无事,但是屁股却是打不得。

    大奎心中忐忑之下好歹熬到近午时。牢房大门响处,几名兵卒押解着一名壮汉进了门来,大奎老远看见这汉子却是一身蒙人打扮不由心下好奇。兵卒押着这壮汉到了大奎所处的牢门前,带兵的伍长道:“押在别的牢里麻烦,就让他和这奸细呆在一处吧!”

    一名狱卒领命,在腰上取了钥匙开了牢门铁锁并打开牢门。壮汉身后众兵卒猛的一推这壮汉,壮汉立足不稳,几步抢进牢来。身后牢门‘嘎吱吱’一阵响,接着‘哗啦’一声落了锁。

    大奎躺在地上打量这汉子,只见其浓眉大眼满脸虬髯。头顶光秃,却只在两鬓留了两缕头发,样子古怪好笑。壮汉看到大奎盯着自己,不由骂道:“看看看,看你姥姥个球!”大奎不由大怒,勉强爬起身来怒视着这汉子。

    壮汉见到大奎站起身,嘿嘿冷笑道:“怎么着,还不服气?”

    大葵冷冷道:“你再说一遍!”

    壮汉嗤笑道:“老子就是再说一万遍也无妨,你姥姥的球。”话音刚落,这汉子只觉眼前人影一晃‘啪’一声脆响,右脸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大耳光。

    这一耳光可真够响亮,打的大汉一头扑倒在地。大奎手劲也大,没觉得使多大力气这汉子便被扇趴下了。正自得意,谁料汉子身子一着地马上翻身而起,冲着大奎便扑了过来。

    大奎心下暗笑:‘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待到汉子冲近身,大奎一脚踢向汉子下腹。哪成想,汉子一猫腰抄住大奎右腿,同时下边一记扫腿,双手向上一掀。‘噗通’一声之下,大奎被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尤其悲惨的是屁股着地摔个结实。大奎双手抱着屁股疼的满地打滚。

    汉子见了哈哈大笑道:“就这两下子也敢逞强?有本事起来再打过!”

    大奎强忍着疼再次站起身,双目直盯着这汉子。自己身上有伤,连带着动作有些迟缓却如何是好?但即便被打死,也不能被吓死。

    大奎放开捂着屁股上的双手,低头一看手上已经满是鲜血。这壮汉一愣,随即道:“你身上有伤啊?既然你有伤,那便不打了!”说着转过身便去收拾地上干草。

    大奎咬牙道:“不行,再来!”说着纵身向壮汉扑了过去,没成想这壮汉竟不躲闪,被大奎一把从身后抱住。

    壮汉刚要挣扎,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心中不禁一惊:‘这小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大奎咬着牙手臂上使力箍住,甭管什么招式了,就给他来个狗戴嚼子瞎胡勒!壮汉只觉被大奎双臂从身后死死箍住,而且越来越紧,自己已有些呼吸不畅,不由心下大惊。

    就在大奎以为自己力大必胜的时候,壮汉右脚向后一勾,正勾住大奎右小腿。大奎在天台上终日练功,马步何其稳健,这壮汉一勾之下不见大奎的脚动心中更是惊诧,当下不由得死死勾住大奎小腿,使上浑身力气仰身向后便倒。

    ‘咚’一声闷响,壮汉与大奎同时倒地。可怜的是大奎被压在身下,又是屁股着地!大奎剧痛之下不得不松了手去捂屁股。壮汉的这一下是上下齐用力,(放在如今也就是杠杆原理)右脚前勾上身后倒。也怪大奎没有什么对敌经验,又是身上带伤竟一下着了道。

    壮汉站起身呵呵笑道:“小子,有伤就别逞能啊。”大奎翻身趴在地上,双手捂着屁股,疼的咬牙切齿。过了好一会又站起身来,深深喘了几口气怒吼一声向着壮汉一记弓步冲拳。大奎练得就是长拳,这弓步冲拳乃是大奎得心应手的一式,可谓力大招沉去势如风。

    这汉子经刚才大奎的一抱早有提防,见到拳来向旁一闪。单手擒住大奎右腕向后一扯,右脚下随即一个绊子。大奎拳势太猛,竟收不住脚向前一扑,再经壮汉这一绊‘噗通’摔在地上,好歹这一次是趴在地上,没伤到屁股。

    壮汉这一招甚有名堂,在蒙古摔跤里叫‘牵引绊子’。这一下大奎又吃了亏,心知自己身上带伤定是敌不过这汉子。汉子这一招得手便哈哈笑道:“小伙子,等你伤好了咱们再较量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