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荤僧无戒

    待回到山上又去挑水,大奎如今所用的扁担是大师兄特意找人打造的精铁扁担。一担水加上身上的重负少说也有三百斤,大奎虽是觉得稍有吃力但也不算勉为其难。大奎最喜欢做的事便是来挑水了,因为每每见到无戒都可以混点荤腥。

    无戒烤的鱼堪称地道。把鱼洗剥干净,撒上些盐巴茴香作料,架了篝火烤着吃那叫一个美味。大奎每日在山上粗茶淡饭的,遇到这等鲜鱼烧烤总是欲罢不能。

    恰巧今日无戒和尚,又来开荤戒了。大奎还未走近,无戒已回身以指竖唇轻声道:“嘘,莫要惊跑了鱼。”大奎笑笑走到离他稍远的地方轻轻舀了两桶水,然后将水桶扁担放在一边,自去打些干柴来准备生火烤鱼。

    天台山瀑布虽为世外美景,却是少有人迹。湖中大鱼不少,而无戒钓鱼的手段堪称一绝。不多时已起杆,这下竟是一条数斤重的大鲤鱼。

    待到大奎生了篝火,才发现无戒脚上竟拴着三根鱼线,鱼线的另一头竟在水中。原来无戒和尚钓到鱼便将鱼线从鱼鳃里穿过,从鱼口中穿出,再将鱼线打成结,然后将鱼放回水中。这样到吃的时候即可保证鱼的鲜活。

    “嘿嘿,你小子有口福啊,贫僧今日钓得大鱼两尾小鱼两条。够咱两个好好开开荤了,呵呵呵…。”无戒说着掏出刀子开始将鱼洗剥起来,大奎连忙过来帮忙。

    二人收拾了鱼,无戒拿出调料撒在鱼上。将鱼用树枝穿了,放在火上慢慢烘烤。不到片刻肉香已是飘出老远,大奎在一边不由馋的口水直流。

    无戒望着大奎的呆样不禁嘿嘿笑道:“贫僧跟你打个商量。”

    大奎点头道:“你说。”

    无戒笑道:“我用少林棍法换你的武当剑法,你看怎么样?”

    大奎不由问道:“那怎么换啊?”

    无戒忙道:“我教你少林棍法,你教我武当剑啊!”

    大奎心眼实诚,不禁皱眉道:“武当剑俺没学啊!”顿了顿忙道:“不过俺会打拳,可厉害了~!”

    大奎虽知自己每日所练的长拳练起来虎虎生风,却不知道长拳却是最基本的拳术。无戒闻言大喜:“拳术也可!”

    大奎正色道:“那你先教俺!”

    无戒不知底细,闻言点头道:“这个无妨。”想了想又道:“我便教你一套少林棍法,名曰泼疯十八打。”

    大奎一听名字就被震住了‘泼疯十八打’,俺那娘啊,一定老粗克了!(粗克,山东方言:厉害,狠辣的意思。)

    无戒笑着将手中烤好的鱼分给大奎,无戒笑道:“我们吃完了鱼就开始,快吃吧。”两人边吃边聊,无戒每次问道大奎都学了什么,大奎只是挠挠头说学的拳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大奎吃完了鱼,意犹未尽抱着鱼骨头不撒手一劲的啃。

    无戒扔了吃剩的鱼骨道:“你在这等着,我去找根棍子来。”说着去了一旁的林子里。过不多时找来一根竹竿,截成了齐眉一般长。

    无戒就在湖边的空地上站定对大奎道:“贫僧先演练一番啊,你需看好。”大奎忙点点头。

    泼疯十八打原是少林梢子棍法,总计十八招,每招三个变化,合计五十四式,招式集刚猛阴柔之大成,却是少林不传之秘。但此时无戒却将之改为齐眉棍法,却也使的威风凛凛不容小觑。不肖片刻,无戒已演练完毕。

    大奎只觉得没喘几口气,无戒就练完了。不禁问道:“怎么这么一会就打完了?”

    无戒笑道:“少林棍法刚猛速疾,怎像内家武艺般磨磨蹭蹭?”这话无戒说的言不由衷,但大奎却是颇有同感。

    大奎走到水桶边拎起自己的扁担,又走到无戒身边道:“那你教我吧。”

    无戒便开始一招一式的传授给大奎。大奎笨,反复学了七八遍还是不甚了了。眼看天都黑了,无戒无奈只得作罢。

    大奎急了:“那俺咋办啊?”

    无戒想了想道:“你学不会打,但一定要学会防!”

    大奎不解的问:“咋防啊?”

    无戒也不言语突然当胸一拳打来。大奎见机不好转身要躲已来不及,身子刚转了一半,左臂便着了一拳。这一拳无戒并未用全力,但还是把大奎打的一个趔斜。

    无戒一见大奎这样便笑道:“你经验尚浅啊。”

    大奎忙道:“那俺咋办啊?还请无戒师父教我。”

    无戒瞄了一眼大奎:“好吧,你我有缘,我便指点你一二”。顿了顿道:“但凡武功必有破绽,所谓肩动则招发。就是说如有人打你,他出右拳右肩必动,他出左拳左肩必动。如他出右脚右肩必耸。如他出左脚左肩必耸。所谓料敌机先,便是这个道理”道理很简单,大奎听懂了。在清虚观何曾有人给他讲解这些啊。

    无戒和尚问:“你都记住了?”

    大奎道:“恩”

    无戒道:“再来打过”说着两人对面站好。

    无戒道:“来了啊”

    大奎死死盯着无戒得肩膀,谁想没见无戒肩膀动,小腹已吃了一脚。疼的大奎弯下了腰,

    无戒摇摇头道:“真是笨蛋,你以为肩膀不动就不能出招了?江湖中有人偏偏就练得这种脚法,肩膀不动也能出腿伤敌,这便是无影脚”。

    大奎委屈道:“什么都是你说的,那俺咋办?”

    无戒笑道:“再教你一个乖,所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知道什么意思?”

    大奎道:“俺师父提过,但没有细说。”

    无戒道:“看你影子。”大奎扭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无戒摇摇头,无奈的纠正道:“是面对你的影子。”大奎转了一个身。

    无戒从他身后靠近大奎问道:“看到我走近吗?”

    大奎点头,无戒道:“记住喽,这是一路。”说罢走到大奎身前道:“这是上路,”说完拍拍大奎的脑袋,又道:“这是中路”说完拍拍大奎胸膛和小腹,:“这是下路”无戒又弯腰拍拍大奎双腿。

    直起身后,无戒道:“对敌之时主要目光要盯住对方双肩,余光要看好对方上中下三路还要兼顾影子及两侧。这便是眼观六路,你可记住了?”大奎闻言惊喜交加,这些都是闻所未闻的见识。

    大奎不禁又问:“那耳听八方是什么意思?”

    无戒笑道:“这个简单,就是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这八个方向,耳力好的人蒙起眼睛,无论哪个方向有细微响动他都能发觉,非高手不可为。”

    大奎喜道:“谢谢无戒师父指点。”

    无戒看看天色不早了,便对大奎道:“今天先到这里吧,明天你再来。”大奎答应一声,转身去挑水桶了。

    无戒不禁暗暗摇头:‘这傻小子笨的跟牛一般,却怎么学的会我的少林棍法?他若学不会,我又怎么学内家拳法?’想归想,无戒与大奎还是分道扬镳各回各的寺庙道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