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铁棒磨针

    “师父,大奎师弟生性憨直愚钝。到如今两月有余,他只可把基础功法运用娴熟。其他技艺确是无法领会,还望师父示下。”灵虚子躬身站在灵智上人身前。

    灵智上人笑道:“世间万物生灵,皆有其长短。传艺授业也要因人而异,因势利导。你把他叫来吧。”灵虚子转身出门,只片刻便带着大奎回到门前。

    灵虚子躬身道:“师父,大奎师弟带到。”

    灵智上人在里面道:“灵虚,你去吧。大奎进来。”大奎依言走进精舍,躬身叫了声师父,见师父在蒲团上闭目打坐。便也走到一边盘膝坐下,师父不开口大奎也不言语。依照灵虚子所授吐纳之法打起坐来。

    师徒二人就这样你不言,我不语。一直坐了四个时辰。眼看日已西沉,灵智上人微笑着睁开双目道:“恩,你虽愚钝却有恒心。我知道该如何教你了。”

    大奎喜道:“真的?”

    灵智上人道:“你此来为求‘踏雪无痕,飞叶伤人’之技艺。然依你天资非极端之法不可得。”大奎听到灵智上人言及自己还有希望,不由高兴地手舞足蹈。

    灵智上人见状呵呵笑道:“你且先不要高兴,听为师慢慢对你详解。”大奎闻言在一旁凝神聆听,不敢稍有打扰。

    灵智上人扶髯沉吟道:“但凡武艺皆有内外之分软硬之别,但殊途同归道理皆然。为师尚有一法可遂你心愿。”

    大奎闻言点头道:“师父放心,俺不怕吃苦。”

    灵智上人微笑着点点头道:“恩,此法需耗费五年光阴方可算筑基,这五年里你需历尽千辛万苦方能有所成就。”大奎点点头,并不言语。

    灵智上人又道:“为师乃化外之人,但求与世无争。我之技艺只为强身健体,不作他途。然即已收你为徒,便依你才智授你两个本事:一曰‘百里走’,五年后一旦练成可在一个时辰内疾行二三百里,此技非意志坚定者不可得。二曰‘飞蝗石’,五十步之内可飞石打鸟亦是暗器的一支。这两个技艺一旦练成,即为筑基完成。”

    大奎闻言忙磕头道:“俺愿意学,请师父教俺。”

    灵智上人点头笑道:“你回去缝制两只口袋,内装沙土。每日缚与腿上,就以你师兄所传之法吐纳奔跑,力尽为止。闲暇时与你二师兄去采药,也需如此。你可记得?”

    大奎道:“俺记下了”。

    灵智上人又道:“取一布袋悬于腰间,山下有一飞瀑大湖,取岸边鹅卵石一袋。每日行走山间可就树叶为靶,左右交替投石击之。由近而远,每日一袋,你可记得?”

    大奎道:“俺记下了”。

    灵智上人道:“既如此,你去吧。”

    大奎起身躬身施礼道:“师父,那俺出去了。”

    第二日,大奎晨起便在两条腿上各系着沙袋。山间行走大路疾奔,虽是挥汗如雨但仍是勤练不迭。而后一月每日就是吃饭睡觉也不卸重负。这日早上,大师兄灵虚子带话来道:“师父有命,你身上沙包需多加两个。”大奎依言加了两个沙包在腿上。

    大奎虽笨,但是练起功来可是一丝不苟,每每奔跑回来他即按着师父嘱咐压腿下腰站桩扎马。而大师兄灵虚子教的三路长拳,大奎每日清晨更是要打上三遍。

    二师兄空虚子专擅岐黄之术,平日里在山里采了草药回来晾晒研磨加工制成药散。经常的下山为周边百姓看病,遇到穷困之人却是分文不取。大奎敬佩二师兄的仁心妙术,每日除了练功还经常跟二师兄空虚子进山采药,大奎腿上带着沙包,山路愈发难行。一月下来,倒也习以为常。

    其间,大奎认识了两味草药。一是铁皮石斛,一是天台乌药。天台山物华天宝,灵花仙草甚多。名目多达千种,大奎记性不好,那想的那许多。不过二师兄说铁皮石斛人若服用可强精健体,乌药更是号称人间灵丹。清虚观虽有斋饭,但大奎饭量奇大从未吃饱过。所以见到这两味药材从不放于药篓,直接便生吃了,至少可以稍解饥渴。

    如此每过一月,大师兄便督促大奎在身上多加两个沙包。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转眼两年,此时大奎不满二十岁却已长的身高八尺,孔武有力,身上更是挂满几十个沙包。即便是这样,大奎每日也是照例狂奔数十里,如在山间虽是坎坷难行却也是健步如飞。

    这日大师兄又来唤他:“小师弟,师父叫你。”大奎不敢怠慢,来到师傅房前躬身道:“师父,弟子来了。”

    灵智上人道:“进来吧”大奎推门入内。

    灵智上人笑着一直身边蒲团道:“坐吧”大奎恭恭敬敬的走过去盘膝坐下。

    灵智上人道:“你身上沙包内的沙土可以换去了。”

    大奎不解的问:“换去?”

    灵智上人道:“我叫你三师兄去山下找铁匠买了三百斤铁砂,你以后每月将身上两个沙包内的沙土换成铁砂,仍习旧法。”

    大奎恭敬的应道:“是师傅。”

    灵智上人随后问道:“你的飞蝗石练得如何了?”

    大奎道:“左手不如右手,如是打树叶五十步之内尚无虚发。若说打鸟确是打不到。”

    灵智上人道:“飞鸟亦是生灵,不可徒增伤害。你可练习转身投石,仓促之间如能投中,打鸟亦不远矣!你仍需勤加练习。”

    大奎恭恭敬敬的答道:“徒儿谨遵师命。”随后灵智上人又问了大奎几件寻常小事,大奎一一作答。

    灵智上人抚髯笑道:“如今你身负百余斤沙土每日奔走竟也习以为常,可见此法于你来说甚是合适。”说罢呵呵笑道:“好了,你去吧。”大奎起身向师父施了礼,出了师父的精舍便去找二师兄了,今天二师兄要下山,大奎就在山上觉得憋闷,正好跟着出去转转。

    第二日,大奎身上已换了两包铁砂,举手投足间倒也没什么不适。一如往日,跑下山。沿着大路一路飞奔。如今大奎不比当初,身缚重物按师门吐纳之法疾奔五十里也无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