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精诚所至

    过不多时,山门再次打开。先前的中年道士走了出来,见到落汤鸡一般的大奎便问道:“我听小徒说,你竟要找我师父?”大奎忙不迭的点头。

    中年道士问:“你找我师父有何事?”

    大奎道:“我要拜师学艺。”

    中年道士笑了笑道:“我师父年事已高,早已收山。如今正在闭关,也无暇见你。你走吧!”

    大奎道:“俺不走,俺在这里等他。他不出来俺便不走。”

    中年道士刚要发作,却又强行忍住道:“既然如此,你便在这里等吧。”说罢吩咐小徒关了山门。

    大奎站在门外好久,觉得又冷又饿。刚刚跑进水里衣服都湿了,衣服都是湿的如何不冷?此时正值初冬颇具寒意,大奎打开包袱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当初从刘大伯家出来带的饼还有两张,大奎胡乱吃了几口便又收进包袱。

    就这样大奎一直站在门前直至天黑,山门始终没有再开。

    第二天早上,小道童又出来扫地。见到大奎还站在哪里,便道:“你怎么还在这。你快走吧,我师祖不会见你的。”

    大奎哆嗦着身子道:“他不见俺,俺就不走。”道童见大奎执拗,便不再理他,专心扫地。道童扫完地拎着扫帚进了门,回身关了大门。就这样又过了一天一夜。

    第三天早上下起雪来,大奎倒不觉得如何冷。原来外面一层衣服已经结冰,挡住了寒风。一如昨日,道童出来扫地。见到大奎还没走,也不说话只管扫地。扫完地照旧进门然后关门,大奎就这样站在门外等着,不想后半晌竟下起雪来,雪越下越大直到深夜,北风也越发强劲了。

    好歹等到雪停,却是天色大亮。道童出来不见了大奎,却只见一个雪人站在门前。道童扫地,发觉大奎碍事。便道:“让让”

    岂料大奎的声音便如天外来音般道:“让…不了,冻住…了。”道童无奈,只把大奎身周及门口清扫干净,便回身进了山门。随着咣当一声,大门再次紧闭。此时大奎身上的饼早已吃光,只得硬挨着再过了一天一夜。

    第五天早上,大奎便觉得周身发热,精神恍惚。道童出来见到大奎身子筛糠一般的抖,便走过来问道:“你打算在这生根,来年春天发芽再生个傻子出来吗?”大奎并不言语,闭着眼睛只管抖。道童扫完地,便一如既往的关了山门。

    过了半个时辰,山门开了。道童端了一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白饭,一碟青菜,还有一碗热汤。 “我师父怕你饿死,冻死。命人备了饭菜,快吃吧。”说完道童把托盘放在大奎脚前地上。便又回身进了山门,依旧是 ‘咣当’一声山门紧闭。

    两个时辰后山门又开,道童出来收拾碗筷。却见饭菜早已凉了却丝毫未动。道童端起托盘回身走了。这次关门便没再开,大奎在门外又站了一天一夜。

    第六天,天一亮。山门再次打开。中年道士走了出来对大奎道:“我师父说,叫你回去,莫要执着。”说着从怀里拿出二十两银子放于大奎脚下。大奎此时已经气若游丝,却从嘴中飘出一句话:“俺不走!学艺不成,有死而已!”。中年道士看了大奎一眼,也不说话,转身进了山门。

    待到大门关上,大奎脸上流下两行清泪。一直站到深夜,大奎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不久山门打开,一名健硕老者走出山门来到大奎身前站定,此老者身着月白道袍,动作间更显仙风道骨。虽是须发皆白但双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他身后恭敬的站着四人,皆是青衣长袍道人打扮,年纪均在四十左右,先前那个中年道士便在其中。老者道;“灵虚,将这孩子带到客房好生调养。待他好转带来见我。”先前的中年道士躬身道:“是,师父”,老者说完转身回去了。

    大奎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拜了痴心道人为师,练就一身好武功。又梦见了汤大哥带领大军驰骋疆场,而自己就是前锋官。长刀所指,所向披靡!’梦做到这里,大奎不由嘿嘿傻笑。这时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大喊:“师父,师父,傻子醒了。”大奎睁开眼睛,恰巧看到道童奔出了房间。

    过不多时,中年道士灵虚子走入房中来到榻前对大奎问道:“你可觉得好些了?”大奎想要起身,无奈浑身酸痛。灵虚子道:“不要乱动,你本来体虚又感染风寒。还是好生养病要紧。”

    灵虚子接着吩咐小徒弟道:“去把为师煎好的药端来。”道童领命转身去了,过不多时端来一碗汤药,灵虚子亲手喂大奎喝了药,大奎真觉得受宠若惊。

    道童在灵虚子身后捂嘴笑道:“傻子,你可真能睡,一睡睡了两天两夜,多亏我师父每天给你喂粥喂药。”

    灵虚子脸一板:“不得无礼。”道童禁声,但却冲大奎做个鬼脸,大奎只是傻笑。

    中年道士笑道:“贫道道号灵虚子,是家师的大徒弟。”说着一指身后的道童道:“这是小徒慧清,年幼调皮生性顽劣,施主不要见怪!”

    大奎忙道:“没有没有,他很好。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灵虚子呵呵笑道:“施主天生颇具福源,家师已有十余年未见生人了。想不到施主初来,家师便嘱咐贫道好生照料,待到施主身体康复便带你去见他。”

    大奎闻言兴奋之极,呵呵笑道:“俺真是太高兴了,俺能见到灵智上人了,呵呵呵呵!”灵虚子脸色一板道:“施主请慎言,家师名讳切不可妄言。”

    大奎忙不迭的点头:“俺记得了,多谢道长指点。”

    灵虚子这才微微笑着站起身道:“施主好生养病吧,贫道不打搅了。”说罢吩咐道童慧清道:“你在施主身边照料,有什么需要且来找为师.。”

    慧清躬身拱手道:“谨遵师命。”灵虚子对大奎笑了笑,转身出门而去。

    这慧清倒是聪慧非常,且又口至伶俐。大奎觉得与他倒是十分投缘,不由得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如此大奎在床上又躺了两日,每日由慧清端饭端药,到了第三日大奎已能下地行走。虽然身子仍是发飘,但觉得已经不碍事了。

    天近晌午,大奎用了斋饭。灵虚子便来到大奎房间道:“跟我走,师父要见你。”大奎傻了,这是真的吗?大奎跟在灵虚子身后,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