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和尚点化

    湖边垂钓之人惊异的回头,见到大奎飞奔而来慌忙低声喝道:“小子,别惊了我的鱼。”大奎此时一心求死却还哪管什么鱼,‘噼哩啪嚓’冲进水中往着水深处走去。刚要低头扎进深水里,后衣领却不知被什么勾住。紧接着一股大力竟将他从水里提了出来,身子便如断线风筝般飞回岸边摔在地上。

    钓鱼的人破口大骂:“哪里来的混小子,我好不容易跑出来想钓条鱼尝尝鲜!你小子来寻死?”。大奎只觉浑身骨头都散架了一般疼痛,这一下摔得那叫一个凄惨。头顶因碰到一颗小石头,撞起老大一个包,手脚露肉的地方有几处都擦破了,疼的大奎呲牙咧嘴。钓鱼的人意犹未尽喋喋不休,直骂了半响,待到口干舌燥方才住嘴。

    大奎忍着痛坐起身,一看身前之人竟是个和尚,四十左右年纪,若不是他穿着灰布僧袍,大奎还真以为是个渔夫。大奎转念又沮丧道:“大师何必救俺,叫俺去死吧。”

    和尚一听却来了兴致:“为什么寻死啊?快说说,也叫贫僧消遣消遣。”

    大奎心里这个气啊,心道‘俺来寻死,你来消遣俺?’但念在救命之恩,大奎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和尚。

    这和尚拍着大腿哈哈大笑道:“可笑可笑,拜师不成便要寻死。可笑可笑。”

    大奎闷声道:“谁成想汤大哥会骗俺?”

    和尚笑了一通,便问大奎道:“贫僧且来问你,你为何学武啊?”

    大奎闻言道:“俺要做大英雄,像汤大哥那样的大英雄!”

    和尚不由又是一声轻笑,开导大奎道:“佛曰四大皆空,道讲清静无为。学武岂是为了争名逐利?”看到大奎目光呆滞心知他不甚了解,和尚摇摇头又道:“人之一世当善待他人,故此便有忠孝节义之说。然善待他人需先要善待自己,珍爱自身性命!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你来学武求艺本意已经偏颇武道甚远,然又心智不坚却来求死!须知但凡习武之人,皆是以武求道。习武的过程中锻炼体魄坚定自我,如都似你这般一遇艰难便去寻死,那天下武林之人岂不早早死光?”和尚说着大摇其头。

    大奎闻言还是似懂非懂,忍不住又是落下泪来:“俺该怎么办啊?”

    和尚摇摇头道:“你这傻小子怎么这么笨啊?贫僧的意思是叫你不要没事就想着死,多想想好的东西,美丽的东西。你看看这山,这水。多漂亮的地方,你来寻死岂不是大煞风景?”

    大奎点点头道:“俺懂了,那俺换个地方去死。”

    和尚气的一个爆栗敲到大奎头上,直疼的大奎呲牙咧嘴。

    和尚敲完,连忙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贫僧犯了嗔戒,罪过罪过!”

    大奎抱着头哭道:“俺从来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和尚,竟然打人!你不光犯了嗔戒,还犯了杀戒。你钓鱼!”

    和尚闻言挠挠头嘿嘿笑道:“既是穿了这身袈裟,总要做做样子吗!”

    和尚说着伸手在大奎后衣领上取下一物,大奎一见竟是个鱼钩。鱼钩上还连着鱼线,难道刚刚自己就是被鱼钩提上岸?这怎么可能!鱼钩鱼线这般细小,这和尚如何做到?难道和尚是高人?大奎恍然大悟,跪起身便磕头:“师父在上,请收下弟子。求求师傅,求求师傅。”大奎一边言语,一边不住的磕头。

    和尚见状立时慌了:“等等等,你等会!谁是你师父?怎么着,我这钓鱼钓上来个徒弟?”

    大奎道:“师傅能用鱼钩把俺提上岸来,一定是武功高手。请师父念在俺千里拜师的份上收下弟子。”

    和尚叹一口气道:“你我既然遇上就是缘分,这样吧,我指点你一个去处。”大奎抬头茫然望着和尚,和尚又道:“这山上清虚观中有一位灵智上人,你去找他学艺。贫僧敢保你必有所成”。

    大奎问:“那他的本事比你如何?”

    和尚笑着摇头道:“这却没比过!但若真的动手,贫僧在那灵智上人手上勉强能走十招。”

    大奎惊异道:“师父这般武艺和他比只能走十招?”

    和尚又道:“他是清虚观观主,亦是南派道教宗主。你说他厉不厉害?”

    大奎又呆了,想了想道:“俺怕他不收俺。”

    和尚不耐烦的道:“他不收你,你就不走。跪在他门前求他收你。有句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过他能不能收你要看你的造化了,更要看你的决心。”大奎闻言下定决心,一定要拜灵智上人为师。

    和尚见事已谈成,便道:“就这样吧,你去拜师我回寺庙。咱们后会有期!”

    和尚说着收拾起了鱼竿,站起身来拂去身上尘土。

    大奎见状连忙问道:“俺还不知道师父怎么称呼?”

    和尚悠悠道:“贫僧无戒。”

    大奎闻言连忙施礼道:“多谢无戒师父指点救命之恩。”心中不由想到‘难怪动手打人,还钓鱼吃肉,原来叫无戒啊’

    无戒和尚摆摆手道:“去吧去吧,我也该走了。”

    得了无戒和尚指点,大奎心里这个高兴啊!这下不用去死了,名师就在眼前。大奎兴致勃勃回身向来路走去,转过山脚上了山路,取道清虚观。

    待大奎走得远了,无戒和尚望着大奎的背影嘀咕道:“傻小子,那灵智上人如今七十有六,早已闭门收山。你去拜师指定无望,叫你吃点苦头也好。活该,叫你惊跑我的鱼~!”

    当大奎再次来到清虚观山门前,大门已关闭。大奎伸手拍门,不一会那个小道童打开门只留一道门缝伸出脑袋来。见又是大奎,便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都说这里不是飞云观也没有你说的痴心道人。”

    大奎陪着笑道:“小师傅,这次俺不是找痴心道人。俺是找灵智上人”。

    小道童闻言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半响才站起身。不信的问:“什么?你找我师祖?”

    大奎也问:“灵智上人是你师祖?”

    小道童咣当关了大门,在门里道:“你等着,我去叫师傅。”说完便没了音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