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后院起火

    从蓝光耀的办公室出來,楚天舒又去组织部找了许文俊。

    许文俊得知情况后,马上说:“何书记去了京城还沒回,蓝主任让你去找领导,莫非是要你去找林书记,”

    “是啊,我琢磨着只有如此了,”楚天舒说:“文俊兄,你帮我问问,林书记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见见他,”

    “见林书记还好安排,只是我觉得,让他帮你解决你的难題有点够呛,”许文俊说:“我跟了林书记好几年,他的脾气我比你清楚,这种沒有原则的话,他是不会讲的,”

    “会不会讲我也得试试呀,”楚天舒苦笑着说:“总不能让我的常务副县长活活被冤枉死吧,”

    “好吧,我來想想办法,有消息我通知你,”许文俊送楚天舒出來,进到电梯,见沒有其他人,才说:“小楚,我在组织部工作了快十年,只看到过干部为了自己晋升找领导的,还沒见过你这样为了下属的前途到处奔波的,”

    楚天舒说:“文俊兄,实不相瞒,南岭县太复杂,耿中天能勇敢地站出來,旗帜鲜明地支持我的工作,难能可贵啊,我要是眼看着他受了冤枉不闻不问,会伤了很多干部的心,今后谁还敢支持我的工作呢,”

    许文俊点头,叹口气说:“小楚,这些年來,我见过太多的世态炎凉甚至落井下石,耿中天们有你这样的领导,是他们的幸运哪,”

    楚天舒说:“文俊兄,你肯忙前忙后地帮我,说明你也是一位体恤下属的好领导啊,”

    许文俊摆摆手,说:“小楚,林书记当组织部长的时候多次告诫我们,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毁一个干部太简单了,我也不忍心看到一名好干部就此毁于一旦啊,”

    电梯门开了,又进來了其他人,楚天舒和许文俊停止了议论。

    回到宾馆,见到了从派出所回來的柳青烟和吴莎莎。

    情况和楚天舒想象的一样,派出所杨所长的态度很强硬,不仅不肯接收吴莎莎的新写的材料,反而口口声声地要追究她作伪证的责任,要不是刘副局长事先打过招呼,不要把关系弄僵,有可能当场就把吴莎莎留置在派出所了。

    柳青烟和吴莎莎走了之后,杨所长就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小秘书。

    小秘书听了,很是惊讶,吴莎莎明明乘高铁离开了临江市去了广东,楚天舒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把吴莎莎找回來了呢。

    小秘书向关局长汇报之后,又打电话给呼延非凡,告诉他吴莎莎又回來了,而且要给耿中天作证,他们之间沒有卖*淫嫖*娼的事实。

    呼延非凡赶紧把消息告诉了胡晓丽。

    胡晓丽与付大木一商量,便得出结论,肯定是吴莎莎的哥哥吴狄给楚天舒提供的线索。

    付大木骂道:吴狄这个小狗卵子,也敢跟老子作对,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胡晓丽说,大木,别急,暂时还沒到收拾他的时候,我听老白说,常以宽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可以下手。

    付大木沒好气地说,让老白告诉他,别他妈的又给老子办砸了。

    从派出所回來,吴莎莎被吓得够呛,活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大白兔,躲在柳青烟的身后,寸步不敢离开。

    几个人一起去餐厅就餐,饭桌上,大家都保持着沉默,只有楚天舒开口安慰了吴莎莎几句。

    吃完饭,各自回房间休息。

    下午,楚天舒等许文俊的消息等得心焦,想着如果见了林国栋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会不会挨批评,甚至有点后悔,不该拿这种事情來麻烦林国栋,心想着要是林国栋拒接接见自己,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但是,耿中天的事又该怎么办呢。

    这么纠结地等着也是百无聊赖,楚天舒便给吴梦蝶打了个电话,去了凌云集团。

    吴梦蝶特意安排时间见了楚天舒,她简要问了问先锋客运的运营情况,兴奋地说:“从目前的状况來看,郑小敏他们在南岭县的运作是比较成功的,凌云集团以连锁经营的方式全面进入东南省客运市场是可行的,”

    楚天舒的兴致却不高,他说:“梦蝶姐,好在有冷雪等人保驾护航,要不然,能不能在南岭县站稳脚跟,还真不好说,”

    “天舒,这可不该是你一个县委书记说出來的话哟,”吴梦蝶含笑看了楚天舒一眼,说:“不过,反过來说,在南岭县这么恶劣的环境中,先锋客运还能运转自如,正好证明了凌云集团的管理能力和运作模式是卓有成效的,”

    与吴梦蝶的信心满满相反,楚天舒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他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求得林国栋的帮助。

    很快,吴梦蝶看出了楚天舒的心事重重,问道:“天舒,看你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困难,”

    楚天舒点头,把耿中天的事简要地向吴梦蝶说了,说到最后要去见林国栋求情,便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

    “天舒,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哟,”吴梦蝶笑了,说:“他不是晚晴的舅舅吗,你还怕什么,”

    “梦蝶姐,你是不知道啊,”楚天舒挤出一丝苦笑來,说:“以前不知道他是晚晴的舅舅,似乎倒沒那么多的担心,现在知道了,反而纠结得很,”

    吴梦蝶开玩笑说:“呵呵,是不是怕落个坏印象,他不肯将晚晴许配给你呀,”

    楚天舒挠挠头,说:“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反正说不清楚,”

    吴梦蝶说:“别着急,姐姐教你一招,”

    楚天舒差点跳了起來:“快说,快说,”

    吴梦蝶招招手,楚天舒把耳朵凑了过去,听吴梦蝶轻轻吐出了两个字,忍不住笑出声來了。

    “好,你的难題姐姐帮你解决了,你得帮姐姐办件事了,”吴梦蝶点了楚天舒的额头一下,笑道。

    “沒问題,”楚天舒说:“梦蝶姐,你说,”

    吴梦蝶收起了笑容,郑重其事地说:“天舒,凌云集团新研制的电动汽车最近在运行中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故障,研发中心一直沒有查找出原因,现在业内在传,凌云集团的电动汽车存在技术缺陷,在新能源汽车研发和推广的关键时期,出现这种传言是非常不利的,”

    楚天舒问:“你是不是怀疑这是有人蓄意散布的谣言,”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吴梦蝶说:“目前,这批汽车在南岭县的数量最多,你回去得跟冷雪和小敏他们好好商量一下,一定要加强车辆的日常保养和维护,交代司机在恶劣的天气和路况下,千万要谨慎驾驶,不能有任何闪失,”

    “我明白了,”楚天舒点头,说:“你是担心她们过于重视经营,忽视了车辆的技术管理,”

    “对,她们毕竟对技术管理了解不多,”吴梦蝶拿出一叠资料來,说:“本來我打算亲自跑一趟的,可是,临江市技术监督局已经就新能源汽车的展开调查,暂时走不开,只好麻烦你跟她们把严重性说说清楚,让她们严格按技术规范进行管理和维护,并收集好运行数据,及时回传给研发中心,”

    “好的,”楚天舒接过了资料,说:“梦蝶姐,你放心,我会让雨菲加派警力,以防坏人破坏,”

    吴梦蝶嘴角牵动了一下,终于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时,楚天舒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來。

    掏出來一看,不是许文俊而是杜雨菲。

    杜雨菲报告说:“老楚,城关镇卫生院食堂起火了,”

    “什么,起火了,”楚天舒忙问:“有沒有人员伤亡,你在不在现场,”

    电话里传來了好几辆消防车的呼啸声。

    杜雨菲说:“沒有人员伤亡,火势已经控制住了,”

    楚天舒松了口气。

    杜雨菲说:“老楚,我和余乾坤都在现场,我们越想越觉得卫生院这场火來得蹊跷,所以才打电话向你报告,”

    “雨菲,你们的感觉是对的,城关镇卫生院改革时阻力就很大,”楚天舒说:“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发生了这样的事,的确应该多问几个为什么,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弄清楚起火原因,给卫生院全体职工一个交代,”

    杜雨菲说:“好,老楚,我已经安排人在排查,”

    楚天舒说:“雨菲,你把电话给老余,我跟他说两句,”

    电话转到了余钱坤的手上:“楚书记,我是老余,您有什么指示,”

    楚天舒严肃地说:“老余,起火的事交给杜局长去处理,你赶紧去找戴贵清,让他们加强病房的值班力量,别让坏人趁乱钻了空子,”

    余钱坤答应了,又把手机还给了杜雨菲,快步朝门诊大楼走去。

    杜雨菲接过电话,说:“老楚,据食堂管理员老钱交代,是食堂的一个小工违反严禁抽烟的规定,将抽完的烟头随手扔到纸篓里,这才引发了火灾,”

    楚天舒问:“雨菲,就这样简单,”

    “当然不可能,”杜雨菲说:“老楚,如果我相信他的话,那我那么多年的刑警不是白干了,”

    楚天舒问:“你有什么看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