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杀鸡儆猴

    付大木一进县长办公室,便把手里的笔记本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把跟进來的薛金龙吓了一大跳。

    “放肆,太他妈的放肆了,”付大木一连解开了几颗衬衣扣子,叉着腰,站在房间中央大声地骂道。

    薛金龙递上刚泡的茶,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县长,会开完了,”

    争争吵吵了一个多小时,付大木感觉口干舌燥,他凑近杯子喝了一口,却被烫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噗地把嘴里的热水吐出來,把茶杯猛地墩在了办公桌上,叫道:“老薛,他们要气死我,你也想烫死我啊,”

    “大县长,对不起,对不起,”一头雾水的薛金龙慌忙抓了一把纸巾,忙着给付大木擦滴落在胸前的茶水。

    付大木抢了过去,在胸口处胡乱擦了几下,然后捏成一团,砸进了塑料垃圾筐内,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这火发错了对象,转身坐进了办公椅子上,板着脸对薛金龙说:“金龙,你给周宇宁和陶玉鸣打电话,叫他们到我办公室來,”

    薛金龙当着付大木的面打了电话,沒几分钟,周宇宁和陶玉鸣两个人就到了。

    付大木劈头盖脸把这两个骂了个狗血淋头。

    周、陶二人心里委屈,却都不敢辩解,只能由着付大木发泄。

    付大木的怒火中烧并不是因为高大全沒有当上卫生计生委的主任,而是因为耿中天竟敢当面顶撞,來了一个一报还一报,习惯了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付大木,他不检讨自己的出尔反尔,只认定有人敢和他对着干就是大逆不道。

    以前南岭县的常委会,一直被付大木牢牢掌控着,讨论什么事情,别人都必须顺着他发表意见,顺着他一切好说,如果一点不顺着,他就当场和你翻脸,拍桌子打板凳,吹胡子瞪眼睛,常委会开成了付大木的骂人会,个个都敢怒不敢言。

    楚天舒跟着伊海涛的时候,就常常听到南岭县常委会吵架的消息。

    因为马兴旺的前任有点背景,总想在会场压付大木一头,可付大木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一言不合就发飙,前任压不住火,就很付大木对吵,两个人你拍我的桌子,我拍你的桌子,谁也不让谁,常委会又常常开成了吵架会。

    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占强势,其他常委,无所适从,更多的人只好骑墙观望。

    最后,付大木便提议举手表决。

    当着面,常委们审时度势,表决的时候,更容易倾向于强势一方的意见。

    付大木、陶玉鸣和周宇宁一举手,耿中天、茅兴东和杨富贵也只能跟着举手,书记就变成了孤家寡人。

    马兴旺的前任吵架不是付大木的对手,玩阴谋也不是付大木的对手,沒多久就传出了与柳青烟的绯闻,老婆來大闹了一场,后來只要在常委会上发生争吵,付大木就拿他老婆來说事,马兴旺的前任就这么活生生地被挤兑走了。

    付大木发泄累了,再次坐在了办公椅里,抱着茶杯猛灌了几口。

    周宇宁倍感委屈,他以为,自己在会上能站出來与耿中天当面锣对面鼓地争吵,表现很不错了,即使得不到表扬,也不至于挨骂,他迟疑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大县长,我……可是和耿中天作了坚决斗争的,”

    “你斗争个屁,”付大木打断了周宇宁的话头,骂道:“干部调整人家连放屁的机会都不给你留一个,你还有什么脸当组织部长,”

    周宇宁辩解道:“大县长,所以我才在会上指出,耿中天的这种搞法是用个人感情代替了组织原则,是最要不得的行为,”

    “你拉倒吧,”付大木不满地说:“周宇宁,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两面三刀,到处讨好,这才是最要不得的,”

    周宇宁脸红脖子粗地争辩:“大县长,我……哪有,”

    付大木冷哼一声,说:“周宇宁,你中午跟楚天舒说了什么肺腑之言,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周宇宁被付大木点中了穴位一般,顿时呆立在当场,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子,低下头再不敢做声了。

    陶玉鸣怒形于色地说:“大县长,这个耿中天简直想要翻天了,必须给这个狗卵子一点颜色看看,”

    付大木瞪了他一眼,说:“老陶,你现在叫个毛啊,在会上你怎么变成哑巴了,”

    陶玉鸣“嘿嘿”一笑,说:“我光在琢磨,霍启明和朱晓芸进了房间之后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呢,”

    “老陶,你也拉鸡*巴倒吧,”付大木冷哼了一声,说:“我看你呀什么都沒想,就光想着回去怎么能摸得到你小姨子的半边屁股,”

    被付大木呲了一句,陶玉鸣翻翻眼皮,把外衣一扒拉,大刺刺地坐在了沙发上。

    薛金龙东看看,西望望,劝了这个,又劝那个,总算把付大木的火气浇熄了不少,让周宇宁和陶玉鸣稍稍平复了心情。

    在劝解的过程中,薛金龙也大致搞清楚了今天常委会上发生的情况。

    这还了得,自从老书记退下去之后,付大木在南岭县一手遮天,一言九鼎,别说沒有人敢当面提出过反对意见,就是背后也沒人敢轻易地说三道四。

    今天可好,耿中天敢当面顶撞,杨富贵敢不听招呼,周宇宁敢阳奉阴违,陶玉鸣敢装聋作哑,茅兴东敢幸灾乐祸,怪不得付大木像受了奇耻大辱,恼羞成怒。

    薛金龙愤愤然,说:“大县长,我看老陶说得对,必须杀鸡儆猴了,要不然的话,真是无法无天了,”

    听薛金龙赞同自己的意见,陶玉鸣又來了劲,他站起來,一拍腰间的佩枪,大声说:“妈的,先杀一杀耿中天的威风,”

    周宇宁赶紧献媚说:“对,还有那个杨富贵,也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付大木终于冷静了下來,他叹口气,说:“老周,老陶,我刚才有点激动了,你们不要往心里去啊,”

    周宇宁和陶玉鸣异口同声地说:“沒事,沒事,”

    付大木满意地点点头,突然问道:“老周,下个月市里有个领导干部培训班,你把耿中天的名字报上去,”

    周宇宁纳闷地说:“大县长,这次培训是市里为后备干部准备的,机会十分难得,你不是说把名额留给白存礼吗,我已经跟他说了,”

    付大木说:“换耿中天,我自有安排,”

    陶玉鸣忍不住插嘴:“那不是太便宜他个狗卵子,”

    付大木冷笑道:“是不是便宜了他,学完了才知道,”

    周宇宁问:“那我怎么跟白存礼解释,”

    “这还不好解释吗,”付大木说:“耿中天在常委会上那么积极,楚天舒要把好机会留给他,这理由还不够吗,”

    周宇宁不敢再说了,答应道:“行,我马上就把名字报上去,”

    付大木又说:“还有,今天会议上定下來调整的干部,你在程序上拖一拖,暂时不急于下令,”

    陶玉鸣有些担心地问:“老板,未必还能有变化,”

    付大木瞪了他一眼,说:“怎么,你怕你小姨子升不了,”

    陶玉鸣笑道:“嘿嘿,哪里,哪里,老板重情重义,一定还想帮高大全争取争取,”

    付大木沒有回答,而是对周宇宁说:“老周,你先忙去吧,”

    周宇宁知趣地退了出去,心里却不是很爽,暗叹道:麻痹的,老子再怎么表现,还是他妈的不如陶酒鬼和薛马屁贴心啊。

    周宇宁出去之后,陶玉鸣又问:“老板,你真还要帮高大全一把,”

    付大木反问道:“老陶,你觉得这小子还有救吗,”

    “我看够呛,”陶玉鸣说:“如果举报信的内容舒适,不被搞进去就算他走了狗屎运了,”

    薛金龙说:“大县长,高大全真要被搞进去了,靠得住吗,”

    高大全私设的小金库,一部分被他挪用來花天酒地了,另外一部分,花在了付大木这伙人身上,要不,付大木凭什么要帮他使劲,而且,薛金龙还担心,高大全对他们的活动也略知一二,万一扛不住胡说八道,那就被动了。

    付大木阴森森的目光扫到了陶玉鸣的脸上,咬牙切齿地说:“老陶,金龙,你们晚上陪高大全整一顿,这颗棋子或许还能最后起到作用,”

    陶玉鸣沒明白付大木的用意,用眼睛去看薛金龙。

    薛金龙似乎心领神会,很痛快地答应了。

    付大木又问:“老陶,案子破得怎么样了,”

    “老板,什么案子,”陶玉鸣一拍脑门子,说:“哦,你是说客运司机猥亵抢劫女乘客的案子吧,准备妥了,随时可以破,”

    “老陶,你抓紧结案,再让周伯通加把劲,把先锋客运先搞过來,必须让杨富贵明白,他跳得越凶,有人就会死得越难看,”

    陶玉鸣大声说:“好,”

    付大木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薛金龙抢着给陶玉鸣拉开了门。

    陶玉鸣出门,薛金龙点头哈腰也要告辞,却被付大木喊住了:“金龙,你留一下,”

    薛金龙知道付大木有话要单独跟自己说,便把门关上,凑到了他的跟前。

    付大木附在薛金龙的耳边耳语了一番。

    薛金龙听着连连点头,最后还不忘拍马屁,把大拇指翘得高高的,冲着付大木重重地晃了几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