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暗度陈仓(2)

    视频播放完了,付大木瞟了耿中天一眼,向全场问道:“同志们,还有必要继续讨论吗,”

    “我看沒有必要了,”楚天舒无视付大木的表演,说:“大家推荐另外的人选吧,”

    付大木再次盯住了胆小怕事的周宇宁:“老周,你是组织部长,县里的干部你最了解,你來说,”

    周宇宁还在回味视频中的细节,脑子里想象着霍启明和朱晓芸进了房间之后上演的肉搏戏,突然被付大木点了名,一时转不过弯來,他扶了扶眼镜,说:“哦哦,卫生局、计生委和防疫站三合一,为了保持工作的延续性,新部门的一把手最好在这三个部门的领导中产生,”

    付大木摸出一颗烟,点上火,得意洋洋地抽了起來。

    他非常自信,搬掉了霍启明这个最大的障碍,高大全上位肯定水到渠成,防疫站的余乾坤一点背景都沒有,实在不足为虑,这一次出击,既打击了耿中天,又敲打了楚天舒,也满足了唐逸夫的要求,可谓是一石三鸟。

    只有耿中天在心里恨恨地骂道:付大木,你别得意得太早,你做了初一,我便做得了十五。

    楚天舒对坐在门口的茅兴东说:“茅部长,请你把小王喊进來,”

    王永超回到了记录的位子上,会议继续进行。

    “对周部长刚才的提议,大家有沒有意见,”楚天舒扫视了一眼全场,见无人说话,便对周宇宁说:“周部长,大家沒意见,你把其他两个部门领导的基本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周宇宁胆子小,心却很细,他早把这一次可能涉及调整的干部基本情况都记在了笔记本上,听了楚天舒的话,便翻开笔记本,将高大全和余乾坤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遍。

    本來他还想介绍计生委老主任的情况,被付大木粗暴地打断了:“老周,别扯那些沒用的,上午你也说了,干部年轻化是大势所趋,老主任是快到点了人,不适合再担任部门一把手,”

    周宇宁忙住了嘴,合上了笔记本,表示已经介绍完了。

    楚天舒与付大木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我同意大木县长的意见,新部门的负责人就在这两位同志中产生,大家有沒有不同意见,”

    党政一把手都统一了意见,其他人还能有什么不同意见。

    众人纷纷表态,沒有意见。

    事情明摆着,高大全是付大木的人,余钱坤一点背景都沒有,在这两个人产生新部门的一把手,非高大全莫属。

    陶玉鸣觉得再不发言,付大木肯定会有想法,便大大咧咧地开了口:“我先发个言,高大全同志年轻有闯劲,又是市里选派下來的干部,综合素质很高,尤其是以副职的身份主持计生委的工作期间,克服了很多困难,表现出很强的工作能力,我觉得这样的干部应该放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陶玉鸣说完了,周宇宁抓紧表示了赞同。

    常委们在会上的发言一般是按照常委排名顺序來的,陶玉鸣和周宇宁说完,就该轮着宣传部长茅兴东了。

    茅兴东正要开口,耿中天抢先发了言,因为他把握不准茅兴东的态度,如果茅兴东迫于压力投了赞成票,加上付大木手里的一票,在七个常委当中就已经形成了多数,杨富贵多半会送一个顺水人情,再反对就晚了。

    “我先说两句,”耿中天抢着说:“卫生计生委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综合性部门,高大全同志领导秘书出身,缺少医务系统的工作经验和医疗专业知识,由他來担任这么个大部门的一把手,不仅难以服众,恐怕也难以胜任,”

    陶玉鸣和周宇宁的脸色难看起來。

    付大木的脸色更难看。

    耿中天抢着提出反对意见分明是因为霍启明落选了,他面子上挂不住,借机胡搅蛮缠,发泄不满。

    耿中天转头看向周宇宁,说:“我想请问一下周部长,选拔任用干部除了年轻化,是不是还要专业化,让外行來领导内行,这种风气要得要不得,”

    “中天,就事论事,不要扯远了,”楚天舒听出了耿中天话里的情绪,满心欢喜,但作为会议的主持人,还得当一当和事佬。

    “好,楚书记,我就就事论事谈我的意见,”耿中天大声地说:“我不同意高大全担任新部门的一把手,”

    付大木的火再也按耐不住了,他怒视着耿中天说:“你说句不同意就完了,你总得拿出不同意的理由來,哦,你推荐了霍启明这个腐败分子沒有得逞,就來打击报复高大全,这有意思吗,”

    耿中天反驳说:“这是两码事,高大全担任卫生计生委主任,不符合干部专业化的原则,”

    “什么叫专业化,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还是常委会集体说了算,”付大木真沒想到耿中天今天会反常到这地步,太反常了。

    惊然之余,他突然站了起來,拉下脸道,“我们这是在常委会,得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你一个人反对就把一个人放下來,这就是原则,我提醒你,你不过就是个常务副县长,” 说完,他猛一拍桌子,坐下了。

    耿中天也不示弱,居然跟着站了起來,回敬道:“大木同志,你这样说哪个同志还敢讲话,这不是一言堂是什么,”

    “耿中天,你太过分了,”付大木完全失了态,手指愤然指向耿中天,大声地说:“如果你认为我付大木搞一言堂,你可以找市委、找省委反映,但对你这种胡搅蛮缠的做法,必须提出严肃批评,”说完,他愤愤地掐灭了手里的烟。

    楚天舒稳坐钓鱼台。

    其他常委们目瞪口呆,傻傻地望住付大木和耿中天。

    见付大木急眼了,耿中天反倒不急了,他缓缓地坐了下來,说:“我听说,高大全在计生委私设小金库,职工群众反响也很大,”

    付大木冷冷地说:“耿中天,你身为一名党员干部,要对你讲的话负责人,不要信口开河,更不要无中生有,”

    耿中天微微一笑,说:“杨书记,好像纪委收到的举报信不止一封吧,”

    杨富贵看着楚天舒。

    楚天舒却看着王永超,说:“小王,你再回避一下,”

    王永超又出去了。

    杨富贵又把u盘插进电脑,将举报高大全的材料播放了一遍。

    陶玉鸣和周宇宁惊呆了。

    茅兴东略显兴奋,一个劲儿地喝水在掩饰。

    付大木愣住了,搞了半天,耿中天手里也有杀手锏。

    一向狂妄自大的付大木历來都是给别人下套,从來沒想过还会被别人算计,更沒想到耿中天这么快就敢给自己來一个一报还一报。

    举报霍启明与朱晓芸有暧昧关系,毕竟沒有捉奸在床,众人只能通过视频來想象和推理,而举报高大全在计生委私设小金库,各项单据的扫描件却是千真万确,容不得抵赖。

    霍启明男女作风问題暂时只能定性为违纪,高大全挪用小金库的钱,可以定性为贪污,属于违法行为,要严重得多。

    好戏可以收场了。

    楚天舒当机立断,说:“鉴于目前的情况,我谈两点意见,一,霍启明和高大全是否构成违规违纪,请纪委继续组织调查核实,尽快拿出结论性意见,经县委常委会审议后上报市纪委,二,由余乾坤同志出任卫生计生委主任,请大家发表意见,”

    等了半天,不见有人说话,楚天舒又严肃地说:“大家有意见现在就讲,现在不讲,下去之后不许乱议论,”

    一看楚天舒动了真格儿的,其他常委们全都低垂下头,会场上突然出现的变化让常委们猛然意识到,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楚天舒在不动声色中就掌握了本次常委会的主导权和主动权。

    “好,既然大家都不说,那就举手表决,同意余钱坤同志担任卫生计生委主任的,请举手,”说完,楚天舒第一个举起了手。

    常委们抬起头,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耿中天率先举起了手。

    随后,杨富贵和茅兴东跟着举了手。

    四票,不是绝对多数,但也形成了相对多数。

    周宇宁一直沒抬头,眼睛却在瞟过來瞟过去,他像是在跟自己作斗争,顽固地坚持了几分钟,最终还是缓缓地举起了右手。

    陶玉鸣左右看看,装起了糊涂,呵呵笑道:“哦哦,表决呢,大家都同意,那我也沒意见,”说着也把手举了起來。

    最后一个举手的,是付大木。

    “好,一致通过,”楚天舒大声宣布:“今天的会议议程全部结束,散会,”

    付大木立即抓起笔记本,起身,怒气冲冲地走出了会议室。

    楚天舒暗度陈仓的第二个目的也顺利达到。

    同时,还有一个更大的潜在收获,那就是本次常委会成为了打破付大木一言堂的突破口,为楚天舒彻底扭转常委会上付大木长期一个人说了算的不良风气打下了坚实基础。

    缺口一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

    之后,楚天舒又继续采取以静制动的措施,付大木操控常委会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