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各显神通

    陶玉鸣十分的恼火,跟着付大木一进县长办公室就开始骂骂咧咧地发牢骚。

    本來陶玉鸣是按照付大木的指示让周伯通的人昨晚上做了那几起案子,商定好了用那个侦破方案将先锋客运置于死地。

    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付大木竟将他出卖了。

    现在楚天舒要陶玉鸣限期破案,破不了就拿他是问。

    陶玉鸣当然要叫唤:这他妈的不是你们设下陷阱叫老子跳吗。

    薛金龙听见县长办公室有动静,马上过來了。

    付大木安慰他说:“老陶,制造昨晚上的案子是必要的,侦破方案也沒有错,问題出在你不应该在我和楚天舒谈话的时候跑去报告,让狡滑的楚天舒钻了空子,把杨富贵和耿中天喊來一起讨论,这种情况下,我也不能盲目说服他们同意那个方案,那样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露出破绽,这是大局,你要理解啊,”

    薛金龙听出了大致的意思,帮腔说:“是啊,大县长说得对,那个方案的别有用心也太明显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那么搞,方案不是你们提出來的,”陶玉鸣听到这里,火冒三丈地怒吼道。

    薛金龙说:“老陶,你在大县长和楚天舒谈话的时候弄出那么大动静來,情况就不同了,大县长总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來支持一个有漏洞的方案,所以,只好让你老弟受点委屈了,”

    陶玉鸣听后,又冒火说:“那我现在怎么办,限期破不了案,你们就继续看着我一个人坐蜡挨批评,”

    “小不忍则乱大谋嘛,”薛金龙笑着解释。

    付大木对陶玉鸣说:“老陶,你让周伯通暂时先不要再搞别的动作,到时候需要采取行动时再通知他,关于这几起猥亵抢劫乘客的案子,你要像搞真案子那样,像回事地去破,”

    “不管怎么像回事地破,到头來破不了,他还是要拿我是问哪,”陶玉鸣不等付大木把话说完,插嘴说道。

    付大木似笑非笑地说:“老陶,为什么到头來就一定破不了呢,你应当按他限定的时间,在二十天内一举破获,”

    “老板,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啊,”陶玉鸣不明白,问道:“难道你让我把周伯通的人抓起几个來,”

    “你疯了,谁让你把他的人抓几个了,”付大木说着,用不屑的眼光看了陶玉鸣一眼,说:“你刚才在楚天舒面前不是说,这事摆明了是先锋客运的人干的吗,”

    陶玉鸣瞪着大眼珠子说:“是啊,你们不就是想达到这个目的吗,”

    薛金龙马上明白了付大木的意图,抢着解释说:“老陶,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大县长的意思是,收买一两个替死鬼,坐实就是先锋客运的人干的,二十天的期限到了,这几起案子也就破了,懂了吗,”

    “啊,”陶玉鸣听后不禁惊叫一声:“这样搞不是错上加错吗,这要是露了馅儿,我岂不是死定了,”

    付大木拍了拍陶玉鸣的肩膀,说:“老陶,这事儿以前也沒少干,出过问題吗,沒有,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只能向前不能后退,难道就因为一个限期破案你老陶就害怕了吗,”

    “我害怕,我陶玉鸣怕过谁,”陶玉鸣最经不住别人激将,他听了付大木的最后一句话,立刻痛快地接受了任务:“行了,我马上去办,”

    付大木向陶玉鸣竖起了大拇指,又夸奖了一句:“就是嘛,我知道,老陶从來就不是孬种,”

    陶玉鸣趁机伸手,说:“老板,皇帝也不差饿兵,你还得给我拨点办案经费,”

    付大木爽快地答应了。

    不过,由于楚天舒已经否决了陶玉鸣提出的破案方案,付大木也不好直接以办案经费的名义给公安局拨钱,便让薛金龙拨通财政局长彭宝銮的电话,让他过來一趟。

    在等彭宝銮的过程中,付大木又和陶玉鸣和薛金龙一起对彭宝銮的可靠程度做了一番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可靠程度很低,好几次通知他來议事,他都找借口躲避,估计是心里发虚,想要抽身而退了。

    电话打完,很长一段时间不见彭宝銮过來,付大木愈发加大了对他的疑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彭宝銮走來了,但他來到二楼,他沒有直接往县长办公室走,而是又拐到了另一边,同时左看右看,就好像做贼似的。

    这使付大木非常恼火,更加感到彭宝銮的危险性。

    付大木正要吩咐薛金龙去看看,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彭宝銮像从地下钻出來一样,出现在他们跟前。

    “老彭,你这是干什么,磨磨蹭蹭的,來就來吧,又像个做贼的似的,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说,”陶玉鸣气还沒顺过來,正好拿彭宝銮出气,他怒吼道。

    “我手上有点事,耽误了一会儿,我,我沒有什么呀,”被陶玉鸣一吼,彭宝銮紧张得脸煞白,压低声音解释着,同时偷看着窗外,生怕有人看见。

    陶玉鸣说:“还说沒有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街上的小偷沒什么两样,”

    付大木本來也想说彭宝銮几句,转念一想,现在不是自己发气的时候,怨就怨当初白存礼沒有把彭宝銮这个人看准,到了这个时候,想甩也甩不掉,因为用钱离不开他,他也掌握了不少的秘密。

    于是他强压下气來,让彭宝銮坐下,给他讲道理说:“宝銮,你是财政局长,我是县长,分管财政,我叫你來,或者你來找我,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很正常,有什么可担心的,你越这样,越叫人家起疑心,”

    “是的,是的,大县长,其实,我,我根本沒有别的意思,”彭宝銮点头称是,但不肯承认自己的心理作派有问題。

    薛金龙问他:“你沒别的意思,那为什么几次找你都不來,”

    彭宝銮找借口解释说:“这些天我正在忙着整理帐目,市里已经发了通知,要來搞马兴旺的离任审计,我怕账面上出问題,”

    陶玉鸣说:“马兴旺死都死了,还离任审计个屁呀,”

    彭宝銮说:“陶局长,这是例行审计,不光是审前任的问題,主要是为了确定新领导接手时的状况,”

    付大木觉得眼下沒有功夫跟彭宝銮磨嘴皮,干脆转到正題说:“行了,这些到时候再说吧,你去弄十万块现金过來,”

    “十万,那么多怎么弄呢,”彭宝銮吓得额头上立时出了一片汗珠。

    付大木终于压不住火,很威严地说:“怎么弄还用问我吗,要快,下班之前交给老陶,”

    彭宝銮在地上呆了一会,还是赶快回去想办法了。

    陶玉鸣喜笑颜开地回了公安局,坐等着彭宝銮來给自己送十万块钱。

    付大木喊住薛金龙,问:“金龙,高大全那边有眉目了吗,”

    “有了,”薛金龙说:“他买通了霍启明的司机小吴,小吴告诉他,干部大会的头天晚上,霍启明自己开车去了青原市,应该就是和朱晓芸幽会去了,”

    “这算什么证据,”付大木不满地说:“能拿得到桌面上來吗,”

    薛金龙说:“老板,你别急,高大全顺藤摸瓜,在市里托人帮忙查了当天的监控录像,发现这辆车最后在国际大酒店停了一晚上,高大全查了当天酒店里的住宿登记,发现在霍启明來之前朱晓芸已经订好了房间,”

    “嗯,这还差不多,”付大木满意地点点头,摸出一颗烟來,叼在嘴边,笑道:“金龙,高大全办这种事还是有点头脑和路子的啊,”

    “是的,”薛金龙忙掏出打火机,给付大木点上烟,说:“他正在找人查酒店里的监控录像,只要把朱晓芸和霍启明当天晚上进出酒店的录像资料剪辑下來,就很能说明问題了,”

    付大木兴奋地说:“行吧,你跟他说,搞定了,直接发给杨富贵,”

    这边付大木一伙儿人正忙着,耿中天那边也沒闲着,他从楚天舒办公室出來,一个电话把霍启明召來了。

    自从给楚天舒送去了那盒“茶叶”之后,霍启明总是不断地从耿中天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每次听到新的消息,他都要和老婆激动一番,激动完了,又盼望着新的消息。

    真正让霍启明激动得彻夜难眠的是昨天晚上。

    晚上七点左右,霍启明接到了耿中天的电话,听到了他最想听到的消息。

    霍启明从电话里听到了耿中天“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判断出他可能喝多了酒,一般他喝兴奋了的时候,就喜欢打电话找人扯淡。

    这些当然对于霍启明來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电话中的内容。

    耿中天告诉他,下午他去向楚天舒汇报定编定岗的实施方案,推荐了霍启明为“三合一”之后的负责人,楚天舒很爽快地同意了,只等开常委会讨论通过,你就等着上任吧。

    霍启明激动得几乎话不成句地说:“领导,真是太感谢了……太感谢了,你的大恩大德我终生难忘,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工作,报答领导的关怀,”

    耿中天说:“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