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街谈巷议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七点刚过,田克明就赶到了招待所。

    按照付大木的吩咐,他每天都必须向楚天舒早请示晚汇报,为的是及时掌握楚天舒进入小红楼之后的动向。

    上了小红楼,3008房间的门开着。

    田克明站在门外,听见卫生间里有电动剃须刀的声响,他招呼了一声:“楚书记,早哇,”

    楚天舒答应了一声,收起了剃须刀,从卫生间里走出來,说:“早,田所长吗,进來吧,”

    田克明进了房间,首先下意识地看一眼楚天舒的脸色,当发现他面带倦容时,心下暗暗高兴,但立刻装出一副焦虑的神色说:“楚书记,还习惯吧,昨晚休息得好吗,是不是还有点味道,还需要点什么,”

    “还好,”楚天舒随口答道:“刚换了休息的地方,总有个适应的过程,”

    这时,苏杭过來了。

    刚才还一脸是笑的田克明立即板起脸來,批评道:“书记都起床了,你怎么才过來,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还在睡大觉,”

    苏杭小脸通红,沒做声,赶紧进了房间,收拾好被褥和楚天舒昨晚上换下來的衣物,悄无声息地出了房间。

    楚天舒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田所长,你给小苏准备一个房卡,等我上班去了再來收拾房间,免得不方便,”

    田克明答应了,心里却在发笑,暗道:嘿嘿,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大县长早指示过了,要给你们提供一切可能的方便。

    出门,在小餐厅里用早餐。

    看楚天舒吃得差不多了,田克明凑过來问:“楚书记,吃好了,要不要通知柳主任过來接,”

    “不用了,沒多远,我自己走过去吧,”楚天舒放下筷子,接过田克明递过來的餐巾纸,擦了擦嘴,指了指桌上剩余的食物,说:“以后我一个人就餐,不用搞这么多,浪费了不好,还有,该交多少伙食费,按规定办,”

    田克明点头哈腰地答应了,将楚天舒送出了招待所的大门,转身进了办公室,给县办主任薛金龙打电话汇报。

    歇息了一夜的南岭县县城,有一种天高气爽、容光焕发的神韵,虽说房屋都是低矮的,街道狭窄,但是在清晨朝阳的照耀下,错错落落,曲曲幽幽,倒也能给人以古朴雅静的感受。

    临近十字街心的几家卖早点的门店早开了门,在街边上点起炉灶,一缕缕烟气从狭窄的街上升起。

    楚天舒走在街上,看着过往的行人和街边的摊铺,恍若回到了少年时期的望城县城,不禁多了几分熟悉与亲切。

    随着太阳的慢慢升高,街上的人慢慢地多了起來。

    从招待所到县委大院,大约有两三百米的距离。

    临近上班时间,街道上聚满了人。

    有骑着自行车驮着孩子上学的年轻人,有提着篮子买菜买早点的大妈大嫂,有行色匆匆低头昂首的上班族,还有提着鸟笼悠闲自在的老头儿。

    更多的则是坐在摊点上边吃早餐边谈天说地的普通居民,他们吃油条吃麻团吃包子,喝豆浆喝米酒喝稀粥。

    不过,只要稍加注意就会发现,聚在这条街上的人,都时不时地朝招待所的方向看,好像都在企盼着一个人物的出现。

    当时钟指向七点四十左右,机关干部们或骑车或步行匆匆穿街而过陆续进入县委大院的时候,人们翘首企盼的人终于出现了。

    谁呀,当然是新任县委书记楚天舒。

    满街上的眼睛一瞬间唰地全朝北看去。

    昨天上午,县委大院门前炸响了两挂长鞭,向县城的人们宣告市里派來的新任县委书记到了。

    南岭县的老百姓们对于谁來当县委书记本沒有多大的兴趣,对于官场的争斗更是不甚了了。

    但是,披麻戴孝的两个小伙子放鞭欢迎,大县长和公安局长带着黑纱前來迎接,见面会上要和大家同归于尽的讲话,中午就餐时高调拒绝了众人整酒的提议,县城里最妖媚的女人成了他的跟班,泰然若素地坐进了死鬼马兴旺留下的办公室……

    等等这一切,极大地激发了广大民众的好奇心,大家都想见识一下,这新來的县委书记到底是怎样一个不信邪不怕死的愣头青。

    我们再來看看南岭县里的人在楚天舒出现在街上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情态。

    毫不夸张地说,满街上的人,不分男女老少,都中断了一切原有的话題,都停止了一切的举动,屏声静气地看着他从招待所走來。

    走路的停止了脚步,谈话的闭上了嘴巴,吃油条的叼着油条忘记了咀嚼,喝豆浆的豆浆不记得吞咽,甚至连笼里的小鸟和路边的小狗都停止了活蹦乱跳和乱嗅乱窜,也在那里东张西望,仿佛也随着人群向大步走來的楚天舒行着注目礼。

    楚天舒走在街道上,脸上带着微笑,眼睛不时扫视一下周边,沉稳大方,不紧不慢,不慌不忙。

    当楚天舒走进县委大院,消失在转往北楼的拐弯处之后,街里立刻掀起一阵骚动。

    人们好像忽然间醒过來似的,争相议论起來。

    几个大妈大嫂们拎着篮子靠在了树边叽叽喳喳。

    “啧啧,好年轻啊,”

    “是啊,和你家二小子差不多吧,”

    “长得倒也体面,唉,可惜了,”

    “可惜啥,未必你想招他做你家的上门女婿,”

    “我家姑娘哪有这好命,”

    “嘿嘿,人家身边有个妖精,估计也不会看上你家姑娘,”

    “呸,那个妖精是白虎,哪个男人沾上都要倒霉的,”

    “你看见了的,”

    “当然,她从外面上学回來,带着她姐姐去了澡堂,哇,那个地方白白的,什么都沒有,不是白虎是什么,”

    “怪不得,听说前几任书记都跟她有一腿,活该要倒霉,”

    女人们呸呸吐了几口,各自散去。

    ……

    几个老少爷们坐在早点摊上议论纷纷。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估计他也呆不长,”

    “未必吧,这么年轻就当了书记,后台肯定很硬,”

    “我听说,他不仅后台硬,鸡*巴也硬,一來就敢和柳青烟打得火热,”

    “草,他不知道这妖精是个白虎”

    “别瞎说,让陶酒鬼听见,有你的好果子吃,”

    “怕什么,又不是我动了他的小姨子,”

    “也是,陶酒鬼这么多年都沒上手,真被他弄跑了,非跟他玩命不可,”

    “见了漂亮女人就沒了魂儿,这也不是什么好鸟,”

    “就是,后台硬有个屁用,薛半仙看过了,书记办公室的风水不好,谁來了也坐不住,”

    “薛半仙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嘿嘿,我也是听说的,”

    “他只要沾上了白虎,早晚要倒霉,”

    “那是肯定的,南岭县的书记哪个沒跟白虎妖精闹出点事儿來,只怕呀,他比那个姓马的还要惨,”

    “是啊,南岭县坏就坏在这个女人身上,”

    一个青皮小伙子突然说:“麻痹的,要是能跟她睡一夜,倒多大霉老子也认了,”

    满街里一阵哄笑。

    ……

    几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挤在一起低声议论。

    “市里真是的,派这么个年轻人下來,能放得下心哪,”

    “反正一个烂摊子,谁來还不是一样,”

    “市里敢把他派來,或许有两把刷子,”

    “是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像有点胆量,敢在会上不指名地叫板呢,”

    “对呀,听我外甥女说,昨天中午那么多人劝,他就是不肯整酒,”

    “真的,要有这份胆子,可能还有点希望,”

    “有个屁希望,强龙不压地头蛇,斗不过老虎,最后还不是要被老虎吃了,”

    “就是,办公室的风水好不好这个我不懂,但是,他身边安排的还是那个白虎女人,估计早晚要被拖下水,卷铺盖滚蛋,”

    “算了,算了,管他谁滚蛋,我们犯不着咸吃萝卜淡操心,”

    “对对,能按月开工资就谢天谢地了,”

    “这么折腾下去,南岭县的穷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少说两句吧,当官的能过,我们也能过,”

    “是啊,是啊,快吃快吃,要不迟到了,”

    “怕个鸟毛,谁沒迟到过,”

    话虽这么说,几个人还是喝完了豆浆,抹抹嘴,啃着油条往县委大院走去。

    ……

    在这些议论纷纷的人群中,有一个穿着便衣埋头喝豆浆的杜雨菲。

    楚天舒进了院子,拐弯朝北楼走去。

    上班的时间,院子里人來人往。

    这要是在其他的地方,看见了县里的一把手,一定会有很多的人主动靠过來问候打招呼。

    南岭县却截然相反,不仅沒有人上前搭讪,反而是走在前面的加快了脚步,走在后面的放慢了脚步,尽量避免与楚天舒打照面,因为楚天舒还沒有在公开场合跟大家见面,大家即使认识这是新來的书记,也装着不认识。

    楚天舒见状,心情特别的沉重。

    这绝对不是大家真心不愿意和领导接近,而是在南北大楼的窗户后面,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眼睛在注视着大院里的一举一动,谁也不敢当这个出头鸟啊。

    由此可见,那些暗中的势力是多么的强大,又是多么的阴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