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求助遭拒

    越是小地方,地方保护主义越是盛行。

    某些地区的假冒伪劣泛滥成灾,某些地区的无烟工业发达猖獗,很多时候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当地政府不可能一无所知,很大程度上就是政府官员们打着经济发展的幌子,与这些社会丑恶现象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了。

    就拿今天这事儿來说,假如楚天舒等人大张旗鼓地到当地报案救人,很有可能的结果是,人影子沒见着不说,往后的线索也都中断了。

    现在只是不清楚,这俩孩子有沒有这么快就被洗脑了,真要被洗了,他们本人不配合,救起來就太费周折了。

    “那怎么办,哥,你倒说句话呀,”宁馨听了,急得又站了起來,在地上直跳脚。

    冷天赐也眼巴巴地看着楚天舒。

    楚天舒沉吟了片刻,突然起身,说:“走,我们连夜赶往鳌头镇,”

    此话一出,先把冷天赐吓了一跳:“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又不是龙潭虎穴,怕什么,”宁馨可來了精神,好久沒有出去闯祸了,心里还怪痒痒的。

    冷天赐这时才反应过來,人家可是部队上的人,还能怕了一个传销团伙,他好心好意地建议说:“你们要去,得多带点人手,最好把枪也带上,”

    楚天舒说:“这个不用你管,你明天早上记得把钱打过去就行了,”

    冷天赐叫道:“什么,还要打钱啊,”

    “我哥叫你打你就打,哪那么啰嗦,”宁馨刚才被冷天赐好一顿奚落,这会儿抓住了机会也不给他好脸色,她沒好气地说:“先要稳住他们,你懂不懂,”

    “好吧,我听你哥的,”说完,冷天赐又可怜巴巴地恳求道:“兄弟,老哥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去了也帮着把我家小兔崽子也带回來,老子还指望他把这点生意接着做下去呢,”

    楚天舒点了点头,和宁馨一起站了起來,冷天赐忙招呼道:“老板娘,买单,”

    小老板娘接了钱,傻乎乎看着这三个人出了店子,后來加的两个菜可一口都沒动啊,她楞了一会儿,马上屁颠屁颠地把红烧猪蹄和剁椒斩蛋端进了厨房,用保鲜膜包好放进了冰箱,等着明天有客人点的话,她又可以再卖一次。

    东南省与江海省毗邻,新荷市地处三省交界的位置,离青原大概五、六百公里的样子。

    临出发之前,楚天舒打开了后备箱,把冷雪留下來的那些装备翻了出來,有夜视望远镜、强光手电筒、救生绳、急救包、登山鞋、运动服等等,还有那把锯短的麻醉枪,只可惜,军用匕首被冷雪带走了。

    整理这些装备的时候,楚天舒忍不住就自言自语:“要是冷雪在就好了,”

    旁边的宁馨听了,不乐意地说:“哥,冷雪姐姐不在,不是还有你妹妹吗,”

    楚天舒笑话她道:“呵呵,傻妹妹,你的身手能和冷雪比吗,”

    宁馨用食指指着太阳穴说:“我承认我的打斗能力沒有冷雪姐姐强,但是,我认为我可以用我的智慧和勇敢來弥补,”

    “行,有志气,”楚天舒向宁馨竖起了大拇指。

    宁馨得意了一挤鼻子,拉开车门上了车。

    路上,楚天舒把自己的设想告诉了宁馨。

    按照他的计划,将由宁馨装扮成上当受骗來加盟传销队伍的幼稚女孩,只要能混进去就一定会遇到黎萌,然后想办法告诉外面的楚天舒她们所在的位置,由楚天舒再來实施营救。

    听了楚天舒的这个计划,宁馨显得极其的兴奋,她的表现遭到了楚天舒的批评,他说,你不能这么兴奋,你是与家里人或者男朋友发生了争执赌气跑出來的,应该情绪低落,犹疑不定,要像你这么跃跃欲试的,肯定会被他们看出破绽。

    宁馨吐了吐舌头,嘴巴上却说,现在不是还沒有开始吗,正式开始了,我会进入角色的。

    楚天舒沒再多说什么,紧接着和宁馨商量了其中的一些细节,重点推敲了混进去的时候该怎么组织说辞。

    商量得差不多了,楚天舒是给黎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已经与黎萌联系上了,冷锋和她在江海省的新荷市,自己和宁馨正在赶往新荷的路上,不过,他沒敢说黎萌落入了传销陷阱的事。

    黎明在医院里值夜班,听说楚天舒与黎萌通过了电话,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祝鹤与祝庸之。

    祝鹤陪着祝庸之在家里等消息,关于黎萌今后的教育问題,父女俩充分交流了意见,祝鹤已经在着手联系临江市另一所重点中学,等着把黎萌找回來之后就让她转学,换了个学习环境,肯定对缓解黎萌的心理压力大有好处。

    楚天舒给黎明打完电话,又让宁馨给马力打电话,问他能不能带人來新荷接应一下。

    要是在平时,宁馨一个电话,马力肯定拉起队伍就出发了。

    可真不凑巧,马力正好带队在临近江海省的青莲江沿线组织防汛抗洪,听宁馨说要他带人去新荷市,哪里敢答应,和平年代,防汛抗洪就是部队的战斗任务,作为指挥人员擅离职守,那可是违抗军令的大事。

    宁馨嘲讽道:“马力,你个胆小鬼,出了事我替你担着,”

    马力叫苦道:“公主,这事儿你担不起,你就是骂死我也不敢去啊,”

    宁馨咬牙切齿地说:“那好吧,小马哥,你就等着我被人打死吧,”

    马力一听,急了:“哎哎,公主,你上新荷干吗去,”

    “我两名同学被传销团伙骗到新荷去了,我要去解救她们,”宁馨说着,又将了马力一军:“小马哥,这种见义勇为的事,你说,公主我该不该做,”

    “该,该,太应该了,”马力知道宁馨的脾气,这丫头敢说敢干,拦是拦不住的,他说:“公主,你可以为自己是女侠,你可以报警啊,”

    宁馨鄙夷道:“切,要是报警能解决问題,我找你小马哥干什么,”

    马力犹豫起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宁馨半是撒娇半是威胁道:“小马哥,你爱來不來,反正我们是打着你的旗号出來的,”

    “我们,”马力问:“公主,你和谁在一起,”

    宁馨说:“我哥呀,”

    马力一惊:“楚天舒,”

    “对呀,”宁馨骄傲地说:“我哥比你有正义感吧,哼,亏你还是个革命军人,”

    马力忙说:“让你哥接电话,”

    “他在开车,你等会儿,”宁馨把手机递给了楚天舒。

    楚天舒踩了刹车,将车速降下來,接过手机说:“小马哥,我和宁馨正在赶往新荷的路上,”

    马力问:“你们要干什么,”

    楚天舒答:“救人,”

    两个男人的对话十分干脆利落。

    马力叫道:“楚天舒,你要逞英雄我沒意见,你为什么要拉上宁馨,”

    楚天舒说:“马力,不是我拉她來的,是她本來就跟我在一起,”

    马力问:“你想让她做什么,”

    楚天舒说:“卧底,”

    马力大吼:“你……太不负责任了,她才十九岁,你知道吗,”

    楚天舒无力地说:“她自己愿意的,”

    “狗屁,”马力爆出了粗口:“她太喜欢你了,你知道吗,你让他干什么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那你自己和她谈吧,”楚天舒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把手机还给了宁馨。

    宁馨也大概听出了两位大哥在电话里的争执,她接过电话,大声地说:“马力,我自己愿意的,和我哥无关,你要愿意帮我们一把你就來,不愿意我们也不求你,”

    “宁馨……”不等马力再说话,宁馨不假思索地挂断了电话。

    马力再拨打过來,宁馨呆呆地看着闪烁的屏幕,既不挂断也不接听。

    再拨,再拨,再拨……

    拨打了十几次之后,马力最后只得放弃了。

    一颗泪珠滴落在手机屏幕上,宁馨连忙伸手抹去了。

    楚天舒心里很难受,低沉地说:“宁馨,我太自私了,我不该让你來冒险,”

    宁馨噙着泪说:“哥,你跟祝教授说过,你去找黎萌是出于你的良知,不是为了别的,对吧,”

    楚天舒点头。

    宁馨问道:“难道我就沒有良知吗,”

    “可……”

    “别说了,哥,我既然已经來了,就不会退缩,”

    楚天舒突然感觉眼前一片雾蒙蒙地,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擦拭车窗玻璃,才发现这一片雾气來自他的眼睛。

    一路再无话。

    楚天舒开的凌云志经过精心的改装,各项性能完全可以和国外进口的高档轿车相媲美。

    夜间行车,路上还算畅通,不用担心路上流动测速车,只要根据车上安装的电子狗提示躲开固定的测速摄像头,一路开到140码是轻轻松松的事,原本需要五个小时的路程,楚天舒只用了不到四个小时。

    不到十二点,驶出高速,很快就进入了新荷市。

    尽管是夏天,但新荷的街头却比楚天舒想象的要冷清寂寥。

    小城市终归是小城市,经济实力再强,人们长期形成的生活习惯改变不了。

    进入城区,楚天舒绕到了新荷火车站,将车开进了火车站右侧新荷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这是考虑到凌云志是青原牌照,停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相对隐蔽一些,同时,火车站是一个明显的地标,把黎萌救出來之后,可以比较方便地找到停车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