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重要讲话

    郭鸿泽拿上这两份材料,穿过长长的走廊,敲响了朱敏文办公室的门。

    两位书记的办公室在同一层楼,却分得很开,郭鸿泽在西头,朱敏文在东头。

    办公室这么安排,完全是出于工作的需要,下面的人常來市委汇报工作,有的是來找书记,有的是來找副书记,两间办公室离得远一点儿,可以让下面的人避免许多忌讳,领导也落个方便。

    不知内情的人,都以为郭鸿泽与朱敏文的关系非常亲密。

    其实不然,朱敏文在青原为官多年,历來以人缘好而著称,对谁都是一团和气,不过分亲密谁,也不会有意去疏远谁,他也批评人,但很讲究策略性,不像别的领导那样,出口就是教训,话说得非常难听。

    例如,某某某,你怎么搞的,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连这个都不懂,或者说,你这个领导是怎么当的,这么点事都干不好,你还能干什么,或者说,你必须给我怎么怎么样,干不干得了,干不了的话,你就别干了。

    朱敏文从來不这么盛气凌人,他要批评人,总是先指出來,这件事你要怎么怎么处理了,效果是不是会更好些,听的人频频点头,挨了批评也是心悦诚服。

    这么一來,副手们就有一些议论。

    唐逸夫等强硬派就背地里要说他太软,该硬的时候不硬,该明确的态度不明确,只会和稀泥。

    伊海涛的看法则相反,不知道是书生气太足了还是怕传出去得罪朱敏文,他说,作为全市的一把手,不能太冲动,就应该像朱书记这样,善于搞好各方面的平衡,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这是最好的领导艺术。

    郭鸿泽基本倾向于伊海涛的看法,但他还是觉得朱敏文过分软了些,讲稳定求和谐是对的,但过分强调平衡就会丧失应有的原则与立场,尤其在对待市长人选这样的大事还含含糊糊,到头來搞得伊海涛缩手缩脚,唐逸夫蠢蠢欲动,导致了许多本本不该会有的矛盾都产生了。

    不过,朱敏文在处理“警匪勾结”的舆情控制上,郭鸿泽看到了他强硬的一面,才发现朱敏文属于太极高手,谦和甚至软弱那仅仅是外表,他的骨子里有一种看不见底的气场,那是别人不可侵犯的权力和威严,谁要是触到了,那气场中发出的内力就会犀利无比。

    很显然,伊海涛在南延平面前抢了朱敏文的风头,但是,朱敏文沒有任何不满的表示,在之后贯彻落实南书记讲话精神的书记办公会上,朱敏文还对伊海涛的表现提出了表扬,让与会的其他人几乎一点儿也看不出來他心里有过不爽。

    郭鸿泽在朱敏文的办公室谈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林登山过來提醒要出发去党校了才空着手出來了。

    太阳热辣辣地当空照着,天上的云朵和街边的树叶都一动不动。

    伊海涛带着楚天舒冒着酷暑在红星街检查道路拓宽施工进展情况。

    红星街是青原市最古老的街道之一,是连接主城区和高速出口的咽喉要道,也是进入沿江大道的必经之路。

    近年來,红星街道路拓宽工程多次提上市政建设的议事日程,但由于居民拆迁安置方面存在很大的困难,一直未能实施。

    这一次,为了配合沿江商贸圈建设,市里终于下定决心,本着谁安置谁受益的原则,正式启动了红星街的道路拓宽施工,但过程中的组织协调工作难度相当大,施工屡屡受阻,进度很不理想,伊海涛不得不多次带队开展现场办公。

    街道两旁的高大法国梧桐已被砍去,几台破碎机正在逼仄的路面上钻孔,钢筋混凝土的碎块遍地可见,昔日那个浓荫蔽日的清凉老街成为了过去,只剩下围挡在施工围栏后面的残砖剩瓦。

    伊海涛沿着红星街一路走过,不时抬手指着街道两边,边走边说着些什么,北湖区的领导和市政公司的头头跟在他的身后,不停地点头,嘴里喏喏有声,偶尔会有一两个年轻人抢着跑到前面,举着照相机或摄像机拍下现场办公的镜头。

    附近还沒有拆迁的居民在围观,有人掏出纸巾在擦脸,有人抬头望着天上咒骂:“他奶奶的,这都下午四点多了,还这么大的太阳,是要热死人哪,”

    楚天舒跟随在人群中,脸上冒着油汗,身上的衬衣几乎湿透了。

    突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掏出來一看,是苏幽雨打过來的。

    “领导,不好了,”又是慌里慌张的口气,这个习惯苏幽雨怎么也改不掉。

    楚天舒走出人群,问道:“小苏,又怎么了,”

    苏幽雨说:“我的邮箱出毛病了,”

    楚天舒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邮箱出毛病了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用得着大惊小怪地的吗,他不耐烦地说:“小苏,我正陪着领导呢,沒别的事我挂了,”

    “等等,”沒回都是这样,等到楚天舒发了火,苏幽雨才能镇静下來,“领导,你上次你发给我的材料不见了,”

    “哪个材料,”

    “就是汇报材料和汇总材料,都不见了,”

    平时在家的时候,需要整理文字资料,楚天舒一般都是把苏幽雨喊过來,基本上不会给她邮箱发资料,现在苏幽雨所说的汇报材料和汇总资料,只能是南延平视察之前楚天舒从临江给她发的资料。

    楚天舒说:“小苏,你好好找找,是不是你下载之后就删除了,”

    苏幽雨连忙说:“沒有,当时时间紧迫,我下载之后就赶紧打印出來给领导们送过去了,”

    楚天舒看了一眼,伊海涛带着队伍已经走远了,他紧赶了几步,跟在了人群的后面,一边走一边问道:“那你什么意思,”

    苏幽雨说:“我……我怀疑有人动了我的邮箱,”

    楚天舒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愣了一下,问道:“别的数据在不在,”

    苏幽雨说:“在,其他的都在,独独就那两份资料丢了,”

    “好,我知道了,”楚天舒想了想,说:“我有备份,你用不着紧张,该干啥干啥,别大惊小怪的,”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再回到人群中,楚天舒心里就有点不踏实,谁会那么无聊要去动苏幽雨的邮箱呢,市政府网站还沒被黑客侵入过,难道还会有人窜到党政机关的oa办公系统里來捣乱。

    不对,要是有人捣乱,为什么独独把两份资料搞不见了,这其中有名堂。

    想到这,楚天舒的汗水更是像水一样往下淌。

    那天晚上,楚天舒根本沒有想太多,两份资料写完了就直接发到了苏幽雨的邮箱,现在想起來却有点后怕,如果有人别有用心,把这两份材料交到了朱敏文的手上,都用不着添油加醋,这几乎就是古时候欺君罔上的死罪啊。

    现场看完了,一行人回到了北湖区的办公楼,伊海涛召集开了一个协调推进会,重点敲定了红星街道路拓宽改造的时间进度表。

    楚天舒心事重重,只是机械地记录着伊海涛的讲话,一种不祥的预感正一点点地往上涌。

    五点半左右,会议结束了。

    北湖区的书记和区长盛情挽留伊海涛留下來共进晚餐。

    伊海涛很爽快地就同意了,他非常清楚,将來选举市长,还得靠各区县的这些基层领导给他投票,笼络住了一个区委书记,可能就拉住了一小圈子人,在关键时刻,一张票都能决定命运,更莫说一小圈子人的选票了。

    等待的时间,伊海涛和区委书记和区长说着闲话,快到六点的时候,楚天舒收到了向晚晴的一条短信:“天舒,注意收看晚上的青原新闻,”

    本地新闻安排在央视的新闻联播之前,只要有可能,楚天舒一般都会瞄一眼,倒不是他需要关心青原的政治大事,因为这些所谓的政治大事有的他提前就知道,有的他也是参乎者,有的第二天就能看到简报。

    说起來有点好笑,楚天舒关注本地新闻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他自己的光辉形象会以什么形式出现在荧屏之上。

    这个时间应该是向晚晴最忙的时候,她要准备新闻联播之后她所主持的“第一现场”栏目的节目,如果不是有特别的意图,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发这么一条短信,楚天舒忍不住问了一句:“有什么重大消息,”

    向晚晴很快回复:“朱书记有重要讲话,”

    楚天舒咧咧嘴笑了。

    青原市每天发生的重大新闻不多,除了像南延平考察调研之类的大事之外,寻常的日子,青原新闻的主播一开口,基本上都是青原市委书记朱敏文今天出席了什么会议,到哪里检查指导工作,最后千篇一律要提到朱书记的重要讲话。

    楚天舒想了一下,朱敏文今天最重要的安排就是出席党校宣传干部培训班的开班仪式,所谓的重要讲话只不过就是宣传部副部长舒一凡提前给他拟好的讲话稿。

    楚天舒略带开玩笑的口气回复道:“好吧,我一定认真学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