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突然提议

    常胜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让自己冷静下來,然后笑呵呵地说:“伊市长,我是这么考虑的,高大全同志可以放到南岭县去锻炼一段时间,职务嘛,正好县计生委有个副主任的空缺,”

    伊海涛可以同意不动高大全的级别,但是把高大全从市府办公厅赶出去,这是必然的,否则就不足以体现出对他的惩戒。

    把高大全放到南岭县去,对他这个一直在市府机关混的人來说已经是不小的打击了,还被安排到如今县乡最困难的计生工作岗位上,常胜利这一招够阴够狠的。

    这也可以理解为,这是常胜利在变相地表明态度,他不跟唐逸夫。

    “嗯,你这个意见可以考虑,”伊海涛依然未动声色。

    常胜利停顿了一下,又说:“我还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讲,”

    说这种话都仅仅是一种礼貌,伊海涛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常胜利说:“伊市长,考虑到市府办公厅目前人员的实际状况,我建议增配一名副主任,”

    “这个我同意,也非常有必要,”伊海涛虽然名义上不叫主持政府工作,但是从职责分工上來讲:他对市府办公厅的干部调整还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他紧接着问道:“胜利,组织部门有具体的人选吗,”

    “嘿嘿,人选是现成的,”常胜利看了看通往秘书办公室的侧门。

    伊海涛心里暗喜,常胜利在压力之下终于明确了态度,不过,他并沒有把这种喜悦流露出來,而是说:“胜利,组织部门对于干部的选拔任用有专门的考核程序,市府方面不会过多的参与更不会干预,你们可以按照组织程序推荐人选,”

    常胜利说:“好,我们一定会严格按组织程序办事的,”

    对于常胜利的这个表态,伊海涛是十分满意的。

    增配一名办公厅的副主任,如果现在开始走组织测评和考核程序,最快估计也要半个月,而楚天舒是上一次拟提拔任用的人员,已经走过组织程序,只是因为绯闻事件被暂时搁置了下來,如果有动议的话,只要在常委会上通过一下就ok了。

    该谈的都谈了,常胜利告辞了。

    伊海涛将常胜利送到了门口,握手之后,吩咐楚天舒送一下常部长。

    楚天舒将常胜利送到了电梯口,抢先按了下行键,一直等到电梯门关上了,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伊海涛拨通了唐逸夫办公室的电话,说:“逸夫,我是海涛,我同意你的意见,年轻人要给他们机会,小高、小楚他们都一样……”

    下午两点半,伊海涛去参加书记办公会。

    书记办公会原本就不能算是正式会议,只是议事会议,所以,也不能说谁有出席资格谁只有列席资格。

    尤其像现在这种情况,政府一把手一般是兼职市委副书记的,但是市长沒有确定下來,就缺了一名兼职副书记,故此,名义上能出席书记办公会的只有书记朱敏文和副书记郭鸿泽两人。

    很显然,两个人开不了会,只能算是碰头。

    好在书记办公会也不是一个决议会,真正的决议,需要在常委会形成。

    正因为书记办公会属于临时性会议,既可以由书记提议临时召集,也可以由某位常委向书记提议,再由书记召集,所以列席会议的人员,便由书记指名,议題也具有临时性,通常是一事一议,可以务实,也可以务虚。

    考虑到目前的实际情况,朱敏文干脆将书记办公会的规模扩大,他和郭鸿泽是当然的出席者,伊海涛和唐逸夫也成了固定的参加人员,再需要参与的,就由朱敏文來指定。

    书记会还有一点不同于常委会。

    常委会是正式会议,参加的人多,常委们如果沒有足够重大的理由,是不能缺席的,除非极少数特殊情况召开临时常委会,一般都是以例会的形式召开。

    既然是例会,时间不可能太长,所以,每次常委会,都由市委办公厅详细列出所议事项,提前将议題以及开会时间通知常委们,以便有足够的酝酿时间,也便于担任县区主要领导的常委安排好手头上的工作。

    这次书记办公会的议題,名义上是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文件要求,各级政府和机关单位在明年两会召开之前,开展自公务员人事制度改革以來的第一次复查、审定机关单位公务员编制数工作,将“定岗定编”落到实处。

    因为目前还处于学习动员阶段,因此,本次书记办公会就属于务虚的性质。

    由于涉及到机关的“定岗定编”工作,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常胜利、市委秘书长金坐佳和市府副秘书长黄如山被指名列席会议。

    “定岗定编”工作太复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的,但本质上还是一次利益大调整,一方面,要通过这次“定岗定编”解决许多无编、临时人员的编制问題;另一方面,对于一些无足轻重的单位,要取消一部分编制数。

    收到文件后,整个青原市的机关单位从上到下轰动了一阵。

    在政府机构或其他职能部门,因为编制限制,临时工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一般说來,机关单位的临时工有两种,一种是领导配偶或亲属;一种是属于本单位的机动岗位,有些实际工作很需要固定人手,但纳入正式编制又太浪费,一般就以临时工的形式招聘了。

    表面说是定编,实际上是有选择地增编、减编,对于每一个机关单位而言,包括市委市政府内部,当然是希望有增无减,编制越多越好,重新“定岗定编”,许多单位就能趁机解决部分临时工的编制问題。

    可是,为了体现改革的成效,体现政府的高效务实,正式上报的编制数一定是有减无增的。

    朱敏文介绍了此次人事改革的由來和意义,最后,他说:“延平书记和明松省长都明确指示,全省政府机构将推行大部制,原则是把一些类似的市属局合并,进一步减员、分流,着力解决政府机关单位机构臃肿,效率低下的问題,”

    这个改革政策,与放宽市长候选人学历和年龄条件有异曲同工之妙,省委书记南延平和省长乔明松都希望把干部人事工作这一潭死水搅活,以最大程度地挖掘和发现人才,从各自的方面促进领导人员和机关工作人员转变工作作风,做出更大的业绩。

    按照分工,召集政府工作的伊海涛自然是牵头负责人。

    但是,这对他而言,实在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他心里很清楚,人事改革是所有行政工作中最难处理的一块,如果这个时候拿下面的市属局开刀,就等于在自己头上也放了一把刀子。

    实行大部制,说穿了就是两个局级单位合并,那么,肯定会有人的乌纱帽难保,得罪的人多了,难说在人大会上的投票不会有变数。

    所以,伊海涛便提议说:“鉴于我市目前的实际情况,此项工作最好能在两会后正式实施,”

    对此,唐逸夫、郭鸿泽当然不会表态。

    常胜利、金坐佳、黄如山更沒有资格表态。

    伊海涛当前的身份的确也有些尴尬,今天本來就是学习动员性质的务虚会,所以朱敏文也沒有太过坚持,只说会通过一定的途径向省委省政府领导反映青原市的实际情况,最后由省委省政府定夺。

    会议开到这里,基本上就算结束了。

    按照例行程序,朱敏文便询问大家还有沒有要拿到会上议一议的事项。

    唐逸夫就说:“今天会议的主題是人事改革工作,我有一个提议,看合不合适啊,前一段时间,市府办公厅的人员变动挺大,为了工作方便起见,也为了避免今后被动,是不是在‘定岗定编’工作正式启动之前将相关人员调整到位,”

    这个提议应该并不违背今天的会议主題,而且理由也很恰当。

    现在市府办公厅的情况是有岗位未确定人员,如果等到“定岗定编”工作启动之后,再來增加市府办公厅的人员和编制,肯定会遭到被精简部门和人员的非议。

    这个提议得到了召集政府工作的常务副市长伊海涛的赞成。

    郭鸿泽是不愿意的,他不好出面反对,就问列席会议的常胜利,这个时候调整是否符合组织工作程序,其目的就是想利用组织程序來设置障碍。

    常胜利却说:“由于客观原因,市府办公厅的人事调整未能及时开展,对办公厅的工作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主要责任在我,我向各位领导检讨,”

    黄如山也说:“登山同志和少磊同志走了之后,办公厅缺了两位副主任,我一个人主持几个方面的工作,确实有点力不从心,而且,综合一处暂时还沒有处长,综合二处的副处长高大全也不太适合在市府办公厅工作,我个人觉得,调整比不调整更有利于市府办公厅的工作,”

    郭鸿泽就去看市委秘书长金坐佳。

    但是金坐佳装着沒看见,一言不发,他沒有理由也不应该对市府工作指手画脚,更不愿意为了郭鸿泽的利益去同时得罪伊海涛和唐逸夫。

    郭鸿泽只得去看朱敏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