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莽汉寻仇

    好汉不吃眼前亏。

    “是吗,”卫世杰瞟了一眼正在整理衣服的颜婕妤,说:“误会了,对不起,颜小姐,”

    孔二狗目露寒光,轻声道:“卫老板,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

    “请问,你们想要怎样,”卫世杰故意提高了声音,想要引起外面的注意。

    孔二狗伸出手,往下压了压,说:“卫老板,别喊了,真把人喊來了,你一样沒好果子吃,”

    “那好吧,你划个道,”卫世杰使出拖延的战术,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公了还是私了,”

    “私了,”

    “好,卫老板真是痛快人,”孔二狗拍着巴掌站了起來,笑眯眯地说:“明天晚上,国际饭店菊花厅,邀请我家老板和公子做个见证,卫老板跪下來向颜小姐赔个礼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靠,这哪里是向颜婕妤赔礼道歉,简直就是向擎天置业低头认罪,而且可以肯定,到时候出面作见证的,绝对不会是一个秦达明,而会是青原商界各种头面人物。

    杀人不过头点地。

    这种耻辱卫世杰当然不肯接受。

    “免谈,”卫世杰立即拒绝了。

    “好,卫老板,你有种,”孔二狗脸上的笑容霎时不见了,换上了一副阴沉的面孔,冷冷地说:“那我也沒什么好说的,按照道上的规矩,你哪只手动了颜小姐,你给一个交代吧,”

    所谓道上的规矩,那就是哪只手动了别人的女人,就该废了哪只手。

    卫世杰假装听不懂孔二狗的意思,眼巴巴地看着他,身上却冒出了冷汗。

    见卫世杰半晌沒动静,孔二狗侧头向一旁的精壮汉子吩咐了一句:“强子,看來卫老板的胆子小,要不,你帮他一把吧,”

    卫世杰脸色铁青,缓缓后退,一只手在茶几上抓了个玻璃烟灰缸,高举着怒骂道:“乌龟王八蛋,你们來吧,”

    “狗日的,还想顽抗,”精壮汉子怒喝一声,欺身上前,抢过了卫世杰手里的烟灰缸,将他的手按在了茶几之上,抬手就要往下砸。

    卫世杰咬着牙,绝望地把眼睛一闭。

    正在这危急时刻,门口响起了一声断喝:“住手,”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看了过來,楚天舒虎视眈眈地站在了门口。

    卫世杰心头一喜。

    精壮汉子举着烟灰缸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孔二狗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怎么也在这。

    楚天舒在足艺馆坐等卫世杰不來,右等卫世杰不到,心里一阵发毛,便让足艺馆的值班经理去打探一下。

    卫世杰是“水上人家”的vip客户,平常在足艺馆活动居多,足浴经理也不敢怠慢,便亲自去洗浴中心打探。

    洗浴中心的当班经理听了,脸色都吓白了,她朝v18号按摩房努努嘴,低声说:“好像闹出事來了,”

    足浴经理问:“怎么沒人管呢,”

    洗浴经理就说:“保安队袁队长有话,不让管,”

    足浴经理慌慌张张就回來了,告诉楚天舒,说卫老板在洗浴中心的v18号房,好像闹出事來了。

    楚天舒太了解卫世杰了,知道他喝多了酒,闹出点沾花惹草的事來非常的正常,于是,他迈开步子急匆匆的上楼,來到洗浴中心的v18号房,正赶上精壮汉子要砸卫世杰的手,连忙大声喝止住。

    楚天舒走上前,夺下了精壮汉子的烟灰缸,挡在卫世杰身前,拱手对孔二狗说:“二哥,我兄弟喝多了酒,如有得罪之处,我代他向你赔罪,”

    “呵呵,原來是楚老弟,失敬失敬,”孔二狗扶了扶眼镜,强作镇静地说。

    精壮汉子见來人与孔二狗认识,扭了扭脖子,退到了一旁。

    “怎么回事,”楚天舒既是问卫世杰,也是问孔二狗。

    孔二狗一指缩在一边抽泣的颜婕妤,说:“你兄弟企图强奸我们公司的美女,被我们当场拿住了,”

    楚天舒沒理会孔二狗,而是盯住了颜婕妤,问道:“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儿,”

    颜婕妤抬头,看到了一双清澈自信的眼睛,心里不由得有些慌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楚天舒又说:“姑娘,这种地方不是你该來的,一旦黑了,就再也漂不白了,”

    楚天舒与颜婕妤对话的时候,孔二狗与精壮汉子也在耳语。

    精壮汉子低声问道:“二哥,他是什么人,”

    “他就是害死你哥的罪魁祸首,”孔二狗捅了捅精壮汉子的腰,低声说:“也就是我跟你常提起的那个楚天舒,”

    你道精壮汉子为何许人也。

    他就是流窜作案的抢劫团伙头目,丧命于杜雨菲枪口之下的韩光的弟弟韩强。

    韩强直起身子瞄了瞄,疑道:“就凭他,有这个本事吗,”

    孔二狗点点:“兄弟,错不了,”

    “好,那我今天正好替我哥哥报仇,”韩强紧了紧浴袍,大步朝楚天舒走了过去。

    楚天舒此时正在与颜婕妤对话,沒太注意韩强的举动。

    但是,一边的卫世杰却发现了异常,他对扇了他耳光的韩强耿耿于怀,自然对他恨之入骨,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韩强右手不为人注意地缩入浴袍,手掌轻翻,一柄锋利的半圆弧形掌刀已然在握。

    “你叫楚天舒,”韩强的目光已经死死盯住楚天舒,他之所以喊一声,就是想分散对手的注意力。

    楚天舒猝然转身,离他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子,身上穿着宽松的浴袍和短浴裤,在浴袍的空隙处可以看见巨大的胸肌在轻微地抽动,一看就知道是个暴戾的危险份子。

    楚天舒缓缓绷紧了身体,问道:“是我,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韩家二大爷,”韩强骂了一句,彪悍的身体跃起,使一招大鹏展翅,伸展的双拳如鹰爪般向楚天舒呼啸而下。

    楚天舒虽有防备,但沒有料到韩强会一上來就用了家伙,他举臂上迎,等到他发现韩强的右手遽然挥出一道清冷的刀芒,再想收手已然來不及了。

    这时,看得真切的卫世杰大喊了一声:“老楚,当心,”然后,从韩强的身后果敢出手,不顾死活了扑了过去,拦腰抱住了韩强。

    韩强的动作稍一迟缓,楚天舒堪堪侧身躲过,韩强手里的掌刀从楚天舒头上划过,刀锋掠过了楚天舒身后颜婕妤的胸前,穿着的紧身旗袍唰地划破了一道口子,白花花的胸口便露出了大半,裂口处渗出了细细的血珠。

    颜婕妤尖叫一声,捂着胸口蹲在了地上。

    韩强一惊,不待掌刀收回,曲臂成肘,反手狠狠地砸向卫世杰。

    卫世杰躲避不及,只能脑袋一歪,躲过头顶,肩头中了韩强重重的一击,惨叫一声,松开了抱着韩强腰部的手,跌倒在地上。

    孔二狗抬起右腿悄无声息地踢向卫世杰的小腹。

    楚天舒大骇,他本想伺机使出分筋错骨手制住韩强,可韩强手里的掌刀挥舞令他近身不得,这会儿见卫世杰要吃大亏,更顾不得许多,只得抬腿与孔二狗硬拼了一脚。

    “嘣,”双脚相交,楚天舒顿时感觉自己的脚被一股强力撞中,整条腿又痛又麻,踉跄后退的过程,还不忘顺势拽了卫世杰一把,躲开了孔二狗脚上的力道,跌坐在身后的大床之上。

    韩强转身还要挥刀上前,被孔二狗拉住了。

    “楚天舒,卫世杰,你们果然是好兄弟,自顾不暇还记得护住对方,”孔二狗阴险的目光透过镜片盯住两人,似笑非笑道:“我跟你们说过,得罪我们老板,是要付出代价的,怎么样,服气吗,服气的话,趴下來给我们磕三个响头,喊三声二爷爷,我可以放你们一马……”

    卫世杰破口大骂:“少废话,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今天这事和老楚无关,有种你们冲老子來,让老楚走,”

    “嘿嘿,够义气,”孔二狗轻轻拍了巴掌,笑眯眯地向楚天舒伸出了手:“楚天舒,你可以走了,”

    楚天舒身形纹丝不动,与卫世杰并肩而立,如一棵顶天立地无可撼动的凌风玉树,冷笑着说:“孔二狗,我告诉你,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杀人的胆子,”

    “杀人,不不不,我真沒这个胆子,”孔二狗嬉笑着摇头,却突然收敛了笑容,转向韩强,低沉着声音说:“但是,我不敢保证我这位兄弟也沒有,”

    韩强一直想着要替兄报仇,今天终于和楚天舒打上了照面,所谓仇人想见分外眼红,他裂开嗓子低吼:“楚天舒,你害死了我哥哥,老子今天饶不了你,”

    楚天舒心一沉,又听韩强一口的东北口音,自称是韩家二大爷,便猜到他是抢劫团伙头目韩光的弟弟,真要是这个莽汉要寻仇,那还真不好说。

    “哈哈,”楚天舒放声大笑起來。

    韩强莫名其妙:“死到临头了,你笑什么,”

    楚天舒冷笑道:“我笑你太傻,被别人卖了还要帮他数钱,”

    “你麻辣隔壁的,老子宰了你,”韩强恼羞成怒了,握着掌刀就要扑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