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洗浴按摩

    进了足疗馆的vip包房,卫世杰点的还是18号和36号技师,可是她们已经上钟了。

    卫世杰准备换技师,被楚天舒拦住了,说:“别换了,咱哥俩好好说说话吧,”

    值班经理一听,知趣地退了出去。

    楚天舒把公文包拎过來,从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的大信封,放在两个沙发中间的茶几上,说:“老卫,你利用我演的戏演完了,这个还给你,”

    “老楚,啥意思,”卫世杰抬抬眼皮,紧绷着脸,问道。

    楚天舒在沙发上躺下來,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说:“老卫,咱是兄弟不,”

    “这还用说,”卫世杰喷着满口酒气说。

    楚天舒问:“兄弟之间该不该互相帮助,”

    卫世杰说:“那还用说,”

    楚天舒:“好,我帮了你,还要收你的钱,这算兄弟吗,”

    卫世杰跳了起來,说:“老楚,你把我当兄弟不,”

    楚天舒毫不迟疑:“当然,”

    卫世杰问:“兄弟之间该不该有难一起当,有乐一起享,有钱一起花,”

    楚天舒笑道:“呵呵,好像最后一句是你加上去吧,”

    卫世杰泄了气,又躺倒在沙发上,半天才摇摇头,嘴里嘀咕道:“老楚,你是不是怕哪天我出了事,把你牵连进去,我还告诉你了,老卫吃喝嫖赌样样能干,但是,出卖哥们的事,杀了老子的头也不会干,”

    楚天舒笑笑:“老卫,你我还不了解,你多心了,”

    卫世杰叫道:“老楚,我就不信,你过年就不要花钱,”

    “我花什么钱,”楚天舒笑笑说:“我爸妈早跟我说了,过年回家,啥也不用带,家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儿子,”

    卫世杰问:“老楚,我问你,你去看望一下简若明,你空着手去,合适吗,”

    楚天舒说:“不合适,我会给她买束花,”

    卫世杰问:“你去看看王少磊,你好意思空着手吗,”

    楚天舒答:“不好意思,你上次不是还扔我车里几条高档烟吗,”

    卫世杰问:“好,宁馨家里你去不去,带不带几瓶好酒,”

    楚天舒答:“带,总喝他家的好酒,我也喝得不自在啊,”

    “这不就得了,”卫世杰扳着手指头说:“你再算算,伊海涛家你走不走动,好酒好烟人家缺不缺,”

    楚天舒说:“这个……我还真沒想那么多,”

    卫世杰说:“老楚,我算是看透了,在商场我沒什么根基,要混出个人样來,要积累人脉,打开局面,靠什么,在你面前我不掖着藏着,靠关系,我老卫就靠你这个铁哥们,剩下的,就只有拿钱开道了,别的,都他妈是见鬼,”

    楚天舒说:“老卫……”

    卫世杰喝高了,话也特别多,他拦住了楚天舒,说:“就说今天这石碑的事儿,我在旁边听得真真的,如果不是你抬出武绍魁來,柳广亭能不能给你面子,如果不是我打发几个信封,那两个狗屁的专家会不会松口,”

    楚天舒无可奈何地笑笑,说:“老卫,你说得也沒错,但是,这也不能一概而论,”

    卫世杰继续滔滔不绝:“老楚,你当官一心为公,我佩服,但是,你不能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点儿私心都沒有,人家都跑都送,你不跟上就要落后,我他妈私心最重,你要落后了,我他妈靠谁去,”

    楚天舒见一时半会儿跟卫世杰说不清楚,就退让了一步,说:“老卫,这钱算我暂时存你那的,用得着的时候我再问你要,行不,”

    卫世杰沉默了,半晌才回过神來,伤感地说:“老楚,你这伤我的自尊啊,沒有你,哪有我卫世杰的今天,你啥也不让我表示,你是要让我一辈子在你面前都抬不起头來啊,”

    楚天舒伸出手,抓住了卫世杰的手,也动情地说:“老卫,你我兄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好吧,”卫世杰抓起牛皮信封,装进了他随身携带的包里,“老楚,有句俗气的话我还是要讲,从今往后,世纪阳光就是你的小金库,你要是用钱的时候不跟我老卫说,就别怪我当着你三个老婆的面骂你,”

    “哈哈,一定,一定,”楚天舒马上就提了要求,说:“老卫,你帮我准备几瓶好酒,我去拍拍宁馨老爸的马屁,”

    “老楚,你这他妈才像个兄弟的样子,”卫世杰立即笑了,起身说:“走,上楼去洗个澡,在工地跑了大半天,身上直痒痒,”

    楚天舒沒动地方,说:“算了吧,洗个脚就行了,”

    “靠,你是不是怕我拉你下水呀,”卫世杰怪笑了几声,说:“我跟你说,‘水上人家’足艺馆什么都好,就是一点儿不好,沒有直接开卖的妞,再说了,我们已经是‘一起同过窗’的哥们,还用得着搞‘一起嫖过娼’的勾当吗,”

    “老卫,我看呀,不说那种事能把你憋死,”楚天舒半信半疑,跟着卫世杰去了主楼的洗浴中心。

    男人之间能成为死党,曾经有“一起开过档,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的说法,后來在官场上又补了两句叫“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脏”,因此,商人拉官员下水很多的时候就是在洗浴中心,先是在水池里坦诚相见,然后在按摩房里赤诚相待。

    卫世杰和楚天舒各自将躯体浸泡在滚烫的热水中,一身的疲劳顿时随着水流消失得无影无踪。

    泡到位了,卫世杰又拉着楚天舒进了桑拿房。

    卫世杰举着一个小瓢,打了一瓢水浇在了火炉上,桑拿房里顿时热气蒸腾,然后并排坐在了木凳上,笑着对楚天舒说:“怎么样,”

    楚天舒点头,说:“舒坦,”

    被桑拿房里的蒸汽一熏,卫世杰的酒劲儿又上來了,他偷偷瞟了下楚天舒的脸色,讪讪道:“一会儿找个妞按按,”

    楚天舒看了他一眼,沒有吭声。

    “嘿嘿,”卫世杰知道楚天舒不乐意,笑道:“按按也就是按按,和足疗的技师沒什么区别,”

    楚天舒盯着卫世杰,若有所思地说:“老卫,你想干什么我不拦着,我呢,洗完了还去‘足艺馆’,技师都预约了,我们怎么好放了人家的鸽子,”

    “行,听你的,”卫世杰嘟囔道。

    楚天舒换了个话題,说:“老卫,我听说擎天置业的秦达明对你很有意见啊,”

    “我知道,我把欧罗巴搞到手,等于挖了他家的祖坟,”卫世杰舔了舔嘴巴,那张秀气明朗的脸庞掠过一丝邪恶的气息。

    楚天舒问:“你要欧罗巴有什么用,”

    卫世杰说:“你看看,这里生意火爆吗,”

    楚天舒愣了愣,说:“怎么,你也想搞休闲娱乐,”

    卫世杰笑了笑,说:“嘿嘿,你们混官场的,钱都跟着乌纱帽跑,我们混商场的,钱都跟着來钱的地方跑啊,”

    楚天舒苦笑摇头,说:“老卫,你记得你也劝过我,不要树敌太多,这句话我也想用來劝你,你刚刚起步,还是尽量保持低调的好,”

    卫世杰突然往墙壁上一靠,闭上眼睛,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普遍规律,我不抓紧时间壮大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吃掉,就这么简单啊,”

    楚天舒给火炉上浇了一瓢说,说:“秦达明现在所掌握的资源远非你现在的实力和能力所能匹敌的,你抢他的工程,挖他的队伍,我估计他不会坐视不理,”

    卫世杰睁开了眼睛,扔给楚天舒一条湿毛巾,自己也抓了一条在嘴上捂了一会儿,说:“商场是江湖,但也是个讲秩序拼资源的江湖,只要不违背江湖规矩,我认赌服输,他秦达明也得认,想当年,他不也是一无所有,靠踩着别人的脑袋做起來的,”

    “呵呵,你还是大学里泡妞的那股子劲儿,看上的妞不去泡一泡,死不甘心啊,”楚天舒扔了湿毛巾,从桑拿房里出來,径直走向了淋浴区。

    看着楚天舒的身影消失在雾气之中,卫世杰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他打了一个酒嗝,从木凳上站了起來,跟了过去。

    楚天舒先淋浴完了,卫世杰说:“老楚,你先去足艺馆,我把号牌还回去,等会儿一块结账,”

    楚天舒看卫世杰喝高了,还是有点不放心,便说:“你去吧,我在大厅里等你一会儿,”

    楚天舒把号牌交给了卫世杰,穿好衣服出了洗浴中心,穿过一条走廊,便是一个休息大厅,这里与按摩房、足艺馆、棋牌室、歌舞厅等等都相通,属于“水上人家”各种娱乐休闲项目的集散地。

    楚天舒选了大厅靠近通道的一个沙发躺下,只等着卫世杰出來,好一同下楼去足艺馆。

    马上有服务生过來问,先生需要点什么。

    楚天舒摆摆手,说,不用了,我等会儿朋友。

    无所事事,又不能闭目养神,楚天舒便观察起周边的环境。

    这也是他在定向越野俱乐部训练之后养成的一个好习惯,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下意识地留意观察周边的地形和人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