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五百六十九章 巧合?

    因为有了萧风和张胜利的存在,接下來的每件藏品,几乎都拍出了不低的价钱,搞得两人都快变成全民公敌了,就像那啥,,搅屎棍。

    不过,单论搅屎棍的功力,张胜利就不如萧风玩得炉火纯青了,至少他多次喊价,沒一次是把东西砸自己手里的,而张胜利却拍下两件,不知他是真喜欢还是砸手里了。

    一轮轮高.潮不断涌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拍品的价值也越來越高,甚至还出现一对玉麒麟,底价就是7000万。

    让萧风挑眉的是,这对7000万起价的玉麒麟,被之前拍珠羅簪的那个精瘦中年人拍下,显然这位也是个兜里有料的有钱人。

    “应该差不多了吧,”萧风连续报价后,觉得差不多了,也就不再报价,再度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开始坐在椅子上无聊了。

    “阿风,现在沒事了吗,”龙莎担心地问道。

    “呵呵,谁知道呢,”萧风不在意:“等拍卖会结束后,你就带着她们离开,我已经做好了安排,”

    “好,”龙莎知道萧风有正事儿要做,点点头。

    萧风打了个哈欠:“还需要多久,”

    “估计需要半小时,”

    “后面还有神秘压轴宝贝吗,”

    “嗯,”

    “呵呵,倒是有点期待了,”萧风笑了笑,除非再蹦出一血玉來,要不他还真沒多少兴趣。

    “下面一件拍品,有些特殊……”老头很满意现场的气氛,环顾一圈,继续说道:“在座的,有不少人喜欢赌博,是吗,”

    众人听老头这么说,都好奇起來,特殊的拍品,还跟赌博扯在了一起,难道是什么赌具吗,古代宫廷里留下來的。

    “好了,不卖关子了,我现在呈现出來,给大家看看,”老头说着,从锦盒中拿出一个玻璃框,里面好像装裱着什么东西。

    “据说,这块残缺的羊皮卷,事关一个宝藏……”老头介绍着,并通过大屏幕投影,让羊皮卷稍稍清晰一些。

    羊皮卷,宝藏,萧风心中再震,巧合,阴谋,现在看來,更倾向于后者了吧。

    “这……”龙莎也震惊异常,今晚是运气爆棚,还是真有阴谋,先是出现了血玉,现在又出现了羊皮卷。

    “呵呵,跟我们无关,”萧风掩盖住心中震惊,脸上带着淡笑:“我们看热闹就好了,”

    “不拍吗,”

    “不拍,”萧风摇摇头。

    “哦,”龙莎不知道萧风打什么注意,但却沒多问。

    “我刚才说了,这只是据说,而且经过验证,这块羊皮卷是否关乎宝藏我不清楚,但确实是古时候传下來的,甚至说是秦朝流传下來的……”

    下面很多人都露出感兴趣的样子,但老头报出的底价,却让很多人都摇头,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宝藏,不值这个价,而且这还是一个残缺品。

    “底价,是3000万,最低报价,100万,”老头也无奈,报出了价格,这是委托人要求的,他也沒办法更改。

    正如老头说的,这是一个赌徒游戏,一般人是不会要这个残缺的羊皮卷的,谁知道是不是有宝藏,就算是秦朝传下來的羊皮卷,也不值3000万的高价。

    萧风看着台上的羊皮卷,但余光却一直盯着之前和他竞拍血玉玄武的那个中年人,他敏锐的发现,那个中年人也在盯着他这边。

    阴谋,到此,萧风已经可以确定了,无论是血玉玄武还是这个羊皮卷,都是阴谋,对方肯定是知道血玉宝藏的秘密,为了找出知情人,不惜拿出两件宝物來‘钓’鱼。

    “有沒有想要的,如果有想要的,可以出价了,”老头问了一句,下面沒人作声。

    “真沒要的,”刚刚还火爆的现场,此时却静悄悄的,谁又不是傻子,谁要这玩意儿啊。

    老头苦笑,似乎已经料到是这种场面了,于是这个羊皮卷,就变成了今晚第一件流拍的拍品,被重新收了起來。

    萧风面无表情,稳坐钓鱼台,好像他真不认识这个羊皮卷一样,甚至还对龙莎说了一句:“脑子抽了的人,才花钱买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呢,”

    “嗯嗯,”龙莎点点头。

    接下來的拍品,再次掀起火爆,萧风沒有再拍,他在静静等待拍卖会结束,到时候,就是他这个‘鱼’收网的时候了。

    谁是渔翁,谁是鱼,有时候并不是特定的,萧风觉得,他今晚,一定是渔翁,可以捕捉到一条大鱼。

    在萧风无聊的等待中,拍卖会终于到了尾声,而龙莎这次空手而归,什么都沒有拍到,最后,确实出现了几件不错的东西,但价钱都超高,龙莎权衡后,沒有叫价。

    “阿风,我们去办手续吧,”龙莎对萧风说道。

    萧风沒什么经验,好在有龙莎在,点点头,跟着她向后台走去,开始办理一系列手续。

    “萧先生,龙小姐,”两个人办理手续时,精瘦中年人过來了,手里拿着一个锦盒。

    “你好,”萧风对精瘦中年人点头。

    “嗯嗯,萧先生,这是那支珠羅簪,请笑纳,”精瘦中年人双手奉上。

    萧风沒矫情,因为龙莎确实喜欢,他就拿过來:“我们在银都见过,”

    “是的,”精瘦中年人点头,掏出一张私人名片:“萧先生,这是我的名片,”

    “哦,”萧风拿过來,看了几眼:“行,我一会还有点事情,而且今晚天也晚了,等明天我给你打电话,我们聊聊,”

    “好的好的,”精瘦中年人忙点头。

    “呵呵,那就先这样,”萧风说着,收起名片,把锦盒递给龙莎。

    龙莎很欣喜的接过來,冲着精瘦中年人笑笑:“谢谢,”

    “不客气,那萧先生,我就不打扰了,”精瘦中年人也是有眼色的,转身离开了。

    “龙莎,恭喜你啊,”老头看着龙莎手里的锦盒,笑着说道。

    龙莎抿嘴一笑:“朱老,以后有珠羅簪,记得告诉我哦,”

    “好,一定一定,”老头笑着点头,然后看向萧风:“这位是……”

    “哦,这位是……”龙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说是自己男朋友吗。

    “我是莎莎的老公,呵呵,我叫萧风,”萧风对老头点点头:“朱老,你好,”

    “萧风,萧风,”朱老觉得耳熟,重复了两遍后,猛地瞪起眼睛:“萧氏的萧风,”

    “呵呵,”萧风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老朽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萧先生,希望您见谅……”老头吓了一大跳,忙说道。

    萧风摆摆手:“朱老,沒那么严重,叫我萧风就行了,”

    老头见萧风沒什么架子,心神稳定一些,原本以为來冯老二这么一个大神,哪成想这里还藏着亿更大的神。

    有了老头的交代,萧风的手续办得很顺利,然后他拿到了血玉玄武,当血玉玄武落在他手上时,他心中微微一颤,似乎距离血玉宝藏,又近了一步,但更加扑朔迷离了。

    “莎莎,沒其他手续了吧,”萧风拿着血玉玄武,问龙莎道。

    龙莎摇摇头:“沒有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好,”萧风点点头,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喂,你们在楼下等我,”

    “是,”

    萧风收起手机,刚准备和龙莎下楼,就听旁边响起阴森的声音:“小子,我们走着瞧,”

    “吆,这不是张总吗,呵呵,张总,我今晚谁都不服,就服你,有钱,4000万,买一青花瓷,霸气,”萧风说完,拍了拍张胜利的肩膀,搂着龙莎走了。

    萧风不咋想为难张胜利了,因为这货今晚也算是帮了不少忙,虽然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冯老二操控着帮的,但也算是有点小功劳了。

    张胜利看着萧风的背影,目光阴沉,这段梁子算是结下了,随之,他又想到冯老二,心中底气更足,有冯二爷罩着,他还怕谁,在九泉横着走都行了。

    乘坐电梯來到楼下,已经有人等在外面,见萧风出來,上前:“零,”

    “狂战,你们护送龙莎回庄园,顺便把她们都送回家,”萧风交代着说道。

    “好,”狂战戴着大墨镜,在黑夜中显得有些怪异。

    “阿风,你注意安全,”龙莎知道,萧风是要去做事了,有些担心地说道。

    萧风笑了笑,点点头:“放心,你还不相信你老公吗,”

    在狂战等人的保护下,龙莎等人离开了,而萧风则出了大厦,向着停车场走去,他的手中,是那个装着血玉玄武的锦盒。

    來到车上,萧风发动起來,然后打开无线耳机:“小北,有可疑的吗,”

    “暂时沒有发现,”

    “好,把卫星图发过來,”

    “嗯,”

    萧风看着发來的卫星图,然后又换了下频道:“都到位了吧,”

    “到位,”

    “到为,”

    “到位,”

    “呵呵,那等我命令就收网,我倒想看看,能钓到一条多大的鱼,”萧风笑了笑,脸上闪过一抹冷色。

    汽车发出轰鸣声,萧风看了眼副驾驶上的锦盒,挂挡,缓缓上路,然后眼睛一直盯着显示屏,只要有可疑人员,就会在上面显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