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四百九十九章 风烛残年

    到了晚上,已经完全酒醒的萧风,单独驾车离开了月神庄园。

    在路上,萧风的手机响了起來:“喂,敏姐,我快到了,”

    “嗯,那我在门口等你,”

    “好,”萧风挂断电话,加快了车速,他是要去看病重的海东波的。

    虽说晚上看病人不好,但海东波却等不得了,他已经油尽灯枯,像是一个摇摇欲灭的火苗,随时都能熄灭,是以,萧风决定晚上就去看看,免得空留遗憾。

    萧风不是第一次來海家,熟门熟路的,在门口见到了一身黑风衣的赵敏。

    “敏姐,”萧风从车上下來:“海老怎么样了,”

    “估计够呛能熬过年去,”赵敏摇摇头:“我们进去看看吧,”

    “嗯,”萧风点点头,跟在赵敏的身后,进入海家。

    “阿风,你來了,”海东波的儿子海明迎了出來。

    “我來看看海老,他情况很不好吗,”

    “已经半昏迷了,意识不清楚了,”海明脸上有些悲痛:“跟我进來吧,”

    萧风跟在海明身后,來到了楼上的卧房,见到了已经枯瘦如柴的海东波,比上次來看更加削瘦了,脸色枯黄,明显带着死气,看來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海老,我來看你了,”萧风來到床边,看着海东波,人老了,总得走这一步,不是吗。

    海东波闭着眼睛,沒有反应。

    “阿风,这是我爸清醒时,特意录制的录音,说等你回來,交给你,”海明拿出一个录音笔,交给了萧风。

    萧风接过來,并沒有打开,而是看着海东波:“海老,我是萧风,我回來了,來看你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好像真听到了萧风的话,原本昏睡的海东波,缓缓睁开了眼睛,满是浑浊,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阿,阿风,”

    “对,是我,海老,我來看你了,”萧风忙点点头:“你感觉怎么样,”

    “完了,咳咳,马上就要完了,”海东波神志更清楚了一些,“沒想到,临死前,还能再见到你,”

    “海老,别这么说,”

    “你,你在银都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是的,我是萧家的大公子,”萧风点点头。

    “银都萧家,咳咳,我果然沒看错,与你交好,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成功的投资……”

    萧风哭笑不得,都到了这会了,海东波还惦记着这个呢,“嗯,海老,我们算得上是忘年交了吧,”

    “对,忘年交啊,”海老已经看不太清楚了,模糊着,就看着床前有几个人影:“都有谁在,”

    “爸,我在,海明,”

    “海老,我是赵敏,”

    “哦,呵呵,你们两个都先出去,我和阿风说几句话啊,”

    海明看看萧风,点点头:“好,”

    “我们先出去,有事随时叫我们,”赵敏冲萧风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房门关上,海明和赵敏站在门外,互相看看,都叹口气,谁也沒有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概半小时左右,房门打开,萧风从里面出來:“我去楼下接一个人,”

    “好,”

    “敏姐,海老让你进去,”萧风说完,转身下楼。

    在楼下,萧风点上烟,狠狠吸了几口,哪怕是海老,临死前也终究有太多的不舍啊,不知道,南宫爷爷能不能帮忙呢,尽人事,听天命,能不能行,就看海老自己了。

    南宫济昰來了,带着他那个小药箱。

    “南宫爷爷,这次麻烦你了,”萧风快步上來,堆笑着说道。

    “小子,我不是乡野郎中,我一指神医的名声,早晚要让你败坏了,以后,有这事儿不许再叫我,我也不会再同意了,”南宫济昰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知道了,”萧风忙点点头,他听浓情提过一指神医的规矩。

    要知道,想让一指神医治病,并不容易,甚至亿万开价,难得寻一次机会。

    “带我去看看,”南宫济昰也沒深说,生死有命,他救人讲究一个交易和缘分。

    來到楼上,萧风对海明和赵敏介绍道:“这位是南宫神医,我请他來帮海老看看,”

    “南宫神医,您好,只要您能让我爸少受痛苦,多少钱,您开价,”海明一喜,忙说道。

    南宫济昰看看海明,语气有些冷:“我要的价格,你拿不起,”说完,放下药箱,看向床上的海老。

    海明一愣,萧风则拍了拍他的肩膀:“南宫神医说的是真的,有人曾经出价亿万,求他救命,他都沒管,”

    海明心中巨震,亿万。

    南宫济昰坐在床边,一根手指搭在了海东波的手腕上,仔细号着脉。

    海东波刚才累了,状态又有些不好,迷糊着。

    “小子,我可以让他活过年后,但至于活到哪天,我就不能保证了,”南宫济昰站起來,对萧风说道。

    “麻烦南宫爷爷了,”萧风点点头。

    “好,”南宫济昰点头:“你们先出去,”

    萧风三人离开,大概十多分钟后,南宫济昰背着药箱从里面出來:“你们可以进去了,他状态不错,”

    “好,多谢神医,”

    “南宫爷爷,我送你下去吧,”

    “嗯,”

    等萧风送南宫济昰下去,海明和赵敏进入房间,下一秒,他们下巴就差点掉地上去了。

    “爸,你,你……”海明瞪大眼睛,看着坐在床上的海老:“你好了,”

    “沒有,不过我感觉现在很不错,”海东波原本枯黄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润,那层死气也被掩盖住了:“我饿了,想吃东西,”

    海明和赵敏揉了揉眼睛,确定床上的就是海东波,心中为南宫济昰的绝世医术给震惊了,真乃神医啊。

    “阿明,让厨房准备东西,”多长时间了,海东波沒觉得状态像现在这么好。

    “哦哦哦,我马上去,”海明赶忙点头,快步跑出了卧室。

    “海老,他是怎么给你治疗的,”赵敏难掩心中震惊。

    海东波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等我醒來的时候,他已经治疗完了,”

    “……”

    “真是天下之大,奇人辈出,神医,神医啊,”海东波也感慨着。

    正说着,萧风从外面进來,当他看到海东波如此状态时,也有些惊讶:“海老,状态不错啊,”

    “阿风,这次多谢你了,”海东波感激说道,他知道,如此神医,一定是花钱请不到的。

    萧风摇摇头:“海老,见外了,”

    “嗯,”

    “海老,刚才我南宫爷爷都对你说了吧,”萧风想到南宫济昰对自己说的话,忙说道。

    “嗯,说了,”

    “您要做好准备,”

    “我明白,呵呵,沒什么大不了的,”海东波笑着,摇摇头。

    很快,海明端着餐盘从外面进來,放在床边:“爸,您能起來自己吃吗,”

    “可以,”海东波点点头,揉了揉有些萎缩的腿,勉强从床上下來。

    萧风和赵敏呆到很晚,离开了海家。

    “你送我回去吧,”赵敏主动开口。

    萧风点点头:“好,荣幸之至,”

    在路上,赵敏问出了疑问:“海老的病……”

    “其实,这只是短暂的,南宫爷爷用金针激发了海老身上仅剩不多的活力,暂时压制住了死气,等最后这些活力消失时,就是海老去世的时候了,神仙也救不了,”

    “原來是这样,”赵敏恍然,虽然听起來有些匪夷所思,但亲眼所见海老的状态,她还是选择了相信。

    “生死有命,看开就好了,”萧风淡淡说了一句,点上一支烟:“敏姐,说说你吧,最近在忙什么,”

    “整天瞎忙,处理公司的事情呗,”赵敏说完,看了眼萧风:“对了,慕容雪的电影,你准备什么时候拍,”

    “最少也得年后吧,”

    “听吴祷言说,一切准备妥当,现在就男主角沒拍板了,到底是你,还是殴信轩,”

    “我觉得殴信轩比我更合适,”

    “里面有吻戏哦,”

    “我擦,真的假的,吴祷言不打算混了,”萧风瞪眼。

    “剧情需要,”

    “拉拉手不行吗,”

    “不行,不爆爽点,共鸣点小,”

    “必须亲,”

    “嗯,必须亲,”

    “靠,那男主角当然是我啊,”萧风沒二话:“等我找吴祷言聊聊这事儿,看看要拍多久,”

    赵敏忍不住好笑,这个门外汉啊,难道不知道接吻是可以采取错位、剪接等等手段來实现的吗。

    不过,她显然不打算告诉萧风,她也想看看,这个她一直看好,颇具明星像的男人,会缔造怎样的奇迹。

    等到了公寓,赵敏看着萧风,邀请道:“不上去坐坐,喝杯茶再走,”

    “额,孤男寡女,不好吧,”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呵呵,这可不像是萧风啊,”赵敏笑着问道。

    “擦,我会怕你,上去喝茶就喝茶,”萧风被赵敏一激,立刻來劲了。

    “呵呵,走啊,”赵敏笑着,打开车门下车。

    萧风看着赵敏玲珑的身段,舔了舔嘴唇,在深夜,一个女人邀请一个男人上去喝茶,会不会是一种什么暗示呢,嗯,一定是这样的。

    萧风想到这里,下车紧随赵敏身后,一起上了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