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十章 捡来的女孩

    回到豪华套间,萧风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冰凉的水涌进喉咙,才让他感觉舒服了很多,心情也沒那么烦闷不堪了。

    女孩任冰进來后,眼神怯怯的四处打量着,好像是第一次入住这么豪华的酒店,怯意中,带着几分好奇。

    “任冰,坐吧,”萧风指了指沙发,笑着说道。

    “哦,”任冰轻轻点头,坐在沙发上,微微低着头。

    螃蟹也咕嘟咕嘟喝了一大杯水,张张嘴,刚准备说话,就被萧风用眼色制止了。

    “风哥,我回房间休息了,”螃蟹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暧昧笑容,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

    不算小的客厅里,就剩下萧风和任冰,一时间静悄悄的。

    “任冰,你在哪读大学,”萧风给任冰倒了杯热水,随口问道。

    “南海,”任冰端起水杯,小口小口喝着。

    “呵呵,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萧风见任冰低着头,只是用余光看着自己,禁不住有些好笑。

    “沒有~”任冰抬起头,嫩脸稍红,直视着萧风:“谢谢你今晚救了我,”

    “沒什么,举手之劳~而且,差点因为我的事情害了你,”萧风摇摇头。

    孤男寡女,在客厅里,有一搭沒一搭闲聊着。

    经过聊天,两人互相有了初步的了解,任冰也比刚才放松了许多,至少说话敢看着萧风的眼睛了。

    “萧风,我,我今晚睡在哪,”任冰刚才注意到,套房里只有两个单间,其中一个被大块头占着,就剩下了一个房间。

    “呵呵,我们住进來的时候,酒店客房已经满了,就剩下这么一个豪华套~两个房间,你任选一个吧,”萧风露出邪笑,指了指螃蟹的房间和自己的房间。

    至于酒店客房已经满了,当然属于男人的谎言~要是萧风真另外给任冰开一个房间,估计他愿意,任冰都不愿意~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有些事情,矜持可以,心里明白就好了,一男一女,总得有一个攻,一个受,一个主动一个被动,不是吗。

    果然,听到萧风的话,任冰并沒有生气,只是脸色更红:“那,那我睡这间,”说着,指了指萧风的房间。

    “孤男寡女睡一个房间,你不怕我吗,”萧风心里好笑,逗着任冰。

    任冰轻轻摇头,低声道:“不怕,你是个好人,”

    “哈哈哈,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好人不长命啊,”萧风大笑,都到这一步,也无需矜持了,他握住任冰拿着杯子的小手儿:“水凉了吧,需要我帮你换一杯吗,”

    任冰稍稍挣扎,沒有挣脱开,也就任由萧风握着:“不了,我想去休息了,”

    “好,嘿嘿,我们睡觉,”萧风邪笑,把杯子从任冰手里取出,拉着她的手站起來。

    萧风特意加重了‘睡觉’两个字的读音,任冰低着头,长发遮挡着半边脸,看不出她是什么神情來。

    ‘啪’,房门关上,萧风转身,一把抱住了任冰:“妞,现在你觉得我是好人吗,”

    “嗯,”

    萧风捧起任冰的脸蛋,看着之前留下的红色掌印:“疼吗,”

    “不疼了,”

    “去洗个热水澡,让血液加快流通一下,明天就看不出來了,”萧风的眼神很温柔,轻轻揉了揉任冰的脸蛋。

    “嗯,”任冰的大眼睛,同样闪动着柔情。

    “真像,”萧风看着这双眼睛,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萧风,你在看什么,”任冰见萧风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呵呵,你的眼睛,很像我女朋友,”萧风笑了笑。

    任冰脸色稍稍苍白一下:“你,你有女朋友了,”

    “嗯,”

    “哦,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会沒有女朋友呢,”任冰点点头,嘴角泛着一丝自嘲。

    萧风不想提太多,他今晚的目的,就是陪眼前的女孩好好玩玩儿~

    “我去洗澡了,”任冰脱掉外套,穿着紧身薄毛衣,换上拖鞋,向着洗手间走去。

    萧风看着任冰的背影,直到洗手间的门关上,他才收回目光,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消失不见,最后变得冰冷。

    萧风來到床边,拿起任冰脱下的外套,一个学生证从兜里掉了出來,掀开,里面有任冰的照片以及她的基本资料,比如某级某班。

    萧风笑了笑,把学生证塞回兜里,挂在了旁边的衣架上。

    萧风來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望着京城的夜景,很漂亮……不知道,又有多少对陌生的狗男女,会在这个夜晚滚在一张床上呢,而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

    “诸葛鑫,你现在应该躲在某处,正在等着看好戏吧,”萧风嘴角勾勒起一丝笑容,低声呢喃。

    一阵铃声响起,让萧风从沉思中清醒过來,他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是一个來自美国的陌生号码。

    萧风愣了愣,美国來的,沒多想,按下接听键:“喂,”

    “……”沒有声音,一阵沉默。

    “哈喽,”萧风以为对方听不懂汉语呢,又用英语说了句。

    “……”依旧是沉默。

    这下子,萧风怒了,沒毛病吧,跨洋打电话,逗自己玩儿呢,“说话不说,不说我挂了,”

    “萧先生,”一个略有颤抖的声音,从听筒中响起。

    萧风微皱眉头,声音有点耳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是谁來,“你是,”

    “我……我是甜甜,”

    “甜甜,”萧风再愣,随即恍然,想了起來,那个艾滋病女孩。

    当初搞定王峰后,萧风就让冯龙把甜甜送往美国治疗艾滋病了,临走前,他给了甜甜一笔钱,让她安心在那边治疗,然后就再也沒联系过,这么久了,他都快忘掉这个女孩了,沒想到她今晚会打电话过來。

    “嗯,是我,萧先生,”甜甜更加激动。

    “呵呵,甜甜,在美国适应吗,病情控制得怎么样了,”萧风接到她的电话,还是很开心的。

    “我一切都好,劳萧先生挂念了,”

    萧风和甜甜闲聊了几句,点上一支烟,问道:“甜甜,是沒钱了吗,你给我一个帐号,我明天给你转过去,”

    “不,不是的,”甜甜语气更急:“我有钱,我,我的病情得到很好控制,医生说,用不了多久,也许奇迹就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那太好了,”萧风由衷为她高兴,毕竟艾滋病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題,治好的几率太低太低,他当初鼓励甜甜去美国治疗,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沒想到真有奇迹发生。

    “萧先生,等我好了,我就回国……”

    “好,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摆接风宴,庆祝你的新生,”

    “我……萧先生,你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甜甜小声问道。

    “额,我记得,”萧风点点头,他当初答应过甜甜,只要她治好了艾滋,那就陪她……

    “嗯嗯,”甜甜笑了几声:“萧先生,现在国内是晚上吧,有沒有打扰到你休息,”

    “沒,刚准备休息,”

    “哦,那萧先生快休息吧,”

    “好,”萧风挂断甜甜的电话,被诸葛鑫惹毛的心情,渐渐阴转多云。

    萧风伸了个懒腰,把手机扔在床上,脱掉了外套~哗哗的水声隐隐传來,目光瞟过去,不知道里面美女又在怎么洗浴呢。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

    就在萧风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水声终于停了下來。

    “嘿嘿……”萧风露出一丝邪笑,有些迫不及待了,男女互搏的好戏,要上演了吗。

    洗手间的门打开,洗完热水澡的任冰,从里面缓缓走了出來,浑身上下,冒着丝丝白色热气儿。

    坐在床上的萧风,眼睛一亮,出浴素颜的美女,是最迷人的~

    任冰沒有穿衣服,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遮挡住胸部和大腿,原本就白皙的皮肤,经过热水的刺激,泛着粉色,粉嫩粉嫩的,格外的诱人。

    齐肩长发随意披散着,沒有擦干,一滴滴水珠顺着发梢滚落下來,最后被围在胸口的浴巾给吸干……

    萧风轻舔嘴唇,从床上站了起來,看着缓缓走來的任冰,不吝啬赞美:“任冰,你真漂亮,”

    任冰俏脸红扑扑的,赤着脚丫走到萧风面前,矮了半个头的她,仰起头,一抹羞涩闪过:“你不去洗吗,”

    “嘿嘿,我等等再洗~”萧风坏笑着,伸手勾起了任冰的下巴。

    任冰沒有拒绝,缓缓闭上了眼睛,睫毛轻轻颤抖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一滴滴水珠,顺着任冰的下巴滴落,滚过白花花的脖颈,顺着那条深邃的r沟流了进去。

    萧风的呼吸,渐渐浓重,一把抱起了任冰,把她给扔在了床上,随即一个饿虎扑食,压在了她的身上。

    “去,去关了灯,好吗,”任冰的声音中,夹杂着无限的羞涩和哀求。

    萧风的右手,覆盖在任冰的胸口,揉捏了两下:“好,关灯,”

    灯灭了……

    萧风抱着任冰发烫的躯体,并沒有着急扯开她的浴巾,而是嘴巴印了上去,疯狂亲吻着,吸允着……

    浓厚的喘息声,在黑暗的房间中响起……

    刚才一直矜持被动的任冰,双手抚摸着萧风的胸膛,身体如水蛇,扭曲着,缠绕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