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八章 疯子?!

    本一钱,名字有些怪异,就如小本那个猥琐的汉奸头一样,让人一见难忘。

    萧风实在想不到,那个奴才模样的小本,在京城有些威名,而且能入得闫兰山的耳朵里,让他都有些忌讳。

    听到闫兰山说小本能解决郭嘉的问題,萧风放下心來,等明天有时间,就给他打个电话,好好问问再说。

    现在郭嘉的问題有了着落,萧风算是去了一块心病,也能仔细品尝这瓶五位数的红酒了。

    “老闫,你啥时候做副局的,”萧风放下红酒杯,好奇的问道。

    “呵呵,前一阵子,天上掉馅饼,砸我脑袋上了,”闫兰山嘿嘿一笑。

    虽然闫兰山说得轻松,但萧风可不会这么认为,国安部,任何一个职位,都有些油水,闫兰山所在的某局,同样不是清水衙门。

    一个国安部里的副局长,下去地级市,市长都得陪着笑脸迎接,可见权势之大了,想必,闫兰山沒少下软刀子,才杀出一条血路,坐上这个位置。

    不过,既然闫兰山不打算多说,那萧风也就不再多问,毕竟,这些部门都有保密条例,而且知道的太多,沒什么好处的。

    螃蟹才不管萧风和闫兰山说什么,他一个劲吃着桌子上的果盘和小吃,不过警惕的目光,却始终盯着钢化玻璃门。

    正事儿谈完了,也到了夜场最热闹的时间段,萧风打开了钢化玻璃门,音乐声、尖叫声瞬间涌了进來,震动着他的耳膜,让他的血液在沸腾。

    萧风端着一杯红酒,出了卡座,半趴在二楼栏杆上,俯视着一楼大厅,灯光闪烁,红黄蓝绿,格外的炫目~震耳欲聋的金属乐,让大厅里的男女都疯狂了起來。

    尤其是舞池那边的男女,都跳着暧昧的贴面舞,或凹或凸的身体,不时发生点有爱的摩擦,让他们跳的更加起劲了。

    “不打算下去玩玩,”闫兰山也走出卡座,大声说道。

    萧风摇摇头,抿了口红酒:“我已经不年轻了,哈哈……”

    闫兰山哭笑不得,萧风都说这话了,让已经奔五十的他,情何以堪啊,不过,每次來一家酒吧,他也不喜欢下去疯狂,他只喜欢喝瓶红酒,坐在二楼上,欣赏着大厅的群魔乱舞~

    闫兰山很喜欢这种气氛,因为在这种大环境下,他有种年轻了的感觉,如果运气好,还能遇到一两个不需要负责的美女,出门右拐酒店开个房,多么惬意啊。

    萧风出來了,螃蟹自然不会坐在卡座里猛吃,他站在萧风的左侧,眼睛扫向四周,见沒什么扎眼的角色后,才稍稍放松。

    一杯红酒喝完,萧风把杯子递给螃蟹,稍稍直了直身体,伸了个拦腰:“帝都第一夜,应该泡个妞回去~”

    热歌劲舞,再加上时不时闪烁的灯光,整个场子就如十八层地狱般,鬼哭狼嚎的~至于下面那些摇摆着身体的男女,在萧风看來,他们懂个屁的舞蹈和节奏啊,就是站在那瞎摇摆呗~

    “哎,萧老弟,你看……”闫兰山碰了碰萧风的胳膊,指着下方左手边。

    萧风扭头看去,就见下面好像出现了小冲突,不过影响面不大,要不是灯光恰好打过去,他都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又有几个吃饱了撑着沒事儿干的砸碎,调戏小女孩,”萧风咧咧嘴,饶有兴趣的看着。

    “是啊,”闫兰山点点头,喝掉了杯中最后的红酒。

    下面,几个打扮挺时髦的小年轻儿,正在对一个女孩进行语言上的调戏,时不时会蹦出‘陪哥们睡一觉’之类的言词。

    “萧老弟,你不打算英雄救美,”闫兰山似笑非笑。

    萧风摇摇头:“沒什么兴趣,”

    萧风确实沒兴趣,要是放在大街上或其他场所,估计他还乐意出手玩个什么英雄救美的狗血戏码,在夜场,呵呵,就不必了。

    那句话怎么说來着。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作为女孩子,既然敢來夜场玩,那就要做好发生任何事情的准备,包括被调戏或者迷晕,然后xx掉。

    在萧风看來,就算这个女孩真被几个小年轻儿给轮了,那也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别人,所以他不会多管闲事。

    ‘啪’,一个耳光,让冲突再度加剧,影响面扩大,周围的客人围成一个小圈子,指指点点,看着热闹,但是沒人多管闲事。

    大意挨了女孩一巴掌的小年轻儿脸上挂不住了,扬手一巴掌,反抽在了女孩的脸上,嘴里骂骂咧咧的,但因为音乐太响,萧风沒听清楚,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女孩摔倒在地上,捂着脸,楚楚可怜,满脸的无助,眼泪都出來了……

    几个小年轻儿肆无忌惮的笑着,拿起桌上的啤酒,准备倒在女孩的身上。

    “哎……”闫兰山刚准备说什么,一扭头,发现萧风不见了。

    萧风单手撑着二楼栏杆,身形就如矫健的猎豹,一跃而下,稳稳踏在一张桌子上,他脚下一点,沒有停留,一拳击中小年轻拿着啤酒的手腕,啤酒飞了出去,小年轻儿捂着手腕儿惨叫了起來。

    “你沒事儿吧,”萧风沒去管小年轻儿,弯下腰,看着地上无助的女孩。

    “我,我沒事……”女孩捂着半边脸,脸上尽是泪水,眼睛很亮,不含一丝杂质,就像林琳的眼睛一样。

    刚才,一直准备置身事外的萧风,正因为一道灯光打过,注意到女孩的眼睛,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才选择出手。

    在瞬间,萧风想起了林琳,想起了那个全身心深爱着自己的女孩,为了这双眼睛,他也要救下这个女孩,因为他不想这双眼睛明天变得红肿或者无神……

    萧风伸出手,女孩犹豫一下,握住他的手,缓缓从地上站了起來,轻声道:“谢谢你,”

    “王八蛋,敢打我,”小年轻儿终于回过神來了,怒吼一声,另一只沒受伤的手,抓起了桌上的啤酒,向着萧风当头砸下。

    萧风沒有看他,右腿飞起,一脚把小年轻儿给踹出几步远,撞倒几个桌子,酒水撒了一身。

    “找死,兄弟们,干他,”其他小年轻儿也都冲了上來。

    “都去死,”不等他们靠近萧风,一声咆哮响起,螃蟹抓住两个小年轻儿的脖子,狠狠砸了出去,随后,又给剩下的两个小年轻儿一人一拳,结束了战斗。

    螃蟹三下五除二结束战斗,惊呆了周围看热闹的客人,再看螃蟹的大体型,纷纷咂舌,这两条胳膊也太夸张了吧。

    “疼吗,”萧风看着女孩红肿的脸蛋,微皱眉头。

    女孩抿着嘴,摇摇头:“不疼……”

    闫兰山苦笑着从楼上下來,走到萧风面前:“萧老弟,刚才不是沒兴趣英雄救美吗,”

    “呵呵,我发现这妞挺漂亮,就顺手救了,”萧风笑了笑,凑近闫兰山耳旁:“老闫,你处理一下,我们先走了,”

    “不再玩玩了,”闫兰山看看腕表,时间还算早。

    “不了,嘿嘿,回去睡觉去,”萧风坏笑几声。

    闫兰山立刻明白了,竖起大拇指:“萧老弟好艳福啊,哈哈,那你们先走吧,剩下交给我來处理,”

    “好,那我们走了,明天再给你打电话,”萧风说完,看向女孩:“你要继续玩吗,如果不玩,我送你回家吧,”

    女孩摇摇头:“不玩了,”

    “那我们走吧,”萧风招呼一声螃蟹,拉着女孩的手,向着外面走去。

    原本围成圈看热闹的客人,在见到螃蟹的恐怖身手后,都自觉让开一条路,免得这个大块头,一拳头砸在自己身上,那可就蛋疼无比了。

    看到这一幕,萧风心情舒服不少,看看,这就是带着螃蟹的好处,大块头带來的视觉冲击,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很快,萧风三人出了酒吧。

    到了门外,萧风松开女孩的手,看着她,轻声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我不是京城本地人……”女孩犹豫着,小声说道:“我还沒找到地方住,”

    “哦,大学生,”萧风随口问道。

    “嗯,來京城旅游,”

    “那怎么跑酒吧里來了,”

    “听一个朋友说,一家酒吧很不错,所以我们就來了,可是,可是她……在刚才,扔下我自己跑了,”女孩说着,眼圈又红了。

    萧风哭笑不得,想了想,试探着问道:“要不,你跟我回去,”

    女孩看萧风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警惕,不过很快消失了:“哦,”

    “呵呵,放心,我不是坏人,”萧风自然把女孩的警惕目光看在眼里,笑着说道。

    “嗯嗯,你是好人,”女孩点点头。

    萧风听到这话,心里叹口气,自己算哪门子好人呢。

    來到停车的地方,螃蟹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刚准备进去,就听一阵‘滴滴答答’的轻微响声传进耳朵里。

    同时,萧风心中也涌起不妙的感觉,再加上这种‘滴滴答答’的声音,让他脸色大变,脱口吼道:“躲开,炸弹,”说完,一把搂住女孩,脚下用力,翻身扑了出去。

    ‘轰’的一声,就在萧风和螃蟹刚扑出去的瞬间,宝马x5发出一声巨响,爆出一团火光,腾空飞了起來。

    爆炸波,把萧风和螃蟹推得更远,那种灼热的感觉,让两人呼吸有些困难。

    “妈的,诸葛鑫,你这个疯子,”萧风第一时间爬起來,看着熊熊燃烧的宝马x5,咬牙切齿,京城闹市区,竟然敢用炸弹,不是疯子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