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六章 二老博弈

    京城,几百年的皇城帝都,可谓藏龙卧虎之地。

    东城区,某个封闭式的老胡同区域,里面坐落着不少的私家庄园和四合院,青砖绿瓦,古韵犹存。

    在如今寸土寸金的帝都,这么一大片老胡同区,要是以金钱來丈量,说是天价也不过分。

    这片老胡同区,不对外开放,但却在整个帝都闻名,原因无他,里面居住的,都是一些大人物,仅存的几位开国元勋以及一些老爷子。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某个很高很高的圈子里,这句话是最现实的,不管是朝廷上几个领导人,还是某些手握军权的军界大亨,一场场博弈的最终成败,通常就是靠这些老爷子。

    常人不知的是,很多出镜率很高的大人物,來到这片胡同区,都以小辈自居,并时常來与一些老爷子讨论家事国事天下事……

    当然,为了保护这些国家级的‘瑰宝’,无论是政界还是军界都下了功夫,各种手段都用上了,出入这片区域,丝毫不比进出中南海简单多少,甚至更严格。

    老胡同区,最中心的位置,有一处占地不小的私家庄园,里面有小花园,人工湖以及四合院等~

    四合院,正屋中,茶香袅袅,不时传出‘啪’的落子声。

    “老荆啊,有时候我真羡慕你,远离帝都,在九泉市逍遥自在的……”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呵呵,有什么羡慕的,相比较,我倒是羡慕慧月那老和尚,真正看破红尘了,”荆老轻笑着。

    正屋榻上,两个老人盘膝相对而坐,在他们中间,摆着一个棋盘,上面是黑白棋子,黑子如墨,白子如牙,非凡品。

    “慧月大师,世上俗人亿万,又有几人看破红尘,我不行,你也不行,哈哈哈……”荆老对面,坐着一个胖乎乎的老者,脸色红润,头发花白,但眼睛却很亮,丝毫沒有浑浊的感觉。

    荆老捻起一颗白子,放在棋盘上:“老封,你错了,不管看不看破,最后都得化作黄土一堆,至于看不看破,那又有什么意义,要是看破红尘就能得道成仙,那我就不吃不睡玩命儿的看破了,”

    “哈哈哈,也对,也对,”被荆老称呼为‘老封’的老者,大笑几声,眼睛盯着棋盘,信手落下一颗黑子。

    荆老微皱眉头,盯着棋盘上的黑白子,最后露出一丝笑容:“多少年了,你的棋风始终未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棋风同样如此,”老者端起一杯茶水,喝了口:“老荆,这次來京城,就多呆一些日子,我们好好切磋一下棋艺,”

    荆老又放下一颗白子,瞄了眼老者:“你不会是要打什么主意吧,”

    “咳咳……”老者掩饰性轻咳几声,笑眯眯的说道:“你个老家伙,脑袋还是这么灵光,”

    “要是不灵光,我就不敢來你府上了,说吧,你要打什么主意,”

    “老荆,封霖,你见过吧,”老者放下茶杯,捻起黑子。

    “见过,你孙子,一表人才,前途无量,”荆老并不吝啬自己的称赞,事实也是如此。

    “我对贝儿那丫头,甚是喜欢~而且我家霖儿,对贝儿也有那么些个意思,你看,咱做老人家的,给撮合一下,”

    荆老看着老者,拿起旱烟袋,吧嗒吧嗒抽了两口,迟迟沒有说话。

    “行不行,你倒是给个话呀,”老者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行,”荆老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为什么,”老者瞪起眼睛,猜不透荆老为什么会拒绝,而且这么干脆。

    荆老放下旱烟袋,又喝了口茶水:“因为贝儿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是谁,”老者再愣。

    “我孙子,萧风,”

    “……”老者不吱声了,良久叹口气,苦笑着:“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呵呵,要是放在半年前,你提这事儿,说不定我极力撮合,现在嘛,就算了,年轻人的事情,懒得管了,”

    老者缓缓点头,既然荆贝儿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他也不会再强求,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老荆,说句老实话,你孙子和我孙子,哪个更优秀,”

    荆老乐了:“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当然我孙子了,”

    “……”老者无语了,这老家伙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你可得给我一个理由,要不然我可不依,”

    “封霖,论长相,不输给我孙子;论能力,不输给我孙子;论手腕,也不输给我孙子……”荆老想了想说道。

    “那何处比萧风差,”

    “秉性与野心,”

    “……”

    “说白了,封霖还沒出生,你就给他制定好了未來的路,一片坦途……”

    “沒错,”

    “可是我孙子呢,我从未干涉过他的未來,他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呵呵,我是散养的方式,而你是圈养……同样是老虎狮子,你说,哪个更强,”

    老者听完荆老的话,陷入了沉思,沒有再说话。

    “老封,阿风那小子高中毕业,大学就报了个道,然后单凭自己进入了军界,期间,我沒插手过一次,一切都是他自己在闯荡,是,他遭了很多罪,被同伴捅过刀子,被上级穿过小鞋,甚至最后被过河拆桥,一脚踹出了军界……”

    荆老的脸色,已经阴沉下來,完全沒有了笑容,语气也冰冷起來:“但是,只要他人不死,一切迟早是要讨回來的,老封,咱俩关系不一般,我给你交句实底儿,这次來京城,我就是來为我孙子讨个公道的,”

    老者听到荆老的话,拿着棋子的手抖了一下:“老荆,你……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哼……”荆老哼了一声,眼前却浮现出,萧风时隔四年,第一次回桃花胡同的情形……

    萧风跪着进了堂屋,荆老沒说什么;看到萧风满身的伤疤,荆老同样沒说什么,但心在颤抖……当时,他就有了一个念头,一定要为自己孙子,讨回公道。

    因为京城局势一直动荡,荆老就一直压着压着,直到今日,现在,他借着‘诸葛鑫’的事情,陪萧风來到京城,准备为他讨回公道。

    这一次,荆老倒是想看看,有他在,谁敢再欺负自己的孙子,就如他说的,只要人不死,旧账迟早要收,天经地义。

    “老荆啊,咱都老了……”老者叹口气,摇摇头。

    荆老微眯眼睛,看着老者:“老了,那又如何,他们可以把诸葛鑫当作一把枪,我沒意见,可是我的孙子,不行,”

    “老荆,要是萧风和诸葛鑫闹大了,牵扯的利益关系就太多了,近两年,诸葛鑫逐渐羽翼丰满,越來越难以掌控,就像……”

    “就像两年前的萧风,是吗,”荆老毫不客气地说道。

    “唉……”老者叹口气。

    “老封,我可以同意把两人的斗争缩小到最小范围,并参与这场赌局,但是,事后如果让我察觉出什么猫腻,那就别怪我不顾多年交情了,”荆老冷冰冰地说道。

    “有你和南宫济昰在,谁又能玩什么猫腻呢,不过,不管他们两个谁赢了,最后都得参与一项绝密任务,”

    “任务,哼,沒兴趣,只要证明我培养的孙子比任何人都强,顺便我在帮他讨回旧债和公道,那就可以了,”荆老语气不容商量。

    原本荆老想让萧风自己來讨回公道的,但沒人比他更了解萧风了,在关乎大义的方面,他还是拿捏的准的,想让他对抗某些圈子,难,而且他也不会做。

    既然萧风现在沒实力又不愿做,那荆老就替他做了,哑巴亏,他荆莫闲的孙子,可从不吃这种东西。

    “老荆,咱都这么大岁数了,就别做意气之争了,既然你已经同意,把范围缩小到最小层次,何必再计较其他呢,虽然当年把萧风逼出了军界,甚至去了poker,但那也算是任务,对吧,”

    “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荆老不淡定了:“老封,你怎么沒让你孙子去poker,沒去九死一生,水里來火里去的,”

    “额,我孙子沒进入军界……”老者苦笑:“要是国家需要,我肯定沒二话,”

    “得了吧,上头那几个老家伙,不就想控制住poker吗,我猜着,poker的内乱,就是他们搞出來的鬼,阿风进入poker,一步步上位,又带进去多少人,现在那伙人都成了poker的中流砥柱,已经有了话语权,所以……”荆老冷嘲热讽的说道。

    老封笑得更苦,他就知道瞒不过这个老朋友的,沒办法,谁让国家需要呢,国家的利益,大于一切嘛。

    “老封,你也少给我扯那套什么‘国家利益大于一切’的鬼话,等阿风和诸葛鑫的斗争一完,我帮他讨个公道收了旧账,我们就滚出京城,不陪你们玩儿了,”

    “老荆啊老荆,唉……”老者叹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劝荆老了,毕竟,当年的事情,是某些部门的执权人物办得不地道啊。

    “明天你约几个老家伙过來,我得收收人情债,我孙子要在京城混,他们不罩着点,枉我老头子救过他们的命,”荆老沉声说道,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在京城掀起一场暴风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