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二章 深不可测

    萧风与螃蟹驾车來到桃花胡同,荆老正在院子里摆弄花草。

    “來了,”荆老头也不抬,淡淡地说道。

    “嗯,”萧风点点头,掏出烟,倚靠在老槐树上,点上吸了口。

    螃蟹站在旁边,沒有作声,他是第一次见荆老,刚才在路上,他问萧风为什么只带他一个,零说有一个特号猛男跟他们一起去,带太多也沒用~

    螃蟹又问,特号猛男在哪,零的回答也很简单,马上就能见到了,他站在萧风身后,左右看看,除了这个摆弄花草的老头外,也沒见到有什么特号猛男。

    “零,特号猛男在哪,”萧风一支烟都抽完了,螃蟹终于忍不住问道。

    萧风努努嘴:“不是在那吗,”

    “啊,”螃蟹瞪大眼睛,特号猛男就是这老头。

    虽说从小受武侠小说的熏陶,讲究一个姜越老越辣,但那毕竟是武侠小说,更沒什么几十年功力沉淀之类,一老头子,哪里会比得过壮小伙子。

    要说一老头能打得过一小伙子,向來崇尚力量为尊的螃蟹,是如何也不愿意接受的,螃蟹上下打量着荆老,就这老胳膊老腿儿的,一巴掌估计能抽个半残吧。

    荆老仿佛感受到了螃蟹的目光,转过头,看了他几眼,露出一点笑容:“你好像在怀疑什么,”

    螃蟹见荆老对他说话,微愣,随即点点头:“嗯,”

    “你在怀疑什么,”荆老转过身,微仰头看着螃蟹。

    螃蟹余光扫过萧风,见他置身事外的样子,向前一步:“刚才在路上,零说一会能见到一个特号猛男……”

    “特号猛男,”荆老嘴角微微抽搐,这小兔崽子皮又痒了,“你觉得我不像,”

    “不像,”

    “瞧着我老了,还是沒你体格大,”荆老有些好笑。

    “都有,”

    “呵呵,年轻后生,都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荆老笑着摇头,看向萧风:“小子,他就是你那个煞风组织里出來的,”

    萧风点点头:“嗯,怎么样,”

    “我來帮你检验一下,”荆老放下摆弄花草的工具,走到螃蟹面前:“大个子,你很崇尚力量,是吗,”

    “对,”

    “你觉得你的力量,有多大,”

    螃蟹摇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之被他击中一拳,就算身体素质好的,估计也得躺个三五天,就这,还是非要害的地方,要不然就是一击毙命了。

    “來,用你最大的力气,打我一拳,”荆老脚下微扎马步,笑着说道。

    “……”螃蟹看看荆老,又看看萧风,沒敢动手。

    不是螃蟹感受到什么王霸之气怕了,而是他担心一拳轰出去,把零口中这个‘特号猛男’轰成半残废,零会不会怪罪自己呢。

    “你可以试试,”萧风轻笑,螃蟹全力一击,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硬碰硬也接不下來。

    “好,”螃蟹见萧风答应了,又上前两步:“老人家,你可得小心点,”

    “來吧,”荆老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

    “吼,”螃蟹咆哮一声,一记直拳轰出,直奔荆老而去。

    离着老远,荆老就感受到凌厉的拳风,他沒有后退,脸上笑容更是未变,不过眼睛中却多了几分欣赏,不错的力量。

    就在拳头距离荆老十公分左右的时候,他动了,他抬起右手,轻飘飘向着螃蟹的拳头拍去。

    ‘啪’,在掌与拳接触的瞬间,一股让螃蟹色变的劲力,从接触点爆发,震得他拳头发麻,继而胳膊发麻。

    站在旁边的萧风,眼睛一亮,四重劲,老家伙,深不可测啊。

    螃蟹后退了一步,荆老仅是身体晃了晃,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螃蟹脸色发白,他一直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哪想到今天竟然败给了一老头子,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荆老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看着螃蟹:“以貌取人,只会让你死得更早一点,”

    “老先生教训的是,”螃蟹压下心中震惊,站直身体,恭敬地说道。

    “小子,林琳和舞儿她们沒过來,”荆老不再看螃蟹,问道。

    “沒有,不太喜欢离别,又哭又流泪,堵心,”萧风摇摇头,心里却琢磨着,自己一定要加强重手和六龙劲的练习,太牛掰了。

    “原本想让她们帮着照看一下这边,既然沒來就算了,”荆老点点头,转身向着堂屋走去:“十分钟后,我们出发,”

    “好,”萧风点点头,跟着荆老进入堂屋,而螃蟹则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思考着刚才的‘一拳’。

    堂屋中,有一个小巧的行李箱,荆老指了指:“带上它,”

    “什么玩意儿,”萧风随手拎了起來,不算重。

    “古董,送给一位老朋友的,”荆老简单说了一句,去忙自己的。

    萧风瞄了几眼,倒是很想打开瞧瞧,可是上面有密码:“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同时心里犯嘀咕,能让老家伙送古董的,估计也是位京城大佬吧。

    荆老进去换了一套唐装,脚上踩着一双布鞋,不显山不露水,但一眼瞧过去,却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感觉~

    “我们走吧,”荆老简单收拾了一下,向着外面走去。

    萧风提着古董箱子,跟在荆老的身后,三个人驾驶着越野车,向九泉国际机场疾驰而去。

    一路上,荆老都在闭目养神,神情平静,不悲不喜。

    萧风坐在副驾驶上,发现螃蟹开着车,时不时通过后视镜瞄几眼荆老,嘴角翘起,好笑的说道:“螃蟹,现在相信老家伙是特号猛男了吧,”

    “嗯嗯~”螃蟹点点头。

    ‘啪’,一个爆栗砸在萧风的脑袋上,荆老慢悠悠地说道:“不给你点教训,越來越无法无天了,”

    “靠,”萧风捂着脑袋,满脸委屈,见螃蟹咧嘴傻笑,他有样学样,一个爆栗砸过去:“笑什么笑,好好开车,”

    “……”螃蟹不敢笑了。

    “老家伙,其实我们坐动车去也可以,速度又不慢,”萧风扭头,对荆老说道。

    “年轻人有大把时间挥霍,我不行,老了,”

    萧风翻个白眼,妈蛋的,坐飞机,基本就属于刚坐暖和屁股,就到地方了~再者,老家伙平时就在桃花胡同喝茶蹭时光了,现在又说什么老了的话。

    到了机场,把车停在地下车库,三个人乘坐电梯上楼,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就准备通过安检登机了。

    “对了,我身上带着枪呢,”萧风忽然想起夺命追魂枪,这玩意可带不上飞机。

    “扔了,”荆老淡淡地说道。

    “我去,是夺命追魂枪,又不是普通手枪,”萧风翻个白眼,掏出手机,就准备给九泉航空的老总打电话,反正也算是熟人了。

    “放箱子里去,”荆老指了指放着古董的密码箱。

    “能行,”萧风放下手机,疑惑着问道。

    借着螃蟹的大块头挡住,荆老输入密码,打开了行李箱,伸出手:“把枪拿过來,”

    萧风递给荆老,瞄了几眼里面,都用锡纸包着,看不清楚是个什么样的古董,不过能让荆老如此慎重对待,估计价值连城了。

    荆老把夺命追魂枪放在箱子里,盖上,重新打乱了密码:“登机,”

    “好,”萧风拎起行李箱,摸了摸身上的龙纹匕首,龙纹匕首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无论过什么地方安检都无压力~

    到了安检口,萧风放缓脚步,心里有点沒底,能过去吗,不过,就算过不去,也沒什么大问題,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掉了。

    三人很顺利的通过安检口,登机,让萧风和螃蟹都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一眼,目光都落在那个箱子上。

    “不用看了,箱子是特殊材料制成,就机场的安检,根本查不出什么,”荆老头也不回的说道。

    听荆老这么说,萧风更好奇了,里面到底是个什么古董,竟然让老家伙用这种东西來装,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头等舱,荆老上了飞机,就像在车上那样,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萧风和螃蟹,却都闲不住,眼睛盯着过往的空姐,低声嘀咕着,时不时发出猥琐的笑声。

    “嘿嘿,螃蟹,你喜欢屁股大的妞,”

    “嗯,屁股大的扛艹,”螃蟹挠挠头。

    “……”萧风无语,粗人,真是个粗人,怎么能说的这么直白呢,“看來你喜欢后进式啊,”

    “零……”

    “称呼我‘风哥’,”

    “哦,风哥,你咋知道的,”螃蟹好奇。

    “猜的,嘿嘿,”萧风邪笑,屁股大的妞,后进式确实是最好的~

    萧风和螃蟹就这么讨论着,荆老在旁边权当沒听到,谁沒有年少轻狂风流时呢,年轻人嘛,总不能让他们开口就讨论四书五经吧。

    “零,额,风哥,我们去京城干嘛,”螃蟹看了会空姐,就有视觉疲劳了,问起了正事儿。

    “干嘛,”萧风嘴角勾勒着森然笑容:“去解决我的一个‘敌人’,呵呵,也许他已经在京城张开天罗地网等着老子了,”

    “哦,”螃蟹倒是沒害怕,因为他疯狂的认为,但凡是零的敌人,都得统统碾压过去。

    “萧风,竟然真的是你,”忽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