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三百一十八章 雷区

    丛林中的战斗,往往不会持续太久。

    也许是因为运气,也许是因为张羽真有纵横战场的头脑,也许是因为一些其他因素,这场热带丛林的生死厮杀,以张羽这支杂牌军的胜利而拉下帷幕。

    当云霆飞等人用枪逼着七八个精壮汉子走到张羽面前时,他嘴角那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更加深刻起來。

    “大圈帮,”张羽的语气很平淡,盯着一个看似是头目的人问道。

    “你们是谁,”头目沒有回答张羽的话,反问道。

    张羽笑了,下意识抬起手,想要去摸摸满头的银色长发,但触及到略微刺手的短发后,恍然想起,那银色长发就因为要來这个见鬼的地方给剪掉了。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张羽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你……”张羽一巴掌的力气不小,头目嘴角溢出了鲜血,瞪着喷火的双目,恨不得跟张羽单挑百八回合。

    张羽懒得欣赏头目杀人般的目光,刚才他拎着枪都沒干掉自己,现在就凭一双眼睛,就能杀了自己吗。

    张羽抬手,抓住了头目不算长的短发,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同时,膝盖重重撞击在他的腹部,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弯下腰去。

    “你脑子有病吗,”张羽居高临下,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头目,说出这么一句话。

    “咳咳……”头目咳出一口鲜血,努力仰起头,依旧瞪着这个操控着生杀大权的青年。

    “妈的,我问你,我们中谁欠你钱吗,还是哪个兄弟沒管好裤裆里的家伙,上了你老婆你妹妹,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你们他妈的倒好,一句话不说,上來就放黑枪,谁他妈惯你们的毛病,”张羽有些恼火,这距离卡塔将军的领地还有不短的距离,这些孙子倒好,愣是让自己一方浪费了那么多子弹,还死了几个老兵。

    “你他妈的……”头目咬牙,要不是后脑勺顶着一支枪,他说不得要爬起來和张羽拼命不可。

    “收缴了多少支枪,”张羽沒再搭理这个头目,而是看向云霆飞。

    在这片热带丛林中,有枪才能活得更久,才能走得更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枪和子弹就显得特珍贵,张羽不得不算计着使用。

    “十七支枪,七百多发子弹,”云霆飞笑着说道。

    张羽点点头,也笑了:“赚到了,不过可惜死了几个兄弟,”

    阿泰手下的老兵们,脸上都沒有悲伤,更沒人痛哭流涕,因为在这片丛林中,死亡是个很普通的字眼,普通到就像泰国某红灯区里随处可见的廉价妓.女一样。

    这一分活着,不代表下一分钟也活着……在这种情况下,谁又能为谁去哭,为谁去悲伤。

    “放心,我不会让兄弟白死,”张羽扫了几眼阿泰和老兵们,再次把目光投向俘虏们:“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大圈的人,也不管你们在这片危机四伏的丛林中算什么,现在你们只是我的俘虏,懂吗,”

    俘虏们自然沒回答张羽的话,因为他们都是铁铮铮的汉子,可是,张羽下一句话,就让他们都变了脸色。

    “我们继续前进,到了雷区区域,就先让他们去踩雷,为我们淌路,”张羽一挥手,压着几个俘虏,浩浩荡荡上路了。

    二十里,在这片步步杀机的热带丛林中,可以说是一段不算近的距离,经过半天的时间,一行人才來到雷区边缘。

    “停,”这次说话的,是静水,这个如水一般的女人。

    张羽转过头,看向静水:“什么情况,”

    “我们应该进入雷区了,大家都小心点,”静水一脸平静,加上波澜不惊的眼神,让人有种她在说‘我们到了某个饭店,可以吃饭’了的错觉。

    阿泰扬了扬手,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兵走出來,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树木,甚至连地上的泥土,都不放过。

    足足两分钟,一个老兵走回來,点点头:“我们确实到了雷区边缘,那边不远处,就有地雷炸过的痕迹,”

    对于地雷,张羽等人都有些陌生,手雷嘛,他们玩过,至于地雷,那也仅限于在电视上看过,一个个都是门外汉。

    好歹,其中有个正规特种部队出身的云霆飞,他倒是个全能手,经过他的一番侦察,认可了老兵的话:“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十米开外,就开始有地雷了,”

    “九死一生的雷区,”张羽微皱眉头,嘴角那抹玩世不恭的笑容,让人觉得略显妖异。

    “张羽,不如我们饶过这片雷区,”阿泰提议着说道。

    张羽又打开地图,在上面指指点点:“绕开这片雷区,那需要走的路太远了,在这里,也许一步就是一个危机,那么远,我们要承担的风险,不比走雷区要小多少,”

    云霆飞站在一旁,忽然冒出一句來:“张羽,我第一次觉得,原來你的脑子很好用,”

    张羽翻个白眼:“我是冲动,又不是傻子,”

    “你适合做军人,应该去部队锻炼锻炼的,”云霆飞笑着说道。

    “沒兴趣,”张羽摇摇头,又专心看着地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羽终于抬起头,脸上闪过犹豫,但终究是做了决定:“我们沒有任何探雷的工具,只能靠运气了,不过,靠运气之前,就按照之前说的做吧,”

    “你说什么了,”阿泰疑惑问道。

    张羽指了指俘虏们:“让他们去踩雷,为我们淌出一条路,”

    “……”听到这句话,俘虏们从脚下泛起一股寒意,这个青年真要让他们去送死。

    “张羽,真要……”云霆飞毕竟是正规部队出來的,虽然在煞风呆过,但有些事情,也不是能做出來的。

    张羽不等云霆飞说完,打断了他,点点头:“嗯,要不我为什么带着几个俘虏,走二十里路,要想杀他们,现在他们尸体都凉了,我多给他们半天时间,已经很仁慈了,”

    “还有,老云,你想看我们自己兄弟用命去填雷,还是用他们的命,”张羽说到最后,问了一句。

    云霆飞张张嘴,不再说话,人,都有私心,即使是云霆飞,也是如此,他不是圣人,虽然有违他的准则,但能用几条俘虏的命來换他们的命,他还是很乐意的。

    云霆飞不反对了,其他人更不会反对,包括几个强悍的女人,也只是看了几眼俘虏,对张羽的话,沒有任何反对意见。

    张羽掏出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眯起了眼睛,在心里问道,假如现在风哥在,他又会怎么做。

    答案,很简单,萧风也同样会如此。

    其实,自从张羽从九泉飞到泰国,又到现在进入热带丛林,但凡遇到棘手的事情,他都会静下心來,问一问自己,假如萧风遇到同样的事情,他会怎么处理。

    凭借着从小一起长大的默契与了解,张羽总会适时解决棘手问題,虽然有时候冷血一点,但在某种情况下,冷血不是什么坏事。

    比如刚才,表面上,张羽一直盯着地图,但他内心就是在揣摩萧风的做法。

    他揣摩出后,又挣扎过,最终还是理性占据了上风,他与这些俘虏非亲非故,用枪杀他们和用地雷炸死他们,好像也沒什么区别,至于淌出地雷來,就算自己让他们多活了半天的报酬吧。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张羽用枪指着那个头目的脑袋:“我给你个机会,如果你有办法能带我们安全走过雷区,那你们谁都不用死,要是你们也沒办法走过去,那不好意思,你们能不能活下來,只能看老天的意思了,你在前面,可以随意逃跑,只要你能跑出我的射击范围外还不死,那就我不会再杀你,很公平吧,”

    头目脸色有些发青,他捏了捏拳头,这些明显刚过來的‘菜鸟’,怎么比纵横这片丛林多年的老油子还狠。

    “只要你放走我们一个,我保证你们不会活着离开金三角,”头目盯着张羽,眼神就像一头野狼。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说这些沒有屁用的威胁,而是多想想,该怎么度过雷区,又能保住自己的命,”张羽笑了笑:“至于能不能活着离开金三角,我现在不想考虑,”

    头目看着黑漆漆的枪口,深吸一口气,转身向着雷区走去,只留给张羽一个后背。

    “大哥,”其他几个俘虏都大声喊道。

    “你们跟我來,”头目脚步顿了顿,头也不回的说道。

    张羽嘴角翘起,自己赌赢了么,“我们走,”

    张羽思考过,他们这些刚入林子的菜鸟,不知道雷区的状况,那这些大圈的老鸟,也会不知道。

    他在赌,赌这个头目知道雷区的详细状况,就算真不知道,那也沒什么,就让他们几条命,能淌几颗地雷算几颗,张羽说得出做得到。

    头目确实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因为雷区很大,他们几个都炸死了,最后这伙人也不会有几个人能安全度过雷区,但听到手下兄弟的喊声,又让他强自压下了同归于尽的想法,他死可以,但不能让兄弟陪他一起送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