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丛林里的枪声

    听到蝴蝶的警告音,张羽一行人停下脚步,用疑惑眼神向蝴蝶看去。

    蝴蝶拎着ak47,努努嘴,指着一个树干上:“蛇,”

    张羽等人,现在是听蛇而心惊,毕竟这片丛林中,杀机四伏,说不定就会遇到什么致命的东西。

    要想活着走出这片热带丛林,那就要与天斗,与地斗,与敌人斗,也要与丛林中各种危险的动物植物斗。

    众人循着蝴蝶的目光看去,都是目光一缩,又是那种蛇。

    据他们中有经验的老兵说,这种蛇是五步蛇与本土另一种不知名的毒蛇杂交而成,奇毒无比,攻击性极强,即使是丛林老兵,也经常着了这些长尾畜生的道儿,含恨在这片热带丛林中,逐渐腐化成灰烬。

    毒蛇攀附在树干上,躯体与树干一样的颜色,几乎让人能够忽略掉它,可是,一旦忽略掉它,那恐怕就要搭上性命了。

    这条毒蛇就如大多数毒蛇那般,不断吐着信子,感受着周围的气味颗粒,一双阴冷而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睛,盯着张羽一行人,只等他们靠近,就会发动致命攻击,至于谁会是那个被袭击的倒霉蛋,那就只有这条蛇知道了。

    “无欢,干掉它,”张羽冷声下了命令。

    无欢点点头,手一晃,手里出现一把小匕首,非常小,就如同一把小飞镖般~匕首在他手上旋转了几圈,一扬手,化作一道寒光,向着树干上的蛇飞去。

    ‘砰’的一声闷响,小匕首沒体而入,稳准狠射进毒蛇的七寸,打蛇打七寸,这是谁都懂的一个常识,甭管什么有毒蛇无毒蛇,七寸,永远是蛇的一个致命点。

    匕首入体的剧痛,让蛇剧烈颤抖几下,信子一吐,昂着的脑袋,向着无欢冲下,似乎想要干掉伤了它的人。

    蛇,通灵,自古就有各种传说。

    无欢冷笑,又亮出一把匕首,向着半边身子挂在树干上的蛇走去:“一条小小长虫,也敢兴风作浪,”话落,手起刀落,一颗三角蛇头落地,鲜血喷涌而出。

    无欢沒去管地上的蛇头,抓住树干上的蛇身,双手捏住出血的地方,匕首破膛而开,从里面挖出了蛇胆:“这可是好东西,”

    张羽扫了几眼地上的蛇头,目光依旧警惕:“大家都小心点,”

    “羽哥,要吃吗,”无欢摊开血淋淋的手,望着张羽。

    张羽脸上闪过一丝恶心:“拿开,你自己留着吃吧,”

    “好,”无欢倒是很痛快,点点头,仰头一口把蛇胆吞了下去,随后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壶,灌下几口烈酒:“爽,”

    “蝴蝶,你是怎么发现毒蛇的,”张羽随口问道。

    蝴蝶并不像一般的女人,见到毒蛇什么就全身发麻,吓得叽歪鬼叫,想想也是,一个能在煞风里杀入前十的女人,又岂会是一般女人。

    “不要忘了,我是蝴蝶,”蝴蝶拎着ak47,继续向前走去。

    张羽盯着蝴蝶的背影,尤其是她的翘臀,嘴角翘起:“有意思的娘们,要是有命回去,一定推了她,”

    “羽少,先别考虑推女人,先走出这片见鬼的丛林再说,”离火举着枪,深一脚浅一脚从张羽旁边走过。

    “继续前进,”张羽点点头,追上了蝴蝶:“娘们,就应该站在男人的身后,逞什么能,”

    蝴蝶声音很平淡:“沒想到你这么大男子主义,”

    “大男子主义有什么不好,”张羽说完,打开无线电对讲机:“老云,再报一次坐标,”

    很快,张羽一行人与云霆飞和阿泰汇合,双方低声寒暄几句,就提起了正題。

    “阿泰,能查得出他们身份吗,”张羽举着望远镜,看向前方,除了树枝就是草丛,根本看不出什么。

    “如果猜测不错,他们应该是大圈的人,”

    “大圈帮,”张羽皱起眉头:“能确定吗,”

    “不能,”阿泰摇摇头,指着几处痕迹:“不过,这应该是大圈的做事手段,”

    留下几个放哨的人,其他人都坐在地上,稍做休息,并做了短暂的讨论。

    “要真是大圈帮的人,那可有点麻烦啊,妈的,我们又沒招惹他们,竟然冲我们放黑枪,真他娘的卑鄙,”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张羽,很难理解这种近乎野蛮的丛林规则。

    张羽长这么大,做过最野蛮的事情,就是高中蹲守在初中门口,按人头來收保护费,不给就揍一顿,那不过是无聊使然,可现在在这片丛林中,却是动辄生死。

    “张羽,按时间來推算,郝剑锋他们应该已经把武器送到了卡塔手里,至于另一支,应该也快到了,我们最苦逼,吸引了大多数势力,完全被当作了靶子,”云霆飞拿起行军水壶,喝了几口水。

    “上当了,是你们这群畜生,嚷嚷着沒玩过丛林作战,我们才贸然冲进这里的,现在倒好,退也退不回去,前面路也不通,”张羽骂了一句,从随身背包中拿出一张地图,摊在地上:“阿泰,能确定我们现在的位置吗,”

    阿泰蹲在地上,眼睛扫过地图,指着一处:“我们在这,”

    “沒偏离方向就好,”张羽认真看着,最后点点头:“再过两条河,三座山,就能进入卡塔的领地了,”

    “前面二十里外,就是雷区了,”阿泰又指着一处:“战争虽然过去了,但当年埋下的地雷,却并沒有起出多少來,这些年,误入这片区域被炸死的人,沒有500也有300了,”

    “方圆十里的雷区,到了那里,可真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是生是死,可就全靠运气了,”张羽眉毛挑了挑,嘴角挂着一丝与现场气氛不符合的玩世不恭笑容。

    “那片雷区,也不知道吞了多少正规特种兵的命,就凭我们这支杂牌军,闯过去的几率太小了,”云霆飞撇嘴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退回去或者就呆在原地吧,阿泰,就沒个雷区的布控地图,”张羽看向阿泰,他知道,这不再是**上的打打杀杀,而是步入了真正的战场,别看他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这只是为了消除他对这片丛林的本能恐惧。

    阿泰摇摇头:“沒有,就算有,也沒用,战争都过去多少年了,这些年下了多少场暴雨,有些雷早就挪动了位置,鬼才知道冲刷到了哪里,”

    “别废话了,与其坐在这里讨论,不如先消灭了那群神出鬼沒的敌人,”坐在一旁的蝴蝶,冷冰冰说道。

    一群老爷们纷纷转头看向蝴蝶,见她脸上沒有一丝表情,看不出什么恐惧或者害怕,再看看六芒星中的三个女人,同样面无表情,仿佛前面是生是死,与她们都沒关系。

    这下子,可把这群老爷们刺激了,这些娘们尚能如此淡定,更何况他们都是裤裆里带着把的汉子呢,怕个鸟儿,不就是点地雷吗,真要踩上去,就算死,那也是鸟朝上。

    “兄弟们,我们怎么着,也不能被几个娘们看扁吧,行,也别讨论了,也甭管他们是不是什么大圈帮的,先干了再说,大圈帮凶名在外,但我们也他妈不怵他们,”张羽拎着枪,站了起來。

    众人呼啦啦全站起來,各自分散开,准备继续前行,顺便灭掉对他们打过黑枪的敌人,暂时称之他们为大圈。

    张羽一行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出发的时候,有五十來人,走到现在,只剩下三十來个了,其中,有张羽、无欢、蝴蝶、六芒星等人,也有阿泰、云霆飞以及阿泰手下的一众老兵,可以说是完全的杂牌军。

    “前面有情况,”忽然,一个朝东南放哨的老兵,低声说道。

    “准备战斗,”经历过几场丛林枪战的张羽,显然已经逐渐适应了,立刻下了命令。

    “是他们的人,我们要打吗,”云霆飞手持望远镜,小声问道。

    张羽同样拿着望远镜,身体隐藏在一个树干后面,眯起了眼睛:“再放近一点,”

    张羽与萧风从小一起长大,优秀品质沒学到多少,倒是把萧风那套‘吃亏不是福’学了个七七八八,有仇不报那哪行,对方先打了他们黑枪,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他还是张羽吗。

    “给我打,”等对方稍一靠近,张羽冷声下了命令,同时扣动了手里的ak47,弹壳开始跳跃起來。

    ‘哒哒哒’的声音,在这片热带丛林中响了起來,一场战斗,拉开了帷幕。

    对方有十数人,无论从装备还是单兵素质,丝毫不比张羽一行人差,甚至隐隐强了几分。

    枪声一起,这伙人立刻各自找掩体隐藏起來,手里的枪械,也开始咆哮起來,向着张羽这边射來。

    “妈的,老云,阿泰,你们各自带几个兄弟,从左右两侧包抄过去,今天非得干趴下这帮孙子不可,”张羽骂了一句。

    在这片丛林中,沒什么道理可讲,一切,以实力为尊,就像冰冷残酷的煞风组织,只有拳头硬,才有话语权,才能活得更久,活得更潇洒,活得更有尊严。

    两帮以前从未见面甚至沒有任何利益冲突的人,就在这片丛林中,展开了一场生死厮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