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致命的丛林

    萧风等人在桃花胡同用了晚餐,吃饭期间,其中有一个菜,萧风一筷子都沒有动,不为别的,心里有阴影了,因为那是舞儿大小姐做的,效果堪比世界上最强效的老鼠药。

    因为萧风不捧场,惹得火舞还不乐意,白眼送了十几个,偏偏萧风就是不吃,搞得她郁闷了一晚上。

    林琳和张雪在旁边窃笑,倒是很捧火舞的场儿,就连荆老都尝了尝,大赞舞儿手艺见长了。

    总体來说,晚餐用得很愉快,荆老的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心里时不时的想,要是贝儿也在,那就更好了。

    爱屋及乌下,荆老对三个女孩,倒真沒拿着当外人,和自己亲孙女一样,三个女孩嘴巴也甜,一口一个荆爷爷,搞得老家伙满脸笑开花。

    吃完饭,又陪荆老扯了会,萧风四个人,开着两辆车离开了桃花胡同,临走的时候,萧风从荆老的目光中,意外察觉到一种以前从未发现过的情绪,有些落寞……

    “老家伙老了,”萧风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以后沒事的时候,一定要多回來陪陪他老人家,”

    等两辆车离开后,荆老才摇摇头,转身关上朱漆大门,原本挺直的腰杆,微微有些佝偻,向着堂屋走去。

    回到堂屋,拿起桌上的礼盒,把里面茶叶取出來,笑了笑:“阿风这小子,有好东西,还是想着我这个老家伙的,呵呵……”

    萧风四人,两辆车,经过一番商量,并沒有直接回凤凰苑别墅,而是去了和康医院,因为安全问題,火舞已经几天沒去医院了,心里也惦记着火天。

    等到了和康医院,停好车,乘坐电梯上楼,來到了icu病房区,虽然火天已经不需要住icu病房了,但因为搬來搬去麻烦,而且这里位置不错,所以一直都沒有换掉。

    冯龙更是直接发话,把那一层都给空了出來,不允许闲杂人等住起來,原本还显得空旷,但煞风成员住进來后,这里就热闹起來了。

    经过与日狼小组一战,煞风成员几乎人人挂彩,重伤者已经脱离危险,而其他人则在萧风的强制要求下,住进了病房

    用狂战的话來说,煞风成员的命,不值钱,受点伤,抹点药,包扎一下,依旧可以杀人,被杀的,都是弱者,都是垃圾,死了就该扔进垃圾桶。

    偏偏,狂战这样的话,煞风成员沒有一个人反对,反而觉得他的话很对,萧风却有点不适应,不知道当初的初衷是对是错,他感觉自己培养了一群偏执而凶残的疯子,对敌人凶残,不算狠人;对自己凶残,那才是狠人。

    萧风当着受伤的煞风成员,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是人,你们的命,不比我萧风的命贱多少,”

    为了保证这里的安全,林默特意从天门调來五十多位枪手,把整个楼层所有死角都布置了人手,确保最大程度下的安全问題。

    “风哥,”天门帮众发现萧风四人,全都恭敬叫道。

    萧风扫了几眼天门帮众,满意点头,随着天门的壮大,天门精英的挑选也越來越严格,整个天门,已经划分出了区别,有精英小弟,有核心小弟,有直系小弟,也有外围小弟……

    沒有规矩不成方圆,帮派要做大,同样是如此,萧风和林默商量过,等火天能管理天门事情的时候,就再建立堂口以及各种用途的小组,比如负责情报的,刑法的,侦察的等等,一切都按照‘正规’二字來统率天门。

    “大姐大,”天门帮众又恭敬对着火舞打招呼。

    “嗯,”火舞已然有大姐大的风范,一张俏脸沉着而冷静,就像一个巡视自己领地的女王一样。

    萧风余光注意到火舞的样子,心里一动,舞儿还是沒放弃她大姐大的‘梦想’吗。

    火舞三个女孩去看火天了,而萧风则去了煞风成员住的病房,他还沒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砰砰’的声音,还有沉闷的吼声,不由得一愣。

    萧风站在病房门前,透过玻璃向里面看去,就见螃蟹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一下一下,原本就骇人的双臂,更加夸张的膨胀着。

    最让萧风哭笑不得的是,螃蟹身上压着一座山,不,准确來说,是压着一个山一样的男人,,山丘。

    那晚被暗器伤到大腿的山丘,此时正坐在螃蟹的后背上,满脸的惬意,随着螃蟹身体的拂动,一上一下动着……

    “真邪恶~”萧风露出坏笑,摇摇头,又看向其他地方,就见铁拳手里戴着他的手套,正在一拳拳抨击着一块哑铃片,发出沉闷的‘砰砰’声。

    “住个院都不消停,”萧风叹口气,在煞风就是如此,必须要无时无刻加强自己,否则就会离死越來越近。

    也许,‘活着’二字,是他们变强的最根本动力,一切,为了活着,为了有尊严的活下去。

    这,就是煞风,被萧风打磨成一把放血利刃,所向披靡的尖刀。

    “零,你來了,”身后,响起狂战的声音。

    萧风转过头,看着狂战:“嗯,你的伤怎么样了,”

    “沒问題了,”狂战摇摇头:“有任务吗,”

    “呵呵,沒有,就是來看看你们,”萧风说着,推开门走进了大病房。

    听到动静,所有人都抬头看向门口,见是萧风來了,纷纷停下锻炼,至于螃蟹更干脆,嘴里发出哼声,猛地一起身,就把措手不及的山丘给掀翻在了地上。

    “草,”山丘摔在地上,触碰到了伤口,让他破口骂了一句,想都不想,一拳轰向了螃蟹。

    ‘砰’的一声,两个人的拳头重重撞击在一起。

    “零,”螃蟹收回拳头,也不管坐在地上的山丘,堆着憨笑,抖动着双臂的肌肉。

    “呵呵,你们真是闲不住,”萧风笑了笑,环视一圈:“都别着急训练,好好养伤,等你们伤好了,才能更强,”

    “是,”煞风成员全部点头。

    萧风在病房中呆了会,陪他们随意聊了会,就去了火天的病房。

    到了那里,发现林琳和张雪都不在,就火舞和火天在病房里,小声说着什么。

    “风哥,”火天倚靠在床上,笑着对萧风点头。

    “感觉怎么样,”萧风走到床边,看着这位鬼门关里转了一圈的兄弟。

    “我已经好了很多,斌子已经给我用了你提供的药物,感觉很有效,”火天挥舞下胳膊:“看,”

    萧风也笑了:“有效就好,等南宫爷爷回來,我让他帮你开几副调理身体的中药,”

    “好,”

    萧风和火天随意聊着,聊完近况聊天门,最后聊到了张羽身上。

    “风哥,小羽子和你联系过吗,”

    萧风点点头:“嗯,联系过,他在那边一切不错,不用担心,有六芒星、无欢、蝴蝶等高手在,他不会有事的,”

    “我中午做梦梦到这小子了,倒是有点想他了,”火天咧咧嘴。

    “你守着叶静,可千万别这么说,要不然她该误会你和张羽是基友了,”火舞在旁边,笑着插嘴道。

    “小羽子现在在泰国吗,估计这小子已经乐不思蜀了,”

    “有蝴蝶在,他哪敢折腾,”萧风想到张羽和蝴蝶,嘴角翘起,看看腕表:“按照计划,他们应该离开泰国,去给卡塔将军送货了,”

    “那边情况混乱,希望沒什么事情才好,”火天点点头。

    ……

    “张羽,我们应该碰到了硬茬子,妈的,”特种兵出身的云霆飞,手持望远镜,身体趴在一片丛林中,对着无线电对讲机说道。

    “能摸清楚他们的來历吗,麻痹的,一句话不说就开打,真他妈不讲究,”张羽沙沙的声音,从无线电传出。

    “在这片丛林中,沒什么话可讲,谁有枪,谁拳头硬,那谁就有话语权,”云霆飞不远处,一身迷彩服的阿泰,手持ak47,冷笑着说道。

    “报你们坐标,我们马上过去,”张羽声音再次传來。

    云霆飞快速报出一个坐标,同时不忘交代一句:“小心点地雷,”

    “知道了,”距离云霆飞和阿泰所在位置的几百米外,张羽等人,全都清一色迷彩服,手持各式大杀伤力的武器,缓步向前挪动着。

    “这片热带丛林,果然沒让我失望,太爽了,”原本不习惯用枪的无欢,经过最近的锻炼,也喜欢上了枪械,并且用活人练靶,打得一手好枪法。

    “别说话,都盯着脚底下,要不然踩着雷,就更爽了,”张羽冷喝一声,目光如丛林中的猎豹,警惕而明锐。

    一行人沒有人再说话,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他们这群非专业的,也开始有点摸清楚了丛林战的规律,在这片热带丛林,到处都是致命的危机,先不说到处纵横的多势力敌人,就是丛林中的原生态动物,致命的就不下几百种。

    其中,有一种一米多长,躯体如树干色的蛇,是最毒的,一天前,阿泰的一个手下,就被这种蛇给袭击了,一击毙命,蛇毒迅速进入心脏,几个呼吸间,身体就黑了,救都沒得救,众人眼睁睁看着他痛苦死掉。

    “小心,”同样一身迷彩装的蝴蝶,发出警告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