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人在江湖人已老

    萧风听荆老提到‘南宫世家’,再也压抑不住疑惑:“老家伙,南宫世家,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军情五处六处,在整个世界都颇负盛名,而荆老却说,有南宫世家在,即使五处六处,也伤害不了荆贝儿,这句话,隐藏的信息量太大太大。

    “阿风,有些层面,不是你暂时能接触到的,不过,我问你一句话,你相信江湖吗,”荆老认真问道。

    “江湖,”萧风重复一句这两个字,反问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江湖’吗,”

    荆老点点头,又摇摇头:“用句有点装逼的话來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无处不在,”

    “可是,这与南宫世家有什么联系,”

    “有很多真正的大势力,其实都是从一些江湖世家演变而來,南宫世家就是如此,”

    萧风皱眉,老家伙怎么越说越玄乎,“江湖世家,就如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什么四川唐门之类,”

    “呵呵,那不过是武侠小说杜撰的而已,”

    “老家伙,你别东扯西扯的,我也不管什么南宫世家还是四川唐门,我只问一句话,贝儿真的沒有危险,”

    荆老沉默了几秒钟,点点头:“我相信南宫老头,”

    萧风不再说话了,可是他的心上,却仿佛被压上了一块石头,那晚上的梦,不会现实上演吧。

    “阿风,终究现在的你,太弱,等你达到一定层次时,我会把你该知道的,一点点告诉你,”

    “嗯,”萧风听荆老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他知道荆老的脾气,问了也不会说。

    荆老又喝了口热茶,徐徐问道:“阿风,你准备怎么处理和贝儿的关系,”

    “我……”萧风张张嘴,却不知道能给出一个怎样的答复,不可否认,从小到大,他一直宠着贝儿,爱着贝儿,但这种宠和爱,都是建立在一个‘亲情’的基础上,而不是爱情。

    “以前,我一直在试图阻止,但发现只是做的无用功,”荆老脸上浮现出笑容,很苦:“你离家四年,我拦了四年的生日礼物,就是为了让贝儿不要陷进去,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可是,我失败了,”

    萧风掏出烟,点上,狠狠吸了几口,沒有说话。

    “阻止不了,那就任其自然,阿风,我想你也知道贝儿的心思,更知道她的脾气秉性,所以……”

    “嗯,我知道,”萧风深吸一口香烟,任由烟雾涌进肺里,他从小和贝儿一起长大,焉能不知道妹妹的脾气秉性。

    别看荆贝儿一直都生性淡然,但骨子里,却非常倔强,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就算是荆老和萧风,也很难改变她的主意,其实,受荆老的影响,萧风也是如此。

    “知道为什么我反对贝儿和你在一起吗,”荆老忽然问道。

    萧风一愣,摇摇头:“为什么,”

    “因为有个牛鼻子老道给你相过面,算过命,他说你这辈子有两样东西太盛,一是杀气,二是桃花运,”荆老语气有些怪异。

    “牛鼻子老道,”萧风呆了呆,难道自己真的是命犯桃花。

    从荆老口中说出來的牛鼻子老道,萧风不用多问,应该也是一隐士高人,就如南宫济昰以及慧月大师一般,老道这句话的可信度,应该还是不错的,毕竟老家伙认识的人,都属于那种有真本事的人,自非街头摆摊算命的骗子可比。

    “老道当初说过,我阻止也是枉然,果然又让他给说中了,正因为我想阻止你们,所以四年前你要出去走走,我才沒有阻止,任由你一走就是四年,”荆老叹息着说道。

    “咳咳咳……”萧风大力吸了口香烟,却被烟雾呛着了,凭他一个大烟枪,竟然被香烟给呛到了,可见他的内心,有多么不平静了。

    荆老也拿起旱烟袋,吧嗒吧嗒吸着,堂屋内陷入了短暂的安静,沒有人再说话。

    “老家伙,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一支烟吸完,萧风按灭了香烟。

    荆老摇摇头:“不是给我交代,而是给贝儿一个交代,我不希望她伤心,知道吗,”

    “嗯,”萧风认真点头。

    因为有了荆老的保证,萧风对荆贝儿安全问題的担心,暂时压在了心底,两个人又随意聊了些其他话題,自然把话題引到了血玉上面。

    “老家伙,血玉现在什么情况了,”

    “扑朔迷离,”荆老简短说了四个字。

    萧风耸耸肩,干脆也不操这个心了,凭荆老都沒捣鼓明白,理不出什么头绪,他又有什么办法。

    “郝家、邵家被灭了,九泉又形成一种新的局势,你想好怎么做了吗,”荆老也不想过多提血玉,换了个话題。

    “萧氏,现在就如一个强壮的婴儿,要真正成长起來,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偏偏,这个谁都无能为力,只能一点点沉淀积累,”

    荆老点点头,眼睛深处闪过欣慰,是他看着萧风一步步成长起來的,萧风的每个进步,他都看在眼里。

    萧风回來的短短时间,就引得九泉动乱,刷新了保持了十数年的格局,不可谓手腕不强,不过,荆老从沒夸过他一句,因为在荆老看來,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你长大了,路该怎么走,你自己心里有数,我不想过多的干涉,不过,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可劲在外面折腾,就算把天捅个窟窿,爷爷也会帮你去补上,”

    荆老语气平淡,但却霸气十足,他护短的性子,彰显无遗。

    萧风心中犯暖,从小到大,荆老一直是如此护短,不管他在外惹了什么事情,荆老都会帮他摆平,甚至怂恿他可劲折腾。

    用荆老的话來说,男孩子小时候太老实,那长大了一定怂,越折腾闹腾的,长大反而越有出息。

    “老家伙,万一我捅的窟窿太大,你补不上怎么办,”萧风笑了,问出这么一句话。

    荆老深深看了眼萧风,缓缓说道:“如果真到了你捅出的窟窿连我都补不上的那天,就是你龙翔九天,真正崛起的时候,到那时,你就站在了中国乃至世界的金字塔顶端,可以俯视芸芸众生了,”

    萧风收拢起脸上的笑容,在他听來,荆老的这句话,远比韩爽的爷爷韩老将军的话更有含金量,更难以达到,虽然他一直沒摸清荆老的底,但这就是一种直觉。

    “我会的,”萧风语气平淡,轻轻点头。

    “呵呵,路很长,不骄不躁,慢慢走,”荆老拍了拍萧风的肩膀,站起來:“她们回來了,”

    萧风听荆老这么说,耳朵轻轻动了动,果然一阵嬉笑声从朱漆大门外传來,声音很轻很小。

    “这个老家伙,深不可测啊,”萧风从心里,给了荆老一句中肯的评语。

    “荆爷爷,我们回來咯,看我们给你买的什么,”火舞欢快的笑声传來。

    荆老脸上尽是笑容,走到堂屋门口:“呵呵,又给我这个老头子,买的什么礼物啊,”

    院子里,林琳、火舞和张雪,三个女孩从外面进來,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

    “荆爷爷,我们给你买的真丝唐装,你看看喜不喜欢,”火舞扬了扬手中的购物袋,又指了指门外:“荆爷爷,谁來了,”

    “呵呵,阿风來接你们了,”荆老说着话,萧风从堂屋中走出來。

    “风哥,”林琳、火舞都发出欢快的叫声,张雪张张嘴,却沒有说什么。

    “哈哈,我來接你们回家的,”萧风一把抱住扑上來的火舞,笑着说道。

    “舞儿,风哥身上有伤,你小心点,”林琳拉着火舞的手,担心地说道。

    “哦哦,我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火舞也猛地记起來,赶紧点头:“风哥,你的伤沒事吧,”

    萧风摇摇头:“沒什么,已经好很多了,”说着,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张雪:“小雪,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吧,”

    “嗯,”张雪抿着嘴,点点头。

    “荆爷爷,给,你的礼物,我们三个认真挑选的哦,”火舞目光触及到笑眯眯的荆老,甩开萧风,讨好的说道。

    “鬼机灵的小丫头,”荆老对三个女孩,也是打心眼里喜欢。

    几个人进入堂屋,在火舞三个女孩的要求下,荆老拿着购物袋,乐呵的去换衣服了。

    沒一会时间,换了一身唐装的荆老出來,脸上笑容更浓:“我很喜欢,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几岁呢,”

    “果然不错,”火舞点点头:“荆爷爷,您本來也不老啊,”

    “哈哈哈,舞丫头这张小嘴可真甜,”荆老老怀大慰,龙颜大悦。

    萧风撇撇嘴,看來对于美女的马屁,即使是老头子,也沒多少抵抗性啊,要是自己夸这么一句,估计老家伙直接一个爆栗砸过來吧,美女,不管走到哪,都是吃香的。

    在荆老的要求下,三个女孩都开始忙活起來,准备在这里用完晚餐再离开,看得出來,贝儿不在家,荆老一个人住这么大的院子,也显得有些寂寞了。

    “这几天有她们在,院子里明显多了几分活气儿,人老了,唉,半截身子埋黄土了,”荆老看看萧风,端起一杯热茶,一饮而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