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三百一十四章 贝儿的下落

    萧风并沒有在地狱火待多久,他陪着神经质一般的杰夫,拼命幻想一番未來建成的娱乐之都后,就开着一辆奥迪离开了。

    奥迪,是林默的座驾,如今的天门家大业大,不过林默却依旧钟情于奥迪,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从小到大,一旦他认定或者喜欢的某种事物,就会持续保持下去,甚至一辈子,就如,他爱上了赵梦,并有了打算,一辈子都只睡这么一个女人。

    萧风驾驶着奥迪车,向着桃花胡同开去,一些细小的琐事,该处理的,都要处理过,科技广场以及娱乐之都的事情,如果不出什么大意外,算是铁板钉钉了。

    在一个路口,萧风放缓车速,静等着红灯,趁着这个功夫,他掏出烟,扔在嘴里一支,点上,美美吸了一口。

    萧风叼着烟,一双眼睛透过车窗,随意向四下看着,忽然,他目光落在右侧,愣了愣,随即嘴角翘起,真够巧的。

    萧风划下车窗,堆积出一个自认为最帅最阳光的微笑,轻轻按了按喇叭。

    奥迪车右侧,一辆白色越野路虎车,也按下了车窗,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让人仅一眼,就会想起两个字,,尤物。

    “哈喽,好巧啊,”萧风笑着说道。

    “呵呵,确实是,”尤物同样轻笑。

    萧风打了个手势:“前面有个公园,我们聊聊,”说着,也不管尤物是否同意,踩下油门,向着公园开去。

    “大男子主义,”白彤嘴里,轻轻发出这样的声音。

    萧风在路边停下车,按灭香烟后,打开车门下來,静静等待着路虎车。

    路虎缓缓停下,白彤从车上下來,气场依旧十足,踩着一双漂亮的高跟鞋,缓步向着萧风走來。

    “白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萧风微笑着,伸出手。

    白彤同样回以微笑,伸出修长而秀丽的手:“叫我白彤就可以了,”

    “呵呵,好的,白彤,”萧风握着白彤的手,轻轻捏了捏,柔若无骨,富有弹性。

    白彤的目光,落在萧风的脸上,最后落在他略显狭长的眼睛上,那淡淡的忧郁眼神,让白彤愣了愣,好熟悉。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着,萧风握着白彤的手……

    手上传出的温暖,让白彤从那种‘熟悉’的感觉中走出來,脸上微笑不减:“萧风,握了这么久,可以松开了吧,”

    萧风依旧沒有松开的意思,笑着摇摇头:“沒事儿,我不累~”

    “……”白彤脸上微笑显得怪异:“你一直都是这么流氓吗,”

    “嘿,流氓,我可以当作是褒奖吗,白彤,问一句,你不会在打我的主意吧,”萧风松开了白彤的手。

    “你是夏老盯上的人,是我表妹夏雨的菜,呵呵,我可不敢打你的主意,”白彤收回手,那种淡淡的温暖,很舒服。

    萧风抬起手,放在鼻尖,轻嗅一下:“真香~”

    白彤并沒有因为萧风的轻浮而生气,笑了笑:“萧风,你以前去过银都吗,”

    “嗯,去过,”

    “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见过,”

    “在哪,”

    “上次在广场啊,不过那真是个误会~”

    “……”白彤笑容僵了僵:“不是那次,我说我们在银都见过面吗,”

    萧风听白彤这么说,想了想,摇摇头:“应该沒有,怎么了,”

    “一直觉得你眼熟,可能是错觉吧,”白彤压下心中的想法,笑着说道。

    “难怪吃饭的时候,你一直都在盯着我,原來是因为这个,”萧风有些失望,原來不是想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裤下啊,还有,老子的脸,长得有那么大众吗。

    “呵呵,”白彤轻笑,看看腕表:“萧风,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我们改天再聊,”说着,递给萧风一张名片:“要是再去银都,记得给我打电话,”

    名片很精致,但也很简单,符合白彤的性子,萧风接过來,点点头:“行,到时候一定打扰,”

    “那再见,”白彤摆摆手,转身向着路虎走去,翘臀轻摆,甚是迷人。

    等白彤驾驶着路虎离开,萧风才收回目光,低头看向手中的名片,嘴角翘起:“白彤,呵呵,御姐……”说着,摇摇头,随意收起名片,返回奥迪车,向着桃花胡同开去。

    此时此刻,无论是萧风还是白彤,都沒有想到,沒用多久,银都风云变色,原本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开始纠缠不清……

    來到桃花胡同,萧风停好车,从副驾驶上拿着夏老爷子送的茶叶,吹着口哨下车。

    因为要对付郝家、邵家以及大日腾辉,萧风想來想去,最后就把林琳等人安排在了这里,在九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有荆老在,估计沒人能对她们不利。

    朱漆大门,磨亮的铜环,一切都尽显古老,萧风一用力,大门发出‘吱嘎’的响声,缓缓打开。

    “老家伙,看我给你带什么來了,”只有回到这里,萧风才能真正放松下來,不用担心江湖的险恶,不用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嚷嚷什么,”荆老从堂屋里走出,手里拎着一个旱烟袋。

    萧风目光触及到荆老手里的烟袋锅,愣了愣:“老家伙,你不是早就戒烟了吗,”

    荆老吧嗒吧嗒抽了几口:“偶尔找找以前的感觉,”

    “……”萧风无语,扬了扬手上的礼盒:“你猜,我给你带什么來了,”

    “血玉,”荆老盯着礼盒,语气有些不太淡定。

    “……”萧风翻个白眼:“你以为血玉是大白菜吗,”说着,把礼盒递给荆老:“自己看吧,”

    荆老打开礼盒,微皱眉头:“茶叶,”

    “嗯,”萧风说着话,向里面走去:“林琳她们呢,”

    “说出去逛街,待会就回來了,”荆老回了一句,打开茶叶桶,一股茶香飘了出來:“吆,从哪搞的,”

    萧风笑了笑:“怎么样,上午我去夏家,从夏老头那里要來的,”

    “不错,”荆老也是满脸笑容:“好久沒喝了,我们进去泡一壶尝尝,”说着,追上了萧风。

    回到堂屋,荆老放下旱烟袋,就去泡茶了。

    萧风拿起旱烟袋,仔细打量着,通体碧绿,应该是上好的玉石翡翠打磨的,而且触手不凉,是难得一见的温玉。

    “老家伙倒是会享受,”萧风咧咧嘴,抽了一口:“咳咳,这是什么烟,妈蛋的,”

    荆老端着紫砂壶回來,放在桌子上:“谁让你小子抽的,那是南宫老头给我留下的药,治疗一些隐疾的,”

    “……”萧风赶紧放下旱烟袋:“南宫爷爷回來了,”

    “快了,就这一天半天了,”荆老点点头。

    “浓情的隐疾呢,”萧风想到浓情,忙问道。

    荆老点点头:“嗯,经过每日午时的治疗,她的隐疾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等南宫老头回來,就能帮她根治,”

    “那就好,”萧风放下心來。

    荆老倒上茶,递给萧风一杯:“阿风,九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嗯,就是一些琐事,处理的差不多了,”

    “那行,三天后,我们就去京城,”荆老语气平淡地说道。

    萧风点点头:“好,我也有点迫不及待了,”

    “最近几天,贝儿和你联系过吗,”荆老喝了口茶,轻声问道。

    “沒有,怎么了,”

    “她在英国,”

    “嗯,怎么跑英国去了,”萧风一愣,忽然想起某个夜晚的那个梦。

    “她现在在伦敦,你知道她为什么去吗,”荆老抬头看了眼萧风。

    萧风刚准备摇头,猛地想到什么:“难道……”

    “我们两个的谈话,她可能偷听到了,所以,她一声不吭就独自跑去了伦敦,准备为你拿到解毒血清,”荆老点点头,叹着气说道。

    萧风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來:“胡闹,五处六处的黄毛鬼子,都不是省油的灯,老家伙,她,她现在沒事儿吧,”

    “坐下,”荆老吧嗒吧嗒又吸了两口旱烟,敲了敲桌子。

    萧风缓缓坐下,但内心却不再平静:“你倒是说啊,她沒事儿吧,”

    “她与五处六处的人,已经正面交锋过了,她受了伤,不过却突围出去了,”

    “她受伤了,”萧风只感觉自己的心,狠狠抽搐几下,很疼,从小到大,他一直扮演着哥哥的角色,宠溺着贝儿,从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可是现在……

    荆老脸色平常:“你也不需要太担心,她现在很安全,就在前天,她又策划了一场行动,但又失败了,好在沒有受伤,”

    “不行,我要去伦敦找她,”萧风急了,他情愿自己身体一直不恢复,也不愿贝儿去涉险。

    荆老看了眼萧风:“你要去伦敦,那京城呢,”

    “京城……”萧风咬咬牙:“京城先不管了,贝儿的安全要紧,”

    荆老眼中闪过欣慰,但想到萧风身边围绕着那么多女孩,又叹口气,自己的傻孙女,为什么要往上撞呢。

    “贝儿的安全,你无须担心,我已经通过南宫老头,让他派南宫世家的高手,秘密保护贝儿了,”

    “南宫世家,”萧风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來。

    “嗯,我们行程不变,先去京城,有南宫世家的人在,即使是五处六处,也伤害不了贝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