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三百零八章 极品姐妹花

    菜上的很快,应该是经理特殊交代过了,不敢稍有怠慢。

    刘颖等菜一上來,就双眼冒光,飞快吃了起來,看得萧风一愣一愣的,这是几天沒吃饭了。

    “颖儿,慢点吃,又沒人跟你抢,”刘靓递给堂妹一张纸巾,让她擦拭嘴角的菜汁。

    “嗯嗯,”刘颖嘴巴里塞了满满的东西,胡乱擦拭一下,又吃了一口狮子头。

    刘颖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说道:“你们快吃啊,真不错,入口即化,”

    萧风听刘颖这么说,忽然想起一档美食侦探节目,那里面有个女记者,出去到处品尝美食,每吃到什么,都会是一脸陶醉的说:“入口即化,”

    原本‘入口即化’沒什么,但尼玛在啃骨头的时候,也來这么一句,就有点扯淡了,萧风好奇,这是一张神嘴,什么东西进去,都能化掉,他还一度替她男朋友担心,不知道她男友的小jj被化掉了沒有~

    不过说真的,碧缘山庄的几道招牌菜做的真不错,尤其是这道铁狮子头,让萧风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

    一杯杯红酒下肚,刘靓和刘颖白嫩如雪的肌肤上,已经浮现出淡淡的绯红,说不出的迷人。

    萧风看着这对极品姐妹花,更是胃口大开,要是今晚能把她们两个给吃了,那才美滋滋呢,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可不敢付诸什么行动。

    “色棍……”

    “颖儿,”刘靓听堂妹又这么称呼萧风,微皱眉头。

    “啊,我不叫色棍,行了吧,姐,那你说,我该叫他什么,”刘颖用油乎乎的小手,端起红酒,滋溜喝了一口。

    “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但你的称呼,太不礼貌了,”刘靓教育着刘颖。

    刘颖放下酒杯,漂亮的大眼睛一转:“要不,我叫他姐夫,嘿嘿,准姐夫,怎么样,”

    “咳咳……”听到刘颖的话,即使是刘靓,也躁了个大红脸。

    萧风嘴角也是一抽,这小妖女是要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啊。

    “你们都默认了吗,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我就叫色棍准姐夫了,”刘颖又端起红酒杯:“來,为准姐夫,干杯,”

    刘靓用余光偷偷瞄了眼萧风,见他并沒有反对,心里有种异样的甜蜜,下意识端起了红酒杯。

    萧风看向刘靓,冲她笑了笑,端起红酒杯:“來,干杯,”

    “干杯,”萧风的举动,算是变相承认了她,虽然沒有外人在,但刘靓也很开心了。

    三只玻璃杯碰撞,猩红如血的红酒,荡起波纹。

    包间中,时不时传出笑声,虽然刘颖偶尔会蹦出几句惊人之语,但因为有她在,根本不会冷场。

    “不知道刘颖和舞儿,谁更胜一筹呢,”萧风看着刘颖,心里嘀咕,两个都够不让人省心的。

    吃完饭,萧风准备结账,却被经理告知,他们的帐已经有人结了,是胡副市长的公子胡海结算的。

    萧风嘴角翘起,胡海虽然纨绔了点,但也沒什么太大的毛病,哪个二代不纨绔,只要不犯什么原则性错误,还是可以原谅的。

    经理原本想免单表现一下的,结果胡海结账了,沒法表现,最后汇报上头,直接搞了一张消费卡,准备送给萧风。

    “萧爷,这张卡送给您,以后您來碧缘山庄吃饭,可以打五折优惠,并有各种精美礼品相送,”经理堆积着笑脸。

    虽然碧缘山庄的消费卡不如云中塔的会员卡含金量高,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持有的。

    “经理客气了,”萧风并沒有拒绝,收了起來,表示感谢。

    等萧风带两美离开后,经理嘀咕:“都说萧爷杀伐果断,不近人情,今天看來挺好说话,看來传言不可信啊,”

    “经理,萧爷到底是什么人,你知道陪在他左边的美女是谁吗,”刚才的服务生小声说道。

    “萧爷,那可是九泉最有权势的人物,可以与冯二爷相提并论的,嗯,萧爷的女人,我哪敢仔细打量,不过感觉有点眼熟,”

    “她是刘靓,”

    “什么,刘靓,”经理一惊,随即想到什么,又点点头:“嗯,如果是她,那就对了,萧爷的紫荆学府,听说一直都是刘靓來操作的,而且剪彩仪式上,就传出两人关系不一般的消息,”

    萧风和刘靓自然不知道背后的议论,三人出了碧缘山庄,來到停车场。

    “你们俩要回去了吗,”萧风把玩着车钥匙,看着刘靓和刘颖问道。

    刘靓点点头:“嗯,最近你也忙坏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要不我先回去,你俩出去忙点事情,”忽然,刘颖贼兮兮地说道。

    听到刘颖的话,刘靓脸色微红,她自然明白堂妹的话是什么意思,想拧她一把,却怕暴露心中的想法。

    萧风咧咧嘴,妈蛋,第一次啊,他第一次觉得刘颖这么善解人意啊,不过,因为下午和苍井薰已经战斗过三百回合,那点存货早就被榨干净了,倒也沒什么其他想法。

    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带着丝丝的暧昧气息。

    刘颖见两人也不说话,抻抻懒腰,偌大的两只玉兔弹跳几下,有点晃眼:“你们去不去忙事儿啊,要是不忙,堂姐,我们就回家吧,吃饱了,困了~”

    “呵呵,刘靓,你和颖儿回家吧,待会我也有点事情,”萧风笑着说道。

    刘靓压下心中各种想法,点点头:“好啊,”

    萧风把车钥匙递给刘靓:“喝了酒,回去慢点开车,”

    “嗯,沒事的,”刘靓接过來,看着萧风:“那你呢,”

    “我,打车走就可以,”

    刘靓听萧风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打开车门:“颖儿,上车吧,”

    “准姐夫,我们走咯,改天我请你吃拉面哦,”刘颖冲萧风摆摆手,钻进了副驾驶。

    “我们先走了,阿风,你也注意安全,”刘靓划下车窗,对萧风说道。

    萧风点点头:“好的,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刘靓和刘颖离开了,萧风掏出烟,扔在嘴里一支,又用胡海送的纯金打火机点上,慢步向着路边走去。

    萧风刚到路边,就见远处驶來一辆出租车,招招手,出租车停在面前。

    “吆,萧先生,”出租车停下,的哥从里面探出脑袋。

    萧风凝神一看,笑了:“高人,哈哈哈,真巧,”

    “这是要去哪,上车,我送你,”高人咧着嘴,露出被烟熏黄的牙齿。

    萧风点点头,拉开车门坐进去,掏出烟递上:“來,抽支烟,”

    “嘿嘿,金贵,”高人接过來,扔在嘴里,点上美美吸了一口。

    眼前黄光一闪,高人看着萧风手里的火机,咂舌道:“这可是纯金的吧,”

    “嗯,应该是纯金的,刚才别人孝敬的,”萧风点点头。

    “真精致,”高人笑了笑,吐了个烟圈。

    “喜欢,喜欢送你吧,”萧风随手把纯金火机扔给高人。

    高人忙摇摇头:“不,俺不要,我可用不了这么金贵的东西,我要是用,他们非得以为我偷的不可,”

    “留着吧,你救过我的命,我一条命,可比这玩意儿值钱得多,”萧风并沒有收回,他送出的东西,沒有收回來的习惯。

    “这……”高人想再说什么。

    萧风摇摇头:“留下吧,也算咱兄弟的缘分,要是你再拒绝,那就是瞧不起我了,”

    高人听萧风这么说,也不再矫情,点点头,揣摸几下:“留着当着传家宝都可以了,”

    萧风笑了笑,沒有再说什么,小学老师说过,人人平等,其实尼玛这真是个坑爹的谎话,平等吗,一个纯金打火机,在胡海眼里,不过是一个装逼的道具;在自己眼里,不过是一个精美的火机;在高人眼里,却可以当作传家宝……

    平等从何谈起,身份地位的不同,自然分化出了阶级,这种资产上的阶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资产地位的阶级,导致了心灵上的阶级。

    “萧先生,你要去哪,”高人收好纯金火机,转头问道。

    “回家,凤凰苑,”萧风刚才对刘靓说出去有事,其实是个借口。

    “好嘞,”高人点点头,挂挡踩油门,向着凤凰苑方向开去。

    出租车走到一半,萧风忽然指着前面一家大排档:“高人,在那停一下,买点酒,待会陪我喝几杯,”

    高人一愣,萧风刚才明明从碧缘山庄出來,难道沒吃饭,虽然心中奇怪,但也沒多问,痛快答应下來:“好,”

    “喜欢喝什么酒,”萧风打开车门,走了几步,又退回來问道。

    “额,问问有二锅头吗,”高人挠挠头。

    萧风笑了笑:“好,二锅头才是男人喝的酒,够劲,”说着,向大排档走去。

    沒一会,萧风从里面出來,左手拎着几瓶二锅头,右手拎着几包下酒菜,还有一大包烧烤。

    “走,回去好好喝一杯,”萧风把东西随意放在后座上。

    “俺沒想到,萧先生也会吃这些东西,”高人看着萧风买的东西,露出笑容,感觉两人的距离又拉短了不少。

    “我怎么就不能吃,呵呵,别把我当什么太上档次的人,我也一平头老百姓,就是一痞子混混,高人,今晚别干了,多少损失我包着,陪我好好喝点,”

    “哪的话,要不也打算收工了,”高人重新启动起车,向着凤凰苑开去。

    ,,,。

    (光棍节~咳咳,今天看书的多么,应该都在陪女朋友吧,唉,光棍节,总是让人心情不太美妙啊,一会继续更新,是光棍的,倒上酒,來,光棍干杯,贵族干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