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一百八十五章 牛鬼蛇神云集

    当初萧风不认识慕容雪的时候,就在机场对吴祷言吹下了牛b,说以后让慕容雪与他同桌共餐,现在,是实现牛b的时候了。

    萧风信奉一句话,做人嘛,要努力,不为别的,就为了曾经吹过的大大小小的牛b,能完成自己吹过的牛b,那就算厉害了,爷们。

    “风哥,我沒迟到吧,”吴祷言不断擦着汗,余光小心的扫视着满脸横肉的天门小弟们。

    萧风拍了拍吴祷言的肩膀,上下打量他几眼:“嘿,沒迟到,小子,今天打扮挺帅啊,”

    “呵呵,不是为了女神的演唱会嘛,”吴祷言挠挠头,咧嘴傻笑着。

    萧风点点头,向四周看了眼,酷酷地打了个响指:“走吧,别在外面傻等了,我带你们进去见见慕容雪,”

    “好哦,”几个女孩子都兴奋的点点头。

    天门小弟见老大们要走,纷纷警惕的看向四周,右手都探在宽大的裤兜里,如果有内行,就能看得出來,这些天门小弟的裤兜里都塞着手枪。

    “妈的,天门的人真拽,”很多小混混羡慕的说道。

    “好好混,老子以后也要当火天那样的男人,”一个混混摸着胡子说道。

    “就凭你,草,打架的时候沒你跑得快的,”另一个混混嘲弄的说道。

    开始的混混脸有点发红,强掰道:“我那是让你们先顶着,我去喊人了,”

    “嗯,等下次我去喊人,你顶着,”另一个混混推心置腹的说道。

    外面热情高涨,体育馆里面同样干得是热火朝天,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做最后的准备,音响师在调试音响,灯光师在不断打着灯光……就算是场内保安,也都像模像样的站在门口,右手掐着警棍,眼睛盯着外面。

    舞台上,慕容雪正在做最后的排练,时不时皱起眉头,或者时不时的露出笑容。

    詹妮梅克尔,这个颇具国外风情的美女,格外的显眼,她用流利的汉语说着什么,慕容雪频频点头。

    舞台上专心致志的众人,并沒有发现下面的探班人员,不过,萧风却眉头皱了起來,前來探班的人真不少啊,鲜花礼物,这是要泡妞么。

    萧风心里有点不爽,扫视着一个个富二代之流,发现熟人真是不少,周家少主周冰、毕家少主毕千钧、王家少主王昔等等,让他最意外的是,冯老二竟然也在这里。

    冯老二也注意到萧风,对他打个招呼,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妈的,这头肥猪是越來越懒了,”萧风暗骂一句,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在这等会,我过去聊几句,”

    萧风说完,晃着肩膀向冯老二走去,人还未到,他嘲弄的声音就响了起來:“老小子,你都多大岁数了,竟然还來追星,”

    “呵呵,”冯老二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小子,坐吧,”

    萧风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冯老二面前的烟盒,抽出一支点上,随手把香烟塞进了自己口袋:“说,找我什么事,”

    冯老二对萧风的无赖,早也见怪不怪了,不就是一盒烟嘛,不过,他还是笑骂一声:“小子,你都快成土匪了,”

    “呵呵,你可别夸我,别废话,你來干嘛,”萧风心里有事儿,自然沒心情陪冯老二打屁。

    冯老二吸了口香烟,直到萧风脸露不耐时,他才笑呵呵的说道:“小子,你说慕容雪长得怎么样,”

    “不错,怎么了,老小子,你他妈别告诉我,你对她有兴趣啊,”萧风瞪眼说道。

    冯老二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呢,我哪能这么不要脸呢,”

    “草,你老小子干过的不要脸事儿还少吗,”萧风扔给冯老二一根中指,尽含他的鄙视之意。

    冯老二盯着萧风,那眼神要多无语有多无语,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就仿佛他路过一个裸妹身边,被人误以为是qj犯一般。

    良久,冯老二吐出一句让萧风有点抓狂的话:“我老了,玩不动了,可是我儿子年轻啊,同样他很出色,我左挑右选,最后决定让慕容雪來当我儿媳妇,嘿嘿,今年结婚,明年就能抱上孙子了,”

    那个叱咤九泉**,掌管几万人生死的冯老二消失了,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父,一个替儿子操心的父亲般,即使强如他,也逃脱不了老人想早点抱孙子的俗套,迫不及待的就要给儿子安排婚事了。

    直到此时,冯龙才有机会插上话,他耸耸肩,苦笑着:“老爸,我都说了,我不想结婚的嘛,你不也说了吗,我还年轻,我想多玩几年啊,”

    “不结婚,那也可以考虑,只要你和慕容雪给我养个孙子或者孙女出來玩,你们结不结婚就随便了,”冯老二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冯龙要哭了,老头子哪里是为自己着想啊,分明是把自己当种马了,唉,明星玩玩就得了,如果找明星当老婆,是非可太多了,就算是绿帽子,都数不过來啊。

    “小子,你怎么不说话了,慕容雪能配上大龙吧,”冯老二看着舞台上的慕容雪,是越看越满意。

    萧风幽怨的看着冯老二,缓缓吐出一句话:“老小子,你想让你儿子和我抢女人么,”

    “啊,”冯老二呆了呆。

    冯龙倒是挺搞笑,咧咧嘴:“老爸,看到沒,我就说,风哥对慕容雪有意思,你还不相信,”

    “去去去,大人说话少插嘴,”冯老二沒好气的冲冯龙吼了几句,让冯龙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萧风按灭香烟,一口烟雾喷在冯老二的脸上:“老小子,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以你的势力,不会不知道我和慕容雪的关系,嗯,让我想想,九泉堂堂的冯二爷,怎么会屁颠地跑來看演唱会呢,因为慕容雪,不,我想不会这么简单的,”

    “哈哈哈,既然你小子都猜透了,那就玩不起來了,奶奶的,我得到消息,今天这里可是会热闹,我怕你小子撑不住场面,所以推掉所有应酬,跑來给你镇场子的,”冯老二拍着萧风肩膀,大笑着说道。

    萧风眉头微皱,会热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在他刚准备问问的时候,门口传來嚣张的声音:“让开,连郝爷的路都敢挡,找死吗,”

    “郝爷,那就是郝家的掌舵人,郝仁吗,”萧风盯着门口,淡淡的问道。

    冯老二笑着点点头:“嗯,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萧风半眯起眼睛,漆黑深邃的眸子射出精光,仔细打量起门口的郝仁。

    站在门口的郝仁,穿着一身香槟色的西装,鼻子上架着金丝边眼镜,就像一个文儒,但是,配上八字胡和上扬的眉毛,就彰显出霸气了,即使站在那一句话都不说,但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却已经弥漫而起了,这种气势,绝非一日一夜就可以锻炼出來的,尤其是他眼中时不时闪烁出的冷光,绝对让人不敢直视。

    “很危险,”萧风收回自己的目光,认真的说道。

    冯老二冷笑:“你对他的评价蛮高嘛,”

    “呵呵,他就是你说的热闹吗,”

    冯老二摇摇头:“远远不止,”

    一分钟后,萧风理解了冯老二的意思,确实热闹很大啊,首先,是周家的家主,在周冰以及周星星的陪伴下,笑眯眯的进來了。

    “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萧风适时的评论了一句。

    萧风刚评完,王家和毕家的掌舵人,在众多保镖的保护下,招摇过市地走进体育馆,与郝仁打着招呼。

    “什么情况,”火天在九泉,也早已不是当初的混混了,天门的壮大,让他也接触和了解了九泉的上流社会,虽说他沒见过这些大佬真人,但照片可看过不少次了。

    现在见‘郝’、‘王’、‘毕’、‘周’家的掌舵人家主都來了,他心里打起鼓來,最要紧的是,火天知道郝、王、毕这三家,可都跟萧风有仇啊,所以他想淡定都淡定不了了。

    萧风轻轻摇头:“沒事,全当他们是來听演唱会的,”

    “额,这怎么可能,”火天翻了个白眼,转头看着冯老二:“二爷,怎么回事,”

    “呵呵,他们是來找萧风麻烦的,”冯老二扔给火天一支雪茄,笑着说道。

    火天心里一怒,恶狠狠的说道:“妈的,他们敢找风哥麻烦,那就是跟整个天门为敌,我真不信了,老子众多天门小弟,干不过他们,”

    冯老二看了眼火天,语重心长的笑道:“小子,我一直都很欣赏你,因为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有勇有谋,但我告诉你,在当今的社会,不是手下人多就是老大,这个道理,在**这个简单的圈子里行得通,出了圈子就沒什么用了,想当年,正是我认识到了这一点,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萧风越听越不对劲,尼玛的,这是教育晚辈呢,还是在变相夸自己呢,有勇有谋,我呸。

    “不管如何,他们敢碰风哥,那就是天门的敌人,”

    “不错,我们冯氏与风哥共进退,”冯龙沉声说道,脸上尽是坚毅。

    冯老二回头看了眼冯龙,撇撇嘴:“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懂得利益分配,不过,年轻人讲义气是好事儿,我支持你,”

    “嘿嘿,”冯龙咧嘴笑了。

    “妈的,今晚是鬼节么,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牛鬼蛇神,怎么都蹦了出來,”忽然,火天瞪着门口,嘴角抽搐的叫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