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这个老头挺牛逼

    萧风点点头,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跟在荆老身后进了正屋。

    “老家伙,什么事儿,”萧风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水问道。

    荆老摇摇头,沒有说话,围着桌子检查起來,等检查后,又问道:“阿风,我刚才去拿麒麟的时候,那家伙沒什么异常吧,”

    “沒有,怎么了,”萧风疑惑的问道。

    “我怕他留下什么监听设备,所以检查检查,唉,对付这种人,不得不小心啊,”荆老叹着气,坐在了桌子旁。

    萧风皱眉,能让荆老如此严肃对待的,可不多啊,“他是谁,”

    “百里律,曾经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盗墓贼之一,”荆老认真的说道。

    “百里律,盗墓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萧风要晕了。

    荆老点点头:“沒错,盗墓贼,我知道你沒听说过他的名字,因为他隐退的时候,你小子还在上小学呢,”

    “啊,有沒有那么夸张啊,你不会是盗墓小说看多了吧,”萧风翻着白眼。

    “盗墓小说,那不过是糊弄你们的,我告诉你吧,百里律曾经被国家列为特a级通缉犯,追杀了他三年多,最后出现了一些其他事情,国家才不在通缉他了……”

    萧风挑着眉头,听着荆老讲述百里律的事情,最后憋出几个字:“好像挺牛逼的,”

    “不是挺牛逼,是非常的牛逼,他盗墓很有讲究,甚至可以说他很有学问,凭他的学问,绝对比那些大学或者研究院研究所之类的教授研究员懂文物,懂风水,懂古文明,”

    萧风咂舌,自己咋就沒看出那老东西如此有学问呢。

    “他不同于其他盗墓贼最明显的地方,就是不破坏墓葬,绝对最大限度的保持了墓葬的原貌,用他的话來说,盗亦有道,他拿的是古董,是陪葬品,只要有这些他就够了,除此之外,每次盗墓后,他都会回忆着写下笔记…”

    萧风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一个书名,那不是《盗墓xx》的吗,不会是这老东西装嫩写的吧。

    “那些盗墓小说,跟他的笔记相比起來,真的是毫无专业可言,”荆老仿佛看透了萧风心中所想般,嘲弄的说道。

    萧风再次一惊,老家伙也会读心术了,不行,这事儿得问明白了,要不然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老家伙,那个百里律,沒什么特别的吧,”

    “什么意思,”

    “那个啥,他会不会特异功能之类的,比如读心术,”萧风试探着问道。

    荆老一愣,随即大笑了起來:“读心术,哈哈,亏你小子能寻思,什么读心术,他不过是人老成精,看人老辣而已,”

    “哦,”萧风松了口气,这下子放心了。

    “不过,他虽然沒什么读心术,但你一定要小心点,不可小觑啊,他出面卖血玉,本來就是一个大阴谋,要不是我俩早些年见过几次,恐怕我们就得被他吃的连渣都不剩,”

    萧风点点头,不过又有一个新的疑问:“老家伙,我们直接把火凤抢过來不好吗,管他什么盗墓贼抢劫犯的,先干掉再说,”

    “阿风,你还是小瞧了百里律这个人了,你想到的,他都想到了,你说他能沒有防范吗,他现在是中国盗墓协会的荣誉主席,只要他振臂一呼,那我们是与整个盗墓界为敌啊,”

    中国盗墓协会,中国竟然还有这种东西,不过能让荆老忌惮的,那实力应该不差了,唉,要是现在poker控制在自己手里,什么盗墓协会,就是导弹协会也得给你灭了不可。

    “百里律说我二重劲用的不错,他要让我去干嘛,”萧风想到什么,忙问道。

    “去抢血玉祖龙,”荆老看了眼萧风,沉声说道。

    “啊,血玉祖龙出世了,”萧风兴奋了,拍了下巴掌:“在哪呢,”

    荆老摇摇头:“具体在哪,我暂时不知道,要是我知道在哪,也沒必要太在乎百里律了,”

    萧风恍然,原來老家伙不是怕百里律的势力啊,而是不知道祖龙在哪,看來,又要热闹了啊。

    “小子,我今天叫你过來,一是为了血玉的事情,二就是为了你和胖大海了,”荆老不想再提血玉,换了个话題。

    萧风点点头:“嗯,我和胖大海已经沒事儿了,”

    “想必你知道他的身份了吧,”

    “燃狱的坠落天使嘛,很有名的,呵呵,”

    荆老也笑了:“嗯,以后让他跟在你身边吧,”

    “啊,”萧风呆了呆,以后燃狱的坠落天使就变成自己的跟班了。

    “不过,他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就让他隐藏在暗处吧,等你需要的时候,他就会出现,”荆老想了想,对萧风说道。

    萧风有点不习惯,他这几年独來独往的习惯了,也根本不需要别人保护啊,更何况,一旦让燃狱发现了,那又是无穷无尽的麻烦,他本來就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干脆在麻烦的源头杜绝了。

    “别,我自己一个人挺好,老家伙,你打得什么主意,”

    “你以为你是强盛时期吗,昨晚要不是胖大海认识龙纹匕首,你就死翘翘了,”荆老沒好气的说道。

    “草,那我以后不多说话不成吗,反正让人保护我,我不同意,就算是派人保护我,那也必须是个美女,身后跟着一胖子,真是沒了性趣,”萧风同样寸步不让。

    “……”荆老盯着萧风良久,有些抓狂的吼道:“你他妈让我去哪找个美女保护你,你就这么点出息了,还得让女人保护你,”

    萧风竖起双手,表示投降了:“得,你赢了,不过,咱丑话说前头,等我实力恢复了以后,我就不要保镖了,”

    “你想得倒美,你以为胖大海很喜欢当保镖吗,不用你多说,我也就让他离开了,”荆老气得不行,这臭小子还是这么倔。

    萧风做了个ok的手势:“那就行,等从北京回來,我就去英国,奶奶的,不给我解毒血清,老子就绑架他们的新首相,看他们给不给,”

    “要是再不给呢,”荆老看着夸夸其谈的萧风,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我就再绑架王室的人,比如女王公主之类的,”萧风随口说道。

    荆老白了他一眼,不再搭理这个疯子了,万一再刺激到他,搞不好他就真能干出这事儿來了。

    “对了,老家伙,我准备开办学校,”萧风想起学校的事儿沒告诉荆老,笑着说道。

    “学校,”

    萧风点点头:“嗯,紫荆学府被我拍下了了,我要开办一所免费的学校,为那些穷人家的孩子们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学习环境和起跑线,”

    荆老脸上闪过惊讶,最后露出笑容:“不错,阿风,你做得很好,”

    “哈哈,这算是夸我吗,”萧风仰头大笑起來。

    荆老给萧风倒了杯茶水:“來,仔细给我说说,”

    萧风笑着点头,便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包括邀请了明星助阵等等,最后说的是口干舌燥,喝了茶水润润嗓子,顺便把七号码头的事情也告诉了荆老。

    “七号码头,夏家,”荆老皱起眉头。

    “嗯,夏家拥有28%的股份,”萧风笑了笑,颇为得意。

    荆老思衬良久,叹口气:“你小子是在玩火啊,我懂你的意思,但你为什么不找个稳妥点的办法呢,”

    “老家伙,你是越活胆子越小,如果照常规路來走,走多少年,十年二十年,到时候我人到中年,玩都玩不动了,有什么意思,”

    “唉,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荆老喝了口茶,借着喝茶的功夫,大脑中闪过几个念头。

    ‘兄弟干杯,我们一起醉……’一阵铃声响起,萧风接了电话。

    “喂,”

    “萧风,你什么时候过來看看这块地皮,”刘靓的声音传來。

    萧风露出笑容,看了眼时间:“嗯,我稍等就过去找你,”

    “好,我在电视台的门口等你吧,”

    萧风答应一声,挂断了手机,“老家伙,如果沒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去吧,别在外面招蜂引蝶的,免得让贝儿伤心,”荆老忍不住说了句。

    这人呐,都有私心,即使是荆老,也同样如此,既然贝儿爱上了萧风的事实无法改变,那他就希望萧风能娶贝儿,所以对萧风在外面招蜂引蝶很是不感冒了。

    “得,我知道了,对了,你给贝儿打电话,让她抓紧时间回來吧,一个女孩在外面,不安全啊,”萧风沒有把那晚的噩梦告诉荆老,免得他跟着一起担心。

    荆老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带着胖大海走吧,以后做什么大事儿,提前给我招呼一声,免得你惹得乱子太大,我都沒法给你擦屁股,”

    萧风哭笑不得,他明白,他在荆老眼里,永远都是个孩子,“好了,老家伙,我知道了,以后我去泡妞,也跟你提前打招呼,行不行,”

    “滚蛋,”荆老笑骂一声,把萧风撵了出去。

    萧风跟坐在院子里的胖大海招呼一声,两人向门外走去,就在两人出门时,荆老的声音从身后出來:“小胖子,一定要保证萧风的安全,知道吗,”

    胖子回过头,看着这位尊敬的老人,重重点头:“荆老,放心吧,谁想伤害风少,那就踩着我胖大海的尸体过去,”

    “去吧,”荆老摆摆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