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门VS青年帮

    原本光线昏暗的酒吧,瞬间大亮,犹如白昼。

    火天站在中央的小舞台上,手里拿着话筒,居高临下的看着惊愕恐惧的青年帮众人,脸上尽是嘲弄的笑容:“各位青年帮的朋友,你们是过來喝酒的吗,”

    “火天,,他是火天,”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客人们纷纷讨论起來,看來今晚是有好戏看了啊。

    戴着金链子的青年,露出两颗大金牙,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光,仰头眯着眼睛,死死盯着火天:“你怎么知道我们要來,”

    “你先回答我的问題,ok,”火天脸上笑容变冷,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青年环视四周的小弟,叹口气,重重点头:“沒错,我们是來玩的,天门打开门做生意,不会不允许我们过來玩吧,”

    “允许,当然允许了,”火天见青年低头,心里冷笑更甚,小瘪三也敢妄称统一九泉,毛长齐了吗,。

    “火天,你放我这些兄弟们走,我留下,”青年对着火天大声说道。

    火天冷哼一声,还他妈想收买人心吗,就这点水平,老子在小学的时候就会用了,果然,在青年说完这话时,那些青年帮小弟脸上都闪过感激、愧疚、愤怒…等等神情,不过,无论是什么神情的,他们都统一的聚拢在了青年的周围。

    “小子,告诉我你的名字,”火天点上烟,吸了一口。

    “我是青年帮十三太保之一的金钱豹,”青年依旧面无惧色的大声说道。

    火天忍不住笑了,吐了个烟圈:“金钱豹,青年帮是动物园吗,怎么尽是些畜生呢,什么猛虎、三眼狼、金钱豹的,”

    “你,”金钱豹大怒,不过却不敢轻举妄动。

    火天冷锐的目光扫向四周,轻笑道:“各位,不好意思,打扰到各位的雅兴了,”

    “天哥,你们继续忙,不用管我们,”

    “天哥,干掉这帮孙子,妈的,”

    “天哥……”

    很多混在道上的小混混,全都热血沸腾的喊道。

    “天哥,你好帅哦,”

    “天哥,今晚我陪你睡好吗,”

    “天哥,我还是处女哦,”

    “天哥……”

    现场小太妹的喊话,差点让火天一跟头从舞台上栽下來,处女,你他妈骗谁呢,,大晚上的沒事儿装处儿吓唬人啊。

    火天稳了稳心神,单手向下压了压,现场再次恢复了平静,“各位,为了补偿大家,今晚的所有消费全部免掉,呵呵,不过,你们要为我做个见证,”

    火天说到这,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一抹抹杀机闪烁:“青年帮的人來扫我天门场子,你们说该怎么办,”

    “揍丫的,”

    “妈的,踹出去,”

    “全部割掉小jj,扒光了扔母猪圈去…”

    各种声音层出不穷,不得不说,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人民的想象力也是无边无际的,就短短一分钟,骚男辣女们就说了不下千种惩罚青年帮的惩罚。

    其中最狠的,当属一个头发像鹦鹉样的小太妹,她距离小舞台最近,大喊道:“每个人喂他们吃十颗伟哥,然后找几十个裸妹诱惑他们,看他们不憋死的,小jj绝对会爆炸的,哈哈,”

    小太妹一说完,当时火天的冷汗就下來了,尼玛的,可真够狠啊,看來,宁肯得罪黑社会,也不得罪女人,这话完全正确啊,擦擦的,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火天,你想怎么样,我们是來玩的,难道都不可以,”金钱豹见现场有点不受控制了,心里也着急了,怎么增援还不到。

    原本青年帮的计划是,先由金钱豹带人进來探探,先來个打砸抢烧什么的,把现场搞混乱了,然后,那几十名枪手就涌进來,随便的射击,射到客人怎么办,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想想,如果死了一大群客人,那谁最倒霉,不用说,也是天门了。

    可是现在……唉,金钱豹发誓,他今晚如果能逃得一条命,以后再也不來南城转悠了。

    火天看了眼金钱豹,冷冷的笑着:“过來玩,金钱豹,你他妈带小弟出來玩,都拎着砍刀,”

    “我,我们这是防身用的,”金钱豹被噎的说不出话來,只能编了个无比幼稚的理由。

    火天从小弟手里接过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一口,手一甩,瓶子打着转砸在了金钱豹的面前,粉碎粉碎的,“九泉的社会治安有那么差,出门都需要带砍刀防身了是吧,很好,我一定如你们所愿,让你们用得到砍刀,”

    “你到底想怎么样,”金钱豹看了眼地上的碎玻璃,恶狠狠的问道。

    火天摇摇头:“我不想怎么样,陪你们玩玩而已,呵呵,你们大老远的跑南城來潇洒,我得好好招待你们啊,要不然,道上的兄弟们会笑话我火天不懂事儿啊,”说完,他扬起手,打了个脆脆的响指。

    随着响指的落地有声,酒吧里发生了变化,首先,原本站在入口看热闹的十几个骚男客人们,纷纷从桌子、板凳、吧台下拿出了清一色的开山斧,锋利的斧刃对准了青年帮的众人。

    其次,客人中站出了将近一百个天门小弟,手里握着的同样是开山斧,他们满脸的肃杀之色,只等待火天的命令了。

    最后,入口处进來二十多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谢剑锋,他手里拎着一把砍刀,泛着冰冷的幽光和杀气,指向了金钱豹:“小子,我们玩玩,”

    金钱豹的脸色越來越绿,最后干脆变成了黑色,太大意了,竟然就这么冲了进來,结果导致自己陷入了埋伏,妈的,难道出了叛徒,该死的,增援怎么还不到。

    青年帮的小弟们,表现更是不堪,除了金钱豹的几个死忠外,其他人都犹豫着要不要投降,不过,犹豫归犹豫,却沒有第一个站出來。

    “兄弟们,好好招呼青年帮的朋友,嗯,先招呼个十分钟吧,不死的人再扔郊外去喂狗,”火天的这几句话,说的那叫一个张狂,那叫一个霸气啊。

    天门的兄弟们纷纷竖起了开山斧,一步步向青年帮的人逼近,杀气也腾腾升起。

    “不,不要杀我,我投降,”忽然,一个青年帮小弟再也忍受不住心理压力,扔掉手里的刀,疯狂的大喊道。

    金钱豹脸上一怒,就在他还沒动手的时候,一声枪响打断了小弟的喊声,在他的额头正中央,有一个血窟窿,正向外流着猩红的鲜血,红的刺眼。

    “金钱豹,我替你把他杀了,你不该谢谢我吗,竟然背叛大哥,一颗子弹杀了他,便宜他了,”火天吹了吹冒着青烟的枪口,笑眯眯的说道。

    金钱豹冷眼看着火天,转身一脚把这名小弟的尸体踢飞:“妈的,该死的东西,”

    其他青年帮准备投降的小弟,这会一个个冷汗都下來了,吓得站在原地打摆子,哪还敢再投降啊。

    火天阻止了青年帮小弟投降后,冷冷一笑:“好了,开始吧,客人们都等不及了,”

    天门的兄弟嗷嗷叫了一声,大跨步向着青年帮冲去,手里高扬的斧头向下砍來,看那力气,就算是石头,也能劈成两半啊。

    青年帮的小弟也都抽出了砍刀,反正投降是死,不投降也是死,杀吧,今天冲出去是不可能了,杀一个赚一个,杀两个赚一双。

    双方人马瞬间冲在了一起,叮叮当当的打了个起來,时不时会看到一道道鲜血飙飞,断胳膊断腿漫天的飞舞起來了。

    火天叼着烟,蹲坐在舞台上,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厮杀,在他旁边,坐着林默和无欢,他们两个人同样很淡然,仿佛是在看一场电影般。

    至于周边的骚男**们,那就沒这么淡定了,这是真正的厮杀,而不是电影里的场景,当鲜血溅出,头颅飞起的场面出现时,尖叫声四起,甚至有的女孩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天哥,会不会刺激太大了,”小刀颇有顾虑的问道。

    火天笑了笑:“刺激,人这一辈子,谁能不受点刺激,现在给他们受刺激,那下次遇到事情的时候,就有抵抗力了,”

    “额,他们还得感谢咱,”小刀将信将疑。

    火天咧嘴:“那当然了,不跟他们收学费就不错了,小刀,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是担心影响吧,放心吧,会在掌握之中的,呵呵,明天风就会吹遍整个九泉**,又能震慑一下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了,”

    小刀心思一转,也就明白了火天的意思:“嘿嘿,我知道了,天哥,”

    “外面怎么样了,”火天随口问道。

    “已经控制住场面了,妈的,才三十把火器就敢跟在玩,找死啊,”小刀嚣张的叫道。

    火天苦笑,真是帮会在壮大啊,现在也有了火器,就在一个多月前,整个天门都沒几把火器啊,那时候,哪敢放这个狂话啊。

    “火天,老子要和你单挑,”忽然,怒吼声响起,金钱豹向着小舞台扑來。

    “交给我,”火天刚准备动手,无欢已经抢先一步了。

    刚才看了这么久,无欢有点手痒了,现在忽然冲出一个逗乐子的,他哪能放过啊。

    一招,仅仅一招。

    无欢手里的开山斧,从金钱豹的头顶劈下,砍断了一根根骨头,砍断了他脖子上的金链子,从他的胯下劈了出來,他的身体,随着开山斧被抽出,向左右轰然倒下~

    鲜血喷飞,现场一片寂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