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怀搂两美

    室内的温度逐渐上升,衣物越來越少。

    林琳睡衣半裸,裸露出胸前的柔软,一抹嫣红,诱人心弦。

    萧风看的如痴如醉,俯下身轻轻亲吻着,同时双手划过林琳的肌肤,向着下方滑去。

    “唔,”林琳发出一声闷哼,浑身燃起一丝颤栗,以胸部为中心,瞬间传遍全身,脸上的娇红,看起來格外的艳丽。

    忽然,目光触及到虚掩缝隙的卫生间门,林琳猛地想起什么,赶忙按住胸部上搞怪的大手,低声哼道:“风哥,不要,”

    萧风听到这话,脑海中闪过国际恋爱大师小舞的一句话‘在床上,当女孩说不要的时候,她的潜台词是,我要,我要,’

    如果换做其他女人,萧风绝对会深信小舞的这句话,但林琳是他深爱的女人,他不想林琳受一丝委屈,还是问个明白的好。

    萧风抬起头,趴在林琳身上:“怎么了,小丫头,不想要吗,”

    “不,不是……”林琳忙摇摇头,生怕萧风生气,赶忙又解释一句:“想要,”

    “嘿,想要那还等什么,”萧风邪笑着,嘴巴印在林琳的红唇上,轻轻吸允着,抚摸着。

    “唔……舞……”林琳被萧风堵住嘴巴,说出的话,也都变成了闷哼声。

    萧风舌尖突破贝齿,潜入林琳的嘴巴里,轻轻缠绕住她的香舌,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舞……儿……唔……”林琳脸色红润,目光瞥向卫生间门口,更是大羞,一把推开了萧风:“风哥……”

    看着娇嫩犹如红玫瑰般的林琳,萧风轻轻舔了舔嘴唇:“小丫头,到底怎么了,你不会又來那个了吧,”

    林琳听到这话,娇羞的摇摇头:“不是,你,你看看身后,”

    “身后,”萧风一愣,自己身后有什么,转头向身后看去,下一秒整个人如中雷击,愣在了那里。

    过了足足十几秒中,萧风才结结巴巴的惊讶叫道:“舞、舞儿,你怎么在这,,”

    火舞看着面部僵硬的萧风,脸上闪过一丝戏谑的笑容:“我,风哥,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我貌似比你來的要早,”

    “啊,比我來的早,”萧风额头闪过黑线。

    火舞目光扫过林琳半裸的胸,“是啊,我和林琳上楼后,我就一直在她房间呢,”心里嘀咕,好迷人的胸部啊,唉,算了,她是风哥的菜,自己还是不要动歪主意的好。

    “那……你……我……”萧风说不出话了,麻痹的,难怪刚才在门口,林琳冲自己眨眼睛,难怪她要推开自己,原來是有火舞这个小魔女在后面看好戏呢。

    “风哥,你好体贴啊,你是怕她害怕睡不着么,”火舞走上前,沒受罩罩拘束的酥胸,死死贴在萧风的胳膊上,轻轻摩擦着。

    萧风感受着胳膊上的柔软和弹性,尴尬的点点头:“是啊,呵呵,我进來看看,林琳是不是会害怕,”

    “哦~~~”火舞点点头:“林琳确实害怕,所以我就过來陪她咯,现在有风哥在,那我……”

    “你要回房休息吗,好,你回去休息吧,不送了,”萧风赶忙说道。

    火舞摇摇头,笑着说道:“我才不回房,我自己睡觉也害怕,反正你要陪林琳,多我一个,也不多吧,林琳,你说呢,”说完,转头看向林琳,眨眨眼睛。

    林琳听火舞问自己,差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完了,刚才和风哥做的事情,这次真的被舞儿全程看到了。

    “好吧,今晚我陪你们两个,”萧风满脸无奈的指了指床:“去睡觉吧,我在椅子上陪你们,”心里却大呼,麻痹的,老天爷,你他妈不能这样玩我吧,,多好的机会啊,你竟然还给我送來一个火舞,你信不信,今晚我连火舞一起推了,。

    火舞拉着萧风的手,满脸笑意:“风哥好像不太高兴哦,要不,你和林琳睡吧,我走了,”

    “别,舞儿,”林琳以为火舞真要走,赶忙拉住她,对萧风歉意的笑了笑:“风哥,让舞儿留下吧,”

    萧风撇撇嘴,勉强笑道:“呵呵,我也沒让她走啊,呵呵,舞儿,我真他妈的稀罕你啊,”说完,咬牙切齿的捏了捏火舞的脸蛋。

    火舞示威性的扬了扬小拳头,拉着林琳扑向了大床:“哇哦,睡觉咯,”

    看着在床上翻滚的两个美女,萧风心里惨呼,妹的,其中有一个,是老子的菜啊,我要吃菜啊。

    床上的火舞和林琳嬉闹着,宽松半透明的睡衣时不时掀起,露出粉嫩的肉,让萧风这老色狼不断的吞着口水,默默数着绵羊,一只绵羊四条腿,两个眼睛一张嘴,两个……

    火舞和林琳终于嬉笑打闹够了,这才把目光投向坐在椅子上的萧风,仔细一听,他嘴里还念念有词:一百个绵羊四百条腿,二百个眼睛一百张嘴……

    “风哥,干嘛呢,上床睡觉啊,”火舞蹦下床,拉着萧风的胳膊。

    “啊,这不太好吧,多不方便啊,”萧风眼睛微瞥,火舞半透明的睡衣,能从外面清晰的看到两个红色凸点,浑圆高翘,手感应该不错吧,‘咕噜’萧风又吞了口口水。

    火舞察觉到萧风的目光,非但沒有躲避,反而故意挺了挺胸,心里自得的笑了笑,趴在萧风耳边:“风哥,上床上來哦,放心吧,我不会非礼你的,”

    “……”萧风听到这话,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是怕被非礼的人吗,“上床就上床,怕你啊,”

    林琳坐在床上,看着向自己走來的萧风,脸上闪过一丝娇红,风哥今晚要干嘛啊,上次依依所说的那个什么3p,也是一男两女在床上吧,舞儿是不是也爱着风哥,诸多想法一闪而逝。

    事到如今,萧风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爬上床,在林琳脸上亲了一口,示威性的看了眼火舞,奶奶的,老子怕毛啊,老子就不亲你。

    火舞心里暗笑,把萧风挤到中间位置,躺在了最外边,单手抱着萧风胳膊,酥胸贴在他的胳膊上:“风哥,晚安了,”

    灯熄灭了,萧风躺在两大美女的中间,要说沒什么反应,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左胳膊上传來的柔软,让他一阵阵的想翘。

    萧风瞪着眼珠子看着屋顶,心里再把老天爷问候了几遍,我不想3p啊,你干嘛要这么折腾我。

    火舞用酥胸靠着萧风还不算,时不时还轻轻移动着,摩擦的快感让萧风有种要喷鼻血的冲动,终于,他忍不住了,对林琳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萧风悲叹一声,唉,林琳,你做了火舞的替罪羊啊,她引诱我,我又不能去摸她,只能委屈你了。

    三人中最紧张的,当属林琳了,萧风的抚摸,让她全身渐渐发热,身体却一动不敢动,生怕火舞再发现什么,殊不知,罪魁祸首正是火舞。

    此情此景,萧风忽然想起火天的那句话‘在你推林琳的时候,顺便把舞儿也推了吧’,感受着左胳膊上传來的快感,忍不住暗骂,奶奶的,火舞啊,你这是在玩火啊,万一我搂不住火,你哥绝对举双手支持我推你的。

    萧风正胡思乱想呢,忽然感觉一只冰冷的小手握住了火热的小弟弟,冰凉的触感,让他舒服的差点叫出來,嘿嘿,还是我家林琳懂得疼我啊,知道她风哥忍的很难受了。

    萧风转头凑近林琳耳边,轻声道:“谢谢哦,小丫头,”说完,轻吻林琳的耳垂。

    林琳一愣,风哥为什么要对我说谢谢,刚准备问问,耳边一阵**传來,让她的身体忍不住扭曲一下。

    萧风的手搭在林琳的胸前,轻轻抚摸着,手指顺着滑嫩的肌肤,向着下方划去,手指刚到小腹位置,一双小手阻止了他继续向下潜行的手指。

    忽然,萧风脑门上冒出冷汗,心提了起來,不对,绝度不对,萧风反手揉捏着林琳的两只小手,沒错,这是林琳的手,那……那自己小弟弟上的手,是谁的啊,,,,。

    涨热的小弟弟,一个颤抖,一股精华喷涌而出,瞬间吓得萎了下來,,在喷涌的瞬间,萧风心里仰天大呼:“我草,这次老子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夜空,十几辆黑色子弹头稳稳停在郝家庄园正门口。

    “什么人,”门口保安室中,冲出十几个手持枪械的保安,枪口指着子弹头车。

    “哗”的一声,子弹头车门打开,几个装扮各异的人从车上跳了下來。

    “把这些人都杀了,然后把黑影留下,我们走,”沙哑的声音响起,无名下了命令。

    煞风其他成员纷纷点头,无视保安手中的枪械,瞬间冲了上去。

    “有敌人,”保安队长刚发出一声大喝,就被一股大力给击飞出去,重重撞在门口的石狮子上,脊椎骨直接断掉。

    短短几十秒,在保安们未开枪之际,煞风成员就结束了战斗,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保安,个个无趣的摇摇头,这些人太弱。

    无名走到螃蟹身前,看着他手中的黑影:“告诉你的主子,如果敢再动萧风,我定灭掉整个郝家,”说完,转身向着子弹头走去。

    螃蟹嘿嘿笑着,拍了拍黑影的脸:“我给你找个比较拉风的出场方式,让你主人震惊一下,”说着话,目光落在了门口两对石狮子上,跨步走了上去。

    先把黑影扔在地上,螃蟹双手抱住石狮子,粗壮的有些畸形的双臂上青筋暴露,血管条条突出。

    “喝,”螃蟹一声大喝,几千斤的石狮子被他缓缓搬了起來,向着门口正中央一步步走去。

    每走一步,螃蟹的腿都会弯曲的厉害,看來,这座石狮子的重量,已经到达了他的极限。

    “哐”的一声,石狮子堵在正门中央位置,螃蟹粗喘几口气,又把另一个狮子搬了过來。

    “哈哈,黑影,我让你做三明治,”螃蟹擦了把脸上的汗水,一把抓起黑影,把他的腿放在两个石狮子缝隙中。

    黑影目露惊恐的看着螃蟹,几千斤的石狮子,这个人还是人吗,怪物,,郝家得罪的这是什么人,,不行,一定要告诉少主,不可与这些人为敌。

    螃蟹张开双臂,抓着两个石狮子的凸起,嘴里发出怒吼,两个石狮子缓缓向着中间黑影挤去。

    “啊,”黑影发出一声惨叫,整条腿被两个石狮子夹在一起。

    螃蟹全身脱力的摇晃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憨厚的笑容,“哈哈,再见,三明治先生,”说完,踉跄着向子弹头走去。

    即使强悍如他,煞风第一力士,在搬着这两个大石狮子时,也脱力了。

    其他煞风成员看着螃蟹,纷纷摇头,这个家伙的力量,比以前更加的变态了,真不知道再发展下去,会不会变成超人。

    十几辆子弹头发动起來,飞快的急驰而去,郝家门前,只剩下夹在石狮子中间惨叫的黑影和遍地的保安尸体。

    短短两分钟,郝天來阴沉着脸出现在门口位置,在他的身后,站着六个人,三男三女,表情高傲的看着黑影,眼底尽是嘲讽之色。

    “黑影,怎么回事,”郝天來走到石狮子前,扶着黑影问道,“來人,把石狮子搬开,”

    “是,”有手下快步离开,去找吊车了,最起码,在场的所有人,沒有谁能凭一己之力,半开这两座石狮子的。

    “少主,失败了,黑影,黑影小队全军覆沒,萧风,让我给你带句话……”黑影断断续续的说到这,脑袋一沉,晕了过去。

    听到黑影的话,郝天來阴沉的脸更显狰狞:“萧风,,我要杀了你,”

    站在郝天來身后的三男三女,盯着石狮子,脸上浮现出凝重,“老大,人力可以搬起这座石狮子吗,”

    “不可能,”站在最右侧的男人摇摇头。

    “门口有监控,我们去看看,”其中一个女人转身向着门口保卫室走去。

    郝天來看了眼昏过去的黑影,站起來,也向着保卫室走去,他要看看,刚才门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不成敌人还开着吊车來的吗,。

    当七人看到监控中的画面时,后背都冒起了凉风,心中同时涌现出两个字:“变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