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贴身兵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怀里的女孩

    萧风刚出车库,冯龙迎了上來,“风哥,你打算怎么办,”

    “刚才是你让张羽进去说的吧,呵呵,做得不错,现在的冯氏,确实不宜暴露出來,”萧风笑着,拍了拍冯龙的肩膀。

    冯龙听萧风这么说,心里琢磨开了,风哥是不是怪我沒有表明立场,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冯氏过早暴露,弊大于利啊。

    萧风看着冯龙脸上的担心,忽然笑了:“大龙,风哥是那种分不清楚利弊的人吗,冯氏越早暴露,我们越处于被动,我说的是真心话,冯氏不要太早暴露出來,”

    冯龙这才开心起來,点点头:“嗯,有时候利器隐藏在黑暗处,更能制敌伤人,”

    萧风满脸欣赏的笑着:“说实话,你几次给了我惊喜,第一次,在舞会见面,因为许诺……”

    “风哥,那都是我不懂事,”冯龙忙打断萧风的话,满脸不好意思的笑道。

    “呵呵,我沒有怪你,年少轻狂嘛,谁沒有过,当时你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仗着父亲在外面胡作非为,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给了你机会,”

    “这种印象一直到我去找你父亲谈霸业,他犹豫了,而你却把注押在我身上,敢拼才会赢,呵呵,从那一刻,你在我眼里的印象渐渐改变,”萧风笑了笑。

    冯龙被萧风说的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夜空:“我父亲老了,当年叱咤九泉的冯二爷老了,正如他所说的,他输不起了,拼不起了,而我,则沒有那么多顾虑,”

    “通过咱俩的接触,我发现你还有很多优点,知道最让我欣赏的是什么吗,这一点,你比火天他们三个,做的都要好,”萧风看着冯龙,认真的问道。

    冯龙想了想,摇摇头,他确实想不出,自己有哪点做的比火天三人强的。

    “野心,”萧风嘴角翘起,盯着冯龙的眼睛说道。

    冯龙心中一凛,眼中闪过一丝惶恐。

    “你不要害怕,”萧风盯着冯龙:“你一直都在搜集其余九方势力,甚至连夏家也在其中,这足能看出,你是个野心家,我欣赏的,正是你这份野心,火天他们三人也有野心,但他们曾经的野心只限于九泉,想做第二个冯氏,而我的野心,则是整个华东六省,甚至整个中国,”

    冯龙身体一颤,随即眼睛中爆发出精光,华东六省,整个中国,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不明白,但他终究沒敢问。

    “呵呵,天色不早了,很抱歉把你从床上叫了起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会看那份资料,看完给你打电话,到时候,我们再详谈,”萧风抱歉的笑道。

    冯龙听萧风这么说,忍不住想起家里床上那个漂亮的女明星,压抑着悸动:“好的,风哥,那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萧风点点头,亲自把冯龙送出门外。

    冯龙看着等候在外面的小弟,立刻吩咐下來,以玩美别墅为中心,周围五百米内的别墅,全部去警告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萧风看着冯龙,心里暗道,这是块未经雕琢的美玉啊,仔细打磨培养一下,绝对能帮得上自己,不过,他的野心是把双刃剑,可以对敌,也可以对己,看來,自己想真正拥有这把双刃剑,还需要一个机会啊。

    天门小弟正在门口清理着尸体,把天门兄弟的尸体找出來后,其余管他什么日本人还是黑影小队的,统一抬着,扔进了车中,准备集中运到郊外,挖个大坑埋了。

    无名为了萧风的安全,把狂战和妖刀留在了别墅,率领其他人准备离开,当然,宫本这个倒霉孩纸,也在离开之列,等待他的,将会是无名三天三夜的折磨。

    “风,注意安全,有事电话,我会火速赶來,”无名看着萧风说道。

    萧风点点头:“嗯,回去吧,哦,对了,你们回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把那个黑影扔回郝家吧,无名,记住,扔下他,你们就离开,不要和郝家的人起冲突,更不要杀进去,”

    萧风太了解无名的性子了,如果自己不叮嘱,他很有可能率领煞风十人组冲进去,杀他个鸡犬不留,让整个郝家血流成河,对于煞风的实力,萧风也不会去怀疑,他们绝对能完灭郝家。

    “好,我知道了,螃蟹,你去把那个人带着,我们走,”无名点头答应。

    螃蟹得到无名的命令,转身走进车库,头下脚上的把黑影给拎了出來,回到无名的身后。

    萧风看着头下脚上的黑影,嘴角抽了抽:“螃蟹,你确定这样不会让他脑袋充血而死,我还指着他给郝天來带句话呢,你可不能让他死在路上,”

    螃蟹露出憨厚的笑容:“放心吧,死不了,”

    冯龙临走前特意留下一个带路的,这会派上了用场,萧风把他叫了过來,让他在前头开车,带着煞风十人组,不不,八人组前去郝家,至于狂战和妖刀,则是被留在了别墅中。

    别墅中只剩下了火天等人,见其他人都走了,也都打个招呼,纷纷离开,别墅客厅的血迹和尸体也已经清理干净,基本恢复了原样。

    萧风送走所有人,坐在沙发上,舒了一口气,渡边三郎死了,这件事算是彻底结束了,不过自己依然轻松不起來啊,死了一个渡边三郎,又來一个郝天來惦记自己,自己还真够倒霉的,希望郝天來是聪明人,不会落得和渡边三郎一个下场吧。

    尸体和血迹虽然打扫干净,但客厅中依旧有丝丝血腥味,萧风皱了皱眉头,从兜里掏出烟,点上,插在了客厅多个角落,同时把客厅门打开,准备换一下室内的空气。

    萧风在客厅转了一圈,忽然觉得少了点什么,仔细一想,忍不住破口大骂:“麻痹的,哪个王八蛋把老子的青铜花瓶顺走了,,”

    这青铜花瓶,可不是别墅的原物,而是萧风偷偷从桃花胡同的老宅顺出來的,他知道老家伙藏了不少好东西,什么纪晓岚的椅子,康熙的铜盆,和珅家的中堂桌。

    萧风看久了,心里也起了心思,准备顺走几件,不过他不懂古董,所以转了好几圈,终于发现了这么一个‘长得最像古董’的青铜花瓶,趁着荆老不注意,扔进了车的后备箱中。

    青铜花瓶拿回來后,萧风着实高兴了一把,为了显摆和得瑟,他也就沒把青铜花瓶收藏起來,而是摆在了客厅最显眼的位置,准备让火天啊张羽啊这些乡巴佬崇拜一下自己。

    现在倒好,一句崇拜和羡慕的话沒听到,花瓶却被顺走了,萧风焉能不怒,“麻痹的,如果被老子查出來,老子就剁了他的手,塞进他肛门里去,”

    萧风看了眼时间,忍住现在就打电话清查的冲动,在心里问候了小贼的一户口本女性后,这才向着楼上走去。

    萧风上楼后,回房间先洗了个凉水澡,穿上睡衣,满脸荡漾笑容的出了房间,林琳这丫头从小到大沒遇到过这种事情,肯定是被吓坏了,估计今晚都吓得不敢睡觉,而自己作为房东,是不是应该送上温暖呢。

    萧风抱着一切为了林琳的想法,决定在距离天亮还剩下的几个小时中,他要陪林琳一起睡,搂着林琳睡。

    萧风先是趴在隔壁韩爽房间门上听了听,里面已经沒了动静,看來韩爽已经睡着了,想到还要给她一个解释,萧风就忍不住头疼,老子是受害人好不,受害人还需要解释。

    萧风來到林琳房间门前,轻轻敲了敲。

    “谁啊,”

    “是我,林琳,开门,”萧风压低声音,左右看看,仿佛偷情一般。

    “啊,风哥,”林琳仿佛吓了一跳,随即陷入寂静,过了足足一分钟,林琳才穿着睡衣,打开了门。

    林琳站在门内,看着萧风,心情有些小激动,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可是……唉,落人把柄,受人要挟,“风哥,你怎么來了,”

    萧风上下打量几眼穿着睡衣的林琳,吞了口唾沫,这小丫头越來越迷人了,抬头见林琳不断向自己眨眼睛,不由得有些疑惑,林琳这是干嘛呢,。

    萧风想到今晚差点失去林琳,他就有些情动,一把抱住了林琳:“小丫头,我爱你,风哥向你发誓,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林琳被萧风抱在怀里,心中满满的涌出幸福,“嗯,”轻轻点头,在萧风脖颈上轻吻一下。

    林琳的亲吻,就如同一枚火星落入干柴堆里,让萧风的心瞬间燃烧起火焰,他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起林琳,右脚关上门,向着房间中央的大床上走去。

    林琳被萧风抱在怀里,脸上浮现出羞涩的红润,也渐渐沉沦了进去,她想到今天的情况,自己差一点就死掉,就再也见不到风哥后,心里微微颤抖起來。

    今晚,就把自己交给风哥吧,让自己成为风哥的女人,那样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不会再害怕了。

    萧风把林琳轻轻放在床上,轻吻她的额头,眼睛,鼻梁,嘴巴……他今天要吻遍怀里这个女孩身体的每个部位,让她全身都留下自己的印记。

    萧风决定,怀里的这个女孩,自己要用一辈子去疼,去爱,去珍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