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章,天降战王妃

    左相此话说完,气氛更加诡异了!因为据文武百官所知,皇上最为信赖的太监总管是李公公,而不是这个张公公。所以,当张公公果真的拿出一卷黄色的诏书来,就要宣读时,右相爷说道:“且慢!请问张公公,一向在皇上的身边,形影不离的李公公为何突然之间就如皇后一样,离奇地失踪了?皇上何时立的诏书,为何在你的手上?”

    张公公翻了一个莲花指,装腔作势道:“怎么了?右相爷问这话可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本公公这诏书是假的?还是怀疑本公公就不能手持皇上的诏书?皇后娘娘两天前离奇地失踪了,李公公也失踪了。大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和六皇子他们都翻遍了京城,就是找不到。你问本公公,本公公又哪里知道?但本公公这手上的诏书,却盖着皇上的玉玺,字体也是皇上的御笔所书。难道右相爷要阻止本公公宣读诏书吗?”

    一席话,问得右相爷一时之间有些哑口无言,张公公立即就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多日卧病于榻上,自知天寿已至,即将龙御宾天。谨册立大皇子段逸辕为皇位之承继大统。三皇子段逸尧和四皇子段逸辰为辅政大臣,掌理登基大典,善辅其嫡长皇兄为帝亲政。文武百官天下百姓同遵此诏。钦此!”

    “哗”然一声,就有人要跪下参拜的姿势时,一名上了年纪的大将军立时高声大呼道:“不可能!此诏书必为假造!先帝生前已经亲口立三皇子战王爷为皇位承继大统,怎可能龙御宾天之前,改立大皇子即位?”

    这老将军话说得颤颤抖抖,还当真是太有勇了!段逸辕这时却立即从跪拜之姿站了起来,以一个皇者之姿站到了高位,本来正打算跪下双手接诣,听了这位老将军的话之手,凌厉的双眼望了那老将军一眼,表面上似乎无比沉痛道:“这位老将军是不是老眼昏花,糊里糊涂了?父皇何曾亲口立过三弟即位?如果要立,那也自然是长幼有序。父王理应立本王为承继大统才对。此刻诏书在此,难道是有人不服本王即位,不愿奉先帝之命,要改写先帝的遗愿吗?”

    段逸辕说完,双手就已经从张公公的手上抢过诏书,不是接过,一手高高地举起诏书道:“先帝诏书在此,立我为储君。虽未举行登基大典,但本王即已为帝,朕宣布,如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一部分人跪下,跪下的人超过了一半,匍伏于地,口中称:“吾皇万岁万万岁!”这一部人显然是段逸辕的人,或者是一些贪生怕死之人。

    段逸尧扫了一眼那些跪着的和站着的,几乎是各站一半。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四皇子段逸辰和肖妃也在跪拜人之列,不禁更加紧锁眉头。

    段逸辕早就预算着段逸尧和段逸云是不会跪下的,还有一些拥护段逸尧的大臣,见段逸尧并没有跪下,所以也还是站着的。他也凌厉地扫了那些站着的人一眼,这一下,平时哪些人是谁的人就当即分得清清楚楚了。

    “老三,你这是要造反的意思吗?”段逸辕眼里的杀意已盛,显然是早有准备了,一副胸有成竹的嘴脸,昂首挺胸,装腔作势道,“如果父王的遗诏立的是三弟,大哥我绝对二话不说,就拥三弟为新帝登基,倾力辅佐三弟亲政。但是,父王的意思显然是认为长皇子,朕,才是最好的皇位继承人。这既然是父王的意思,朕,就免为其难,也要继承父王的遗愿,扛起列祖列宗难难打下的江山了。”他竟然已经自称为“朕”了!

    段逸云这时突然抢着说道:“我要看看那张诏书是真的还是假的?这里文武百官在此,只要验过诏书是真的,确是父王的遗愿,我才会拥大哥为储君,我为臣子。不然,难让我心服!”

    “好!”段逸辕突然将诏书拿给四弟段逸辰道,“四弟,你跟五弟说,这是父皇的亲笔诏书吗?”

    段逸辰低头道:“是!”

    段逸云道:“我说我要亲自看一下!”

    段逸辕突然“啪”地一声,高声道:“来人啊!给我拿下了!”他这才叫完,立即便从这间长乐宫的侧门里冒出了两队官兵,迅速地将里面的人都围在了中间,长枪在手,形势立转紧张状态。

    段逸尧一双寒眸锁在段逸辕的身上,将段逸云拉了一下,将他拉到了他的身后,冷冷地说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五弟只是说他想看一看诏书是真是假。怎么?难道诏书当真是假?倘若是真的,你有必要怕给五弟看一看吗?只要证明了是父王的真正遗愿,我们拥大哥为新帝又何妨?但要是大哥随便地拿了一卷黄布出来,叫人随便一读就自己说是父王的诏书,未免也难以让人信服。”

    段逸辕一听,声音就激昂起来道:“三弟这是要作反吗?这有什么好不能相信的?立储立长子,这是古有先例,自开国以为,皇帝都是立长为储。别说父皇有了遗诏,就算没有,我是嫡长,三弟本也该尊我为帝。你是自以为有些战功,所以不想遵照父王的遗愿,打算要自立为帝吗?”

    段逸尧倒没想过段逸辕的口才这么好,不禁冷笑一声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只是想看一看那份诏书的真假!”

    “哈!让你看?以你此刻的态度,要是将诏书给了你,就算是真的,你也会说成是假的吧?然后要不要将它撕了,说根本没有什么诏书。你战王殿下战功赫赫,要灭兄长,自立为帝?”

    段逸辕言词犀利,显然是句句都早有准备,说完,立即凌厉地说道:“给朕拿下所有反贼!”他的声音刚落,场面立即便是剑拔弩张。这诺大的长乐宫中所有的人,竟然登时就分成了三堆!一堆是站到段逸尧身边来的,一堆是站到段逸辕那一边的,就是那些跪拜他的人,还有一堆谁也不近,居然自成一堆。

    “铮!”地,人人抽剑!就要打了起来时,段逸辕对段逸尧显然也是十分忌惮的,所以,他的身边突然之间,又从旁边冒出了一排穿着侍卫服式的人,将他团团地护在中间。

    正在这时,谁也没想到,一个绝不可出现的声音,十分突兀地,在这个大厅之中“轰轰”声地响了起来,跟这个剑拔弩张的阵势万分不搭调地,老气横秋,却是无比威逼,气势压得住所有人地说道:“朕,才刚刚龙御宾天,你们兄弟之间就要急着相煎熬了吗?这让朕死不冥目啊!”

    “啊!鬼!”

    “ 啊!是皇上!是皇上在说话!皇上……皇上复活了么?”

    “啊!棺材!棺材里!是皇上!”

    众人都听出来了,这声音确是皇上的声音,而且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一时之间,不禁令人毛骨悚然!有些胆子小的,当即就“扑通”一声地,双膝跪了下去。

    然后,棺材里再次传出先皇帝段玄德的声音道:“段逸辕!你太令朕失望了!所以,朕从未想过要立你为帝。真正的诏书此刻就在瑶妃的身上,是她将诏书换了。此刻,那诏书也不用了,朕亲口立老三为储君,文武百官听朕口诣:朕立三皇子段逸尧为新帝,众文武百官以及天下百姓俱都要同遵此诏,否则必遭天遣,为天地所不容也!朕宣诣完毕,真的要龙御宾天了!你们,别让朕死都死得不安宁!”

    这段话说完,当真是如有鬼上了所有人的身,个个都惊呆了!惊傻了!浑身颤抖着,脸色发白,直打哆嗦。犹其是距离得棺材最近的肖妃,瑶妃,四皇子,五皇子,二公主,七公主,还有几个妃嫔等,真真切切地听那声音就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这段话说完之后,棺材里变得静悄悄的,无比阴森和诡异。

    不怕死的探头去看一眼那口水晶棺材,那里面躺着刚刚死了的段玄德,衣冠整整齐齐,并无复活之状。突然之间,所有的人都一齐葡伏于地,对着段逸尧拜倒,口称:“吾皇万岁万万岁!”

    段逸辕突然要疯狂了!这怎么可能?他的父皇明明死了,怎么可能又在棺材里说话?!他“咻”地,就发了疯似地地向那口棺材扑过大叫道:“不可能的!是谁?谁在里面装神弄鬼?”可是,当他扑到那口棺材里时,那棺材里当真的,并没有任何人,除了他死去的父王好好地躺在里面之外。

    而,就在他他扑到棺材前时,四皇子身边的一个公公突然抽出一把匕首,向他狠狠地刺了进去叫道:“你!不能现在还来打扰皇上!”大皇子“呃!”地一声,倒地,不知死活。

    而这时,在沐此瑶旁边的肖妃也突然出手,一把就扣住了沐蝶灵,厉声喝道:“践人!你竟敢偷换先帝的诏书!快将诏书拿出来!”

    一边说一边立即点了沐蝶灵的xue道,竟然将她点倒了,从她的衣袖间搜出一卷黄色的诣书出来,走到段逸尧的面前,跪下,双手呈上,叫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