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章,无数宫灯晚照!

    “灵儿……灵儿啊!”段逸尧的声音越来越如走火入魔一般,他在水中找不到灵儿!在水面上看不到灵儿!头上的盔甲不见了,披头散发,如入了魔道一般,浮出水面时,就大声呼唤着灵儿的名字,听得所有的将士都心头突突地跳着,好象心肝都被揪了起来。

    段逸尧见到了也在寻找沐蝶灵的百里笙歌,不禁双目圆睁,仇人相见,噬血眼红,一把抓到了百里笙歌,揪起他,大叫一声:“百里笙歌!你这狗贼子!”抡起拳头,将他一拳打入了水中,一阵狂打,水花四溅。

    刚刚,灵儿跳入水中的那一刻,似有一束刺眼的白光划过,让人有那么一瞬间,眼睛都睁不开来。百里笙歌就因为那束白光闪了一下的原因,才没能抓到沐蝶灵的。但是,紧跟着,他就跟着跳下了水,紧紧地跟在灵儿的身后。但是,他的眼睛一直追着她的身影。眨眼之间,他却亲眼看到,灵儿纵入水中之后,就象会隐身法一样,竟然瞬息之间不见了踪影!

    他不死心地追入水中。这江水虽被鲜血染了个红透,却还是清得,可以看到水里的人。一个人,活生生的人啊!却突然在水中隐了形么?不然,他追得那么紧,没有理由追不到她啊?在水中找了很久,百里笙歌被沐蝶灵的消失惊得有些傻了!到处找,哪里有伊人身影?

    “她,她不见了!她消失了!”百里笙歌原本想着只要抓到了灵儿,只要不让她死,只要她还在他的手中,那他就还有转机的。但是,他却亲眼目睹着,灵儿掉进水里的那一瞬间消失了!那真的是消失,离奇地消失!不可置信地消失了!

    他被段逸尧疯狂地一阵猛打,却喃喃地说道:“灵儿,她真的在水中消失了!你打死我也没用了!她竟然消失了!你就打死了我吧!灵儿走了!我想跟她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此诡奇的事情,百里笙歌此刻的悲痛不下于段逸尧。本以为劫持了沐蝶灵,回来等着他父王的得胜消息。但是,等来的却是他父皇的六十万兵马竟然战败了!

    一夕之间,王子变乞丐!不,是阶下囚。他对灵儿,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心动。其实,如果不是遇到这样的场面,他并不打算用灵儿来做人质的。他以为他父王必会打赢段逸尧的。他还想着,就算灵儿是战王妃,只要她愿意,他会让她做他的太子,妃,给她一生的溺*。就算是她肚子里有了段逸尧的孩子,他也会一并纳入他的羽翼下的。

    但是,转眼之间,什么都没有了!灵儿没有了!他父王的头都被砍了!此刻,他也成了任人宰割的俘虏。

    段逸尧的人多,三十几万兵马啊!很快,这江面上所剩下的就只有段逸尧的将士了。

    古风代替了惊惶失措的段逸尧,在船上高声指挥道:“凡是会游水的,都下去寻找王妃娘娘!”

    于是,“扑通扑通”声的水响,当真是凡会水姓的,都下了水。一时之间,江面上那是一个人海茫茫,人头涌涌,黑压压一大片,场面何其壮观而震撼人心!

    笙鹰已经被砍了头,所有北凌国的士兵除了逃走了的,都死于剑下了。可以说,段逸尧这一仗是彻底地打赢了!但此刻,这凌江面上,不是胜利的欢呼声,却是焦急的大叫道:“快!继续找!一定要找到王妃娘娘为止!”

    那么多的将士,就算是找不到活人,也能寻到死尸了。但是,这黄昏的夕阳之下,所有的人足足地打捞了一个多时辰,却既找不到人,也寻不到尸。

    被古风提到船上踢了几脚,又被揍得已经面目全非的百里笙歌仍然嘴里喃喃道:“灵儿消失了……”

    从黄昏时候,一直到暮色四合,仍然找不到灵儿,就算是那些死了的尸,也被一一地打捞上岸了!

    “灵儿——灵儿啊——你在哪里——”疯了!痴了!他真的疯了!为她的灵儿啊!他入了魔般地狂叫!不停地出来,又潜入水中,反反复复地,没有了一丝战神的冷残……无数次在江水中寻找,寻寻觅觅,仍然不死心。没有了灵儿,就算让他打赢了笙鹰的六十万雄师,那又有什么用?只要她回来,只要她好好的,他自断一臂又何妨啊!!!!

    “……我没死,我先回未来去了!无论多久,你千万要等我回来!”沐蝶灵跳入江水中时的话在段逸尧的脑海里闪过千百回。他知道,他的灵儿来自未来。他想起,她曾在水中差点儿消失!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她真的回到未来了吗?她真的回去了吗?

    突然从水中“哗”地一声,窜了出来,他掠身上了船,又去揪着百里笙歌,目赤尽裂般问道:“你说她消失了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这个百里笙歌是当时离灵儿最近的人。

    百里笙歌虽然不能相信,但却还是苦笑着说道:“哈哈!你能相信吗?灵儿在水中隐形了!她隐形了!你再也找不到她了!她的身体到了水中,就‘咻’地不见了!”百里笙歌实在是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事,他觉得他此刻好象还在做梦似的。

    这怎么可能?!他,笙戈太子,草愿上的天之骄子哇!此刻不是在做梦是什么?!快点醒来吧!

    “报告!找不到王妃!”

    “报告!找不到王妃!所有的尸体都打捞起来了,但是,其中并没有王妃娘娘!”

    古风将段逸尧的金盔拿了回来,静默地立于段逸尧的面前说道:“王爷,王妃跳下去的时候,说她只是暂时回未来去了,叫您无论如何要等她回来。所有的尸体都打捞了上来,确实没有王妃娘娘在。所以,王妃娘娘的话可见是真的。王爷别太伤心,要保重身体啊!不然,王妃娘娘回来时,会难过的。”古风本意是说这番话来安慰王爷的。但他一边说就一边忍不住流泪了。王妃娘娘是不是真的回未来去了?还来不来啊?要是回来的话,什么时候回来哇?他们打了胜仗啊!王妃娘娘怎么能在这一刻离开啊?

    莫雨也是知道王妃娘娘身世的人,站一旁抹着眼泪道:“娘娘这么一走,什么时候回来啊?”他也不想说王妃娘娘死了,或者说,娘娘不会回来了。上次他也有参与听娘娘说,她来自未来。是穿越到他们这个时空里来的人。

    段逸尧转而一把扶着古风的肩膀象个疯子般问道:“你也觉得,她只是暂时回去了?她会再回来的,是吧?”

    “嗯,是的!我绝对相信,她会回来的,会很快就回来。王爷不知道吗?娘娘有多爱王爷,她是为了来见王爷才从水路赶过来的。她一定是在战王府上呆不住了,因为想王爷了。您想想,就算她回未来了,她一定会想爷的,她能不尽快地回来么?所以,王爷不用担心,只要等几天,对!只要等几天,说不定,她明天就回来了!”古风从来没说过这么孩子的话。他一向板着脸,也不会安慰人。而他的主子王爷又何曾需要过他来安慰了?

    他一直当他的王爷是神一样的崇拜着的啊!可是,此刻,他的王爷竟然眼神十分狂乱,如着魔一般,披头散发,没有了一丝的战神风采,而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见了妻子的丈夫了。他太担心了!这非常时期啊!宫里那边传来的消息,正正是最需要王爷冷静的时候啊。

    听了古风的话,段逸尧尧突然道:“好!你说得没错!灵儿也许随时就会自己回来的。她没死,她叫我等她,我就等等她又何妨?”

    这时候,几个将领走到段逸尧的面前来,请示道:“天已黑,请战王殿下令,全军是否要回北亭城?”

    段逸尧当即下令:“传令下去!全部将士就在江边安营扎寨,派人弄来所有的灯*,将整个凌江照亮!”

    几个将军听了愕然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地,就领令而去:“是!”

    于是,有史以来,整个凌江面上,*之间,燃起了最多的灯笼,将江面上的江水照得碧绿闪闪,无比的悲壮。

    这件事传回北亭城,因为战王殿下打了胜仗,七日之间灭了北凌国的六十万兵马,砍下了笙鹰的头,北凌国的太子成了阶下囚。北亭城的老百姓们大肆庆祝的同时,连夜做了各式各样的,无数的灯笼,送到凌江来。

    说书的先生将这次战王殿下七天灭掉北凌兵的战事编成故事,说得津津有味,还有人感于战王殿下对战王妃的深情。以为战王妃已死在凌江里,战王殿下不过是在江边凭吊爱妻,所以,作曲作词弹唱,唱得荡气回肠,令人闻之落泪。

    曲词记载:“滔滔凌江潮,江山几多娇,不及美人回眸一笑。江水渺渺,无数宫灯晚照,谁负谁胜已分晓。数*,秋风寂寥,涛声拍浪战王忆娇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