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小心鱼有毒!

    杨惜君挣狞着一张可怕的丑脸冷声道:“象我怎么了?这鱼我可不敢吃。”

    “呵呵!你最好不要吃!也没人要请你吃。这鱼也不多,都不能一人分得一条呢。”百里笙歌站起来,拍拍双手道,“小竹,我帮你将鱼提进去。”

    “好啊!”小竹丫环愉快地说着,还带着责备地瞪了杨惜君一眼,怪他疑神疑鬼的,好人当贼办。

    百里笙歌一手撩起衣袍,弯腰就一手提起那兜里的鱼,和小竹有说有笑地走进轮舱里去了。走进了船仓后,小竹还小声地安慰着百里笙歌道:“杨参将一定是妒嫉百里参将有这么好的本事了。”这么活蹦生猛的鱼,要说有毒,谁相信?小竹当然是压根就不相信了。

    “哈!还是小竹善解人意。”百里笙歌开开心心地说着,将全提入去之后,居然还帮忙宰了鱼才出来。

    于是,到了中午的时候,就真的在船舱内的宴席上摆出了一个烤鱼的满汉全餐来了!不但有烤鱼,还有酸菜水煮鱼,清蒸鱼,红烧鱼,杞子炖鱼汤……简直就是应有尽有,还用多种方法烹饪,端出来摆在餐桌上,缕缕热气冒出,满船都飘着鱼的香味,真真是成了一个鱼的盛宴了。

    因此,大家都围上了餐桌,看着各种方式烹饪出来的鱼,人人都流着口水,非常想吃。但是,当然得等娘娘出个声先。这时候,小竹将一盅杞子炖浓的鱼汤端到沐蝶灵的面前道:“娘娘,这是用唯一的一条花胶鱼和杞子红枣炖的,加了少许生姜。您先尝尝这味道,鲜不鲜?”

    “嗯,好香!”闻了闻,沐蝶灵赞了一句,拿起一个汤匙,就要舀起送进嘴里。

    “慢!娘娘,先让人试试!”又是杨惜君!他在娘娘的身后站着,象一条柱子一样,面无表情,却捏着拳头,就是紧张得有些古古怪怪的。就好象,汤里当真有毒似的。

    小竹不禁狠狠地白了杨惜君一眼,这鱼汤可是她亲自做的呢,守着火侯炖了一个多时辰了,所以嗤声道:“杨参将,你就不要在那里危言耸听了。小竹炖好了这些鱼汤之后,百里参将还怕这些鱼当真有毒呢,所以,先试吃过了。你要是不敢吃那就别吃了,别一副小人的嘴脸嘛,害我们娘娘没胃口。”

    这时,大家都向百里笙歌望去。百里笙歌坐在一个位置前,见大家都望他,倒也不着恼,拿起一条烤鱼,立时就闻了闻道:“嗯!好香!小竹的厨艺真是不错啊!怎么能想出这么多种烹饪的方法来?好聪明!以后谁要是能娶到小竹,那可真有口福了。”他说着,立时将一块烤成了金黄色,香喷喷的鱼肉放进了嘴里,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叫着好吃,啧啧嘴巴。

    小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些烹饪方法是我们王妃娘娘教的,小竹才刚刚学会,都不知做得好不好呢。”这百里笙歌居然说谁能娶到她就是福气,她可真想将这福气送给他呢。

    听说是王妃娘娘教的厨艺,大家又佩服了王妃娘娘一回。崇拜的眼神都膜拜着王妃娘娘,王妃娘娘早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瞧着百里笙歌吃得那么美味,吃了哪里有半点中毒的状况?小竹又说都试吃过了。所以,大家哪里还能忍得住不吃?立即,都抢着吃了起来。虽然是一兜的鱼,但人多,事实上却也只是一个人只分得了一条。

    大伙儿三两下都将鱼吃了,就差没将鱼骨给啃进去。但是,却完全没有象杨惜君说的一样,有什么中毒的现象发生。杨惜君没吃,他盘子里的鱼还好端端地摆在那里。百里笙歌睨了他一眼,邪唇,立即笑说道:“杨兄弟不吃,那可别浪费了,我还没吃够呢。”说着,他将杨惜君面前的鱼也拿了过来,一并狼吞虎咽地吃了。

    杨惜君见大伙儿每个人吃了都没事儿,自己却没吃到,不禁有些不是滋味儿。也许是他多疑了吧?这家伙怎么敢在膳食中下毒?每餐用膳之前,小竹丫环都负责试过有没有毒的。只是,他就是莫明其妙地,对百里笙歌不太放心,但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所以,他说道:“哼,不过是一条鱼,又不是没吃过。”说着,讪讪地,只能吃腊肉了。

    沐蝶灵也将汤给喝完了。她的怀孕呕吐现象好了之后,就非常地能吃,所以吃起来也觉得津津有味的。但是,午膳完了后,沐蝶灵却又找了一个机会,将杨惜君叫到她的仓房里问道:“杨参将,你为何怀疑百里参将会在膳食中下毒?”这杨参将最近和百里参将是不是有些什么呢?怎么好象挺爱斗嘴似的?

    杨惜君摸不清娘娘如此问他是什么意思。那些鱼并没有毒,大家吃了都相安无事,娘娘不会因此当他是一个疯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所以,他不免有些7尬道:“呵呵!他那人太过于聪明,象一个歼细。”这么一说,他也觉得太过于牵强了。其实,主要是,这百里笙歌好象已经识穿着了他的身份,却又没揭穿他似的,不挑明,却又象明了,这才让他开始疑神疑鬼的。

    “因为他太过于聪明?所以,象一个歼细吗?杨惜君,你也很聪明!不知,你是不是一个歼细?”沐蝶灵不禁失笑了!哪想到会听到一个这样的答案?没有了读取别人脑电波的功能,不然的话,她倒真的想读取一下杨惜君的来历。

    杨惜君大感7尬道:“咳咳!娘娘,我对娘娘绝对忠心耿耿,绝无异心!若有半点要害娘娘之心,愿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为了取信于娘娘,他竟然举起了手。

    “嗯,我相信你就是了。”沐蝶灵转而问道:“你的脸是怎么伤到的?”因为他一再地怀疑百里笙歌,所以,沐蝶灵对他的脸也不禁有一些疑心了。但是,她又不好表露得太过份。要是人家的脸真的被人伤成这样,那必是心是最痛吧。

    杨惜君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多谢娘娘没因为我长得丑就将我拒之于门外。我这张脸是因为被人用刀一刀一刀地划成这样的。”他说着,低下了头去。

    沐蝶灵不好再问下去,就挥手让他出去了。

    杨惜君才跨出门口,小竹就进来了,对沐蝶灵说道:“娘娘,你招他来问什么?他就是一个小人!总是妒忌百里参将,见不得人家的本事比他好嘛。”

    沐蝶灵摸了摸她的头道:“怎么了?人家长得丑,碍你的眼了?你就知道长得帅的百里笙歌。”

    “哪有?娘娘笑人家。不过,他和百里笙歌,哪能比?一个天一个地呢。”

    “你看中百里笙歌了?小竹啊,看人不能只看外貌,最重要的是人品。”不过,这百里笙歌的人品也不错吧?只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小竹而已。

    “没有。他是参将,小竹配不上。”小竹对着这个百里笙歌,还是有着自卑心的。

    “那好,就等着古风吧。我觉得古风和你比较衬些。”沐蝶灵觉得小竹要是和古风,那才是一对呢。

    “娘娘!你也觉得人家配不起百里笙歌是吧?古风那冰块木板,我才不要呢。”小竹这下真是彻底将古风打出门外去了。

    “那是谁前阵子又说,古风对你有意思的?”沐蝶灵倚在一个软枕上,想午睡一会儿了。

    “娘娘,人家会错意了,你一定要拿来开玩笑么?”还提古风?古风都不是真的喜欢她呢。她想起古风就恼羞成怒。想到百里笙哥才会眉开眼笑。

    “哎,看来还真是变心了呢。”不管是谁,在她身边的人,她都希望她幸福。象她,她觉得她有了小尧,好幸福呢。小竹是她最贴心的丫环,她当然希望她有一个好归缩。原本以为是古风的,至于百里笙歌,她就觉得气质上有些不怎么匹配。虽然,那百里笙歌说话爱笑,似乎不拘小节。但是,沐蝶灵却觉得,百里笙歌的骨子里有着一种冷傲,常常散发出一些贵族的气息似的。

    不过,小竹丫环这么热情,她也不好泼她冷水。更何况爱情也没什么逻辑推理,说不定百里笙歌真的会喜欢小竹?很难说噢!

    因为吃过一次那美味的海鱼之后,大家可说是吃上了瘾。于是,都吵着要百里笙歌再展身手,捕到更多的鲜鱼上来。百里笙歌将他那银光闪闪的鱼拿出来后,大家也觉得十分地好奇。是什么样的鱼,撤开来那么大,收起来却又那么小,还能放在自己的衣裳里收藏着?

    “百里参将,你那鱼是用什么做的?”有人忍不住好奇了。当然地,已经没有人会怀疑百里参将了。

    “天蚕的银丝。”百里参将随口回答。但他的回答显然是让人惊呆了!天蚕的银丝?!居然用来做鱼?这不是太过暴殄天物么?还是,这百里参将是一个大富豪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