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章,杀一儆百!

    “她们进来有的都几年了,全部无所出,早就犯了七出之首。再留于府上,将来还是一样无所出。所以,本王今天将她们全部遣送回去,自由嫁人,是对她们最好的安排。请母后别干涉儿臣的决定。儿臣对着她们,当真没感觉。倘若当真要留在府上,那就一律贬为丫环!”段逸尧说到这里,语意坚决,冷酷无情,已经没有任何转弯的余地。

    即便是皇后娘娘,也从没见过,战王殿下如此的冷残!传说战王殿下在沙场上杀人如麻。此刻,所有的人几乎都象看到了他的杀气,冷酷得没有半分人类的感情一样,让这些人不禁有些透心凉。

    突然,柳玉珠哭天抹泪道:“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就算是做丫环我也不走。 我生是战王府上的人,死是战王府上的鬼。我是战王殿下的女人!”她苦等了这么久,怎么能这样被赶走?死也要赖着。

    柳玉珠的爹爹柳相文,官拜中书令,跪拜于地,高呼道:“皇后娘娘,战王殿下,小女如此坚贞刚烈,对战王殿下用情至深,求开一面,别将她送出战王府。”他苦心经营,好不容易将人送入,怎么能说走就走?

    段逸尧脸上的黑云更加风云际会,眉蹙深深,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打发这些人!他转头对管家的林海道:“林海,你给他们念念,这柳玉珠的来历!”

    “是!”林海面无表情地站了出来,手上并无手卷,却象读手卷似地一板一眼背书般说道,“柳玉珠,十三岁被中书令柳相文收为养女。被收养前,是青,楼里的一个清倌。收养两年后,十五岁被送入战王府。入府后,从未承*。至今,仍然是清倌,今日完壁归赵!”

    柳相文听得以手抚额,冷汗淋淋道:“下官将珠儿视为已出,贱内更将她当心肝宝贝,这才送给战王殿下。为妾为妃皆无怨言!”他也是一心想讨好战王殿下啊,这样被打回的话,他颜面何存?

    段逸尧道:“那好,你的心肝宝贝就还给你了!”

    礼部尚书赵光左叫冤道:“他的女儿不是亲女儿,可下官的萍儿真真是亲生的,自小没受过半点儿的委曲啊!琴棋书画,样样皆绝,无一不精。知书识礼,品貌俱佳。下官是诚心诚意和战王殿下,皇后娘娘结的亲家。绝无半分欺瞒,更无半点投机取巧之意。”

    段逸尧又回头道:“林海,你给尚书大人读一读他家女儿在府上的事迹。”

    “是!”林海仍然是面无表情地,一板一眼地说道,“赵萍萍,两年前十六岁入府。入府三个月即在膳食中下毒,毒杀周贤素。被府中的周管事发现,及时警告。四个月后,毒打一个小丫环小霜至残,丢入井中至死,以为无人得知。但是,欲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赵光左听得更加冷汗淋淋,向自己的女儿赵萍萍望去,见自己的女儿面如白纸,跌坐于地……他,颤抖着,都不敢问他的女儿是真是假了。

    赵萍萍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万万没想到,战王殿下竟然一清二楚,只是,一直都没有对她采取任何惩治。

    其她的几个女子听到这里,个个都觉得毛骨悚然!她们入府之后,哪一个不是勾心斗角,逮着了机会就想害别人,好让自己能独霸战王殿下?但是,表面上,她们又个个都装得温柔贤淑,知书达礼,循规蹈矩。

    本以为,战王殿下只是忙于战事,又还年轻,待过些时候,战王殿下是个成熟的男人了,自然会有*幸自己的机会。是以,都暗暗地使些手段,想将别人斗倒了,最好是到最后只剩下自己。还以为战王殿下什么都不知道呢,却原来战王殿下的眼睛无所不在,她们所作所为,竟然好象都被记录了似的,这一下,一个个地,都冷汗直冒,再也不敢吱声了。

    段逸尧冷声道:“需要一一地罗列出,你们每一个人在府上的所为?”

    全场鸦雀无声!心下却已雪亮,他们若是不好好地将女儿带回,战王殿下必能列出她们的丑事来。别说是她们本身就做过很多不为人知的坏事,就算是没做过的,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战王殿下既然是铁了心地要赶人,就算是皇后娘娘,也只怕无力回天吧?!

    但是,突然地,一个叫做吴贵芳的小妾抬起恨之入骨的眼神,怨毒地尖锐声叫道:“这些都只是战王殿下要赶我们出去的借口吧!这还不都是因为战王妃么?战王妃不是人,是妖精!是她将战王殿下迷惑了!前些时候还杀了岑怜霜呢。皇后娘娘,您给我们作主啊!那妖精才应当被赶出战王府……”

    “啊!”这个吴贵芳的话还未说完,就惨叫了一声,用手捂住了眼睛。众人望去,只见她的眼睛突然之间就有一道血迹股股地流下,让人悚目惊心!她原本要叫喊的,却跟着一个字都没法发出来了!

    原因是,她的一只眼睛先被毁了!只是一粒不知何物的东西,先打入了她的眼睛,然后是她哑了!

    “再有人敢说本王的王妃一个难听的字,下场就如她!滚!”森寒如来自地狱的声音,出自战王爷的口中。而,胆敢众目睽睽之下,就废了吴贵芳的,当然也只能是战王爷段逸尧了。

    顷刻之间,再无人说半个字!甚至,连怒容和眼神都收了!人人低着头,跪着退出,几乎是个个都颤抖着,生怕下一刻,自己连小命都不保。就算是能保住小命,也不知能不能保全了手手脚脚,眼睛和鼻子什么的,都低头退了出去。

    战王爷,果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取人眼睛也只是在闪电之间。

    于是,转眼,大厅之中就只剩下战王殿下,皇后娘娘,管家林海,还有皇后带来的人。

    皇后娘娘至此居然也不说话了!因为说不出来!她也在震撼之中!一来是她听到了这些侧妃和小妾的诸多罪孽,让她有些讨厌了。二来是,三殿下的态度已近血腥味!虽然是她的儿子,但她却也从未见到他在她的眼前一出手就废人招子,还让人立时没法喊冤,哑了!

    又狠!又绝!杀一儆百!已经不给任何人机会。

    段逸尧起来,站在皇后娘娘的面前,拱手道:“母后,儿臣已经一天两夜没睡觉,实在是撑不住了,要回去睡觉。儿臣恭送母后回宫!还有,谢过母后为灵儿送来了千年的人参!”

    皇后娘娘一时之间,竟然被自己儿子的气势所压,生生地说不出半个字来!她端着脸,僵硬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摆驾回宫!”人都走了,就算她是皇后娘娘,也没能阻击了,不回去,又能如何?原来,以往都是儿子给自己脸面罢了。要是不给,她也已经柰何不了儿子。这个认知,让皇后娘娘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皇后娘娘摆驾回宫——”一个太监高声叫着。

    “恭送母后!”段逸尧看着母后离开,心下不禁飘过一丝的愧疚。他从未忤逆母后,一向,母后要做什么,他皆顺着她,讨她欢喜。所以,他一向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但是,今天这件事,他却做绝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母后。只为,向他母后表明,谁要是敢伤了他的宝贝儿,他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母后那么聪明,应当不会再做伤害灵儿的事吧?他可不想他最爱的两个女人互相伤害,让他左右为难。

    做完了这件事,送走了母后,他终于觉得,战王府都明朗干净得多了!立即,他大步流星地出了大厅,回到尧蝶阁,直接就回到他和灵儿的寝室之中。因为,他太累了!很想睡觉。

    进了寝室,他轻手轻脚地上了榻,不想弄醒了灵儿。灵儿睡着了!不知是不是在等他,她有意地睡进里面,外面空出了一半的位置给他,让他能舒适地躺下。

    她侧脸而睡,面向外,让他躺下之后,就能看到她可爱到爆的睡相!他伸手就想摸摸她的俏脸,却又怕弄醒了她,就又缩了回来。很想向她说,他为她清理了那些小妾和侧妃,向她要个奖励。如此,他的孩儿出生之后,他都可以想象着,他的灵儿带着他的孩儿,幸福地生活,笑容有多可爱了!

    带着这种梦想,他侧脸对着灵儿,微笑着,阖上眼睛。才刚刚阖目,灵儿就一个翻身,翻入,又翻出的,突然就摸到了他,好象是在睡梦之中,迷迷糊糊地叫着:“尧尧,我要抱抱!”然后,居然向他抱来,蹭啊蹭地,就象在做梦一样,爬到他的上面,趴着,又睡了!

    “小睡猪!真能睡!”段逸尧不忍将她推开,还挺喜欢她这样趴着他睡的样子,他也阖上了眼,被人这样压着,两个压他一个,一大一小呢,会不会压坏了孩子?想着,却真的太累了,居然也甜甜地睡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