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王爷跟人打架了!

    请了十几个会抄写的,抄了好几个时辰,这才整理出似模似样的十几本《上雅战神篇》,将《三十六计》,《孙子兵法》,都收集在其中,装订成册。将其中两本送给了柳子然,其余的让人拿到市集里去以天价出8售。目的就是让他离开时,不会再被人因此书而追杀了。

    柳子然知道沐蝶灵要送他的礼物是《上邪战神篇》时,更加感动得无以言表了。沐蝶灵将书送给他后,只给了他两本,叫他带在身上,以防有人逼要,就给别人。另外的,她叫人拿到市集去卖。并着人手抄写更多,让更多的人可以读到这本兵书。

    捧着这么一本书,柳子然读了下里面的内容,也不由得为里面的精粹而感到惊讶!这么一读,竟也被迷上了!正坐在案几上读得津津有味时,冷不防地,突然感觉得一阵强风刮来似的,他心中一凛,浑身一僵,格登一下,就有个预感,是某战王殿下找他算帐来了么?!也是时候了!早就该来了!

    果然,他倒是没有猜测错误!眨眼之间,段逸尧象一阵龙卷风似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紫衣飘飘,盛怒满目,浑身似凝结着霜刀雪剑。

    柳子然放下了书本,转身,站起,跟段逸尧打着对面。瞬间四目相对,那火药味明显地擦着四溅的火花!他早就预着战王殿下会来找他了,这时候才来,他都为战王殿下的忍耐力鼓掌了!战王殿下居然能容忍他在府上养伤,他已经觉得万幸。想来,他留下他在府上养伤,也是为了此刻吧?

    “柳子然,你伤好了?”段逸尧半眯着双眸,危险地问着。回府上时,他就听得府上传开了,王妃娘娘今晚要设宴为柳子然送行。他还听说,王妃娘娘为了柳子然,抄了好几个时辰的书,只为送给柳子然。他该先回府上问问小灵儿的,但他的一双长腿不听使唤,直接就找柳子然来了。

    “好了!完全好了!”柳子然爽快地回答。不知为什么,柳子然就是能知道段逸尧为何问他伤好了没有?难怪沐蝶灵爱的是他!他那傲慢得不可一势的王者霸气确实令人心折!他之所以容忍他在府上养伤,只怕就是在等着他的伤好了,要狠狠地揍他一顿吧?战王就是战王,果然跟他柳子然有些不同。

    “那么,你是经得起拳头了?”段逸尧双拳骨节格格作响,长眸中是一丝噬血的红!这家伙竟敢男扮女装做灵儿的丫环这么久,不知平时用他那双色眼瞧了小灵儿多少遍,他都想将他的眼睛挖出来喂狼了!小灵儿把背给他的两本宝书又拿来奉献给这个家伙了!说是因为别人追杀他!

    今晚设宴,小灵儿亲自设计了菜式,要和他一起欣赏这个柳子然男扮女装跳舞!是可忍,熟不可忍,他要再忍,他的拳头可没法忍了!因为他受了伤,他一直在忍!既然他伤好了,那他也没必要再忍了!

    跟着他来的五皇子段逸云说道:“三哥,要不要让我先过两招?我也很久没跟人过招了。”说着,五皇子也摩拳擦掌,一副好斗的跳脱样,欲欲想试。

    柳子然其实更想跟段逸尧再干一架!段逸尧在小灵儿的感情还没有明确时,就强娶了她,不然,还不知道花落谁家呢。那天他洞房花烛,柳子然在窗外伫足了多久?如果能够,他更想揍人!

    “来吧!早就想跟你拼了!”柳子然握起了拳头,环视一眼段逸尧身后的一排侍卫。

    “你放心!就我一个人揍你已足够!他们不会出手的!你受死吧!”段逸尧冷冷地说着,瞬间如一条暴龙,怒火狂飙。

    “呼!”地,如一阵狂风卷过,“吼”地两声,几乎是,两个人一齐出手,龙吟虎啸!俩个人立即就开打起来。因为都是赤手空拳,都想向对方狠狠地挥拳头,这打斗竟然象拳击似的,当即打得状况激烈起来,拳拳相向,拳拳到肉,嘭嘭有声。

    “啊!打得好!” 喝彩声突然*迭起。

    五皇子“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打法?三哥,别让他打中啊!打他!打他!揍扁他!踢他的屁股!狠狠地踢他一脚!踹过去!”段逸云手舞足踏,比两个打斗的人更兴奋,象打了鸡血。

    傲寒站在一旁,忧伤地说道:“唉!我好不容易将人治好,这么打下去,又要增加我的负担了!”

    ····

    沐蝶灵吩咐了厨房准备一席盛宴,今晚为柳子然举行一个小小的饯行宴。

    此时此刻,她正在衣柜前挑选衣裙,小竹丫环有些担忧地说道:“娘娘,您为叶素素,啊,是柳子然那混蛋举行什么饯行别宴。您就没想过,战王殿下会吃醋么?就算战王殿下不吃醋,也会不高兴的。”

    沐蝶灵不以为然,笑笑道:“就是因为怕他吃醋,所以,才罚柳子然男扮女装跳舞给我们看。今晚就当在自己家里开个晚会,我是战王府的女主人,开个晚会,他有何意见?柳子然过了今晚就要走了,他还吃什么醋呢?我相信小尧不会那么小气的。你觉得小尧是个小鼻子小眼睛,鸡肠小肚的人么?”

    “这个不是小气问题,是……”小竹丫环当然不敢这么说啊,可是……她就是觉得……好象不妥。

    小竹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小丫环提着裙子,匆匆地进来道:“禀王妃娘娘,战……战王殿下回府了!”

    “噢?他回府了就回府了,你回报一声就得,干么跑得个气喘兮兮的?”

    小丫环吞了一下唾沫才继续回道:“回禀王妃娘娘,王爷跟人打架了!”

    “跟人打架?谁敢跟王爷打架?是谁犯了错,要被王爷处罚么?说话说清楚些。”

    “是,是王爷和柳殿下打起来了!”

    “啊!”沐蝶灵一听,脸就瞬间黑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打架”这种事不是小孩子做的事么?这下,她突然想起,在相爷府上时,段逸尧也和柳子然打过一架的事。人家都要走了,他还去打人一顿么?这还有没有一点王爷的风度了?

    快!还是先去瞧瞧吧!他不担心段逸尧被打,倒是担心柳子然的骨头会不会被打断?早知道让他先走了。他本来就说了,伤好要走的,是她将他留下,说当他是朋友,要为他饯行。她哪里想到尧尧会去揍人?这几天他不是都好好儿的,让柳子然在傲寒那里养伤么?也没见他有说过要赶人。

    拽 起裙摆,沐蝶灵匆匆赶到现场时,不禁呆了!这是哪门子的拳击赛么?只见,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正打得战况激烈!旁边站着傲寒,五皇子,和段逸尧的十大侍卫们。他们只在旁边叫好,并没有一个人要阻击他们。

    “疯了吗?还不停下来?这象话么?”沐蝶灵一看,虽然是在对打,但这时却已经是柳子然在挨拳头的多,段逸尧虽然也有点儿挂彩,但明显的是他在k人,k得柳子然都快没有还手之力了。

    突然,“啊!”的一声,段逸尧一拳打在柳子然的肚子上,将柳子然打得弯下了腰,没了还手之力……

    “还敢再打?停下来!谁要是敢再出手的,我就帮对方打他!”沐蝶灵冲过去,在他们的旁边恼火地娇叱一声。

    于是,段逸尧的拳头停在半空中,不再落下。而柳子然捂着肚子,免强慢慢地直起腰,俊脸上却完全地走了样,到处是一块青一块紫的。而段逸尧,相对来说,却好多了,明显的,是他将柳子然k惨了!

    沐蝶灵一看,怒瞪了段逸尧一眼,跺脚道:“小尧,你这什么待客之道?喂人吃拳头么?哼!没度量!暴力的家伙!干么打我的朋友?”

    段逸尧一听,风中愕然了!小灵儿这态度,明显的,就是,主客分得很清楚啊!他是主,柳子然是客嘛。他究竟吃什么干醋,发什么火呢?难道都不知道,小灵儿心中只有他么?她对柳子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所以才能坦坦荡荡,当他是朋友!一来,就责备的是他,当然当他才是自己人,自己的夫君了。

    他这是发什么疯呢?瞧了柳子然一眼,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将人打惨了!咳咳,他有些不能自处,却板着脸说道:“男人们干架,女人靠边去!”说着,他拍拍手掌,问道:“还没死吧?要不要再打?”

    “你!还想打?尧尧,你就不能有点风度么?柳子然怎么说也是堂堂的一国皇子,是贵宾,你将人打成这样,皇上会责怪你的。”

    柳子然凄凄一笑,说道:“没事!没断骨头,死不了。娘娘,你不用担心我,我还顶得住。你夫君没打死我,也算是手下留情了!本来,我也很想跟他打一架。打了这么一架,我才好过些。”

    “变1态啊!你们的意思是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那我倒是多事了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