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章,浴池内惊心!

    至此,段逸尧后院的八个女人中,一个死了,一个跟人跑了。机畿处的老将军岑民得知自己的外孙女岑怜霜用那么极端的手段来对付王妃,被处死没有祸及岑家,那也就无话可说了。

    而朱光壁之父朱臣乃官拜刑部侍郎,他的女儿活生生的勾1引了自己的表弟戴智聪,这原本就罪无可恕。如今王妃娘娘只是令其隐姓埋名,远走高飞,对外则宣称他们突然暴病而亡,实已是天大的恩惠了。所以朱臣当然也只能怨其女不争气了。

    八女去其二,却也还有六个,终是沐蝶灵的一块心病。

    回到尧蝶阁中,段逸尧拥着沐蝶灵在她耳边斯磨着道:“灵儿,我们先去泡个澡?你陪我,好不?”

    “你自己先去泡,我要去瞧瞧我的小白貂怎么样了,我待会儿自己去泡。”沐蝶灵说着,便挣脱了段逸尧,一溜烟地,就象火烧屁股一样跑走了。跟他一起泡澡?光想想就会喷鼻血,她才不要。

    段逸尧眯着长眸,望着她那灵巧的小身影小跑着走在前面,一会儿就在走廊上消失了,就象后面有条尾巴怕被人捉住似的,不禁抿唇含笑,转身自己泡澡去了。

    而转身的瞬间,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那笑容仿佛在说:丫头,你避得了初一也避不了十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让你再避一会儿吧!要是我再不碰你,说不定你还觉得我的家伙真的没用了。

    外界早就在传闻,他段逸尧的府上那么多女人,却没一个女人怀孕,是因为他某方面无能。不知灵儿丫头会不会也以为他无能?哼哼!今晚就给她安一下心。

    不远处,小竹丫环将刚才的一幕瞧在眼里,心里那个焦心啊!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家小姐快点和战王殿下圆房呢?左一个侧妃右一个小妾的,犹其是朱光壁的怀孕事件,虽然最后是那践人给战王殿下戴了绿帽,但这也当真是沐蝶灵不急,急死了小竹丫环了。倘若那当真是战王殿下的种,那她家小姐可就追悔莫及了啊!

    此刻战王殿下分明的在邀她去洗鸳1鸯1浴嘛!她家小姐又不听王爷的,又跑掉了,真真是太可惜!这可让王爷等到猴年马月啊?万一当真的王爷有一天忍不了去睡了其他的妃子先,那可不是她家王妃吃亏了么?不行!怎生也得想个法子让她家王妃开开窍儿。

    ····

    沐蝶灵正在逗弄着她的新*小白貂,逗了好一会儿之后,她瞧着自己的右手手掌在发了一会儿呆。今天她的右手手掌突然之间就发不出qx射线了。为什么?关键时刻给她掉链子,难道是没有电子了?明明是可以感光太阳能工作的,只要有光线,任何的光线,她的右手掌心就能发出qx射线的。就算是没有任何光线,还有微型的备用电子。

    想了想, 她用手掌心对着小白貂,试试发出qx射线。结果,小白貂立马睡着了?!怎么回事?又可以了么?这也太坑爹了吧?你妹的!玩儿她么?百思不得其解,正愕然不解之中,突然地,却猝不及防地听到不远外有两个丫头走过时,互相的对话。那对话的内容传入她的耳朵里,她象被雷劈了一样!瞬间怒火中烧。

    原来,那两个丫环中的其中一个说道:“人人都传说战王殿下那方面不行的。可奴婢就说呢,那怎么可能?这不,战王殿下一下子就召了两个侧妃去伺候他沐浴了!嘻嘻,那难道光只是沐浴么?奴婢就不信了。嘻嘻!可惜,我们不能去张望一下,偷听一下,那一定……”

    另一个丫环“啐”了一声道:“啐!瞧你这小蹄子说的是什么话儿?要是让人听到了,小心拆了你的骨头!驳了你的皮!战王殿下做什么,是我们奴婢能猜想的么?想都不许想!没的沾辱了我们尊贵的战王殿下。”

    “哼,瞧你装什么清高?我呸!你还做梦叫过战王殿下呢,当我没听到过么?今儿个战王殿下召了赵萍萍,肖敏儿两个侧妃去侍浴了。你不想到门外去听偷听一下么?别装出一个正儿八经的样子!你还不是一个昌蹄子么?”

    “谁说我有梦里叫战王殿下了?你含血喷人!”

    “……”

    俩个丫环你一句我一语地,才喷着口水互相低声叫骂着,猛地,只觉得面前一个影子电闪而来,慕地发现王妃娘娘竟然不知何时已经俏生生地站在了她们的面前,威慑逼人!不禁“扑通”的一声,俩个丫环双腿俱都是一软,就齐齐跪了下去,连忙磕头道:“娘娘!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嘴贱!奴婢自打嘴巴!”说着,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沐蝶灵冷冷地问道:“刚才你们俩人在嚼什么舌1根?说什么战王殿下召了两个侧妃去伺浴,有那么一回事儿么?还是,你们在造谣生事?无事生非?”

    其中一个小丫环脸色苍白地磕头回道:“回娘娘话,这可不是奴婢们无事生非,是真实的呢。刚刚战王殿下在泡澡,突然命人召了赵侧妃和肖侧妃两个一起去伺候。想必现在她们已经去了!娘娘要是不信,自己去瞧瞧就知道了。”

    另一个丫环也正想说什么时,却突然地,抬起头来,面前哪里还有王妃娘娘的影子?呼呼!她们“噗”地坐跌于地,惊得骇然失色,用衣袖抹着额头上渗出来的豆大汗水。

    这时候,小竹丫环从傍边一棵浓荫的树下走了出来,俩个丫环立即走到小竹的面前,拍着小心肝道:“吓死奴婢了!小竹,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做这种事了!要是王妃娘娘发起怒来,一掌劈死了我们怎么办?等会儿王妃娘娘去了,证明我们说了假话,都不知会不会拆了我们的骨头。小竹,你可要真的能保住我们的小命才好。”

    小竹丫环丢了两个铜板给她们说道:“瞧你们胆子小得,王妃娘娘从来就不会随便杀人的!没你们的事了,做事去吧。”

    两个小丫环各领了一个铜钣,还惊颤着脚软软的,却也只好走了。刚才那些话,可都是小竹教她们说的,那可都不关她们的事。

    ······

    沐蝶灵象踩了风火轮一样,就要冲到了段逸尧的沐浴室门口。远远地,瞧见几个小太监,和侍卫们守在门口,她突然就在走廊后面的一条圆柱旁边顿住了脚!想想,她在干什么啊?这样冲进去,怎么好象是要去捉歼一样?这里是古代!古代的王爷哪一个不是有很多女人伺候着的?就算是一晚十个八个吧,那也不犯法啊!

    刚刚他是邀请她的,可她拒绝了。她既不愿意陪他,又不许他召别的女人,这似乎说不过去吧?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堂堂的王爷,那些女人都是他的。他要召哪一个,还是召二个三个四个七八个,那也是他的权利。如果他都不碰她们,她们就给他戴绿帽,那他就会戴很多很多绿帽。

    算了!入乡随俗,她别管了!她眼不见为净!这里是古代!古代!该死的古代!环视一眼,入目皆是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处处古意盎然,雕龙画凤。她转身就要走开,两条腿却象被人生生地拉着一样,走不开。脑海里自动自觉地飘过一些不堪的画面。

    小尧在沐浴,两个美人在旁伺候的情景;三个美人在旁伺候的情景;四个美人儿在旁伺候的情景……然后是七,八个侧妃和小妾们一起伺候着他的情景……拉手的拉手;捉脚的捉脚;喂食的喂食;斟酒的斟酒;捏肩膀的捏肩膀;会不会还有亲嘴嘴的?还有摸摸哪儿的?还有……啊啊啊!岂有此理!该死的段逸尧!太可恶!是可忍熟不可忍!他说过,永远不碰她们的!

    管这里是古代还是现代,他招惹了她小灵儿,就别想再去招惹任何女子,不然,她将他变太监!要他好看!

    小灵儿旋即从走廊里狂飙而出,衣裙翻飞之间翩翩然,如一只怒火的蝴蝶,飞扑过去。

    守门的所有侍卫,小太监,小宫女,见到王妃娘娘只是闪过一抹惊奇,就都连忙地低下了头叫道:“叩见王妃娘娘!”

    沐蝶灵什么话也不说,纤纤玉手举起,就直接地毫不犹豫地将门推得“吱呀”的一声,婷婷玉立的身影跨步走了进去。

    她浑身象着了火一样,一双眼睛更加冒着妒妇的火焰。心里不停地咒着,该死的段逸尧!为何要召侧妃伺候他沐浴?还敢一召就召两个!他为何不全招进去?冲个澡不是有小太监伺候着他么?还说什么不碰其他女人!

    心念电闪之间,她象走火入了魔地想起。是了!他说他通过了第九层的神功心法了!她知道练习寒冰功有一个秘密,那就是还没有练到第九层时,最好是不要破身,破了身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练到第九层了。而现在段逸尧已经练成了神功,所以他要破界了?他要招女人了?<g,,要是躺在上面,真的会让人想入1非非。或者说光想象的,就很容易让人想歪歪。我靠!你妹的!她要废了他!让他做她的小太监。<g上,悠然自得而无比舒适地泡着冷水浴。他已经泡得也差不多了,正打算要起来。只是,此刻他还双手枕在脑后,正在胡思乱想着。小灵儿那小身板儿是不是象她自己说的,真的太娇小了?他可是身高七尺的男子。她说她那个时代的女子象她这样还不算成年呢。想了又想,他决定了!她现在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是他的女人!他等不及了!

    正想些有的没的时,大门居然被人很粗鲁地推开了!谁?谁在他泡澡时胆敢来打扰他?

    “哗!”地一声,他腾起转身,然后,一个大大的惊喜出现在他的眼里!只见小灵儿象风火轮一样地推门就冲了进来,那素雅的身影象卷进一团雪花火焰一般,衣裙一个翻飞,翻起一朵大大的裙浪。

    啊!小丫头来看他沐浴?!这么大的惊喜叫他怎么承受?那娇小的身影就如一朵盛开的荷花,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乍惊乍喜,简直是惊喜交加!

    沐蝶灵才进室内,就当场有些呆若木鸡了!那冲天的火气瞬间熄灭,她张了张嘴,立即,意会到自己闯祸了!这浴室内哪有什么侧妃啊?只有某男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从水里“哗啦”的一声腾起转身,那象太阳神阿波罗一样的身材立进映入她的双瞳!犹其是,某人的某某某某,也“咻”地,该死地映入了她的双瞳!那是什么啊?她有生以来没见过的!她“咻”地,就想转身逃之夭夭!

    错错错!她来错了!她这是脑子被火烧坏了!她这是在做什么?她是怎么冲进来的?被鬼推进来的么?啊!她绝不承认,是她自己走进来的!一定是被鬼推的!她得转身就逃!逃!咦?怎么她的两条腿不听使唤?

    “哗啦啦”地一声水响,某战神王爷那堪比谪仙男神般光溜溜的俊美裸1体就从水中一跃冲天而起,象龙卷风一样,旋转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沐蝶灵掠了过来,眨眼之间就到了她的面前,一条手臂伸手,精准而飘亮帅呆了地,捞住她的小蛮腰,紧紧地搂在身边。不由分说地,就将她带着,脚尖一点,重又向沐浴池中掠过去,顷刻之间就带着她落在了水中。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水花虽被溅起,却不多,也没有发出太响的水声。

    “我我我……哎哎哎……我不是……” 沐蝶灵这下真是百口莫辩,不知要说些什么来为自己冲进他的沐浴作解说。她依依啊啊地,不知所谓,一踏糊涂了!

    段逸尧却紧紧地将她搂在身前,落在水中后,暗哑而又姓感的声音才温柔炙热地问道:“灵儿,是来伺候我沐浴的?既然来了,为何又想走?害臊么?我正在想你!”

    沐蝶灵在他的两臂之间扭扭尼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能说她是来捉歼的么?或者说,她是来做什么的?这一下,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一个不小心!啊!她她她,将他看光光了!她死死地闭上眼睛,说道:“让我出去!你慢慢洗,我进错房间走错路了!”她一边说一边推着他的胸膛。但是,手触之处,好象是一扇火墙,好滚烫!吓得她都不敢用力推。

    “走错了?”段逸尧噙起一抹暧1昧的笑,一双目光“蹭”地燃起了两簇火焰,灼灼燃烧起来,浑身如火球一般。“灵儿,哪里错?你走得对极了!我正想你!你来得正好!抬起头来,嗯?还是,你喜欢看下面?”

    谁喜欢看下面了?!沐蝶灵一听,猛地一个抬头,就将一张小脸仰了起来,伸长脖子向天歌一样,样子怎么都不自然。嗯嗯,她才不要看下面!她哪里都不想看!

    “灵儿,你怕小尧?今天不是有人表白过了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段逸尧将她的小脸捧定了,固定着,不放她再左右上下地扭来扭去。闭着眼睛,那就亲眼睛!“你要是闭着眼睛,我就亲着你的眼睛,亲到你睁开眼睛为止。”

    咳咳!她是说过啊!可是,那跟此刻没关系吧?她不要色1色地瞧着他的裸,体啊!她害臊了!是真的害臊了!

    “灵儿!”

    “嗯!放开我,我出去!”<g上,将她放下,让她躺在上面。沐蝶灵才想挣起来,他就势双手撑着在两边,身体府上,就将她压了下去。

    “灵儿,我不想再等!嘘,别动!好好地,看看你的男8人!你不想要小尧么?我想要你!想要灵儿!”

    沐蝶灵睁开大大的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眼睫毛象扇子般无辜地扇着,双瞳映入的是小尧燃烧着强烈欲1望的噬血长眸。虽然不太懂,但也不是完全不懂的。传说,这就是男1人的欲1望,会chi了女人。

    “灵儿,我是你的男1人!不想好好地看看你的男1人么?”姓感又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男1人的盅惑。

    该死的! 她的目光一旦沾上他的目光,她就完了!再也移不开了!再落在他的俊脸上,就是没法掌控地,不由自主地往下移去。该死的完美无瑕!就象一樽精工雕琢出来的神体,无可挑剔,每一块肌肉都刚刚好地,没有多余的一丝赘肉!

    传说中男子的完美腹肌,一定没有小尧的完美!传说中男子的长腿也一定没有小尧的修长矫健!传说中最美的太阳神阿波罗也一定没有她家小尧这么完美!她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看,怕一看就会痴迷,一发不可收拾,目光再也收不回来!

    果然吧!她看了!她睁大眼睛看了!入目般般如画,神形皆令人陶醉,她没救了!

    “尧尧!”她梦呓一般,心跳怦怦地跳个不停,如花的唇瓣自动自觉地叫着他的名字。这么一叫,她的声音又软又嗲。

    “嗯,灵儿,好看么?喜不喜欢尧尧?尧尧是你的,喜欢就摸1摸看!嗯?”段逸尧的声音越发地暗哑而姓感动情。他将沐蝶灵的小手儿拉着,放到他赤1裸的胸1膛上,让她摸摸他的心口。

    “……”她的小手儿柔若无骨,纤纤玉指所到之处,轻轻的一触,就能带给他一阵颤抖和蚀骨的销1魂。。

    “灵儿,你真美!”尧尧的嗓音本来就如天籁一般地好听,加之动情,就更加象醇香的酒,听之,会醉人,会勾人魂魄!令人如上云端,飘飘欲仙。

    水中的灵儿更美!一头青丝飘散于水中,如柔柔的水藻,千丝万缕,每丝每缕都好象能绕进段逸尧的心头。她绝色无双的容颜此刻娇羞无限,眼睑半阖,睫眉半掩,霞色在她的双颊上映着,透明似的肌肤比婴儿更加亮丽了几分,画不出的娇颜上,翘翘的瑶鼻,樱花般的唇瓣,玫色艳丽无边……

    段逸尧的手在她的腰间摸索,寻着那腰间的一条小小系带,轻轻一拉,轻解罗裳,暗分两襟。

    他的一双长眸潋滟着两簇火热的激1情,慢慢地倾身,吻上了她的小嘴,大手将她的衣裳拉开,向里面摸去……陶醉的一吻,激情缠1绵,情难自禁,瞬间,他的热血都向头顶冲去,全身火灼炙热。可是,突然地,他的面色骇然一变!好象遇到了从不有过的惊恐万状!

    再变!骇然失神!火热的眸子聚然一惊,惊得他不由自主地轻轻“啊!”了一声!他的舌从激情如火的吻中撤出,“咻”地连声叫道:“灵儿!”

    “嗯!”灵儿被他吻得如痴如醉,突然听得他一声如此惊骇的叫唤,顿感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问道,“尧尧,怎么啦?”

    “你你你!灵儿,你你你……灵儿!我的灵儿!”段逸尧这时候更加惊得面无人色了!因为,他解开了沐蝶灵的衣裳之后,里面空空如也!衣裳里面没有灵儿的身体!灵儿呢?灵儿隐身了?

    他猛然一扑,扑上去捧住她的脸,目光惊惶地巡视着,灵儿的脸还在!还在!她还在!……但是,她的身边呢?怎么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在哪里了?

    沐蝶灵随着段逸尧的眼睛向下看,也不禁“啊”地大叫一声,“我我我!我呢?尧尧?我怕!”她突然抱着段逸尧的脖子,猛然地就是一跃,一双腿荚上段逸尧的劲腰。

    段逸尧抱上她一个站着,然后,他才发现,小灵儿好好的,小灵儿好好的啊!刚刚,为何小灵儿在水中的身体隐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